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五十六章:满城皆知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20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5


见事情达成,夜沉远也是十分满意点点头,却还是保证道:“老夫人请放心,等她十五岁的时候了,本王一定八台大轿娶她过门。” “嗯。”老夫人应道,对夜沉远的表现十分满意。“夜老夫人,请您收下这些东西,本王王府里还有些事情,就不多陪了。” 夜沉远说道,依旧是冷冷的表情,却不知怎的,让人有一种恭和有礼的感觉。 “好的,夜王爷去忙吧,有时间我一定让羽夕去你府上做客。”老夫人看着那些箱子,笑的都合不拢嘴。虽然还没有打开来看,但是夜王爷送来的东西,定然不会是什么廉价的东西。 夜沉远微不可察地点头,迈步便出去了。人出去了,却是留下了一笔不菲的聘礼。 待得看不见夜沉远的身影后,老夫人才命青玄打开了箱子。打开后,青玄不可置信地捂住了嘴。 这些聘礼中,有两箱是黄金,有一箱是绫罗绸缎,看起来成料很好。还有一箱夜明珠,一箱人参等等等等。 老夫人看着这些东西笑了,也是十分高兴。她却是十分平静地说:“青玄,把这些东西好好收起来。还有,去喊大小姐过来。” 青玄应了一声,命人将这里收拾一番,便出发去离羽夕的院子了。 而此时的离羽夕,正无聊地看着离小暖。离小暖很是无奈地看着她,发现她们两个居然没有可以一起做的事情,这也是非常让人郁闷的。 说来也巧,离小暖是琴棋书画除了棋样样都行,而离羽夕却是琴棋书画除了棋样样都不行。只差了一个字,可这意义可就天差地别了。 两人刚好就这么错开了,于是就造成了两人此时大眼瞪小眼的局面。离小暖想了一会儿,才仿似想到了什么开心地道:“羽夕,要不我教你练字吧!” 这是唯一一件她们俩都涉及的事情了。而离羽夕却是瞟了她一眼,有些意兴阑珊:“练字?”她复又看了看自己腿上的伤,经过了两天,这伤也好了许多,只不过还是不能自己走路。 离小暖看了看她的腿,也是有些为难。练字这种事,必须要站着练才好,可如今离羽夕这伤……离小暖有些迟疑。 突然,她又开心地笑了起来:“没事,我练字,你坐在旁边看吧。”离羽夕无话可说,自己是伤员,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听从她的安排了。 离小暖找来笔墨纸砚,把宣纸铺在桌子上,磨好墨,一切就准备好了。她拿起毛笔,动作很标准,浑身的气质都变了。 离羽夕看着这样的离小暖,心中不由想,看来练字真的能让人静心。刚才的离小暖还笑的欢乐,不过这一会儿,全身就充斥着宁静的气息。 离羽夕俯身看过去,离小暖的每一笔都落得十分有力,手也很稳,一看就知道是经常练过的。不久,离小暖的字就初步写好了。 离羽夕看去,离小暖的字很有自己的个性。清秀中又带着点狂放,张扬中却又似有收敛。端的是清秀风雅,让人不禁感叹。 她看到离小暖这字,也忍不住艳羡,果然字如其人,离小暖的个性本就是有些像大家闺秀,却又张扬,不过却是内敛的。 “怎么样?这字可比你那字要好太多了吧?”离小暖看向她,有些得意地道。“的确。”离羽夕知道自己在写字这一项上比不过她,便也大方地承认了,十分坦荡。 离小暖撇了撇嘴,觉得有些没意思,自己本来就是为了让离羽夕感到挫败的,可离羽夕这般坦然,她倒是觉得不好玩了。 这时青玄从外面走进来,福身行礼:“奴婢青玄见过大小姐。”离羽夕看到青玄,知道她是老夫人身边的人,便说道:“起来吧,有什么事吗?” 青玄站直身,眼里带着离羽夕看不懂的神色,道:“老夫人请你到她的院子里去一趟,有要事相商。” 要事?离羽夕心里疑惑,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看向离小暖道:“那我就先走了。” “嗯。”离小暖应一声,让她放心地去。离羽夕坐在轮椅上,让青玄推着自己过去。在去往老夫人院子的路上,离羽夕止不住地想,有要事相商?难道是已经查出刺杀她的幕后主使者是谁? 这样想着,已经到了老夫人的院子。老夫人已经坐在那儿等她了。 看见老夫人,离羽夕便挣扎着想要下来行礼。“羽夕既然受伤了,便不必行礼了。”老夫人乐呵呵地

