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六十五章:及时赶到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16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8


“你说的可是真的?” 其中一个乞丐有些疑惑的问着,这毕竟钱财他们想要,可是他们更想要的是保住这条命。他们这贼胆可是越来越大了。 “这自然是真的。” 离羽夕点了点头,这心里边对何敏的恨意可是愈发的大了。若是她真的失去清白,想必就会成为将军府的弃子,而且这时候离衡轩不在京都,也是没有人较为真心的替他着想。而真心替他着想的两个男人离羽宸和夜沉远,现在都不知道赶得来赶不来到这里。 “那究竟是一句什么样的话?” 那些乞丐似乎有些急了,这春宵一刻值千金的,钱要,人他们也要。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事情,他们早就想尝尝了,只不过这勾栏院里最下等的女人,他们也是不能够去尝尝。现在这么一个如花似玉大美人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可是等都等不及了。 “话是什么,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除非你们把我给放了。若是把我给放了,我给你好吃的好喝的好用的,日后离开这里,好好找个地方买个田地,娶妻生子。这样的日子,你们难道不希望有吗?” 这几个乞丐有些动摇,可是随机想到,这若是事成之后,他们如果被这个女的暗暗摆一道可如何是好。而且,若是没有做成这件事情,那他们在何敏那里也是不好交差。 他们做乞丐的也是有做乞丐的信用,更何况,还是这种信用,平日里就算他们烧高香也是不一定能够求到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女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怎么可能愿意轻易放过他们呢。 “大哥。不如这样。你看那个夫人直说让我们解决她,可没说让我们怎么解决她。左右我们拿了一半的定金,若是事成之后那个夫人想要杀了我们,我们似乎也是没有办法敌对。不如让这个小娘子跟着我们去别的地方。到时候轮番伺候我们兄弟几个,我们的小日子可就快活了。到时候再生下个孩子的,咱们几个就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来养,这小娘子人是我们的了,到时候还生下了孩子,那那钱庄里的钱,她可不心甘情愿的拿出来给我们,到时候跟着我们了?” 那个拿着鸡腿的男人笑的异常的猥琐恶心,这油腻腻的手似乎还想往离羽夕那胸前凸起的那两块肉上捏上一把。实在是恶心的紧。 这一提议不由得让那剩下的几个乞丐动了心。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这人他们也能要,钱也能要。这可是一件好事情。这可是将军府的嫡小姐,见过皇帝太后王爷,而且还要做王妃,可是一个相当于公主的金枝玉叶啊。 这样的一个女人跟在他们的身边,到时候自己的面子也是不是一般人的面子。这说不定的,以后还能做将军府的上门女婿呢。 想到这里,这些乞丐们不由得都露出令人恶心的笑容。 “你们想干什么?滚!都给我滚!” 离羽夕这才真正的感到害怕。她的身子怎么可以就这样被这群人给玷污。不要说复仇了,就算是日后活着,都是给自己的弟弟蒙羞。 那些乞丐的手都已经触碰到离羽夕的脸颊,有的按住她方才乱动的脚,这有的手都按在了她的胸前。那一团酥软,让那几个乞丐们都激动不已。 “小娘子,你就从了我们吧。这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们,哪里来福气有五个男人伺候的。” 离羽夕的眼眶都流了好多的泪水,这千钧一发之际,夜沉远突然就到了这月老庙里。随后拿起那手中的剑,快速的朝着他们的后背还有脖颈砍去。一时之间刀光剑影,不过夜沉远也是给他们留了一条命。 离羽夕一看是夜沉远来了,这心里总算是放心了许多,只是这哭声怎么都停不下来。 “呜呜呜——” 离羽夕看着夜沉远,随后夜沉远将离羽夕抱在怀里,顺势替她解开了绑在她手中的绳子,他方才已经听到了那些乞丐们的不堪话语,现在亲眼看到离羽夕哭的梨花带雨,似乎是受尽委屈,这心里的怒火更是不知道燃了多少片草原。 猛然间,夜沉远突然看见离羽夕胸前似乎有些许油腻,这心里的怒火更是不打一处来。随后便是扫视了一眼这些乞丐。 随后夜沉远一手抱着离羽夕,一手将手中的剑一刀砍在那些躺在地上的乞丐们,一眨眼,这手中很是油腻乞丐的手已经事脱离他的身体,随后一声惨叫令人只觉身在地狱。 “你来

