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七十九章:离羽宸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66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5


有了茶楼一次和漠北源的不期而遇,离羽夕第二天连门也没有出,生怕出去了又惹上那个讨人厌的三皇子,还不如在家里呆着消停。 可是贼心不死的漠北源又怎么会就这样放过她,第二天下了早朝,他就直接到了将军府。 早有守门的人得了自家小姐的指示,直接告知他小姐并不在府上,一大早的就出去了,具体去了哪里他们也并不清楚,请三皇子殿下改日再来。 漠北源虽然觉得有些蹊跷,心里面亦是将信将疑,不过,又没有证据说人就在府里,便也不好强求,只得悻悻然的离开。 不过,他可决计不会就此死心。 当夜就派下人,时刻不离的守在将军府外,盯着看离羽夕的动向。 第二天早上,他又来到了将军府外,目的当然还是要见离羽夕。 本来打算,如果守门的人再像昨天一样敷衍他,他就直接闯进去好了,就不信有什么人还敢拦着他堂堂的三皇子? 这一次,离府下人也是和上次一样的借口:大小姐有事情出门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而且据说几天内都不会回来。 漠北源当然是不会信的,就想要直接闯进去一探究竟,离府下人自是不好阻拦,不过,怎么那么巧,离羽辰偏偏就在这时候出来了,直接拦住了他。 小孩子倒也是不失礼的,先是规规矩矩的抱腕行礼:“见过三皇子。” 因为知道离羽辰是离羽夕的亲弟弟,两个人关系又相当之好,漠北源心里颇多顾忌,也不好对他有多无礼:“离公子不必多礼,我是过来看你姐姐的,她可在府上?” 离羽辰虽然年纪尚小,不过受着姐姐的熏陶,也是胆大心细之人,并不见丝毫畏怯:“姐姐她昨天就出去了,临行之时,并没有说究竟去了哪里,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很不好意思,让三皇子殿下白白跑了一趟,等姐姐回来了,我自会和她回话。” 若是搁在平时,漠北源早就发作了,他的人昨晚盯了一晚上,还听到离府的下人口口声声地提到小姐如何如之何,分明人就在府上没错,这离府的人还一致咬定说,她出了远门,摆明了就是不想自己见她么。 这可真是岂有此理,他堂堂的三皇子也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欺瞒的吗? 不过,虽然心里面好大的火气,碍与对方是离羽夕的弟弟,他也不好发作:“不知道离小姐是去了哪里了,我有事情要找她谈。” 离羽辰心里自然明白他不过是找了个借口,一个三皇子和一个将军府的嫡女会有什么要紧的事来谈呢,明明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人吗。 于是他就笑一笑:“姐姐素来特立独行,出门的时候一般也不和我招呼,所以真的是不好意思,我无可奉告。” 漠北源觉得自己的满腔怒意勃勃而起,几乎克制不住自己就要发作,不过,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他眼珠一转,又道:“既然你姐姐不在家,我便和你说一下吧,本来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是因为你姐姐上次和我提起来,她很喜欢书画,尤其是那幅久负盛名的历史名家的巨作“百鹤图”,我听闻如此,便刻意地留心叫人去寻,想不到真还让我找到了,就想让她去我府上看一下,看看是不是她提及的那一副,烦劳离公子回来和她说一下,叫她得空过我那里一次。” 漠北源自是一个演戏的高手,离羽夕可是从没在他面前提起来过这件事,他是从别人的嘴里听说离家的小姐酷爱书画,所以才扯了这个谎出来。 只要离羽夕对这幅画感兴趣,她就有可能找上自己,那么自己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离羽辰比同龄孩子要聪明许多,尽管漠北源说的很像那么一回事,他还是心里面将信将疑,扯出来一个笑容来:“哦,那也好,等姐姐回来了,我就和她说这件事。” 漠北源这才离开了。 离羽辰回到府里面,见到姐姐:“想不到这个人这么厚脸皮,费了好多唇舌才让他走了。” 离羽夕就笑了笑:“可不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尊贵,得寸进尺。” “那姐姐的意思是,就这样避着他不见吗?” 离羽夕当时正在摆弄着一幅画轴,漫不经心的样子:“他这几天大概是太闲的慌了,那就随他吧,我左右不见他就是了。” 离羽辰又提及漠北

