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吵闹与和好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07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夜色凉如水。 夜沉远却没有回寝宫,他趁着月色,在亭台出孤独的饮酒。酒被灌入,喉咙是大片大片的辛辣,心里更加的孤单愁苦。很快夜沉远就喝完了一壶,他抬头看着那轮明月,离羽夕,我好想你,可是我怎么有脸去找你。那一次事件之后,他已经做出了承诺,他不能让那次的事情再上演。夜沉远又重新拿了一壶,豪放的喝了起来,千杯不醉似的。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离羽夕正和他看着同一个月亮,同是在饮酒。 离羽夕感觉这酒好喝极了,丝毫没有借酒消愁愁更愁的感觉。玉手轻挑起酒壶,双手在古箫上拨动着,声音宛然动听,有节奏,宛如天籁之音,过了许久,箫音尤在回荡在这天地间,她的琴声代表着着她,渐渐的,琴声没了。 离羽夕孤单地坐在那里,手中拿着他以前给她的东西,再旁边是绝美的仿真画像。她有了醉意,撇了一笑画露出了微笑,仿佛什么事都已与她无关,仿佛只有杯中美酒,才能醉解美人。 深秋之夜,淡淡的月光洒在苍茫的大地上,一片寂静,只有秋风扫落叶的沙沙声,还有那画被吹来吹去的折纸声。 那画有好大一落,不过离羽夕入了眼的,也就只有那几张罢了。只见那画画的和真的一样,仿佛那女子就在眼前。 浅色罗裙缭姿镶银丝边际,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着了一件紫罗兰色彩绘芙蓉拖尾拽地对襟收腰振袖的长裙。微含着笑意,青春而懵懂的一双灵珠,泛着珠玉般的光滑,眼神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伸手点着小巧的鼻子,一双柔荑纤长白皙,袖口处绣着的淡雅的兰花更是衬出如削葱的十指,粉嫩的嘴唇泛着晶莹的颜色,轻弯出很好看的弧度。如玉的耳垂上带着淡蓝的缨络坠,缨络轻盈,随着一点风都能慢慢舞动。这是压在上面的一张,细节分明。 第二幅画像上的人更加美丽。 一袭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外罩品月缎绣玉兰飞蝶氅衣,内衬淡粉色锦缎裹胸,袖口绣着精致的金纹蝴蝶,胸前衣襟上钩出几丝蕾丝花边,裙摆一层淡薄如清雾笼泻绢纱,腰系一条金腰带,贵气而显得身段窈窕,气若幽兰,颈前静静躺着一只金丝通灵宝玉,平添了一份淡雅之气 ,耳旁坠着一对银蝴蝶耳坠,用一支银簪挽住乌黑的秀发,盘成精致的柳叶簪,再掐一朵玉兰别上,显得清新美丽典雅至极。黛眉轻点,樱桃唇瓣不染而赤,浑身散发着股兰草幽甜的香气,清秀而不失丝丝妩媚。散发着贵族的气息,美的不食人间烟火,美的到了及至。宛如步入凡尘的仙子,挥动着手中的玉面罗扇,优雅而有气质。还有的画穿着一件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用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外披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一举一动皆引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腰间系着一块翡翠玉佩,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气。手上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一头长的出奇的头发用紫色和白色相间的丝带绾出了一个略有些繁杂的发式,确实没有辜负这头漂亮的出奇的头发,头发上抹了些玫瑰的香精,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香味,发髫上插着一跟翡翠制成的玉簪子,别出心裁的做成了带叶青竹的模样,真让人以为她带了枝青竹在头上,额前薄而长的刘海整齐严谨。用碳黑色描上了柳叶眉,更衬出皮肤白皙细腻,妩媚迷人的丹凤眼在眼波流转之间光华显尽,施以粉色的胭脂让皮肤显得 白里透红,唇上单单的抹上浅红色的唇红,整张脸显得特别漂亮。 也确实是漂亮,光是看画,就让她心动了。她知道夜沉远不是注重外表的人,这次选举秀女的范围扩大了一倍,各国都有可能将公主郡主嫁过来,不知道以后这后宫会是哪种风情,她又会不会和谁争宠,会不会,失去了夜沉远的爱。事已至此,早已没有退路。 离羽夕又闷了一口酒,只欠最后一步,也是最难的一步,她决心和夜沉远好好谈谈。这个夜晚,有心事的人在饮酒,他们共赏一轮明月

