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五十四章:再次表白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81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8


和离小暖调笑了一会儿,离羽夕就起来了。她本来就不是一个贪睡的人,平时这个时候自己也起来了。 现在这伤的确是很碍事,离羽夕走路都要人搀扶着才能走,不然就会像个瘸子一般。离小暖见状,全程搀扶着她,帮助她洗漱,并和她一起用了早膳。 两人用完早膳后,天已经大亮。陆陆续续地有人来探望离羽夕,何敏母女也来了。 “大小姐伤好些了吗?”何敏眼里闪动着光芒,像是很关心离羽夕的伤势。离羽夕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何敏被她这一眼看的有些发毛,却还是干笑着道:“既然没事就要好好休息,你放心,有老夫人,这幕后黑手一定会被绳之以法的。” 林婉芝不冷不热地笑了一声道:“夫人为何这么肯定呢?莫不是夫人知道什么?”何敏被她这话堵的一噎,又向林婉芝瞪了一眼,没有答话。 “你乱说什么!”离晓暇在一旁怒声道。“娘怎么可能会知道,姐姐被刺杀的时候,娘可是好好在将军府呆着呢。” 离羽夕轻咳几声,声音不辨喜怒:“究竟是不是,你们心里自有论断,无需在这里争。” 她这一句话,众人都沉默。这何敏才刚失势,离羽夕就被刺杀了,不是何敏又会是谁?再说了,离羽夕平时待人虽不和善,却也没有和什么人正经地结过仇。若说有,也只能是何敏母女了。 众人都将意味深长的目光投向何敏。何敏开始还能神色自若地关心离羽夕,可慢慢地,也感觉到有一丝不自在。 毕竟这件事是自己做的,可绝对不能在这些人面前表现出来。这样即使查出来也没有证据,见她如此坦然的模样也不好说什么。 何敏的算盘打的很好,但是现在她就快要露出破绽,她知道,这一屋子的人都等着看呢。这样想着,何敏的脸上挂上了端庄得体的笑容,却又微带着点歉意。 她对离羽夕说:“羽夕啊,你受到这么重的伤我也很伤心,我也很想留下来照看你。可是近日里我也感染了头痛,时不时便会发作,屋里还煎着药呢,我……” 何敏的话没有说完,却已经勾勒出一个舍己为人,慈善宽厚的好母亲形象。她适时地扶着额头,露出痛苦的表情,很是艰难道:“我必须要回去了。” 离羽夕看她这样子,垂下眸子,掩住里面的讽刺,淡淡道:“既然如此,我这儿也不需你做什么照顾,你也患病了,我就更没有理由留你了。你快些回去吧,要煎久了可就没有效果了。” 她一口一个你,竟连称谓也不喊,摆明了对何敏十分厌恶。何敏似乎也并不在意,听到离羽夕同意她了,眼里闪过一抹极快的喜意,然后象征性地嘱咐了一句,便带着离晓暇走了。 看着何敏母女的背影,离羽夕眼底的幽光更深邃了。而离婷在旁边愤愤不平地念叨:“都已经这样了,还这么假惺惺的,装给谁看啊?” 离羽夕不说话,若有所思。到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何敏母女做的了。但是,那帮黑衣人已经被夜沉远杀了,断不可能再找出什么线索了。估计老夫人查也查不出什么名堂来。 而众人在这儿不过呆了一会儿,离羽夕就有点受不了了。她本性喜静,如今受伤更是受不了如此嘈杂的环境。 她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有几分是装的也有几分是真心实意的。她看向在这屋子里或站或坐的众人,缓缓道:“你们能来看望我,我十分高兴和感激。可是现在我身体有些不适,实在不能再招待你们了,真的很抱歉。” 众人看她那样子并不像是作假的,便有些不忍心。林婉芝首先开口道:“大小姐身体不适,我们也别在这儿打扰她了。” 现在就属林婉芝在将军府的权力最大,她一发话,众人也没多说什么,纷纷和离羽夕说了一句,就离开了。 离小暖是第一个来的,也是最后一个走的。她靠近离羽夕,关心地嘱咐道:“你可要好好休息,下次来我要看到一个完美无缺的离羽夕,这样我们才能一起对付何敏母女,一起叱咤将军府!” 离羽夕没想到离小暖也能说出这样煽动人心的话语,不由失笑::“好了好了,我一定会好起来的。” 离小暖知道她身体不适,也没有多作停留,就离开了离羽夕的院子。 而此