了。真好。” 离羽夕说完这句话,便是昏了过去。夜沉远眉头一舒,随后便是将晕厥了的离羽夕紧紧的抱在怀内。这离羽夕手腕处还有被绳子绑住的红色印记,似乎是之前离羽夕过度的想扯开绳子,却没想到被绳子的反作用力弄的伤了手。 “饶命。大爷饶命。” 好几个乞丐虽然负伤,但还是希望夜沉远能够饶他们一命。他们躺在地上不能动弹,随后只能够躺在地上的不断的说出这句话。他们现在可是追悔莫及,他们还真的不能接这单子,实在是倒霉的紧。 “王爷。” 一个身着轻装的男人手里拿着把刀,身后跟着好几个穿着便服的人。他们朝着夜沉远作揖,算是简便的行礼。这些人看起来高头大马的,似乎身材很是魁梧。 夜沉远的杀气很重,并没有应着话。这些乞丐现在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夜沉远,那个在外头名声极好,但是对付人的手段极为残忍的夜沉远。 “把这些人给我剁了。活着,给剁了。尸体就扔在这,我还有用处。明日晚上,再把他们的尸——喂狗。” 夜沉远说话的语气极为的沉重,这眸光里的晦涩和恨意简直是让人咋舌。夜沉远说罢就抱着离羽夕起了身,随后快步的出了月老庙。 “是。” 夜沉远手下的这群人简直是汗颜了,不过想着躺在地上的这些人也是罪有应得,谁叫他们连王爷的女人都敢肖想。 “啊——” 这类的声音在月老庙中此起彼伏,后来,这叫喊声是愈发的低了。月老庙外的月光也是明亮,这夜沉远在的地方,路途似乎都是好走一些似的。 马车内,夜沉远抱着离羽夕,看着她身上的衣服愈发的碍眼,许是因为有别的男人碰过,这心里的感觉就愈发的不爽。幸好,他来的时候身上带了女子的衣服。 原本,夜沉远就照着将军府老太太送过来的尺寸给量身定做了许多衣服,本来想着等婚后好穿,只是没有想到,这衣服第一次穿,竟然是在这一种情况下。 这三下五除二的,夜沉远就解开了离羽夕的衣服,顺势给她换上了衣服,那离羽夕原先穿的衣服,他尽是给扔在了马车内的火炉内。一燃而尽。 马车内的温度升高,许是因为衣服正在燃烧的原因,又许是夜沉远感到自己似乎有些心神不宁。夜沉远亲手给离羽夕用湿的手绢擦了擦脸,这折腾了许久,夜沉远才是感到满意了些许。 “你来了。真好。” 这句话反复在夜沉远的脑海中出现,这方才离羽夕没有了往日的伶俐,倒是更有让人保护的欲望。方才离羽夕似乎是体力不支,这嘴巴都是惨败。夜沉远不由得用手轻轻抚摸着离羽夕的脸颊,这一举一动,那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爱意,是那样的显而易见。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夜沉远才到了自己的府门口。夜沉远很是轻松的将离羽夕抱了出来,心想着离羽夕还是瘦了些,也不知道将军府究竟给不给吃食的,竟然这般的轻。 这夜沉远刚将离羽夕抱进了自己的房间,这大夫也是来了。这王府的大夫可是比皇宫里的都要好上几分。 过了一会,这大夫快速的拿出药箱子里的手绢,随后将手绢搭在离羽夕的手腕上,用手给搭了脉。 沉静几许,随后大夫才神情稍微轻松了些。 “王爷。王妃没事。只是这两日吃食不佳,再加上受了惊吓,一时之间晕了过去。” 夜沉远轻应着,显然是对‘王妃’二字极为的满意。不过一听到吃食不佳,这心里头对将军府可是更多了几分的厌恶。等再听到惊吓的时候,这眸子里的杀气真是如漫天黄沙,令人惊骇。 大夫看着夜沉远似乎是有些生气,这心里头也是有些害怕。这王爷在王府里可是几乎不发脾气的,这今儿个似乎是动气了。貌似王爷动气的时候,这后边的事情会异常的可怕。 “王爷。若是没有什么事情了,老夫就先下去给王妃熬点药。等王妃醒了好喝,也好镇镇神。”大夫其实就是早点想脱身,以免在这里随时可能被殃及池鱼。毕竟活了几十岁了,这点儿眼力劲儿还是有的。 夜沉远应了一声,随后坐在床榻上等着离羽夕醒过来。离羽夕的睡颜很是好看。许是之前晕过去前看到了夜沉远,这心里也是安心的紧。看上去,睡觉的样子好像没有受到方才的事情的影响。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