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六十六章:替她报仇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13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8


“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夜沉远说着不由得笑了一声,随后用手拉了拉这被子,好生的给离羽夕盖好。这夜沉远本来想先离开一会去处理些事情,可没想到,这一动身,这方才被他放在杯子里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伸出来,之后便是紧紧的握着他的手。 夜沉远的眸子里有些笑意,果然还是这种时候,离羽夕才显得可爱些啊。 “好。我不走。我陪在你身边。” 夜沉远轻轻的说着,随后便是坐在床榻上等她醒来。他这辈子原先还以为这间房间没有一个女人会进来呢。没想到今日,他竟然亲手抱着她进来。 夜沉远凝视着离羽夕好久,本想着让人回去告诉将军府的老太太一声,今日这离羽夕便留宿在王府了。这出格的事情,他是不会干的。没曾想到,这话他倒是没有人可说了。不过按照自己之前给离羽宸的理由,应该也是快要拖一会儿。 大约是过了一个时辰,这离羽夕变慢慢睁开了眼睛,。离羽夕看到有一张极为熟悉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看起来是很是和善。奇怪,她怎么会觉得夜沉远和善呢。虽然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意,他对自己也是极好的,但是他无论怎样也算不得是一个和善的人啊。 屋子内的灯光刚刚好,刚好能够将夜沉远的俊美照的很是出色。离羽夕的嘴角微笑,看着夜沉远,这心情似乎都好了许多。方才好像是做梦一样,只是做的是噩梦。 “你怎么还在这。” 离羽夕似乎以为这是她自己的房间,以为现在天色渐晚,这夜沉远留在自己的房里,似乎有些于理不合。可是当她仔细的看了看这屋子,似乎好像,这并不是她的房间。 “我的王妃在我的房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夜沉远的声音很好听,似乎给离羽夕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她看着夜沉远,一时之间竟然也是感动。如果之前没有夜沉远,那她今日又是何景象。 “谢谢你。有你真好。” 原先,离羽夕本来只是想说谢谢的,只是没有想到,这说着说着,这后面的话就脱口而出。不过离羽夕并不后悔她说的话,因为她今日一大早出来的时候,本来就是想找到夜沉远,然后和他道谢,并且会和他说,自己会好好做好一个王妃。也会好好的以后尽量喜欢他。 只是,这话到嘴边,那些准备了好久的话,似乎是一点都说不出来了。不过,这样的话,刚刚好。似乎,夜沉远也很是吃这一套呢。 “对了。这次的事情是何敏做的。在成婚前,还险些让你蒙羞,我……” 离羽夕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原先本来是不想和夜沉远客套的,只是这说着说着,怎么感觉又客套了起来。夜沉远倒是一点都不计较离羽夕的说话。 毕竟夜沉远也是觉得他是较为了解离羽夕的。离羽夕原先愿意和他说那些,说明她心里是真的有自己的,就算没有,那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也不是别的男人可以比的。 “好啦。我知道。你不用说。你好好休息。” 夜沉远笑着,随后将离羽夕握着自己的手好生放在了被子底下。离羽夕似乎是看到自己的手竟然是握着夜沉远,这心底里的涟漪似乎是越来越多了。这心里好像是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离羽夕点了点头,这脸上是愈发的红,夜沉远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就这样直接的出了房门,顺带还关上了房门。离羽夕正是一头雾水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方才的衣袖怎么和自己今日出门的时候有些不一样…… 离羽夕为了确定自己的方才的‘错觉’,还用手将被子拉上了拉,这脑袋往被子下看了看,这才有些不淡定了…… 夜沉远刚走到院子里的时候,便附耳在手下的耳旁,随后说着些许的话,只见那手下脸色有些不好,似乎觉得自家王爷太过于有仇必报,但是报的漂亮! 不过多久,夜沉远便轻装出了门,骑着一匹快马去了月老庙。此时月老庙里残骸一旁,血腥一片。 那些人的身体被砍成一块一块的,最让人感到害怕的是,他们最多也就是分成了一大块,其中除了中间头和身体连着的一块没有被肢解,其他的手脚都被砍成一块一块的。 血流成河,不过如此。 “王爷。按您的吩咐,属下已经找好人了。” 夜沉远的手下轻声说着,似乎对

