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六十四章:身处破庙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70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5


过了许久,离羽夕的脑袋感到了一阵疼痛,她的脑子有些眩晕。昨日离羽夕并未吃了多少东西,再加上昨天心里烦心,这是一点胃口都没有。现在是有些困,脑袋有些晕,有些痛,肚子还有些饿。 这些如果情况都不算差的,那差的情况就是在离羽夕的注意力突然回来的那一刹那。 离羽夕这才注意到,她似乎被人绑了起来。这周遭都是些潮湿着不能再潮湿的地方,稻草上还有些臭烘烘的感觉,而且似乎还有些不明的液体。这空气闻起来就让人觉得有些恶心。 离羽夕扯了扯手,这手是越用力,这绑在自己手上的绳子便是越紧。离羽夕的眉头皱起,这她似乎是在一个破庙内,方位不知。 破庙内有一尊月老的塑身,离羽夕不由得皱起眉头,荒废的月老庙,这京都似乎只有城西的一个偏远破庙里才有的。只是这也未免好笑,自己被劫持在月老庙? 这月老庙中蜘蛛网很是多,这地上也都多得是稻草,这气味难闻的紧,离羽夕似乎是此刻有些想着,若是她此次能够脱险,她日后定是会好好的给这月老庙整修一番。也算是报她的恩情。 这破庙里的光线很昏暗,若不是庙里面还有几根燃着的蜡烛,怕是现在庙中景象,她是难以看的这么清楚。 “究竟是谁……”是谁要这么害她? 离羽夕虽然有些怀疑,但是没有切实证据之前,她也是在不好说什么话。随后,不过一会,只听见这个破庙外似乎有些声音,好像是一群人在开着玩笑朝着这里走了过来。 离羽夕自然是不会觉得他们是可以救自己的人。这夜色渐浓,而且一行人来着破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们若非是住在这里的人,怕是也不会来这地方了。 想到这里,离羽夕的眸子不由得有些锋利的神色起来。她虽然是将军府的嫡长女,可是她并不会武功,就算是会,也只是会一些虚假的招式。这毕竟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见过猪跑啊。她看离衡轩和离羽宸练了那么多年的武功,自然也是耳濡目染了几分。 “今日吃的可真饱啊,好久没有吃过这么饱的饱饭了,还全是大鱼大肉。” “是啊。可真是饱。未成想,我们今日又好吃的,还有好玩的。额……” 这离羽夕听着不由得蹙眉,好玩的?这说的不会是她自己吧。离羽夕听着那些人似乎走的越来越近,而且这饱嗝是不止打了那么一两个。这怎么听都觉得他们是饿死鬼投胎。 她是知道她没有得罪过这些人的,只是也不知道谁会心那么狠,竟然想到找这些人来对付自己。也难怪,这京都,怕是大多有点见识的人,这个时候都是不会来招惹自己的,而来招惹自己的,也就只有这么一些人了。 这离羽夕听着他们一言两语的,随后不过多久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果然是不出所料啊,这些人还真的不是什么有见识的人。 在离羽夕眼前的,是三五个衣衫褴褛的乞丐,这身上的臭味很是大,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唯一和其他乞丐不同的就是,他们这三五人五一身上不带着酒味,而且各个都是酒足饭饱的样子。 “呦!这小娘子醒了呀。兄弟们,我们可是有饱福了。” 离羽夕听着这心里就不打一出来的气,合着自己还真的是他们这些下三滥的人的玩物。实在是可恨。 这几个人像是饿狼一样的扑上来围着离羽夕,这有些人的手已经开始不规矩的扯着离羽夕的衣服,眼看着离羽夕胸前的那两块雪白的馒头便要露出来了,这离羽夕便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脚就踢了过去,幸好这些人也只是绑住了她的手,这脚是未绑上去的。 “你们不知道我是谁么?” 离羽夕的声音不寒而栗,似乎有些吓到那些乞丐们了,可是虎落平阳还被犬欺呢。更何况,还是一只手无缚鸡之力的虎。现在还被捆住,这攻击力简直就是零。 “我们管你是谁。我们只知道,今晚上——你是谁……” 那些人的语气很是痞气,而且是那种无赖的痞气,这有人还已经开始按捺不住自己了似的,在上下的磨蹭着自己的肌体。 “我可是将军府的嫡长女。是要嫁给本朝唯一的王爷的,王爷手握重兵,杀你们几个人是不在话下。就算我被你们染指,就算我嫁不成王爷,

