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五十三章:老太太动怒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90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8


还是老夫人率先问道:“那她什么时候才能醒啊?”那大夫看了一眼离羽夕,沉吟了一会儿才道:“老夫观她的脉相,不久便能苏醒,老夫人不必担心。” 这样的话,让众人提着的心都放了下来,都松了一口气。“不过……”那大夫沉吟了一会儿,才道:“她这个伤,必须要好好调养,必不能受寒。” “好的好的。”老夫人满口答应下来。大夫又开了几个药方,接了老夫人给他的看诊钱,这才走了。 知道离羽夕马上就可以醒过来,这一屋子的人也都不那么担心了,等着离羽夕醒来。 而这时的老夫人却是看向离婷道:“今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离婷此刻也是有些内疚,不过她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只能这样说:“我和姐姐一起出去玩,玩到很晚的时候本来应该回来了,可是姐姐却说她还有点事情,让我先走。”离婷说完这些,有点发愣,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然后……然后我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如你们所看到的,我一个人回来了。” “而姐姐……”她的声音有点哽咽:“姐姐却这样回来了。” 听了她的话,老夫人沉默了很久,才道:“这大胆刺客,是欺负我们将军府无人吗?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会受到刺客的袭击,甚至追杀呢?” 林婉芝听了,十分冷静地道:“大小姐平日里根本没接触过这些此刻,更遑论与他们相识。依我看,这刺客,十有八九是有人买通的。”说到这儿,林婉芝若有似无地看了一眼何敏。 何敏被她这一眼看的浑身一颤,然后说道:“是啊,我也这么认为。” “大胆!”老夫人听到这儿,已经是怒不可遏,一掌拍在了桌子上:“连将军府的嫡女都可以任人欺凌了,他当我们将军府是什么!” 屋子里的人看到老夫人真的生气了,都不由抖了一抖,何敏也不例外。而老夫人的胸口上上下下地起伏着:“查!给我查!给我查出这个幕后主使者!” “是,我一定会好好查的,给大小姐一个交待!”林婉芝低头应下,十分恭敬。 等了许久,却还没见离羽夕醒来。一屋子的人都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回去睡觉了,这个房间里,只有少数的几个人,又多了几分寂静。 离羽夕睁开眼,看到房间这摆设,有些回不过神来。这是自己的房间,难道自己又重生了一回?这时脚上的痛清晰地传来,也让离羽夕的头脑清醒了不少。 不,不对。自己若是重生了怎还会有这伤,她看了一眼自己的腿想着。那么,自己是昏迷了吗?回忆了一下,离羽夕想道。 自己昏迷前的那个背影,是夜沉远没错吧。正当离羽夕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声音却突然响起来:“姐姐,你醒了!” 离羽夕定睛一看,却见离羽宸放大的俊秀的脸在自己面前,而那惊喜的表情却是分毫不差地印在了离羽夕心里。 而因为他这一声喊叫,在屋子里的人也都围在离羽夕身边。离羽夕看了看,离羽宸、离婷、离小暖。他们在她身边,突然让离羽夕感觉到了温暖。 离婷首先道:“羽夕,你可算醒了!”离羽夕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道:“嗯,我没事。”离婷却是因为她的这一句话,愣了许久,看了她一会儿,突然趴在她身上大哭了起来:“呜呜~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拉着你出去买东西,你可能就不会受伤了。” 离婷的声音很是自责,像是这一切都是她的错一般。离羽夕一愣,然后脸上带了无奈的笑意。看着自己眼前的离婷,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道:“傻丫头,这怎么能怪你呢?若是他们想来刺杀我,不是今天,也会是明天。只是今天你恰好带我出去了而已。” “是吗?”离婷因为她的话心情好了些,抬起已经哭成花猫的脸看向她。离羽夕微笑点头。 而其他两人听到离羽夕这话可就没这么好受了。两人的神色都是有些严谨。离羽宸关切地问道:“姐姐,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离羽夕感受了一下,才回道。“你今日可有看到那刺客长什么样吗?”离小暖严肃地问道。 提到这件事情,离羽夕的脸色更加不好了。她用一条腿努力地坐了起来,摇摇头道:“没有,那些人都穿着黑衣,也都蒙着面,看不到。”

