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八十七章:日常恩爱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50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就在离羽宸的生辰之后的不足两个月,就又快到了离羽夕十五岁的及笄礼。 “笄”是一种发簪。因为它是专门为女孩子设计的成人礼:一头长发,一根发笄,细心梳成秀美的发髻,郑重簪上发笄……而为离羽夕及笄的,将会是将军府的老太太——那个曾经雷厉风行的一品夫人。而关于离羽夕的及笄礼,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因为及笄后便可嫁人,再加上太皇太后不时召离羽夕进宫,谁知道离羽夕会不会嫁给哪位皇子做妃呢?谁都不敢保证。所以一时间,拜访将军府的人又多了起来。毕竟,谁都想与这位最近倍受太皇太后和皇上的将军小姐拉好关系。然而那些嫉妒离羽夕的人却不乐意看着离羽夕飞上枝头做凤凰,但是也却只能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而现在此刻的离羽夕,正在宫中陪太皇太后聊天。 “夕丫头啊!过几天就是你的及笄礼了,那你就是个大姑娘啦!”太皇太后慈祥地看着离羽夕。 及笄么……离羽夕依旧淡淡的笑着。好像及笄后就可以嫁人了呢。离羽夕心里如是想着。脑海中逐渐浮起夜沉远的面容——那张总是一脸淡漠的脸,却始终守护着她,对她始终温柔的男子。 离羽夕忽然一愣,什么时候,夜沉远已经渐渐侵蚀了她的心,占据了她的脑海,她离羽夕……好像真的……爱上了夜沉远……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从他一次次奋不顾身的去救她开始?还是被他跟她说喜欢时那眸子中认真无比的眼神所触动?又或是他一反常态,霸道的不让她陪他去涉险却将自己身边的暗卫留给她。 这个男子啊!明明是那么淡漠的人,却这样义无反顾的爱上了她。她离羽夕究竟何德何能,让夜沉远这般爱怜她。 不过,既然爱上了那就爱吧!她重来都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夜沉远……她突然好想见到这个男子…… “夕丫头?夕丫头?”一声慈祥的叫声将离羽夕唤回现实。 “恩??”离羽夕抬头望向一脸慈祥的太皇太后。 “丫头,在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 离羽夕淡淡笑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个人而已。”一个她现在最想见到的人,夜沉远。 话才说完,殿外便传来宦官的通报声:“恭迎三皇子殿下和侧妃。” 莫北源来了?离羽夕没有抬头,依旧笑着和太皇太后说话。 “ 皇孙(孙媳)给太奶奶请安。” “好好。起来吧。”太皇太后慈祥地说道。 莫北源进入殿中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一个紫衣女子正巧笑嫣然地坐在太皇太后身边。十五岁的离羽夕已然出落地亭亭玉立,而一身月白色长裙更是将她窈窕的身段勾勒了出来,美得宛如不是凡间的仙子。让莫北源移不开眼。 赵静看到莫北源的眼睛一直盯着离羽夕,不由得一阵嫉妒,这个狐狸精,不就是长的好看吗?凭什么能够得到三皇子的注意,明明她才是三皇子的妃子! 况且这小蹄子如此得太皇太后亲睐,万一她及笄后,太皇太后将离羽夕那个小蹄子许配给三皇子该如何是好?赵静突然内心惶恐起来,但随即又安定下来。毕竟她才是三皇子日后的正妃!坚决不能让这小蹄子抢了她的位置,于是她心生一计。 赵静走向前,笑容在赵静的脸上显得格外虚伪,她知道:“夕妹妹不久后就要及笄了,夕妹妹如此美丽,想必之后那求亲之人定会踏破将军府的门槛,可是啊,夕妹妹可是咱们的大美人呢,知书达理秀外慧中,已经被我们的夜王爷给预定走了呢。也是我们夜王爷这样的人,才能够娶到这么好的妹妹啊。” 莫北源听到赵静的话,心中全是不满和怒火,这个女人,真是仗着自己是赵家的嫡女所以就敢这么放肆了?她又不是不知道离羽夕对自己的重要性,也知道自己想去离羽夕,居然还这样提醒太皇太后,离羽夕是要嫁给夜沉远的人了。难道不说这些话,她要憋死吗?然而太皇太后听了赵静的话却若有所思,脸上全是笑意。 离羽夕连忙拉过太皇太后的手撒娇道:“您看姐姐这是说的什么呀,哪儿又这么夸人家的?能嫁给王爷,是羽夕的福分才对。” “哈哈,你们相亲相爱最好了。”听到离羽夕的撒娇,太皇太后笑骂道,然而言语里却并无责怪之意。 这小蹄子还真会讨太皇太后的欢心啊!不过这事儿太皇太

