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五十九章:又来解围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94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8


莫北源似乎是有些难受,他真的有些受挫了。许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他现在极其不愿意离羽夕要嫁给夜沉远。不过也还好,现在离羽夕离十五岁及笄还有些年头,他还是有机会的。只是离羽夕现在对他这么反感,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夕儿。我觉得我们有误会。你对我成见太大了。我今日来是想解开我们心中的误会。毕竟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多有不好。” 离羽夕沉思着,这莫北源果然还是这副德行,方才的莫北源还真是让她捉摸不透。不过现在看来,莫北源不过也就是这样子罢了。 “三皇子言重了。我们没有误会。” 离羽夕莞尔一笑,似乎想赶紧和莫北源扯开关系,他们之间见面的次数并不多,若是有误会,还不得让别人想多了,落人话柄。 莫北源嘴角勾起,这有没有误会可不是他们两个能说的算的。等日后若是京都中传来什么风言风语的,一不小心夜沉远就退婚了,或者说皇帝就要撤回圣旨了。到时候自己再嘘寒问暖的,也说不定能够得离衡轩另眼相看。 离羽夕似乎是感觉到莫北源对她的一种暗自打量,而且莫北源这个神情,分明是对她有些诡计要使。离羽夕可是不怕,就算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的,那又如何?夜沉远能够护得了她。 “夕儿……” 莫北源还未说完,只见离羽夕身后不远处出现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就算是莫北源在晚上做梦,也是能够知道是谁。 那不就是最近情场得意的异姓王夜沉远么? 离羽夕似乎是感觉到莫北源有些异样,而且这说话只说一半,也没有什么想说下去的意图,似乎是想说但是又不能说。 离羽夕转身往后一看,只见一个八尺男儿朝着自己走来,举手投足莫不显高贵。离羽夕一见是夜沉远来了,这心底里虽然没有一点点要被抓奸的感觉,但是这心里却是安心了不少。这个莫北源这下可不能有胆子拦着自己了。 夜沉远离离羽夕越来越近,随后站在离羽夕身旁的时候,那个气势连离羽夕都要怕上几分。不过离羽夕又不是真的怕。因为她知道夜沉远这个气势只是单纯对莫北源的。 她现在没有心思想着这件事情,为什么她会这么了解夜沉远。明明他们似乎认识的时间并不长。虽然夜沉远以后会成为她的相公夫君人生伴侣。 “三皇子好兴致。” 夜沉远的声音有些阴冷,这大夏天的都能让人感到冷颤。夜沉远似乎就是扫了一眼莫北源,也没有过多的情绪,这个京都,怕是敢对莫北源这个样子,除了皇帝和太后,还真是没谁了。 离羽夕一听见夜沉远的声音,这整个人都好了不少,夜沉远的声音很是淡漠梳理,但是他此刻站在离羽夕身边,人很是自然的揽过离羽夕,看上去没有一丁点的不适宜, 莫北源显然是有些不爽,但是人家才是名正言顺的,他就算是再不快也只能是咽下去,不提。 “只是刚好遇见将军府的嫡长女,想着来问候问候罢了。” 莫北源此话很有深意。离羽夕自然是听的明白的。莫北源不过是想告诉她,夜沉远也是看中她的身份了。只不过,离羽夕又不是上一世的离羽夕,自己多少分量,她是知道的。而且,莫北源现在只称之她为将军府的小姐,而不是夜沉远未来的王妃。这不过是先告诉离羽夕他未死心。 夜沉远倒是不恼,毕竟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去生气这个。 “夕儿。现在能走了吗?” 夜沉远似乎直接忽视了莫北源,反倒很是好声好气的和离羽夕说话。离羽夕简直是一愣,这夜沉远的语气简直比上辈子莫北源装模作样让她信以为真的关心将她当作至宝的语气还要暖心上几分。 离羽夕有些不知所措,这脸上虽然没有红润,但是心里却是很是躁动。她点了点头,随后主动牵着夜沉远的手,夜沉远嘴角微微勾起,简直就是一对璧人。 夜沉远握着离羽夕的手略微的重了几分,但是手掌的温度让离羽夕很是适应,没有一丁点排斥的地方。 莫北源心底里有些着急。他好像很看不得这种场面,不由得,他现在有些恨自己的父皇还有很是仇视面前的这个男人。 “等待。” 莫北源的声音有些急切,他看着夜沉远的脚步突然

