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八十二章:可缓缓归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84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见自己的女儿屡次遭受刺杀,离衡轩的心里一阵翻腾,很想杀入赵妃的后院,讨个说法,奈何没有证据,唯一的刺杀人也被离羽宸失手击杀。身为大将军的他,对律法深知,若不是人赃俱获,或有其他确切证据,他就算抓到赵妃也耐她不何 强行压下心中的怒气,抬头望着这个自己万分疼爱的女儿,轻叹一口气:“夕儿,最近你就少出去为妙,为父会掉一队值得亲信的卫兵保护你的安全的。” 谁知离羽夕浅浅一笑,道:“还请父亲放心,小女自有应对办法,父亲的卫兵就留下保护父亲好了。” 看着眼前这个一笑倾国却又生性倔强的女儿,他有些头疼,揉揉太阳穴,沉声道:“夕儿,为父累了,你先退下吧。”离衡轩摆摆手,示意她离开。 “是,父亲,小女告退。”离羽夕点头行礼,随后转身离开大殿,步调仍旧轻盈,没有被刺杀后的沉重与不安。 离衡轩注视着离羽夕的离去,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小姐,那贱妇都这样对您了,您和将军还要忍让吗?要我来,我早就报复她了。”翠玉嘟着小嘴,不满地埋怨着。 “哦?小玉,你倒是说说,你打算怎样报复啊?”离羽夕轻笑着,微微侧目,看着一旁的小丫鬟。 “我……她要杀小姐,我就杀她。”翠玉扬扬粉拳。 “可能你还没靠近就被她杀了吧,别想了。”离羽夕缓缓转过身来,看着翠玉,眼中出现了久违的溺爱,如慈母般。 “可是,小姐,她们这么过分……”翠玉一脸焦急。 “好了,小玉,此时休得再提,我想南叔来了,随我一起去接见。”离羽夕收起笑容,假意一板脸,好似要吓吓这个小丫鬟。翠玉噗嗤轻笑出来,“好啦,小姐,小玉知道了。” 谈话之间,已到了殿前,正巧南悦槿在门前等待。 他还是一如往常的邋遢,一头长发看上去有些油腻,随意地披在肩头,十分蓬松。一袭青袍上却被淡墨浓墨染成了花衣。腰间并无令牌却是画笔,有些陈旧。背后的画板上雕刻着些许花纹。全身上下也只有蒲黄的画纸略显干净。 翠玉秀眉微皱,离羽夕却好似不介意,微带红晕的脸蛋上仍旧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甚是甜美,空灵的声音在空中随风飘荡,“南叔来了么?我还以为您不会来了呢。”只是没人看到,她的眼里闪过一丝了然。 “小姐的一声‘您’小人不敢当,既是小姐的吩咐,小人怎有不到的道理。”南悦槿不卑不亢,轻轻躬身。 “既然来了,那就走吧。小玉,收拾一下,去后院桃花林。”离羽夕淡然转身,沿着蜿蜒的石路向后院走去。没有带其他丫鬟,也没有一个护卫,这对于最近屡遭刺杀的她来说,并不是好事。 不过,没有人见怪,在大家的印象中,小姐永远都是这样的,我行我素却从不出纰漏,胆大心细,有勇有谋,关爱下属。这样的主子已经不好找了。大家目送着这三人前前后后向着深处走去。 路两旁种满了桃树,在离羽夕的记忆之中,这些桃树是她身后这个看似邋遢的男人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种下的。又到了三月,花香飘十里,一路粉红。此时微风轻抚,洒下翩翩花瓣雨,春日的落红铺满石路,一袭粉红衣衫的离羽夕若那画中仙子,在花的世界里翩翩起舞。 石路不长,她很快就到了淡然转身看着自己身后的这个男子,“南叔,今天你找我所谓何时?” 南悦槿一反常态,严肃道:“小姐,这件事您真的就让它这么埋没吗?我觉得把这件事写信告诉王爷您真的可以再考虑一下。” 离羽夕却拒绝了:“王爷的事忙,我不想再打扰他,他帮我的太多,这点小事我自己能够解决的。这个南叔不用再说了,我连我爹派给我的卫兵我都拒绝了,您说,我会接受王爷的帮忙吗?” 南悦槿沉默了。 看着南悦槿沉默,离羽夕也沉默了。她并不是软柿子,谁想捏就能捏的,现在她不动,总有一天,她会把这一切还回来的。只是现在还没有到时机。她的心智比任何人都要成熟,两世为人,她学会了更多的稳重与忍耐,更少的冲动与依赖。 既然她赵静能在这京城中动手,那就一定有所依仗。三番五次对自己刺杀却并不引人耳目,仿佛这宫中无人知晓,她