那王爷也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离羽夕显然是有些动怒了,她现在只能用她的声音来伪装自己多么愤怒和不害怕。那些乞丐显然是有些被唬住了。这虽然美色重要,可是这命是更重要的。 随后,他们便有些窃窃私语起来,看起来内部意见似乎是不统一。 “她难道真的是将军府的小姐?我可听说那小姐嫁的男人可是非常心狠手辣无情残暴。若是他知道我们要强占他的美娇妻,我们哥几个可是断然活不了了的。” 离羽夕倒是想知道他们几个一个个的究竟是谁,可是这衣服看起来大同小异的,这脸上也是乌漆墨黑的,手里似乎还油腻腻的,有的甚至手里还拿着个鸡腿。这一看,离羽夕的胃简直就是要翻江倒海了。 “这大户人家的事情还真是看不懂。将军府的竟然要害将军府自己的人。” “可今儿个我们哥几个难得能够碰女人了,而且还是将军府这种大户人家的女人,准是处女呢。这么大好的机会,我们哥几个不要可不是傻子嘛。不是俗话说得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咱们哥几个可不得好好尝尝这处子的味道?” 有人不由得感叹起来,离羽夕的耳朵可是还未聋,她听的可是一清二楚。这心里面更是怀疑那些人了。只是听到后半句话,她真是想将这些人碎尸万段。 “等等,你们说——将军府的竟然要害将军府自己的人。也就是说,是我府上有人害自己?你告诉我是谁,我就给你银子。” 这他们这些人活了这么多年,见过银子,不过可惜都是别人家的银子,他们能够用的也就是铜板。今日之前,他们是没有用过银子的,若不是将军府的二夫人给他们好些银子,他们怕是这辈子都用不上银子。 “算了吧。你的银子,怕是我们哥几个就算是有命拿还没命花呢。小娘子,你就不要挣扎了,乖乖从了我们不就好了。” 离羽夕这心里头慌得紧,若是没有人找到她,她一定是不会逃出这里的。到时候被染指的可能性是大大增强。 “你确定有命花的银子都不要么?再说,我一个弱女子,被你们这么绑着,我就是想跑也是跑不了。不如我和你们先唠嗑唠嗑。这京都那么大,就算是现在有人在找我,也是找不到这里的。我这两日几乎滴水未进,油盐未食,我是一丁点的力气都没有。” 许是没有大户人家的小姐这么和他们平心静气的说话过,他们这几个是春心荡漾的,只不过这想着离羽夕说的也是实话,如果是有命花的钱,他们为什么不花呢?到时候翻身做主人,去其他的地方好好的安身立命,到时候小日子就好过了。 “你确定……我们有命花?” 其中有一个乞丐有些蠢蠢欲动起来,这人的贪欲就是无止境的,离羽夕正是抓住了这一点,于是便想着好生的拖延时间。 离羽夕这才放松了一点点,这心底里似乎是多了几分的勇气。若是她能够逃出去,她一定要把他们的身体在活着的时候剁成块,一块一块的喂狗! “自然。我说过的话,自然是算数。倒是将军府的那位二夫人,想来事成之后,你们的下场怕是比我今晚的下场还要惨吧。你们就算是跑,也是逃不过她的手掌心。不过,既然你们已经决定为她们卖命,那我也是不好多说的,只是想用银子,来给我自己换来片刻安生的时间罢了。” 离羽夕的眸子里露出一丝阴狠,虽然离羽夕现在落在下风,看上去就和砧板上的鱼肉一样任人宰割,可是这气势看起来就好像她才是那把杀鱼肉的刀,而那些鱼肉,就是她面前的这几个乞丐一样。实在是恐怖至极。 “我在一个钱庄存了死期,里面是我这十几年来存的钱财,只是,这笔钱财不论是谁去,哪怕是我本人去都是没有办法拿出来的。不过,只要说对了一句话,那钱庄里头的人便是会将那些钱财都给拿出来。” 离羽夕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极为的淡,她倒是没有骗人,这她确实是存了这么一笔钱财,只是这么多年来,她可是从未去拿过那笔钱财。甚是她还和离羽宸开过玩笑,这笔钱留着当他的老婆本呢。 那些乞丐们听着似乎这贪欲都大了起来,这不由得都想去拿那笔钱财。只是钱财钱财,还是没有命重要的。他们怎么知道这个女人有没有骗他们。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