,他们思念着彼此,他们心里都装有彼此。 夜沉远一早睁眼看见眼前的人,还以为自己没有酒醒,他眨了几下眼,确定了眼前的正是那个,他思念好几个日夜的人——离羽夕。 她着了一身深兰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对镜梳洗。脸上薄施粉黛,一身浅蓝色挑丝双窠云雁的宫装,头上斜簪一朵新摘的白梅,除此之外只挽一支碧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她动一下,那流苏就晃一下,夜沉远下意识的抬手去摸她的脸,离羽夕微笑着躲开了。 夜沉远收回手,脸上的柔情少了大半。 “皇上,臣妾有事情要和你谈。” “不用了,有关纳妃的事情我是不会同意的,不管你怎么样,离羽夕,朕的后宫只能有一个皇后,就是你。” 夜沉远说这样的话,着实让离羽夕心中一紧,但她仍要不为所动,因为她不止要为自己,我要为天下千千万的百姓。 夜沉远最不喜的就是离羽夕这样说话,清冷的语气,这不是他认识的离羽夕:“是,你当然可以这样,夜沉远,我承认我很感动。你说我是你的妻,可是我做不了你的妻,因为你注定,身边要走很多女人。夜沉远,别在逃避现实了,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那样一个不理智的你。” 离羽夕看着他愈发黯淡的眸子,知道他听不进去这些话,知道这次她白来了。 夜沉远没有说话,她也没有。过了好久,离羽夕在沉默之中离开,转身,就是一滴泪落下。他们曾经说要爱彼此一生一世,难道这一生就是如此漫长? 猜不透,离羽夕也没了精力去猜。好在轩辕月灵的及时回宫,让离羽夕没有陷入抑郁之中。了解了事情的梗概,轩辕月灵也一时无言,有什么比把自己心爱的人推到别人的怀抱更难过呢,现在她和离羽宸有情人终眷侣。 而此时,书房没,离羽宸也开导着夜沉远。夜沉远看着那张相似的面孔,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回复正常。 “不知道皇上可晓得,姐姐为什么要帮您选妃。 “……” “那么皇上可知晓,不选妃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 “皇上,你以为,发生那件事,我姐姐就不怕吗?她是比任何人都怕离开你的。可是身为皇后,你告诉我,她能如何。大臣们联名上报,她只能接受。如果不然,不仅会给她带来很大影响,对您也是不利的。我姐姐着肚子没动静,就算是有了……皇上,您为姐姐着想一下吧。” 夜沉远不变的神色终于有了变化。他的脑中全是离羽夕的脸,那天早上,她说:夜沉远,你不要再逃避现实了。他说:我不喜欢这样的夜沉远。这样的夜沉远 确实太混蛋了一些,竟然被懵逼了双眼,看不见离羽夕对他的好,还好还好,他发现的很及时。 离羽宸看他这样子心里暗喜,看姐姐还说不说自己了,他看着夜沉远,很有成就感的笑了。夜沉远一旦想开,省去了很多麻烦呢,效率也变得极高,第二日就是快马加鞭的消息,不出三日,这个皇宫将热闹起来。 宫外,露出云层的群山似岛屿般一簇簇一抹抹的悬浮着。 周围的大山像一幅五颜六色的花布。 山浪峰涛,层层叠叠。 大山黑苍苍没边没沿,刀削斧砍般的崖头顶天立地。 起伏的黄土山头,真像一片大洪水的波涛。 龙山头像一座大墓似的耸立在夜色中。 峡江两岸的山直起直落,高得让人头晕。 幽幽的深谷显的骇人的清静和阴冷。 离羽宸来告诉离羽夕这个好消息,离羽夕是说不出的欣慰。轩辕月灵故意打趣道:“姐姐,那你是不是得好好赏赐我一下。” “你想干什么?” “我想啊……”轩辕月灵侧头去看离羽宸,发现他的脸一下子红了,红到耳朵边。轩辕月灵傻傻的笑了,那笑里包含的情感,经过时间的推移,只曾不减。他们俩折射出的,让离羽夕想到了和夜沉远在一起的时候。爱需要互相包容,如果对方是夜沉远的话,那么她不会介意。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