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六十二章:猖狂乞丐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64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8


连离羽夕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刚刚说的话原来是那么的决绝,她现在是完全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离羽宸倒是愣了愣,似乎有些出神,他原先以为他的姐姐还和以前一样喜欢莫北源呢。 这一辈子的时候,离羽宸还很担心离羽夕会重蹈覆辙,落入莫北源的圈套中,可现在看来,似乎全然都不是这么的一回事。看来,夜沉远真的是一个关键的人。如果没有出现夜沉远,也许自己的姐姐现在已经许给了莫北源。 “长姐。你的意思难道是,你现在还没有喜欢的男人?” 离羽宸有些困惑,虽然他的姐姐现在还没有及笄,但是京都中很多的名门贵女都是已经有了心仪的人,现在像离羽夕的这个年纪,喜欢一个男人是很正常给的事情。 想到这里,离羽宸都不由得怀疑自己的亲姐姐也是重生给的人了。不过这种想法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先比较好。如果离羽夕并不是和自己一样是重生回来的人,到时候定是会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怪物吧。而且是精神失常的怪物。 “我现在还未到及笄之龄,这自幼虽然不是很受重视,但是好歹也是将军府的嫡长女,自然是要被养在深闺的。我怎么会有喜欢的男人。” 离羽夕轻笑了一声,这氛围总算是好了不少。不过说实在的,她以前似乎就是听闻府中的那些庶妹在那边崇拜莫北源,而莫北源又对自己献殷勤,这自己才芳心寸乱。再加上,莫北源追求人的功夫很好,看起来待人也是很真心,自己也就沦陷了。 如今想来,往来种种,不由可笑。 “我不是那意思。我原先还以为长姐是有喜欢的人了。才会不喜欢王爷。王爷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人。” 离羽宸有些尴尬的笑着,不过毕竟是姐弟两个,两个人之间倒是没有想过多的时间。这一方面,两个人还是比较粗线条的。只是,如果事情真的是像离羽夕说的那个样子,那他就放心了。 只要这辈子离羽夕不喜欢莫北源,和莫北源一点牵扯都没有,那他就要好好的强大他自己,到时候让莫北源付出他上一辈子的代价。 “王爷很好么?虽然我也知道王爷人很不错,也很热心肠。只是,我竟然还不知道,原来王爷在你心目中的印象竟然也是那么好呢。” 离羽夕笑了两声,这心情似乎有些开始畅快起来了。毕竟现在自己的弟弟是喜欢夜沉远的,这样就好了。这现在所有人,她所在意的事情和人几乎都很皆大欢喜,那她也不用担心些什么了。左不过委屈自己,而且,嫁给夜沉远,也不算委屈。 这京都之内,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嫁给夜沉远呢。只是自己是在是运气好了些,这也活生生的捡了一个夜沉远这样的准夫君。不过离羽夕还真的有些好奇,这上辈子她怎么没有和夜沉远在一起呢。 “热心肠?这我倒是没有注意。似乎,王爷只是对长姐的事情才热心肠吧。王爷在那些女人眼里可是无情了。长姐福气很好。长姐是一个好人,王爷也是一个好人。你们如果能在一起一辈子,那我就放心了。” 离羽宸似乎有些少年老成的感觉,这说出来的话都让离羽夕心生感慨。似乎此时,她才是妹妹,而离羽宸是兄长一般。 离羽夕也是没有想到,这离羽宸竟然对夜沉远的好感是那么重。不过也好,只要离羽宸不是对莫北源亲近就行。她还记得上辈子离羽宸还很赖着莫北源呢。两个人称兄道弟的好不快活。 “王爷若是知道你是这样的夸赞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离羽夕莞尔一笑,她这心底里的石头也放下了不少,这猛地,突然感觉这肩膀上的担子也轻了许多。 离羽宸笑出了声音,夜沉远才不会高兴呢。若是离羽夕是这样的夸赞他,他一定会高兴的。 “才不会呢。若是长姐是这样和王爷说的,那王爷定会非常高兴。” 离羽夕‘哦?’了一声,这自己似乎都还没有摸清夜沉远的心思,自己的弟弟怎么就摸清楚了些许? 离羽夕感受着这夜间清风,心里是更是轻松了不少。她从前很少和离羽宸在一块彻夜长谈,看着这天边的亮光都亮了不少,这想着,坐到天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王爷好几次晚上都偷偷的来教过我剑法呢。我这方才使得招式,大半都是王