又是如何掩盖这事实的呢?这些杀手也个个武力高强,甚至最后一个还需要爹和弟弟联手才能击杀,这些人到底从何而来,怎么来,这些都是一个谜。 不过,她有一个猜想能够确定,这背后肯定有莫北源的影子。他爱自己,这个宫中人皆知,频频示好却得不到自己的心,弟弟也从没有给过他好脸色,难道是他恼羞成怒,他得不到的东西大家都要得不到吗?不过,她很快否定了这个结论,他莫北源是三皇子,一个皇子怎可能只有这点能耐,如果他真的这般不堪,也不配和其他皇子僵持不下了。 那么,现在,她就只想验证另一个猜测了。 缓缓抬头,长呼一口气,心道:“不管是不是这个原因,我都会查个水落石出。” 离羽夕的眼中满载着坚定,慢慢走吧,棋局才刚刚开始,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窸窣窸窣,一阵脚步传来,离羽夕和南悦槿同时望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小姐,你们跑太快了,我追都追不上,累死小玉了。”紧接着传来的是翠玉的埋怨声伴着沉重的喘气声。离羽夕的眼中坚定隐去换上了柔软,她不想让这个单纯的小丫鬟卷入这场战争。 “小姐,你们在干啥呀?”翠玉见两个相对而站的人表情有些怪异。 离羽夕眼中闪过一丝尴尬,不过很快就掩饰过去,甜甜一笑道:“小玉,今天南叔来找我是王爷想了解我最近的生活情况,让南叔画几张画给他。” “这是南叔在教我摆姿势呢。你说是吧,南叔?”说着离羽夕的目光投向了南悦槿,长长的睫毛轻轻闪动。“是的,翠玉姑娘。”南悦槿看懂了她的暗示。“哦哦,真的吗?那快画啊,我家小姐这么美,你若是画出来不好看,我就要你好看。”翠玉似懂非懂,威胁道。离羽夕笑了。 看着小姐和南叔一个赏花一个画,翠玉总感觉怪怪的,美人美景怎么就插进一个这么邋遢的人,完全在破坏画面。不过,她还是耐着性子等着。 时近黄昏,翠玉已经昏昏欲睡,南悦槿才收回画笔,此时的纸上已有以为动人的女子在花海中赏花。翠玉那丫头已经高兴坏了,看着这张画,离羽夕也笑了笑,既已完成任务,南悦槿也告退,很快便消失在两人的眼中,看不出来,他邋遢的身形下却也有不弱于离羽夕的武功。 “小姐,我觉得王爷真心不错,或许这件事你可以选择告诉他。小玉想他一定会帮小姐的。”当快出桃花林时,翠玉忽然严肃的说。 离羽夕一愣,她很少见到翠玉这般严肃。 “小姐,您和南叔的对话我都听到了。”半晌,翠玉仿佛下定了决心。“小姐,小玉知道,您不把实情告诉小玉,是为了小玉好,但是小玉也不是傻子,这么大半天的时间真的只会做拿点事么?” 离羽夕轻轻一笑,也不解释。 “小姐……”翠玉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看不懂小姐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挥退了翠玉。离羽夕发现自己的思绪有些凌乱,长久以来的勾心斗角让她有些厌倦,她忽然想到了夜沉远,如果一切事情都他包办了该多好,可惜,他已奉命离开三月有余了。 “小姐,有夜王爷的信。”屋外传来下人的禀报声。 离羽夕无奈一笑,天意真是弄人,为何想到他,他就命人送信来了呢?修长的手指小心地拆开信封,几行豪放的字就出现在眼前:“离小姐,多日不见,甚是思念。滁州瘟疫已除,万事和谐,择日吾便回京,见吾之爱人。——夜沉远” 看着这字迹,柔中带刚,飘逸却不失章法,墨淡却依旧显眼。这家伙,还真是不害臊,吾之爱人?心里明明这么想着,可不知为何离羽夕的心里有丝丝缕缕的欣喜,察觉到这种情愫之后,离羽夕不知是喜还是忧:“我真的爱上他了么……” 这次,她没有叫翠玉来磨墨,亲自动手,白皙的手,淡黑的墨,握住笔,在纸上留下一行回信:“陌上花开,君可缓缓归。——离羽夕” 将信吩咐人送去,离羽夕的心中多了一个忧虑,夜沉远都要回来了,他们还不动手吗?在他回来以前,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敌在暗,我在明,只有被动防御吧。如果他们真的不动手,恐怕,只有主动出击了。 粉拳紧握,旋即放开,淡然一笑,棋局终于肯进入关键了吗?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