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未完成的棋局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37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还有人会给漠北源事物?他们是认识?夜沉远低文出声:“在这宫里有你认识的人?” “……皇上是在说你自己吗?” “漠北源,你一个将死之人,凭什么用这种语气对本王说话。” 夜沉远这话只换来漠北源的冷笑,“夜沉远,你说的对,在这宫里是有我熟识的人,但是,我不会告诉你,我一个将死之人,自是天不怕地不怕。” “很好,不旺你我,对手一场。”夜沉远转身离去,同样将饭盒至与她面前。漠北源望着那饭盒,嘴角勾起笑意,夜沉远,轩辕夜凌,怕是你不陌生吧。 没有人知道这晚夜沉远去了牢房,所有人都认同的是,刺客并没有成功刺杀皇上,皇上是真命天子,可是这下面暗藏的玄机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了。 在盛大非凡的国庆结束后,宫内的一切都恢复了原先的模样,看似平静无澜,实则所有的人都各怀鬼胎,都想利用自己可以利用的一切将自己的放在更高的位置。 经历了漠北源这件事轩辕夜凌已决定返程回国,毕竟轩辕夜凌内心也清楚,这不是自己的领土,呆的时间越长,自己就更容易身陷险境,况且那个人,难得知己。 所以他决定在回国前的一天找莫北源,最后的叙上一叙,也算是礼节上说得过去。 这一晚轩辕夜凌侧身躺在床榻上,辗转反侧,忽然他起身向门外走去,缓缓打开门,随意的走在门前的小道上。 秋季的夜晚,微风透过薄衫钻入轩辕夜凌的背后,身旁偶尔有微风吹过带动着些许落叶发出沙沙的响声,棕红色的墙壁在月光的照亮下也显得格外凄凉,也许这就是游子离开家乡,见异思迁的情怀吧。 走着走着轩辕夜凌有些乏了,就转身想要朝着自己的房屋走去,脑子里不知在想写什么,也许是以前,也许是以后,也许什么都没有,他走的很难很难,好似时间流逝的脚步都比他的步伐跨的更大一些,走到转弯处时,看到远处有背影晃动,还有些许的脚步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 在宫里住着,他干什么都要小心些,可那人步伏很轻,不像是普通的禁卫军,难道?轩辕夜凌迎上去才发现,果然是莫北源!他大惊,漠北源的实力果然不容小觑,竟然能够在受伤的情况下通过严严把守逃出来,可那又如何呢? 轩辕夜凌似是想到了什么,立马拉住漠北源:“快回去,明天夜沉远定要去看你,你身负重伤,也跑不了多远的,我送你回去。” 漠北源还来不及问为什么,就被轩辕夜凌拽着回了牢房。轩辕夜凌让他打扮成跟班,拿着饭盒进来探望,侍卫一看是贵宾,赶紧开门,漠北源松了一口气。 “大恩不言谢。” “漠北源,我们是一路人,无须多礼。”轩辕夜凌想到那一天,他遇见漠北源,明明之中这都是上天给定的缘分。他,漠北源,夜沉远注定是敌,也是友。 这也就是为什么,夜沉远去探望漠北源时,看见他那里有一个饭盒的原因了。而后的一个晚上,漠北源再次寻来,轩辕夜凌知道是他,这次什么也没说。 两位可称天下奇才的美男子并肩走在不宽阔的羊肠小道间,后面跟随着两三个自己带过来的侍卫,还好现在是夜晚,轩辕夜凌住的地方没有太多闲杂人等来回走动,如果让那些人看到,以漠北源这个身份出现在这里实为不妥。 “你说当月亮暗淡的时候,它是不是就如同人一样,不开心了,想找一个自己的保护圈将自己包围起来。”莫北源突然驻足,抬头望着天上快要满月的月亮,对着轩辕夜凌突然的说着。 轩辕夜凌没有回答莫北源的话,因为他感觉现在的这种感觉就是他想要的安宁,可是他这身边人却不容他再多享受一分。 “我想是这样的,但也不完全是这样的……”轩辕夜凌说到这里也抬头望着天上皎洁的月亮继续说:“它也许是想要重回自己的家庭,和星辰作伴,在太阳出来的时候和它们在一起享受虽然自己暗淡无光却充实的生活,有时夜晚的天空有了保护的屏障就想要躲避,放弃了自己发光的机会,而这时它最快乐,最开心。” 莫北源点了点头,意似是赞同了轩辕夜凌的说法,没说话想远处走去。 这二人从天南聊

