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七十八章:求之不得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05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5


离羽夕一个人坐在茶楼上,临窗的位置,可以看得到外面街道上络绎不绝的人流,街道两边的买卖商家生意红红火火,一派的祥和。 也不知道滁州那边是个什么样子,夜沉远已经走了有些时日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回来。 心里面有些怅怅然的感觉,端起来面前的杯子,已经凉透了的红茶悉数倒进肚子里去,只有苦苦涩涩的味道,再品不出来一点茶香。 她喜欢清静,所以定的是雅座包厢,一般来讲,是没有人会来打扰她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包厢的门却在此刻被人推开了。 离羽夕就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抬眼望过去,来者竟然是她最不想见到的一个人—漠北源。 心里多少有些纳闷,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有为什么特特的寻了过来,是什么样的居心呢? 尽管对他讨厌至极,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她站起身来,毕恭毕敬的施礼:“见过三皇子,三皇子今天怎么有如此雅兴,是来喝茶的吗?” 漠北源望着离羽夕的眼神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迷恋,她今天穿了一件藕荷色的长裙,既不过于妖艳也不过于素淡,头发也只是简单的挽了一个髻,随意的插了个簪子,简简单单的一身打扮,在她身上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雅致端秀,叫他一眼望去,就怎么都移不开视线。 “小姐免礼,都不是外人,用不着这么客气的。” 他一面这样说着,一面伸出手臂去扶她,很刻意的一个动作。 离羽夕自见她进门来,就提着十二分的小心,他那边伸手,她就不动声色地退后两步,堪堪躲了过去:“自古君臣有别,断不敢失了礼数。” 漠北源一只手捞了个空,心里就悻悻然不是个滋味,不过脸上还是尽量的不带出来什么情绪,直接拉了椅子坐下:“小姐请坐,我刚刚路过茶楼,觉得口渴,就进来喝杯茶,小二说离小姐也在这里,想着一个人也是无趣,我就来凑个热闹,小姐不会介意吧?” 离羽夕也不好过于生硬了,在他对面坐了:“怎么会,皇子说笑了。” 嘴上如此敷衍着,心里可是不以为意,摆明了他就是在说谎话,自己可是都有交代过店里小二,不要让什么不相干的人过来打扰,才不信会有人主动和他提起来呢。 一定是他明里暗里叫人盯着自己,才会循着过来的。 只是,叫人不解的是,他这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说,是他打夜沉远的主意不成,又开始算计自己了么? 已经有人送上新的茶水来,漠北源就端起来杯子,喝了一小口:“我听人说离小姐和夜王爷,定下了婚约,这件事可属实? 离羽夕心里只想着要找什么样的借口离开,冷不防他说出这样的话来,就点一点头:“属实。” 本想着,这样说了,他也就不会继续纠缠了,可是意外的是,漠北源并没有因此死心:“我还听说,这件事情是由将军定下来的?” 离羽夕又是一愣,随即笑笑,面上平静无波:“我也是愿意的。” 漠北源望着她,眼神中有几分震惊,也有几分困惑,一般的女子,在谈及到婚姻大事的时候,就是心里百般愿意,也一定是言语扭捏,只是她,竟然是那样的直言不讳,面上,没有一丝的不妥。 她的身上,总有着太多让他看不懂的东西,因为看不懂,他才会愈加的对她有兴味,即便她不是将军府的小姐,他也依旧会对她穷追不舍。 更何况,离衡轩可是自己能否顺利登基的一个最好的筹码,所以,他一定要抓住一切有可能抓住的机会,把这个女人牢牢的掌控住。 可是,本来以为,她不过是一个小女子而已,自己想要得到她,易如反掌,但是,现在看来,却是困难重重,尤其是在两个人中间又横上了一个夜沉远,就更加的麻烦了。 但愿,一次滁州之行,能让那个姓夜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离羽夕见他盯住自己不放,就皱了皱眉头:“三皇子按理说日理万机,不知道今日是要去哪里?” 漠北源刚刚说的是他路过茶楼,虽然明知道不过是他一个借口,她还是明知故问,一面目光遥遥的望着楼下,那里面应该有她的暗卫在,只是,却望不到影子,不知道都是隐身何处,她不得不佩服夜沉远的手下真的是伸

