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六十章:少女心事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62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5


“对不起啊。给你惹麻烦了。” 夜沉远听着离羽夕很是愧疚的语气,这心底里都软了好几分。虽然他本身就不在意这种事情,也许是因为知道莫北源是什么样的人,也许是因为他相信离羽夕,但是他还是很欣慰。起码,离羽夕现在心里的位置也是有自己几分的。 离羽夕有些抱歉的说着,这皇家中人最重名声,这自己都还未嫁到夜沉远的王府上,现在却和其他男人不明不白的纠缠着。虽然离羽夕是没有和莫北源不明不白的纠缠着,但是这莫北源有意而为之,她就算是有几百张嘴也是说不清的。 “没事。以后你进了王府的门,便是王府的女主人。你现在在外面受人欺负,那丢的便是我王府的脸。以后若是像莫北源那样的人再为难纠缠你,你不要和他客气。这种人,本王惹得起。” 离羽夕轻笑了一声,这普天之下胆子这么大的不畏皇权之人,除了掌权人,相比也就只有他夜沉远了吧。不过,这样被人护着的感觉,可真好。 夜沉远和莫北源给她的感觉不同,夜沉远更像是一个好人。夜沉远不图她什么,他除去也许有的感情之外,对她真的是没有一点点的算计,真的只是真心相待。 “谢谢你。” 离羽夕心里很是感动,可是除去男女之情之外,她似乎是愿意为夜沉远做些什么的。或许,除去男女感情,这男女情爱之事,她也是愿意做的。 “王爷。我……” 离羽夕有些迟疑,她很是犹豫,因为现在这个男人肯娶她,已经是很好的事情了。可是她若是还要将她心中所想给说出来,想来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过分了。 夜沉远虽然是能够感觉到离羽夕对他想说的话是什么,但是心底里却是对她说不说持着无所谓的态度。因为他知道,离羽夕若是不喜欢他,似乎好像也不会去喜欢别人。这不是一种自信,而是一种了解。 宫道上的风有些大,吹起离羽夕的头发,夜沉远甚至是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无事。你说便好。不用顾忌其他的什么。” 夜沉远似乎是无所谓的样子,离羽夕深吸了一口气,其实夜沉远的态度更让她心生愧疚。离羽夕其实觉得夜沉远人很好,只是她上辈子受了伤,而且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所谓的爱情。 “王爷你人真的很好。可是我对王爷你真的没有别的什么感情。这辈子我对男女感情的事情,其实根本就不相信。除去感情,正常夫妻可以做的事情,我都可以。” 夜沉远轻笑了一声,随后看着离羽夕,这笑容如春风一样,和煦温暖,离羽夕一时之间有些摸不准他。其实上一世的时候,哪怕是当今的皇帝,她都摸透了好几分的心思,因此,她才敢问皇帝要免死金牌。只是,就算到现在,她都对夜沉远似乎都不是很了解。 “无事。只要你在我身边待着就好。” 离羽夕轻应了一声,这心底里对夜沉远的愧疚是愈发的重了。夜沉远无疑是京都中适宜的女子最想嫁的适龄男子。当然,如果这些女子一开始就不曾怀疑过夜沉远的性取向。夜沉远实在太过于冷淡,他对于很多事情都是似乎没有感情。这看上去一眼,便不想再去看第二眼。 不是因为不够好看,而是因为气势逼人,她们不敢。 “王爷为什么这些年一直不纳王妃?” 似乎是宫道太过于漫长,离羽夕在找着话题说着,夜沉远的声音很沉重,但是这语气却是轻松的。对于感情这一方面来说,夜沉远并没有秘密。这二十年左右的时间,他几乎看透男女之间的事情。这皇宫大院,男女之间在一起不过是为了权利的升华。 对他来说,他不需要因为自己的地位而找女人,因此自然也是不着急找女人的了。 “觉得那些女人都一样。行为举止一样,说话语气一样,一样的爱慕虚荣,一样的想要到更高的位置。” 离羽夕这心里一颤,但是无关情爱。合着这夜沉远的意思便是,她不同于那些女子? 可是夜沉远说的那些女子的不就是京都里名门贵女的标配吗?也就是说,她不同于那些守规矩的女子? “王爷,我怎么听着你这话,像是在说我没有规矩,说话也不够慢条斯理?” 夜沉远轻笑了一声,这他可没有