这种场面见怪不怪,只是对女人这一方面,自己的王爷还是头一次那么的狠毒。 夜沉远应了一声,随后看着那些盯着自己看的那些被肢解的人,这心中丝毫没有觉得恶心,只是心中好像是报了仇一样的畅快。 活该,谁让他们要动他的女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哼。 不过多时,两个被蒙着双眼的女人已经来了,似乎手是被绑着的,这嘴巴里还塞着一块破布。夜沉远坐在自己手下搬着的椅子上,随后那些人把何敏和离晓瑕蒙在眼睛上的布给揭开了。 只不过,夜沉远坐着的地方很是偏僻,实在一堵墙的后面,因此何敏和离晓瑕是见不得夜沉远的。 “你们是谁?你们不知道我将军府的夫人么?把我们绑到这里来,是不想活了么?” 何敏在一旁大声的叫喊着,那一群蒙面人只是静静的听着何敏在一旁大呼小叫,何敏的心里十分害怕,她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这何敏回头一看,才看到这地上全是尸体。 “啊——” 离晓瑕在何敏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叫了出来,这一叫,何敏反倒是镇静了些许。这些人不就是自己找来对付离羽夕的么?离羽夕这个小蹄子还真是命大。 何敏看着这些人,这心里不由得对离晓瑕恨得牙痒痒,这小蹄子还真是歹毒,没想到竟然要这样害自己。 “怎么?害怕了。你们决定害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会有今日的下场?” 黑衣人中有一为首的突然笑了起来,这气势简直就是跟土匪一样,似乎就是难以惹的人。离晓瑕心里很是害怕,既然离羽夕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们还要把她们两个抓到这里来? “你们想干什么?既然她没有事情,那彼此相安无事不就好了么?” 离晓瑕简直就是叫着的说这话,那黑衣人用手假意的挠了挠耳朵,意思是离晓瑕很吵。夜沉远坐在那一堵墙的后面不由得笑着,这相安无事可真是搞笑。自己的王妃这十几年来生活在将军府,还真的是受委屈了呢。 “好一句相安无事。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种人,你们是怎么对待离羽夕的,现在,我便让人怎么对你。你母亲我就让人下手了,毕竟年纪也这般大,实在是委屈了我找来的乞丐兄弟们。” 黑衣人轻笑着,随后这月老庙外还走进来了五个大汉,那些大汉都是彪悍之至的,身上穿的更是破烂,看样子凶神恶煞,竟然是比她找来的乞丐还要恶心上几分。 那黑衣人简直是佩服自家王爷的睿智,这几个乞丐可不是普通的乞丐,他们可都是死牢里的死囚,有的已经十几年没有碰过女人了,这离晓瑕可真是有福气了。 “你,你怎么敢?你这样做,我们将军府是不会放过你的。我的女儿你们休想碰!” 何敏嚷嚷着,生怕他们碰她的女儿。她的女儿虽然不是金枝玉叶,可是若是让他们这样的糟蹋,这以后还怎么嫁人啊。自己那么辛苦才当上了二夫人,这自己的女儿也算是嫡女,这虽然不实将军府的嫡长女,可是好歹以后也可以嫁个好人家,而且一定会是正妻。 这……若是他们这么一闹,她的女儿别说是给人家做妾了,就是以后有没有夫家还是不知道的事情。 “将军府?呵。我们这群人行走江湖,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们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你一个区区的将军府。” 黑衣人轻笑着,随后便是命人将何敏绑在了一个柱子上,随后便带着手下的人离开了月老庙,这么污秽不堪的场面,他们若是见着了,还真是侮辱他们的眼睛。 随后,那些乞丐们便一哄而上,离晓瑕被吓得做到了地上,可这臀部所坐着的地方,刚好一个人的手指,离晓瑕发出了一声极其尖锐的叫声,随后那些乞丐便是一脸猥琐的笑着,用手开始扒衣服。 离晓瑕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被撕碎,随后那胸前一览无余,令那些乞丐们好生的激动,随后便是开始狠狠的蹂躏起离晓瑕起来。这何敏的嘴巴又一次的被塞上了东西,何敏看着离晓瑕被强占的过程,这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 隐隐约约,似乎还能听到何敏在喊着“混账……你们不得好死。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离羽夕。我和你势不两立!” 而离晓瑕原先是感到愤怒和羞耻,随后便是被一阵的粗喘声给替代,她一脸的想死,随后这四肢都是被人按住……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