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五十五章:王爷下聘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85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5


“不知从何时起,你就已经吸引了我的目光。那么狠绝却又心怀善良的你,那么沧桑却又怀着纯真的你,那么痛苦却要独自坚强的你,那么脆弱却又强大的你,每个你,都让我念念不忘,都让我感到,你与其他女子是不同的。”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谁,也不知道喜欢一个人该做些什么。我只知道,看到你,我就忍不住去跟随,看到你受伤了,我会心疼,我应该去保护你。” 看到离羽夕怔愣的表情,夜沉远的唇角勾起一个极小的弧度,接着道:“但你也不需要因为我的喜欢而有什么负担,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你无需有任何的不适。” 而离羽夕已经因为夜沉远的这一番话,呆在了原地。她注意到,夜沉远的这一番话,自称都是我,没有再自称本王。 这表明什么呢?离羽夕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这表明,现在只是夜沉远喜欢离羽夕,而不是夜王夜沉远喜欢将军府的大小姐离羽夕。虽然不过是称谓改变了,可离羽夕知道,这对于她,是有多么的重要。 上一世,她迷恋莫北源。可即使与莫北源成亲了,他也从来没有在她面前自称过我,从来不是本皇子就是朕。莫北源这个人,从来就放不下身份和地位,而夜沉远,他能放下。 离羽夕不由开始正式认真对待夜沉远对自己的这份感情。原本她被莫北源伤透了心,对爱情也没有了期待,可是,夜沉远,他是一个意外,一个前世今生她都没有预料到的意外。 夜沉远,那么冰冷却又霸道地闯入她的世界,她的生活,甚至没有经过她的同意。现在,他却又不打算从她的世界中退出了。 见离羽夕久久没有答话,夜沉远的眼神又黯淡下来。自己早就知道结果的不是吗?上一次已经被拒绝过了不是吗? 本来这次夜沉远也没有期待离羽夕会给她什么回答,可心里还是忍不住失落,伤心,甚至他能感觉,心,微微的抽痛着。 这样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流转。夜沉远似是也不想有这样尴尬的气氛,便说道:“这些话,你听听就好,不要放在心上。” 而离羽夕这时却是抬起头来,认真地盯着他,道:“你娶我吧。” “什么?”夜沉远怕是自己听错了,难得心中十分惊讶,却是没有表现出来。“我说,夜沉远,你娶我吧。”离羽夕眸中染上笑意,大声说道。 “你说的可是真的?”夜沉远又问了一遍,怕离羽夕这不过是玩笑之话。“当然是真的,难道你不敢?”离羽夕认真地道,心中也有些好笑,这个夜沉远,自己不过一句话,就可以让他如此? “当然敢,你既然要本王娶你,本王就一定要娶。”这时的夜沉远又已经恢复了冷漠,他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之前的离羽夕还对他不冷不淡,虽然因为刺杀的这件事对他的态度稍微好了些,却也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喜欢他,更不可能因为他刚才的那一番话。 显然离羽夕此刻让他娶她,是有别的什么原因的。但夜沉远也不表现出来,只是看着离羽夕道:“你好好的养伤,本王既然已经答应你了,就会好好准备。” “本王今日就先回去了。”夜沉远说道。离羽夕笑着看他离去。其实这个决定也不是离羽夕突然想出来的,之前就有了,只不过不敢正视,直到今天才说出来。 虽然她已经不相信爱情这种虚无没有定准的东西了,可夜沉远,的确是一个托付终身的人选。 首先,夜沉远对她关怀备至,虽然口头上没说什么,可行动上已经表明了一切。其次,夜沉远其人,即使冷漠,可只要是他认定的东西就都不会改变,这一点,离羽夕已经从他的眼里真切地看到了。 摆明了说,离羽夕并不想让夜沉远这一番真心错付,与其让他远远地看着她,不如给他一个机会,说不定自己也会有哪一天会喜欢上夜沉远呢? 离羽夕不知道未来的事情会因为她的重生而发生怎样的变化,可她知道,从目前甚至长远来看,自己嫁给夜沉远是没有任何坏处的。甚至于,夜沉远会对她十分好,也有利于离羽夕看清自己那自己都不明白的心。 想到这里,离羽夕有些沉默,突然什么也不想做了,就这么着吧,好好养伤,好好振作起来。 夜沉远应该知道自己嫁给他不是因为喜欢吧?可是他还是毫不犹