手了得。 漠北源见她问起,就笑了一笑:“本来是想去皇弟那里的,找他谈些事情,想起来他好像今天有公务要处理,不去也罢,不知道离小姐有没有兴致,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如何?”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么? 离羽夕心里面冷笑不已,看起来,自己今后还是要小心躲着他点的好,不然,叫他这样纠缠下去,可是在叫人头痛不已呢。 “我已经出来许久了,是时候该回去了,三皇子应该也知道,现在府里的大小事情都有我在打理,找不到我底下人就像没头的苍蝇,乱着呢!” 漠北源就笑了笑:“谁不知道离小姐做事事半功倍,将军府里那点子事情,还能难得住你吗,该不是,在刻意回避我吧?” 离羽夕真是对这个男人挺无语的,心里对他的憎恶也愈来愈严重了,他还能再无赖一点么? 好歹也是堂堂的一朝皇子,这样纠缠下去有意思么? 谁看不出来他接近自己,不过是为了傍上父亲这棵大树,将来好可以辅佐他登上帝位。 就是撇开自己前世和他的恩仇不说,只是他这样的阴险小人,他如果登上帝位,一朝得势的话,追随他的人又能有什么好下场呢! 父亲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才不会着了他这个道呢,他也就只能做做白日梦罢了! 离羽夕不变的平淡神情:“三皇子真会说笑,您言重了,我真的是家里有事情等着我回去处理,不好再耽搁了,等改天有时间了,再来陪皇子喝茶。” 她这里一面说着,一面已经站起身来,就准备离开的意思了。 漠北源虽然心里觉得不痛快,可是也不好强留她,又知道她性子执拗,急于求成反倒会惹起她的反感,也就只好站起身来:“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好勉强了,等改天小姐有时间了,我再去叨扰小姐。” 离羽夕便含笑应道:“好的,皇子慢用,告辞了。” 她说着,便直接推开包厢的门,离开了。 漠北源一直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脸上的笑容也就一点点地褪去了,这个女人,总是让他感到说不出来的无力,来硬的不行,来软的她也不买账。 每个人都应该有她的弱点,但是她的身上,却找不出来任何软肋。 叫他对她无计可施。 可是越是如此,他就越是对她放不下,满心满脑都是她的影子。 他坐回去位子上,望着窗外的方向,此刻,离羽夕已经下了楼去,早有下人牵过来马车,扶着她上去,然后那车子一溜烟儿的消失在他的视野当中。 他怅怅然地收回来视线,茶楼两侧,有几个行武模样的人,陆陆续续的离开,都是随着马车的方向而去,他就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离羽夕的身边,高手看起来实在不少,不过这些人,看样子并不像是离将军的手下,那么,难道是夜沉远的人? 漠北源就皱起了眉头,这两个人的关系,实在是不比寻常的,竟然,夜沉远把他身边的暗卫都留下给她,就可见,在他的心目之中,这个女人是有着怎样无可取代的位置了。 他这里正一个人失神,盘算着明天去一趟将军府,无论如何都要拉近和离羽夕距离,以他堂堂三皇子的实力,要是还搞不定她一个小姑娘,那也太有点说不过去了。 有手下人进来回报:“回禀三皇子殿下,府里人叫人传话过来,说是侧妃亲自下厨准备了您爱吃的莲子羹,说是殿下如果没事的话,尽早回去呢。” 听下人们提起来测妃赵静,漠北源那脸色就更加的不好看起来,那个女人一张妖媚的脸孔就和离羽夕那一张写满淡然的脸,交错到一起。 一个,见之生厌,另一个,完美无暇。 好像自从遇到了离羽夕,所有的女人在他的心里都没了位置,无一例外。 手下还毕恭毕敬地立在那里,等候他的指示,他望过去一眼,直接发话:“叫人回去知会一声,就说我手头上事情很多,暂时回不去,叫她自己吃吧。” 虽然觉的纳闷,手下还是不敢多说一句话:“是,三皇子,这就叫人回去回禀。” 漠北源随后也站起身来,直接出了包厢的门,早有人给他牵过一匹马来,他便翻身跨上马背,直接策马而去,随从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皇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他沉吟了一下:“去哪里也觉得没趣,不如就去戏园子听戏吧。”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