看到离羽宸若有所思的表情,离羽夕淡淡地继续说道:“不过你们也别费这个心思去找他们了,因为他们全都死了。” “嗯。”离小暖好像对这件事情并不奇怪,道:“是夜王做的吧。”听她那笃定的话语,离羽夕很是惊讶:“你们怎么会知道?” “今天是他把你抱回来的。”离羽宸接过话头,颇有些咬牙切齿。听到这个消息,离羽夕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一个心情? 听到夜沉远抱了自己,自己不是应该反感,愤怒吗?可是很奇怪,这些情绪自己都没有。难道夜沉远,在她心中,真的已经与众不同了吗?离婷听到他们的谈话,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也知道他们想要找出幕后主使者,便安慰道:“没事,老夫人不是说,要彻查真凶吗?” 而房中几人,都没有因为她的话轻松多少,依旧一脸凝重的神情。 此刻的何敏母女二人正在院子里商量着什么。这时,一个丫鬟走进来道:“启禀大夫人,大小姐醒了。” 何敏掩饰不住的惊讶,却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摆摆手让丫鬟出去了。“娘,这可怎么办啊?离羽夕,竟然又醒过来了。”离晓暇在一旁焦急地问道。 何敏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自己这个女儿,还是这般的不争气,遇到什么事情就只知道问怎么办,一点也不会自己动脑想想办法。 她现在也是急的不行。本来以为离羽夕会这么一命呜呼,可谁知却被夜王给救了。什么天底下最厉害的杀手,白白浪费了自己一万两银子。何敏恨的牙痒痒。 没错,当时在那个昏暗的房间里,买杀手刺杀离羽夕的就是何敏。离羽夕醒了,还不知道夜沉远有没有从那些杀手中问出自己,若是问出了……后果不堪设想。 看今日老夫人那生气的模样,若是知道是自己买通的刺客,说不定,说不定会唆使将军休了自己!想到最坏的结果,何敏的心里真是苦啊。 而这时的离晓暇又不知死的开了口:“娘,你说若是让老夫人知道这件事,怎么办?”何敏正在气头上呢,听到她这句话想也不想便吼道:“怎么办怎么办,你就知道问怎么办!我这不也在想办法吗!你怎么不知道想办法啊!” 离晓暇被她这一吼,有些委屈,便不再说话了。何敏想,一定不能让老夫人发现这件事,若是让她发现了,指不定就真的让将军把自己休了呢。若是没了将军府这棵大树,自己……何敏不敢再想下去。 虽然那个人已经说了不会透露自己的信息,可连刺杀这件事情都办砸了,还有什么理由可以相信他们呢? 何敏想着,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想想自己当初决定买刺客杀离羽夕的事情,终究是太冲动了一些。自己才刚失势,离羽夕就被刺杀了,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想到她身上来,更别说老夫人这个当事人了。 “娘,你说这离羽夕是不是有点邪门,好像一碰到她,便没好事发生。”离晓暇在一旁弱弱的道。 邪门?何敏想了一会儿,是了,邪门。离羽夕不知从何时开始,竟已变得如此陌生了。以前的离羽夕,善良还带着点软弱,纯真中还带着点愚蠢。可是现在,完全看不到那个离羽夕的影子了。 何敏又想到刺杀的事情,看了看外面圆圆的月亮,终是无言。 翌日。离小暖一早便来到了离羽夕的院子。看着睡在床上却已经睁开眼睛的离羽夕,笑道:“客人都起床了,主人还不起床吗?” 离羽夕在离小暖的搀扶下坐起来,白了她一眼,不满道:“你这算哪门子的客人?哪有知道主人受伤了还让主人这么早起来,还让主人来招待你。” “好了好了。”离小暖似是受不了她的话,打断道:“昨天人多我不好问,毕竟我们的关系不能表现的太亲密。你这伤,真的没事?” “没事。”离羽夕不在意地笑笑。看到她这样,离小暖才放心下来,不过还是嘱咐道:“大夫嘱咐过了,让你千万不能受寒,知道了吗?” “知道知道。”离羽夕依旧不在意地笑笑。“你到底听进去了没有?”离小暖见她这样,不由怒道。 “离小暖,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婆婆妈妈?”离羽夕斜着眼看她,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这个,我不过是关心你,你还不识好人心。”离小暖脸有些红,不过还是十分强硬道。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