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七十五章:忐忑不安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76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8


夜沉远受命要去赈灾的消息,很快就已经家喻户晓了。 人们一面因为皇上派了这么个得力的人选去滁州,觉得滁州灾民有救了,一面又都难免替这位夜王爷担心不已,担心他这一去,会有什么不测。 离羽夕知道了这件事情以后,就很觉得有些震惊,她怎么也想不到,皇上竟然会把这件棘手的差事交给他去处理,心里面就很替他担心,直接找到了他的将军府。 夜沉远因为就要远行,正在书房里处理手头上积压的事情,听到她过来了,倒也是意料之中,就直接让人把她带到了书房。 离羽夕一脸的焦色,直接开门见山道:“王爷,我听说皇上早朝时候下旨,让你明天就赶往滁州去解决瘟疫的问题,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夜沉远捧起来下人送过来的茶杯,噙了一口茶,才慢慢的开口:“是的,今天早朝下的旨,我想这件事情很多人都听说了吧!” “那你为什么不拒绝呢,朝里面那么多的大臣,为什么偏偏派上了你,明知道此去凶险,你还要答应皇上?” 离羽夕很是担心他,所以说话也无所顾忌了。 夜沉远就笑了笑:“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何况这件事,当真是事关重大,我想,陛下也是觉得派别的人过去怕误了事吧,黎民百姓水深火热,我又怎么能置之不理,就算是这一次搭上我的这条命,只要能控制住疫情,我觉得也是值得的。” 他这样说,离羽夕就觉得眼眶有些酸,这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英雄说出来的话。 为了黎民百姓可以早日摆脱瘟疫的折磨,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她一时觉得自己竟然都无话可说了。 夜沉远从她的眼里看到了对自己深深的不舍和担忧,忽然觉得心里面一下子都暖了起来。 其实,他也是不舍得走的,可是,又有什么别的选择呢? “我一定不会有事的,这一点你大可放心,只是你一个人留在京中,一定要保护好自己,防备漠北源有什么阴谋。” 提到漠北源,离羽夕心里难免担忧,就皱起了眉头:“我听人说,之前皇上的意思是让博文选去赈灾的,可是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意外出了事,摔断了骨头,你觉不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呢!” 夜沉远若有所思,然后点了点头:“应该是漠北源做的手脚吧,不然,这样的意外实在是不应该发生的,不过也没有什么了,灾区那边情势严重,听说几乎已经到了尸横遍野的地步,我也正有心想去看一下。” 离羽夕就叹了一口气:“漠北源这么做,居心不良,而且他又一直对皇位虎视眈眈,真的没法子设想,如果他将来掌控大局,会是怎样一番天下大乱了。” 夜沉远因为她的话,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不过没有说什么。 离羽夕就又开口:“你这一趟去,真的是很凶险的,我要和你一起去,遇到事情也能有个照应。” 夜沉远因为她的话不由得一愣,随即摇了摇头:“不必,我自己会照应好自己的,这一点你大可不用担心。” 离羽夕却依旧坚持:“不管怎么说,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和你平时上战场打打杀杀是不一样的,我一定要和你一起去,不然我实在不放心。” 夜沉远看她如此坚持,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随即笑了笑:“你这么关心我的安危,我会误会的你知道么,你是真的已经喜欢上我了吧!” 离羽夕给他说的脸上就有些发烧,别开脸去,不说话了。 夜沉远看她难得有发囧的时候,就忍不住笑:“我留下你在京中有更重要的事情做,你也知道漠北源狼子野心,一直把我当作他的眼中钉,我这次离开他一定有心趁虚而入,瓦解我的势力,所以你留下来,一定要替我盯紧了他,你做得到吗?” 离羽夕觉得他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也就不坚持和他一道去滁州了,点一点头:“你放心,我一定会盯牢了他的,不给他可乘之机。” 夜沉远点点头:“那就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两个人接下来都不说话了,各自的心里都是那么的沉重,只是他们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命运而担心,都是在担心着彼此。 良久,离羽夕才又开口了:“你觉得在皇上的心目中,谁才是