那些意思,只不过那些女人实在是无趣的紧。夜沉远的笑声很有磁性,离羽夕不可否认,这样的男子确实很合她的口味。而且这样的男子,若是那些名门贵女看到过夜沉远现在的这个样子,怕是会费尽心思的爬上夜沉远的床吧。 “你多想了。我要的女人,说话最多一针见血就行,可以说话,也可以不说话。而且不用守规矩,我这里,没有规矩。” 离羽夕的心似乎有些烦躁,夜沉远说的话很好听,声音好听,说的话的内容也好听。夜沉远的话不像那些男人们常说的甜言蜜语。以前莫北源说过很过暖情的话,她以前很爱听,可是后来发现一切都是假的,她对那些甜言蜜语又很是厌恶。 她不反感夜沉远说的话。也许是因为夜沉远说的话不是甜言蜜语,听起来他的语气很霸道,又很随意。也许不是语气霸道,只是这话随意的霸道。 离羽夕很喜欢夜沉远,不过她自认为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她喜欢夜沉远的随性。似乎不管做什么事情,夜沉远总是能做到,他似乎不怕什么。他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她很好奇,像夜沉远这样的男人,会怕些什么呢。 “王爷你很随性。” 离羽夕不由得说出了这句话来,她很是羡慕夜沉远,不过她知道虽然现在看起来一切都是风淡云轻的样子,但是其背后的努力和故事绝对是一般人难以想象得到的。 夜沉远不可置否,他只是牵着她的手,一直走到了皇宫的城门口。将军府的马车在城门口等着,夜沉远没有送她,似乎好像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或者夜沉远明白,对于女人,不能太宠。一方付出太多,除了带来女方的愧疚,也许还有习惯的男方的付出。 “我便送到这里了。你回去小心。注意安全。” 离羽夕似乎想开口,但是又只是‘恩’了一声。这语重心长的应着,让夜沉远心里似乎有了一种归属感。 不过一会,马车便已经到了将军府的门口,老太太近日宠离羽夕的紧,这不,这离羽夕刚一到家门口,便让翠玉来接离羽夕,还顺带赏了好些的东西。 将军府的嫡女嫁给王爷,那可是绝对不亏本的买卖。老太太看的明白,王爷不同于皇子,圣上生了那么多的皇子,可是到最后只能有一个皇子能够继承皇位。若是将军府站错队了,那指不定就满盘皆输。而且圣上皇子那么多,谁知道最后这皇位是给了谁的。站错队的可能……很大啊。 不过,王爷就不一样了,特别还是这种位高权重的王爷。就算是以后的新皇想要除掉这个夜沉远,想必没有个几年也是动摇不了根基。 “大小姐!” 翠玉的声音很是轻快,离羽夕一听便知道是有什么好事情发生了。离羽夕也是不问其他的,就是和翠玉一起先去回老太太,再回了房。 老太太知道太后娘娘很满意离羽夕,而且还让离羽夕常进宫看看她老人家后,这心情是异常的好。这对离羽夕又是喜爱了几分。到底是正儿八经的嫡出小姐,也就是争气些。 等离羽夕回了房后,才看到老太太送了好些东西给她。她只是看了这些东西一眼,随后让翠玉放进院子里的小库房里。这夜也已经深了,离羽夕躺在床上,久久不能睡。之前是因为睡不安稳不如不睡,现在却是因为心中对夜沉远很是愧疚。 她实在想不到,难道就只是因为夜沉远对自己有一份感情,所以夜沉远就愿意这样毫无保留的对自己好么?她很愧疚。她似乎,并不值得夜沉远这样对自己。 “这样……值得么?” 离羽夕在一旁喃喃着,她到现在为止,都对夜沉远感到好奇,捉摸不透吗,而且愧疚不已。夜沉远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人。而她似乎有些配不上他,不因别的,只是因为她不会喜欢他。 离羽夕想来想去便觉得有些繁琐和烦闷,便添了一件衣裳出了房门,还是出去看看月色的好啊。离羽夕本来是想散散心,这散着散着便到了离羽宸的院子里,到底也是姐弟两,不用避讳太多的东西。 许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离羽夕也是径直去了离羽宸的院子里。月色正好,离羽宸正在月色下练着如流水一般的剑。一气呵成的剑法让离羽夕不由得都呆愣了。没想到不过半月,这自己的弟弟竟然武功这么的有长进。实在是难以置信。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