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七十六章:依依难舍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84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8


同样彻夜不眠的还有离羽夕,她辗转反侧很久,才总算是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外面雄鸡报晓,她便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今天夜沉远就要离开了,她要送他一程。 三下五除二的收拾好自己,就急匆匆的出了府门,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夜沉远大概已经带着人出发了吧,她就直接奔了城门。 还好,还来得及,可以远远的看见夜府的方向,正有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而来,领头的一个人,骑在高头大马之上,气宇轩昂,神采奕奕,不是夜沉远还会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心跳加快,脸上竟然也有些烧灼的感觉。 离羽夕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难道,她真的已经开始喜欢上这个男人了吗? 这个想法浮现脑海,她就更加的有些慌乱无措,不过此时此刻,已经容不得她多想什么了,因为,夜沉远已经带着一众人马到了近前了。 远远的望见离羽夕的身影,夜沉远心里面就欢喜起来,下意识的加快了速度,等到到了她的近前,你可翻身下,眼里的一丝喜色难以掩饰:“你怎么过来了?” 离羽夕迎上他的视线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平静下来的一颗心瞬间的加快了跳动:“就是想过来送送你,你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滁州哪里天灾人祸不断,环境尤其恶劣,你过去了以后,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万事谨慎。” 一时间,就觉得有千言万语都卡在喉咙处,想要说的话太多太多,要怎么一下子说完? 夜沉远见她能过来,就已经难免喜不自胜,听她说了这样一些肺腑之言,无一句不是对自己关心,心里面就像一股子暖流涌过,眼里面也就顷刻间有了深深的不舍和眷念:“你大可放心,我一定会万事小心,争取尽快的控制住疫情,然后及早返京。” 离羽夕点了点头,接下来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只觉得心里好大的不舒服,空落落的。 夜沉远见他不再开口,迟疑了一下,才又道:“我走了以后,你也要当心,我已经嘱咐南悦谨,让他保护你的安全,还有时时留意那个人的动静,我手下的暗卫,也交给你全权掌控,只要你一声令下,他们一定马首是瞻,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离羽夕听他替自己设想的如此周全,心里就感动不已,迟疑了一下,才想起来什么,叫身边的丫头取过了一个盒子:“我担心那边环境过于恶劣,所以给你带来了一件披风,你到那边以后,兴许用得着。” 夜沉远一贯冷清的一张脸孔上,此刻却隐隐带了一丝喜色 “谢谢。” 没有太多的交流,只是四目相对,离羽夕先一步收回来自己的视线,望向他身后浩浩荡荡的一众人马,的确,这一次,皇上是下了大血本了,宫中有些名望的御医几乎悉数出动,而且还带着大批的药草,随同而去的还有很多御林军士,而且据说后续还会有药物会陆续不断的送过去。 但愿,有了这些人力和财力的支持,他可以顺利地控制住灾情,可以早一点归来吧。 她这里发愣,夜沉远身边的亲随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王爷,时辰已经不早了,我们还是快点动身吧,耽误太久了,怕是不好吧。” 夜沉远望一下天色,的确已经是不早了,不能再继续耽搁了。 他再望向面前的离羽夕,她一张精致的的脸孔有着一丝莫名的茫然,和她以往在人前所表露出来坚强和信心满满是截然不同的,他的心里就不由得一动,然后沉沉叹了口气:“时间已经不早了,你府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早点回去吧,我也要出发了。” 离羽夕知道他是不能再继续耽搁了,所以就点一点头:“那好的,一路保重,希望你能早日归来。” 夜沉远也点头,望向她的目光里说不出来的深意:“我会的,你也要保重。” 说完这句话,他直接翻身上马,冲着身后的队伍挥一挥手,然后,策马扬鞭而去,再也不做一时的停留。 离羽夕望着他翩翩而去的背影,忽然想起来一句话,好像很契合她们现在的情形: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她又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着实有些可笑。 浩浩荡荡的一众人马,井然有序地出了城门,渐渐的,消失在了她的视野之中。 离羽夕怔怔的立在原地,望着他们离去的方