道,看着离羽夕这模样,心里对她更加满意了。 虽然离羽夕受伤是公认的事情,可若是离羽夕就这么坐在那儿,一点表示都没有,老夫人是必定不会开心的。而离羽夕这一动作,正好表现了一个受伤少女还要向奶奶行礼的感人戏码,自然给离羽夕赚了不少同情分。 就连青玄看向她的眼神都多了几分柔软。离羽夕轻咳两声,道:“谢谢奶奶。” 老夫人越看离羽夕越觉得喜欢,笑的慈祥,对离羽夕招了招手:“好孩子,快过来吧。”青玄闻言,便推着离羽夕向老夫人而去。 等到离羽夕到了她的身边,老夫人才拍了拍她的手,笑眯眯地问道:“羽夕啊,你觉得夜王这个人怎么样啊?” “夜王?”离羽夕不明所以地反问了一句,道:“夜王殿下丰神俊朗,乃人中龙凤,自然是极好的。” “今日夜王殿下亲自来下了聘礼,说是要娶你,你意下如何?”虽然已经答应了夜王,可老夫人还是想探探她的口风。 离羽夕心中惊讶,这夜沉远办事速度也太快了吧?昨天才跟他说的,今天就下了聘礼?不过惊讶只是一瞬间的事,离羽夕很快反应过来,低头道:“孙女自然是愿意的,怕是高攀了夜王爷。” “没事。”听到她的回答,老夫人就笑的更慈祥了:“人夜王对你中意地很,你不必担心。” 呵呵,的确是中意的很呢。想到夜沉远,离羽夕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老夫人此时又注意到她苍白的脸色,道:“腿伤好些了没?” “多谢奶奶关怀,好多了。”离羽夕垂下眸子,十分恭敬地答道。老夫人看着她的目光也是有些心疼,这孩子,小小年纪便没了母亲,现在长大了,又有那么多的人想要刺杀她。将军府这个身份,带给她的,究竟是福是祸啊? 老夫人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她只知道,离羽夕,现在是她的孙女,是她最最喜爱的孙女。老夫人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道:“羽夕,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出幕后之人。” 仅凭老夫人的人脉与实力,恐怕还不能找出来。离羽夕心中如明镜,面上却是感激道:“多谢奶奶。” “你还和奶奶客气什么啊?”老夫人有些责怪地看了她一眼,又叹气道::“女大不中留啊,如今你也是准夜王妃了,你可一定要好好学习礼仪,可不能给夜王爷丢脸。” 离羽夕有些无语,自己都还没嫁出去呢,这就帮夜沉远说话了? 老夫人和离羽夕说了一会儿话,看她的脸色越来越差,也不好再多留,就放她回自己的院子了。回自己院子的时候,离羽夕有些玩味地想,看来夜沉远这聘礼比较丰厚啊,不然老夫人不会是这样的表现。 想想又自嘲地笑笑,这又关自己什么事呢? 时间如梭,光阴荏苒。很快又过了几天。这几天,没有任何人来打扰离羽夕养伤,何敏母女也因为怕被查出来,也没有任何动静。这几天,离羽夕也没有看到夜沉远,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离羽夕的伤也是好的十分的快,就这几天的时间,不仅可以自由地走路了,甚至那伤口都已经结痂了。 离小暖从外面走进来,道:“你倒是闲啊!” “怎么?我一个伤员,不闲着还能干什么?”离羽夕看都没看她一眼,闭着眼睛道。 “哼。”离小暖冷哼一声,没有说话。“怎么?这是谁惹到你了?”离羽夕看向她,神色间不免有些戏谑。 离小暖看向她,很是认真地问道:“羽夕,你真的不去查那幕后主使人吗?”离羽夕神色不明地看了她一眼,摇摇头道:“不了,有些人,只有让她安然渡过险境,她才会更加猖狂。” “嗯?”离小暖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后,才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诚然离小暖和离羽夕是同一类人,离羽夕没有多说什么,她却几乎能在一瞬间就明白她的意思了。 风在此刻扬起离羽夕的裙摆,轻轻地,带着柔软的醉意,停留在她的裙角,不愿离开,而这时的少女,美得犹如一幅画。 又过了几日,老夫人还是没有找到刺杀离羽夕的幕后人,这件事也渐渐过去了,被众人遗忘,也算不了了之了。 可是最近这京城里,又发生了一件大事,为人们所津津乐道。这件事,可以说是上至皇上太后,下至黎民百姓,都知道这件事。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