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情感追逐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37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轩辕夜凌走了有些日子了,这些日子以来,离羽夕都来找轩辕月灵谈心,玩耍。但是无论轩辕月灵笑的多么灿烂,也瞒不住离羽夕这双能看透人心的眼睛。 虽说两兄妹时常打闹拌嘴,吵架,争宠。心里谁也不让着谁,轩辕一国向来是男女平等,女子也有机会争夺做君王的机会,她看着几个哥哥挣来夺去。可是轩辕夜凌,确实待她极好。自从轩辕夜凌走后,轩辕月灵沉默了许多。 她也尝尝提起离羽宸,不过自从国庆过后,离羽宸只进了一次宫。离羽夕带轩辕月灵去找他,他也只淡淡的笑了笑,至于两人谈些什么,离羽夕就不知道了。 轩辕月灵看着窗外坠落的树叶出神。那一日叶子也是像现在一样落下来,姐姐将她带到了离羽宸面前。久未见到他,轩辕月灵心里有慌乱也有激动。那一天离羽宸穿一件深紫色的长衣,腰上搂着白玉吊坠。他站在树下,时序已入冬,树叶一片一片的从树上落下,轩辕月灵脑中闪过一个个画面,仿佛当日之景就在面前。 有树叶落在他的肩头,轩辕月灵想替他拂去这落叶,少年却后退了一步,轩辕月灵的手悬在空中,那叶子打了个璇继而落在了地上。这时候风停了,少年扬起的衣角也渐渐落下来,柔和的紫色让人心中平静安宁。轩辕月灵尴尬的笑了笑,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他们互相寒暄着,又或者一路上都在寒暄,轩辕月灵提出要去走走,离羽夕没有拒绝,陪她逛着皇宫。轩辕月灵真是找了各种各样的话题:“今天天气还不错?” “嗯。” “你国庆怎么没有来参加宴会?” “有事。” “离羽宸,你很不想陪本公主吗?” “微臣不敢。” “离羽宸?!”轩辕月灵抬高了音调:“你不要看起来真的不开心,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嗯,是微臣的错。” 唉,真是个呆子。轩辕月灵撅着嘴,她确实对离羽宸这敷衍的态度有些不满,可是没办法。离羽夕告诉她,爱一个人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离羽宸,那我只好先操劳一阵子了。 后来的谈话,离羽宸仍旧是“嗯,是,啊,哦。”的回答着。 “离羽宸,本公主漂亮吗?” “嗯。” “皇后娘娘漂亮吗?” “嗯。” “……?” “嗯。” “……?” “嗯。” “离羽宸,你喜欢我吗?” “……” 轩辕月灵在问这句话之前,心里已经做好了哈哈大笑的准备,这个呆子,一定不会反应过来的。可是这一次,轩辕月灵什么也没听见,耳边没有离羽宸的声音。轩辕月灵的心兀的一痛。 没关系的,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可在扭过头想对他露出甜美的毫不在意的笑的时候,轩辕月灵却面无表情,她感觉自己的眼眶都有点红了。 有风吹过来,带着凉意。轩辕月灵只穿了一件青绿色的袖水薄衣,被风一吹,更显的单薄。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离羽宸看着这个女子,低沉的叹了一口气。他动手解下自己的披风。说实话,离羽宸是的对轩辕月灵没什么意思。虽然他不否认,这个公主活泼来浪,长相绝美称得上是倾城美人,无论是谁,欣赏她的大有人在。但是当下,他还是要当一个男人该有的义务。 尚且不说他是离家的肚子,离衡轩从小便教育他带人处事之道,行为修养都要在他人之上。懂得谦让,尊敬老人爱护弱小以国家利益为主。 是这个道理,离羽宸的脑中这样想。她照顾轩辕月灵,第一这是他作为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第二,轩辕月灵是邻国公主,于公于私,这衣服他都不能穿。 轩辕月灵感觉自己要打喷嚏,可就在喷嚏打出来的前一秒,她感觉肩头一重。然后是暖意,淡淡的清香。轩辕月灵知道,这是爱情的味道。可是离羽宸好像一点不这么想。 直到现在,轩辕月灵还记得离羽宸那番话:“轩辕公主,你不要误会,如果是任何一个人,都会把衣服脱下来给女子穿,我不知道你们那里是否有这样的男子,但我希望你知道,在天朝,我们男子都要遵循礼仪……我,听闻,你与家姐走的很近,我也听闻有联姻的传言。但对我来说,顺应自己的心意才是最重要的,如果真有