向,一动也不动。 这一去,天高水远,吉凶难料,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见。 人往往都是这样,在一起的时候,也觉得没有什么,可是一旦分开,才觉得心里像是缺失了什么一样,空落落的说不出来的难受。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风了,她纷乱的发丝在风中飘扬,她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孤独。 身边的丫头,见她一直不动,只是站在原地发愣,忍不住提醒一句:“小姐,起风了,我们还是早点回府吧,王爷他已经走远了。” 离羽夕这才从冥思中回过神来,可不是,起风了,而且,夜沉远已经走了,再也看不见踪影。 她还傻傻的站在这里做什么? 而且,将军府里那么多的事情还等着她去打理,而且,他走之前还反复交代了自己要严加提防漠北源,他需要去处理的事情还很多呢! 离羽夕于是回身:“好,我们回去!” 她转身而去,快步如风,丫头急忙追上去,心里叫苦不迭,她干嘛走这么快啊? 夜沉远离开以后,离羽夕很忙,比之前还要忙上很多,每天早早的处理了府上的事情,然后还要安排暗卫们的工作,叫他们盯牢了漠北源那边的动静,不可以错过分毫。 而同时,她也和父亲一起谈了这件事情,离横轩久经沙场,早就看到了这一步,自会时刻提防漠北源,告诉她不用过于担心。 有了父亲帮忙,离羽夕心里也就有些底了。 漠北源那边,在夜沉远离开的三日之后,就已经沉不住气了。 他已经在开始蠢蠢欲动。 不过呢,他那边刚有了动静,离羽夕就收到了手下暗卫的消息了。 她端坐在位子上,一面听着暗卫回报,脸上就不由得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来:“你是说,他的人想要栽赃王府的人,然后,给你们逮着了,狠狠地收拾他们一下,说说看,怎么个狠法?” 漠北源这么做,不过是想要抓住夜王府的把柄,然后,把事情闹大,企图达到让皇上过问的目的,那样的话,皇上就很有能让漠北源彻查此事,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借机收拢夜王府的势力了。 可以说,这不失为一个好法子,只是他还是失算了,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夜沉远早就已经对他千防万防了,他的所作所为,根本就瞒不过离羽夕的眼睛。 暗卫都是平素跟随夜沉远日久的,做事情的手段也很受他的熏染,不但干脆利落,而且狠辣无情。 那个暗卫就如实回答:“我逼着他如实交代,可是他害怕那样的话,家里人受到牵连,死也不肯,我实在气急了,就直接给他扔水牢里,五花大绑,现在泡着呢,用不了两天功夫,就让他落下一辈子的病根,再也不用想好了。” 他说的一脸平静,离羽夕听的身上直起鸡皮疙。 怎么夜沉远的手下,手段都这么狠辣吗? 一边的南悦谨呵呵的笑着:“你们这也太心慈手软了吧,要换我头上,不给他们剥皮抽筋也是便宜的,漠北源我们一时半刻动不了,总要给他手下人来点教训,她们以后还敢为虎作伥。” 暗卫毕恭毕敬的回了一句:“是,属下以后一定不心慈手软,以免留下祸患。” 离羽夕望了南悦谨一眼,忍不住的笑,转而对暗卫道:“下去吧!” 暗卫应了一声“是”,转身要出去,南悦谨却又叫住了他:“等一下,等一下,我看漠北源这两天是要有大动作了,这两天告诉兄弟们都精神着点,千万别让他们得逞了,事情做得好的话,等王爷回来了,我一定让他重赏大家。” 暗卫听他这样承诺,自然是喜逐颜开:“是,属下记住了。” 望着暗卫出去,离羽夕就皱起了眉头,叹了一口气:“才这么两天功夫,漠北源就已经开始动作了,我看,接下来咱们的麻烦可就越来越大了。” 南悦谨却是一副无所谓的姿态:“有离小姐和将军坐阵,我倒不觉得有什么好担心的,漠北源绝对斗不过咱们。” 离羽夕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道:“王爷那边是不是应该已经到了,也不知道那边的情形到底怎么样,会不会很危险?” 南悦谨自然也是没法子回答这个问题的:“再等上几天,就应该有人回来报信了,离小姐也不用太担心了,王爷他智勇双全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