最合适的那个继承皇位的人选?” 夜沉远杯子里的茶已经喝尽,一只手却依旧摆弄着那个茶杯,看上去漫不经心的样子,听她问了,才淡淡一笑:“皇上啊是个聪明人,所以他把自己的情绪掩藏得很深,不过你放心,漠北源他登不上这个皇位,我不会让他如愿以尝的,不然……” “不然什么?” 离羽夕见他把话说到一半,就打住了,有些觉得不解,就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夜沉远的目光望向窗子外,长长的叹了口气:“不然的话,不只是我会死无葬身之地,你们将军府也会永无宁日。” 他其实还想说,关键是还有你,他对你居心不良,一旦得势,恐怕就算你再聪明,也难逃他的手掌心了。 离羽夕沉默了,他说的话,当然都是实情,她难免心里隐隐的担心不已,就算是她们两家的势力拧到一起,也不见其能斗得过漠北源吧,毕竟他是顶着皇子的身份在那里,一般的人哪里对付得了他? …… 离羽夕没有停留的太久,因为府里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去处理。 等她离开以后,夜沉远开始安排自己的事情了。 他必须在临走之前,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不然的话,真的是担心离羽夕一个人会应付不来。 首先,他把手下的暗卫都叫过来,嘱咐大家,在他走的这段日子里,全权听命于将军府嫡小姐离羽夕,如有违抗,等他回来的时候,定重罚不饶。 暗卫们都知道他此去滁州,凶险重重,大家都想和他一道过去,没有人愿意留下来,可是,他却执意不肯带他们过去。 无奈,暗卫们也就只好点头称是了。 安排好了暗卫,夜沉远又叫人叫回来南悦谨,作为他最得力的手下,他有很多话想要交代他。 南悦谨依旧是一幅衣冠不整的样子,也不用他开口相让,直接靠进椅子里去:“明天就要出发了,是不是有点不放心,怕你的美佳人给那个漠北源算计了去,要我说你这就是杞人忧天了,人家那位离小姐,可厉害着呢,一般人哪里算计得了她,只有她算计别人的份儿。” 夜沉远就忍不住笑了,他的话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呢,可不是,离羽夕手段有时候就是连他也不得不佩服之极,一般人倒真是算计不到她呢。 不过话说回来,秦夜海可不是什么“一般人”啊,他的身份是堂堂皇子,手下的势力也相当了的,而且他摆明了是对离羽夕心怀不轨,不得不防啊! “话是那么说,可是我还是不大放心,我走的这段日子里,就拜托你好好照顾她,势必要提防漠北源使什么下三滥的手段,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南悦谨表面上一副吊儿郎当,实际上做事确实很靠谱的,他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掉以轻心的,不过话说回来,我可是觉得你更应该担心的是夜府的势力会在这段时间里,给漠北源层层瓦解,难道不是么,你这一走,不知道会走多长时间,这可是他动手脚的大好时机啊。” 夜沉远其实也很担心这件事情,不过,皇上圣旨一下,他就是再不放心也一定要走这一遭了。 不过他也相信,有离羽夕和离将军盯住了漠北源,他那里应该也搞不出什么动静来,只希望,滁州那边的事情可以尽快解决掉,自己能够早一点回来,也就万事大吉了。 夜沉远几乎一宿没睡,整个晚上书房里的灯都亮着,他和南悦谨谈了很久,分析了漠北源有可能会采取的行动,还有他都会从哪一方面下手,他们又该如何设防,事无巨细,面面俱到。 商量好了所有的事情,南悦谨才离开了,当时已经是黎明时分,夜沉远却还是没有一点睡意,他的脑海里面,满满的都是离羽夕的影子。 他不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凶是吉,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瘟疫,也一点都不懂的医术,虽然战场上他可以面对生死无所畏惧,可是,在对抗瘟疫的问题上,却真的是没有什么信心。 他知道,如果不慎染上那种东西,治愈的可能性是很小的,自己这一次就很有可能丢了性命也不一定。 虽说是身为臣子,为国为民,死而后已,以前他可以不在乎生死,可是现在,他实在有很多东西是放不下的。 他一定不可以有事,不然的话,谁能够保护她的周全呢?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