爷所教。王爷武功很好,让我叹为观止。” 离羽夕不由得诧异了一把,夜沉远夜间偷偷的来将军府教离羽宸剑法? 原先,离羽夕还以为夜沉远只是对自己有着突如其来的兴趣,这兴趣来得快,想必去的也快吧。未曾想到,夜沉远竟然是比自己想象中要认真地几分。如若不是自己因为觉得夜沉远是对自己只有那么一时兴趣的感觉,她也不会兵行险招的让夜沉远娶自己了。 这想着,离羽夕对夜沉远的愧疚之意真的是比之前不知道多了多少了。离羽宸似乎是感受到离羽夕的纠结之意,心里本来想着不如再劝导劝导,可是一想,这盈满则亏的,离羽夕是决定了嫁给夜沉远,而且正因为对方是夜沉远,所以这件事情就不会有意外。之后的事情,就交给他们这对两口子吧。他是管不了的了。 这又过了许久,离羽夕看着这天都亮了个七八分,这府中有不少人都开始忙活了,想着自己还是得先回房比较好,省的翠玉看到自己不在,不知道会胡乱想些什么。这府中,老太太的眼睛也没少往她的院子里看着呢。 “好些休息,日后切莫练的那么晚了,这夜间清寒,伤了身子便也是不好的。” 想着,这离羽夕便同离羽宸说了两句,顺便嘱咐他之类的话,随后便是回了房间。 离羽夕躺在贵妃榻上,看着这窗外的天全亮了,院子里的婢女们也是都起了身,她翻来覆去,原先若是夜间未眠,白日里就有的倦意竟然是一丁点都没有了。这离羽夕心里边全是对夜沉远的愧疚之意。 思来想去,自己对夜沉远还是要好些才行,就当他对离羽宸如此好,她也是要好好报答他的。对,也要时不时的去看看夜沉远,毕竟自己也是他的准妻子,去看他,也只会被那些诚心找茬的人说闲话。就算是那样,也无伤大雅。 这不,离羽夕就自己起了身,随意的换了一件衣服,这发式也是随意的弄了一个,便就匆匆忙忙的准备出府。 “宸儿?” 离羽夕一见到离羽宸,便叫了他一句。这个点不好好休息出来做什么? “长姐怎么这般早。我正要出去买些礼物呢。这两日我友人生辰,也是要去准备些许东西。” 离羽宸似乎是觉得离羽夕会担心自己,于是便简洁的说了这句话。离羽夕点了点头,随后也想着随他去,毕竟自己弟弟的身子骨,可是比自己好上个几百倍的。再加上,现在自己弟弟都会主动社交了,这是一件好事情。 “既然如此你便去吧。我去找王爷了。” 离羽夕随意说着,这自己这话可不紧紧是说给离羽宸听的,还是说给府中那些下人听的。老太太就算是知道自己又往外跑了,也是不会在意的。这准夫妻小两口联络联络感情也是应当的。 “长姐注意安全。早些回来。” 离羽夕轻应了一声,便是出了门。这一晚上没有睡的,再加上夜间清寒,这头竟然是有些晕了起来。离羽夕摇了摇她的小脑袋,随后深吸了一口清新空气,便是随意上了一辆停在门口的马车。马车上有将军府标志的楠木牌子挂着,离羽夕也是不生疑,就是直接上了马车。 这未曾想到,离羽夕的脑袋刚钻了进去,这就被人狠狠的打晕了。这一时之间,竟然是全然没有了只觉。 而离羽宸刚好出了府,从离羽宸的角度上来看,离羽夕只是刚好进了马车而已。而且这此时无风的,马车的帘子也是没有被掀起。 离羽宸这心里是一阵畅快,毕竟自己的姐姐现在可是愿意将心思放在了夜沉远的身上,这也不枉费他一晚上和她讲些夜沉远的事情。这原先明明和夜沉远不相干的事情,他都扯到夜沉远身上。 等日后离羽夕若是真的喜欢上夜沉远,这夜沉远可是要好好谢谢他这个小舅子了,毕竟任何事都给他说好话,也是不容易。 想到这,离羽宸的步伐不由得轻快了些许。这日子似乎是越过越有盼头了呢。 天气正好,夏日的炎热此刻都是出现了这京都。街道上有好多人,其中不乏一些名门的小姐们。她们不约而同的进了一家卖香料的坊间,离羽宸从这路过,这眼角突然瞟到了几名乞丐,似乎神色很是张狂。 离羽宸不由得驻足了脚步,他不由得反问自己,这年头乞丐都这么张狂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