后都开口了,三皇子也不能娶离羽夕了吧?赵静松了一口气。 之后太皇太后便不再提离羽夕的婚事了,只一个劲地拉着离羽夕问家常,而离羽夕调皮又可爱的回答让太皇太后直笑个不停,心下更是对离羽夕喜爱更甚。 告别太皇太后之后,离羽夕在宫女的带领下走向出宫的路。然而在走到御花园的时候,忽然感觉呼吸一窒,一双大手捂住了她的嘴,离羽夕原本想要求救,然而在感觉到那温暖的胸膛和那熟悉的气息时,离羽夕却突然鼻头一酸,差点就要泣不成声,才几天时间,她居然思念他至此。 就在离羽夕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夜沉远一抬手,将一只白玉簪子插在离羽夕头上。离羽夕摸了摸头上的簪子,发现上面有一朵精致的木兰花。 木兰花,离羽夕最喜欢的花。因为她希望自己如同这花希望,坚强不息。 离羽夕望向面前的男子问道:“这是什么” “你的及笄之礼,我亲手做的,喜欢吗? ” 男子温柔的着面容恬静的女子。 “你亲手做的? ” 离羽夕摸着发间的玉兰簪子,那是居然夜沉远一刀一刀地刻出来的。 堂堂的王爷竟也会为了她离羽夕去做这些事。 离羽夕原以为她经过上一次的遭遇便不会再爱,可她终究不是铁石心肠,离羽夕无法违抗自己的内心,她的确是爱上这个她根本不能爱上的男子。 “嗯,很喜欢。” 离羽夕抬头望向夜沉远,眼中竟闪着些许泪光。 离羽夕被绑架没有哭,遭人算计也没哭,流血受伤也不曾流过一滴眼泪,此时却因为一支夜沉远亲手刻的玉簪眼框发红。 离羽夕在任何人面前都是冷静的,聪慧的。夜沉远何曾见过这样的离羽夕?夜沉远不由得十分心疼离羽夕,柔声问道:“怎么了?” 离羽夕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突然想起什么有点恼怒地推了夜沉远一下。 “刚刚你怎么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拉我过来?吓死我了!万一那宫女发现了呢?你就不怕我以为你是图谋不轨大声呼救?” 夜沉远笑道:“以我的武功那宫女是发现不了我的,况且你不是知道是我么,我不担心。” 他不担心?可是她担心啊!还这么理所当然地认为她离羽夕就一定能认出他?离羽夕恼怒之外还有些不服气。凭什么她就一定得被他吃的死死的。 “我又不是只有你一个选择,刚刚太皇太后还想为我找一个好夫家呢!听说个个都是人中龙凤,我才不吊死在你这颗歪脖子树上而放弃那一大片美好的森林呢!” 有了他还想要森林?夜沉远危险的眯起了眼睛,抱着离羽夕的手紧了紧,凉飕飕地说道:“你来一颗我变砍一颗,你来一片我便烧一片,别说什么森林了,一颗草都不能有!让你离羽夕这辈子只能吊在本王这颗歪脖子树上!” “……”真霸道!离羽夕不满的瘪了瘪嘴,然而心里却像吃了蜜一般地甜,抱着夜沉远的手更加紧了紧。 而莫北源在远处的亭子里看着假山旁相拥的两人,那场景居然和谐的让他感觉十分刺眼。莫北源狠狠地将手攢成拳头,上面青筋隐隐约约突了出来。他眼角猩红,忍耐着上前将两人分开的冲动,因为他现在还不能这样做,等他获得皇位后,离羽夕定是属于他的! 抱着这样的念头,莫北源转身离去。而原本与离羽夕相拥的夜沉远看着亭中离去的身影,眸子中冷光一闪,看来,是时候给莫北源一些警告了。 皇宫中,太皇太后寝宫。 身穿明黄色长袍的男子正与太皇太后坐在一起,在朝廷的威严褪去,有的只是与家人在一起的亲切。 “皇祖母您这几日好像心情不错,是有什么事情让您这么开心?”皇上问道。 “还不是羽夕那丫头……”太皇太后笑呵呵地说道。 “哦?是吗?”皇上挑了挑眉,“是将军府的嫡女?” “可不是嘛!自从那羽夕姑娘来了之后,主子整天都笑呵呵的,连身子都好了不少呢!”太皇太后的贴身嬷嬷如是说道。 这让皇上更为惊讶了,嬷嬷一向看人苛刻,今日却这般夸赞那离羽夕。 将军府的嫡女,离羽夕。那个聪慧的女子,似乎是夜沉远的心上人。 皇上在心底默默念了一遍。 希望,你不要卷入皇室的斗争中,成为皇室的牺牲品才好。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