源在离开之前说的那番话来,说完了,问一句:“姐姐真的有和他说过喜欢那幅画吗,我听着就有些不对劲。” 离羽夕沉默了一下,才道:“我倒不记得有和他说过,不过那画,倒是的确喜欢,竟然在他的手上。” “那姐姐明天要去见他么?” “当然不会,不过我倒觉得,就是我不去见他,他晚上两三个时日,怕也会主动找上门来吧。” 果不其然的,正如离羽夕猜测的那样,隔了两天,漠北源就又登门了,不过这一次,他可不是空着手来的,叫手下人带来了满满的一大箱子名家书画。 本来以为,这一次离羽夕应该会出门相见了吧,可是想不到的是,出来招呼他的竟然还是离羽辰,很是让他心里郁闷不已,难道传言都是假的么,离羽夕根本都不喜欢书画,那样的话,自己费尽心机弄来的这些东西,可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例行的打了招呼,漠北源便开口道:“怎么,离小姐她还没有回来么,不过我昨天怎么听人说,看见她去了城西一次。” 离羽辰想不到他竟然盯得这么,姐姐昨天可不是出去了一趟么,既然给人发现了行踪,若还咬定说是人没回来可就很是不妥了,他便笑着开口了:“姐姐确实回来了,昨天也确实出去办了一趟事。” 漠北源听他这样说,心中自然是欣喜的:“哦,那我这就进去见她,随便把这些东西带过去给她,我想她应该会喜欢的。” 离羽辰当即便摇头:“可是三皇子也许不知道,她今天早上又离开了,而且也没和我说起了要去哪里,我也和她提起来过皇子三番两次登门的事情来,她只说最近手头上事情太多,实在忙不过来,等得空了再去皇子的府上拜访。” 漠北源的一张脸顷刻间就白了,又出门去了,哈,这摆明了就是骗人的吗,但一个没有出阁的富家小姐,在外面一住就是几天,这怎么有可能呢? 如果换做对方是别的什么人,他立马就会发作了,可是,碍于他是离羽夕最疼爱的弟弟,他也不好把脸皮撕破了,那样的话,只怕会更加的惹起来离羽夕对他的反感了。 所以,他只好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哦,她竟然又不在,那么这一次,多久能回来呢?” 离羽辰皱皱眉头,摇了摇头:“这个我倒是不清楚的,毕竟姐姐没有和我说起来过,真是不好意思,又让皇子白跑了一趟了。” 漠北源望了望随从们手里抬着的箱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这样吧,既然离小姐喜欢这些玩意儿,我就悉数奉上,左右我也不喜欢这些。” 离羽辰自然猜得到,他拿出来的这些东西,应该都是价格不菲的,而且姐姐也实在是钟爱这些,听他这样说了,心里面很是欢喜,不过面上并没有带出来:“那怎么好意思呢,这些东西可都是价值连城的,所谓无功不受禄,姐姐若是在家也一定不会收下的,皇子还是带回去的好。” 漠北源就笑了笑:“我本来也是为了离小姐才寻了这些东西来的,就是为了相赠与她,自己留着反倒是浪费了,只希望她能喜欢就好。” 这样说了,他就带着下人们离开了。 离羽辰于是就命人把那箱子抬到后院去,离羽夕见他弄了这些东西回来,就有些吃惊:“这是怎么回事,箱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离羽辰就把来龙去脉和她说了一遍,末了,忍不住笑:“既然他要送我们,我们就收着好了,姐姐反正也是喜欢这些的,只是我看他那心思,还盼着我们能因为这些东西和他亲近呢,这样的如意算盘可就是打错了地方了。” 离羽夕于是一面翻看那些书画,一面笑道:“倒是些好东西,怕是他寻过来的时候也搭了不少银子吧。” “那他也是活该,谁让他居心不良呢,就叫他损了夫人又折兵,最后一无所得。” 离羽夕望着自己的弟弟,点一点头:“说得好,他这都是自找的,谁让他老是贼心不死的想让将军府给他陪葬呢,那是痴心妄想。” 她的目光里,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悲愤,犹记得,前世,自己就是轻信了他的甜言蜜语,才最终落得万劫不复的地步的,这一世,她决计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她不只要护自己家人的周全,还要让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付出惨重的代价,她一定做得到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