停了下来,夜沉远很是温文尔雅的转过身,离羽夕也是停下脚步,看着莫北源这个奇怪的举动。 “王爷。我同夕儿小姐有些许误会,不知夕儿小姐可否下次同我见面的时候,能够不这么遮遮掩掩?” 莫北源的声音很是有礼貌,若是这时候还有别的人在场,定是会将离羽夕和莫北源扯到一块。只是夜沉远也不是吃素的,他不相信的事情就是不会相信。而且,离羽夕对他是多么厌恶,他也是知道的。 离羽夕脸色都不好了,她真是没想莫北源竟然是这样的卑鄙无耻。真是瞎了眼了她,上辈子她是怎么看上莫北源的,真是可笑。 “夕儿。你同三皇子有误会?” 夜沉远笑的很是好看的和离羽夕说话,离羽夕顿了顿,随后似乎是在细想究竟有什么误会似的,最后很是天真的样子和夜沉远说话。 “夕儿想了想,夕儿和三皇子并未有其他交集,见面的机会也不多,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误会。” 夜沉远兴致很好的样子,他“哦?”了一声,随后心情很是好的样子,夜沉远饶有兴趣的看着莫北源,莫北源简直觉得现在的气氛很是尴尬和丢脸,他好歹是三皇子,这么些年来,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 离羽夕倒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这总归丢人的不是她自己,是那个丢鸡不成蚀把米的莫北源啊。也亏得现在没有其他人,要不然莫北源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形象可是毁了。 不过,这皇宫总是皇宫,该知道事情的人还是会知道,所以这今天的事情,不过几个时辰,怕是皇上和太后就该知道了。离羽夕很是好奇,像莫北源这样的一个男人,为什么今天会这样出格的来找自己? 难道,他这次是真的喜欢上自己了? 离羽夕被这个想法弄的自己快要笑出来了,这莫北源最爱的是皇位,就算是喜欢自己也是因为利用。她可不相信,若是她就是一个平常的女子,那莫北源还会喜欢自己?还会一副要娶自己的样子? 就算她是一个平常女子以后真的和莫北源在一起了,只要名门贵女喜欢莫北源,因为名门贵女的一句话,莫北源会毫不犹豫的打自己甚至是杀了自己。 或者,等到青春不在,会自然遗弃。这么些悲惨的结局,她是不用亲身经历过就会知道的。现在看来,上辈子实在是自己蠢笨的狠,竟然连这些事情都没有想清楚。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走吧。” 夜沉远的声音有些悠长,但是这声音中不乏听出一丝宠溺,只不过离羽夕现在想的正是出神的时候,虽然她是听到了夜沉远的声音,但是生生的没有听出来夜沉远的那一丝宠溺。 “恩。” 离羽夕很是乖巧的应着,似乎将莫北源给无视了。莫北源的心都似乎要气炸了。这从前怎么不知道离羽夕是这个脾气。不过不管离羽夕是什么脾气。他莫北源都是要定了! “对了三皇子。你也快到婚配的年纪了。只是,三皇子若是整日盯着别人家的准妻子看,似乎于理不合吧。若是日后传到皇上的耳朵里,怕是三皇子这些年来苦心经营的形象会轰然倒地。我劝三皇子你还是端正好心态,如若不然,这往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便不能保证了。” 莫北源还想说些什么,只是这夜沉远都不给莫北源说什么的机会,只是牵着离羽夕的手朝着宫外走去。莫北源心中气愤不已,但是现在他必须克制住脾气,因为他现在的一举一动,说不定被暗处某处人马给看见,之后大肆炫耀,这可对皇位的事情没有好处。 莫北源的手握拳,这骨节的声音都非常的响,夜沉远牵着离羽夕的手愈走愈远,直到连这个背影都是要看不见了。 这一路上,宫道上来来往往的婢女们都是很是羡慕离羽夕,真是出身高贵,而且又可以嫁给夜沉远,最主要的是,她们可是没有见过夜沉远对哪个女子上心的,更何况,夜沉远此刻极为的情意绵绵,这眸子里都可以滴出水来了。 实在是羡煞非常。这些宫女的眼睛都快要直了,若不是因为受制于宫规不能随意抬头看人,她们定是会目不转睛的看着夜沉远。这夜沉远在离羽夕之前,她们这些女人都要以为夜沉远虽然是个王爷,但是有断袖的嫌疑。现在看来,这大好的男子,也是逃过了京都的那些名门贵女们的眼睛,有了准妻子。真是可惜。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