豫地答应了,那么信任她,即使这样会让他自己不开心。 离羽夕心里有些郁闷,却也不想管这么多,便也就不去想这些事了。 翌日。“老夫人,老夫人!”青玄从外面飞奔进来,唤道。老夫人此时还在睡梦中,听到她的喊声不耐烦地翻了个身,没有理她。 青玄看到心里很是焦急,虽然她也不想打扰老夫人休息,可外面的人实在不是她一个小小奴婢可以招待的。 她只有走上前去,摇了摇老夫人的身子,唤道:“老夫人,醒醒啊!” 老夫人睁开浑浊的眼睛,像是很不耐烦地道:“青玄,有什么事啊?”青玄知道老夫人这是生气了,可她顾不得这么多,只得说道:“夜王殿下来了!” “什么?”老夫人坐起来,很是惊讶地道。夜王又来了?这夜王殿下怎么了,怎么整天往将军府跑啊? 用生平最快的速度梳洗完毕,老夫人还不忘教训一下青玄:“来了便来了,你这么慌张做什么?” “这……”青玄迟疑一会儿,才道:“夜王殿下这次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了许多人,手里还拿着许多东西。” 见老夫人看着自己,青玄说话都有些结巴:“奴婢……奴婢怕是有什么大事,故此这么慌张。” 老夫人听了这话,也觉得是有什么大事,也不敢怠慢,便抱怨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青玄却是默默地低着头不答话,刚才我告诉你你还生气了呢!不过这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在口上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 老夫人已经收拾好,一边走一边却还问青玄:“夜王爷现在到哪儿了?”老夫人问的快,青玄答的也快:“刚才奴婢已经让他在正厅等候了。” 老夫人淡淡应一声,没有说话,脚步却更加快了。到了正厅,只有夜沉远一人在了,其他人都已不见,那些东西却都被放在了正厅。 老夫人走近正厅,刚想行礼,夜沉远却已经看到了她,淡淡地说:“夜老夫人不必多礼,本王今日来,是有要事相商。” “哦?”老夫人已经知道夜沉远是有事情找她,却还是适时地表现出了疑惑。她在来的路上已经想了很久,却还是没有想出夜沉远到底想干什么。如今看了这些箱子,老夫人就更加疑惑了。 将军府与夜王府一般是不来往的,关系也并不密切。如今将军不在,老夫人更是不明白他有什么事情需要和自己这样的老妇人商量的。 “本王想求娶贵府的千金,离羽夕。”夜沉远看着老夫人,一字一句道,模样极为认真。 老夫人一听,吓了一跳。什么?求娶离羽夕?夜王爷不会是在开玩笑吧?老夫人看了一眼夜沉远,见他还是一脸冷淡的表情,看起来也不像是一个会撒谎的人。 可是老夫人还是忍不住问:“夜王殿下可是认真的?可羽夕她,还没有及笄啊。”夜沉远很是认真道:“本王自然是认真的,她没有及笄不要紧,本王可以等到她及笄再娶她。” 说罢,又接着道:“这次本王过来,不过是定亲。”老夫人听了他这话,还是忍不住惊讶。听夜王这话,像是对离羽夕很是上心,可是自己从未看过这两个人有过接触啊。 定亲的意思就是把离羽夕预订了,告诉别人这是我夜王夜沉远未来的妻子,谁也不能染指,也就是变相地宣告所有权。 老夫人心里惊讶,也没有表现出来。“请问夜王爷,这些都是……”老夫人看向地上的箱子,迟疑地问道。 “这些都是聘礼。”夜沉远面不改色地说道。站在老夫人旁边的青玄忍不住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里的箱子足足有十几箱之多,居然都是聘礼?夜王爷还真是大手笔啊。 老夫人有些傻愣愣地点了头。而夜沉远这时却是问道:“怎么样?夜老夫人对于本王的提议考虑的怎么样?” 老夫人心里对夜沉远满意的不得了,虽然夜沉远是冷了一点,可看他对离羽夕那么上心的样子,以后离羽夕嫁过去也不会受委屈。 况且人家堂堂王爷,亲自上门下聘礼,这份诚意足可以见了。离羽夕虽是将军府的嫡长女,夜沉远却也是堂堂的夜王,两人也算门当户对了。 “同意,我当然同意了。”老夫人笑着答道。这个时代,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需要离羽夕来过问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