时,老夫人正在迎接一位贵客。现在将军不在府上,所以一切迎接宾客的事情都由老夫人全权处理。 “夜王殿下,不知今日来有何贵干啊?”老夫人略带谦卑地问道,但也只是略带。将军府的地位本来比夜王府的地位也没有低,她这般,不过是出于对于皇家的尊敬罢了,虽然夜沉远并不是正宗的皇家人。 “夜老夫人不必太过紧张。本王不过是来看看夜大小姐而已。”夜沉远冷着一张脸,说的话却是十分的温和有礼。 被夜沉远说破,老夫人也不尴尬,只是道:“既然如此,那我叫离羽夕过来。” “青玄!”老夫人唤道。“不必了,夜大小姐既然已经受伤了,不如本王自己去看她吧。”夜沉远打断她即将发出去的命令,不等老夫人回答,就离开了这个小厅。 老夫人看着他的背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夜王,不是从来没有来过将军府吗?为什么会知道羽夕的院子在哪儿? 而已经没有人回答她的疑问。夜沉远轻车熟路地来到了离羽夕的小院,而离羽夕此时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给自己受伤的腿放松放松。 突然,自己面前的太阳被挡住了。离羽夕微眯眼,抬头看去。夜沉远此时正冷着一张脸,看着她,那眼神,是如此的寒冷。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离羽夕此刻恐怕已经粉身碎骨了。 “臣女参见夜王殿下。不过臣女身上有伤,也只能这样了,请夜王殿下恕罪。”离羽夕懒洋洋地收回目光,淡淡地道,语气倒是十分熟络。 注意到她的语气,夜沉远心里微暖,她这是,终于开始相信自己了吗?不过表面上还是冷冰冰地道:“不是说过不要你喊本王王爷吗?怎么又不记得了?” “这个嘛,毕竟君臣有别,况且臣女受伤,一时忘了也属正常事。”离羽夕愣了一会儿,就不在意地道。 夜沉远不再和她纠结这个问题,看着她的腿,眼神稍微柔和了一些:“腿伤好些了吗?” 看着他的眼神,听到他的问话,离羽夕也正经了起来,看向他的眼神满是认真:“好多了,昨天谢谢你救了我。” 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对自己的态度好像好了些,夜沉远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不过当眼神垂到她的腿上的时候,又冷若寒冰。 “怎么样?要不要本王帮你?”夜沉远问道。 咦?离羽夕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看到他的眼神,明白他的意思,知道他是想帮她找出这次刺杀的主使者。 不过,她的事情,她还是想自己解决。“不用。”离羽夕摇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经过了这次的事情,她与夜沉远的关系充其量也不过是朋友关系,又怎么可以让他帮这么多的忙。 听到离羽夕的回答,夜沉远并不意外。这本就是离羽夕的性格,虽然她会让人帮她,但是也会给人相应的报酬,也绝对不会依赖一个人,习惯一个人的帮助。 夜沉远想了想,又问道:“怎么?你看到本王不惊讶?”离羽夕瞥了他一眼,像在看一个白痴,她淡淡道:“你昨儿个救了我,再怎么样也得过来关心一下我这个伤员吧?” “对了,夜沉远,这伤口是你包扎的吗?”离羽夕想起来,指着腿上的那个伤口,问道。“这个,是我的丫鬟帮你包扎的。”夜沉远盯着那伤口看了一会儿,又想起昨天的事情,脸都有些红,却还是镇静地回道。 离羽夕瞟了他一眼,见他的耳尖都红了,知道他是在说谎,却也不拆穿。她心中有些玩味地想,没想到这冷面冰山夜沉远也会有脸红的一天啊。 夜沉远又看了一会儿,发现她的伤口还有些流血,不由问道:“要不要本王去夜王府拿些好点的伤药给你?” 离羽夕没有回答,却紧紧地盯着他,像是要看出一个名堂来。过了许久,夜沉远都被她看的有点发毛,离羽夕才认真地问道:“夜沉远,你为什么这么一次又一次地帮我?一次又一次地为我着想?” “别说我不是你的亲人了,就算是,你也未必对亲人有这么上心过。就连这一次,我濒临死亡之际,也是你救了我。你为什么,要救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呢?” 夜沉远看着她,眼中的光似要把人拉人深渊。他十分认真地答:“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愿意为你做这些事,这也是我身为喜欢你的人应该做的事。”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