到地北,从日月星辰聊到油盐酱醋,不知过了多久,身旁的人提醒轩辕夜凌漠北源再不走就有危险了,这二人才明白过来。漠北源大手一挥,道:“我不准备走了,横竖都是一死。” 轩辕夜凌诧异的看着他:“这样也好总比你,带着恨,活下去的要好。” 一席简单的谈话,一个将要分开的盟友。轩辕夜凌不是不为漠北源惋惜,这样一个心思缜密的人,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还偏偏要与夜沉远为敌。 罢了,反正,他也要离开了。可在这之前,轩辕夜凌却收到夜沉远的邀请。 两人约定在明天两人要下一天的棋,也算是和轩辕夜凌最后一次在这个时光和真正能称得上是知己的人相处。 第二日轩辕夜凌的随从早早地就收拾好了轩辕夜凌的行李,而轩辕夜凌穿一身惨绿罗衣,头发以竹簪束起,身上一股不同于兰麝的木头的香味。天边晨光熹微,淡天琉璃。惨绿少年的脸如桃杏,姿态闲雅,尚余孤瘦雪霜姿,他瞳仁灵动,似水晶般一样的吸引人。 收到了夜沉远的邀请,轩辕夜凌来到后花园的亭中,发现夜沉远已经在等待着他,轩辕夜凌迈大了步伐走向前去,但脸上还是那么的处事不惊。 下人摆好了棋盘便被夜沉远打发走了,这时只有他们二人对坐在棋盘两侧,两人没多说话,轩辕夜凌手持白子,先手夜沉远则手持黑子。那一日未下完的棋子,今日来下。 二人身旁不是有树叶落下,暗红的枫叶随着风姑娘的手,慢慢的从空中滑落,不带走一丝声响;菊花的香气时不时的扑上二人的脸颊,偶尔有鸟儿在树枝上吟唱,好像都在为二人第一盘棋着急。太阳慢慢的向着高处爬去。 随着轩辕夜凌的最后一粒白子落盘,第一局的棋也就落下了帷幕,很显然轩辕夜凌胜。 “看不出原来你的棋艺比我更胜一筹啊。”夜沉远半调侃半夸奖的对着轩辕夜凌说着。 “是你让着我才对,我的棋艺怎么可以与你相媲美?” “哈哈哈哈…来来来,再来一盘,这次呀,我要走先手!” 很快第二局棋局开始了……不知过了多久,太阳已经跑到西边,棋局上一共来来回回下了六盘,两人各赢了三局。怕是都累了,轩辕夜凌提出不下的时候夜沉远很快答应了。两人坐着又品了会茶,因为下棋中午也就没有用膳,也有些饿了。了了的用过膳后,夜沉远见轩辕夜凌有话想说就对轩辕夜凌说:“我看你有话要讲?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看来你还是知道我在想什么啊,当下的局势是你我都无法控制的,而我家小妹要假如贵国,我想我的言外之意你应该也明白…”轩辕夜凌半遮掩的说着。 “是想要避免战争吗?我明白,战争现在损人不利己,搞不好还会使时局动荡不安,天下百姓苍生民不聊生。” “我正是此意,往小的说,你我两国打仗必然是赢得一方得到利益,但是现在你我二国的实力现在不分上下,真的开仗后僵持多久暂且不说,损伤的士兵和粮食,这可就不是我们所能够去控制了;这往大了说你我二国开战是为了土地,但是国内的天下苍生却因为我们的争斗都失去了安定的生活,用他们的生活来换取我们的利益,这种事实在是有违天理,何况周围还有那么多的国家在眼睁睁的盯着你我二国这两块肥肉,到时候开战,获利的定是他们,他们只需要坐收渔利罢了。” 夜沉远听完轩辕夜凌的话,沉思了片刻,说道:“你说的我确实赞同,二国共同获利,造福天下苍生,何乐而不为呢?” “那你是同意不打仗了?” “是的,句子一言驷马难追,十年不站这可是我们君子间的约定。”夜沉远欣然的答应了轩辕夜凌的提议,二人又兴致勃勃畅谈了片刻,轩辕夜凌便起身离开了,夜沉远的院子,因为在黄昏时刻,轩辕夜凌就要动身回国,因为他迫不及待的想把休战的消息通报给他的父皇。 轩辕夜凌从夜沉远的院子返回自己的房屋是必然会经过离羽夕的门前,现在下午十分,太阳高高挂起,衬托着离羽夕的房屋散发着轩辕夜凌好似无法触碰到的光芒,驻足看了片刻,轩辕夜凌想要叩开房门,却想到离羽夕好似并不是多么的喜欢他,就转身想要离开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