那么一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轩辕月灵真是觉得,从来没有听过哪个人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时像他这般,冷漠,坚定,决绝。那是多么厌倦一个人,才该说的话。 轩辕月灵虽爱慕他,但并不代表她能放下尊严,这样的侮辱,是她不可能接受的。轩辕月灵一把拿下离羽宸的衣服,甩在他身上。 “离将军多虑了,本公主只不过太过无聊。” 静静的,离羽宸没有回话。两人一路无言,一前一后的走着,轩辕月灵这时候脚步已经很沉了,她觉得身上有千金重的东西,压的她喘不过来气。她钝住脚步,扭头去看离羽宸,离羽宸将脸别过去,拒绝与她对视。 轩辕月灵的火气又上来,不肯理他,回了宫里发了一通脾气。那一日她觉得,她和离羽宸之间彻底完了,不,是本来就没有什么。 看着那张与离羽宸极为,那天的场景又出现了。轩辕月灵很是伤心。 “姐姐,有时候觉得,做这些事情到底有没有意义。我根本就啊了解,离羽宸,不知道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不想要经营一段感情,我想要嫁给他,可是我怕。” 是索性轩辕月灵趴在离羽夕肩膀上哭了起来。 离羽夕静静听着。又是只问了一个问题,“你爱他吗?”离羽夕不愧是离羽夕,总能直击问题的要害。只见轩辕月灵从她肩头起来,咬了咬嘴唇毫不犹豫的点头。 离羽夕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活过来之后。她对所有事情都有新的想法。你拼命追逐的,是为执念,你所执念的,向来是只看结果不看过程。有的有拼尽全力得到,尽管你遍体鳞伤,也不畏向前。 离羽夕对轩辕月灵道:“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只要你心里有正确的答案,姐姐就一定帮你,时间会抵过所有,只要你想。” 离羽夕的眼里是坚定的光,映射在轩辕月灵脸上,她眼里便也出现出坚定的光。 为了让离羽宸接受轩辕月灵,离羽夕决定使出自己的权利撮合二人,所以,她缠了夜沉远一个晚上,终于换来她回将军府的机会,带着轩辕月灵。 离羽夕亲吻着夜沉远,“过两日就回来了。” “嗯。”夜沉远低沉的声音还是有些不悦,他给了轩辕月灵一个警告的眼神,换来后者的冷漠。 皇上的脸更黑了,不过那也不能阻挡离羽夕离开。 公主和皇后的到来,让整个将军府蓬荜生辉。可离羽宸却有种不好的预感,看着轩辕月灵那笑意盎然的脸,再看着自家阿玛满意的点头,还有自己的姐姐们…… 离羽宸没吃几口饭就请求退下,轩辕月灵抖了抖手,被离衡轩看在眼里,咳了一声制止了离羽宸。离羽宸只好坐下来,继续吃着。轩辕月灵的神色缓和了一些,看来这会是个好公公,她对离衡轩点了点头,透出小女人该有的娇羞。 离羽夕这次来就是要把两人凑到一起,可自己不能长时间呆在将军府陪她,离羽夕这次下了狠手,不成功便成仁。 离衡轩微笑着:“不知这次公主来天朝有没有到这宫外逛过,如果没有的话,不妨明日和小儿一起去参观参观。” “是啊,月灵,你这日日呆在宫里,趁着这次机会,好好看看。” 轩辕月灵点点头,看着离羽夕,笑意更浓:“那就多谢大将军了。” 离衡轩哈哈笑了两声,又变成一副严肃的样子看着离羽宸。离羽宸被他盯的发毛,父命不可为,只是,轩辕公主,你又何必呢? 离羽宸心里叫了声苦。到了夜晚,心中的苦楚更甚。离羽宸的房间四面环山,(花园里的假山)离羽宸认为根本不可能再有一栋房子在这里,可是他睁大了眼睛。是的,在他的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栋房子。 离羽夕握着轩辕月灵的手笑得灿烂,:“这几日、你就住在这里吧,羽宸没事的话会陪你去逛的,过几日姐姐就回宫了,你也可以晚一点回来。”离羽夕的暗示已经很明显了,离羽宸在一旁黑着脸,但他也毫无办法。 看来注定是逃不过轩辕月灵。 离羽夕大大方方的在将军府住了下来,夜色微凉,男子坐在窗边吹箫,箫声悠扬可听不出什么意思,但女子的心里暖暖的,女子将头侧于床边,想要离这箫声更近一点。这时候男子只要一低头,就能看见女子眸子中藏不住的爱意,欣赏。这漫漫长夜,有的人注定不会孤独。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