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莫北源出现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564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两人对弈,离羽夕观察着,轩辕夜凌明显是下了狠手颇显大胆,他棋风泼辣,刚开局便全线出击,奋勇前进,有‘气吞山河如虎’之势;而夜沉远则是以处处防守为,他重于防守,步步为营,举棋不定,唯恐一招治败,便坚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离羽夕看这棋局看的头疼,按理说,这棋局一开,工于心计的高手,第一局会故意输给别人,增其傲气,灭其防备之心,而暗探对手套路,以某对策。且言‘君子让头局’,可谓名利双收。之后,避人之长,攻其所短,处处设陷阱,请君入瓮,直杀得对手连盘皆输为止。高傲自大者,往往瞧不起对手,摆出盛气凌人之势,对手也常常被‘镇’住了。但是此时离羽夕看夜沉远与轩辕夜凌的样式,一攻一挡是真,但是只是一个棋子之差而且看着两人面无表情的脸,用那种手段,恐怕都是他们所不屑的吧。 以前和夜沉远下棋的时候,总是连第一局都撑不过,不过现在看他和轩辕夜凌下的如此认真,果真是,值得称为对手的人,可她见夜沉远又那么吃力,心里有些心疼,就起身去准备茶水和糕点。 离羽夕不知道,她的离开,是夜沉觉得自己一生中最幸运的时候。爱一个人是什么?是护她周全,很完美,离羽夕的离开,让夜沉远的心里少了牵绊,更能放出手。 事情就发生在一瞬间。 俗话说的好棋逢对手是一件快事,夜沉远和轩辕夜凌连下三局,次次平局,仍不分胜负,两人都不免有点心烦意乱,偶尔被对方抓住了机会,穷追不舍,确认败局已定,胜利无望,忽然眼前一亮,柳暗花明,回马一枪,却又被牵制,轩辕夜凌看向夜沉远,脸上是意味深长的笑,突然,他的眸子兀的睁大。 他一个掌风将夜沉远扇到一边,大声喊出:“小心!”二字,夜沉远只觉得背后有剑气,躲了轩辕夜凌的掌风,瞬间回过头,他看见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黑布遮面,脸上仅露出一双似漆的眼睛,闪烁出狡诈的锋芒,却又转瞬即逝,摸不到一丝踪迹。眉宇间有一种不可反抗的压抑,墨色长袍掩不住清瘦。夜沉远先是大概扫了一下周围,并没有看见离羽夕的身影,看来是没有回来,他松了一口气,然后大脑飞速运转,这人好熟悉?看他轻盈的身姿应该是从高墙上一跃而下,隐藏在了树后面,等到他和轩辕夜凌下的入迷时,在一举进攻让刺杀的成功的机会变得更高。如果不是轩辕夜凌那一掌,夜沉远眯着眼看着他的剑,剑上涂抹了剧毒。他看向轩辕夜凌,两人点点头,一齐上前出手。 夜沉远的武功本就不凡,轩辕夜凌也不甘上下,两人一同冲了过去,之间同时从腰间拔出随身携带的刀柄,夜沉远意味深长的看了轩辕夜凌一眼,轩辕夜凌笑着看他,两人眼里在传达着信息。 “轩辕王子,你可知道进宫带刀剑是大不敬之罪,可以砍头的。” “臣不知,臣只知道,刀剑防身,人人必备。” 呵,果然,不愧是轩辕夜凌,两人再次对视一笑这一次两人已经来到那黑衣人面前。夜沉远先发制人,伴随着黑衣人愈发后退的脚步,自身杀气颇浓,带着凛冽寒气逼向那人他心里已经知道,这人的身份了。寒气与浓雾相摩化为白光。黑衣人只是向其右侧轻闪,以剑挡刀,将对方之力弹空,夺其声势。夜沉远一边防守一边进攻,听轩辕夜凌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长虹剑法,以舞为技,轻柔应对,剑声为曲,只守不攻,若想取胜,非借助对方声势以攻之。”原来如此,夜沉远心中算好了机会,尽力一试,果然,那人手里的剑险些脱手。 夜沉远稳住心神,知其只用巧劲,故手中卧灵刀千转百回,静止的空气被刀劲所迫,化为厉风吹向黑衣人。说时迟那时快,轩辕夜凌抓紧时机出手,那黑衣人似乎是没想到,怔了一下,就是这个时机!夜沉远甩出一掌正好打在他的身上,黑衣人动武过久,此时对上两个人心浮气躁,面色苍白,气息紊乱,如今挨了这一章,躺在地上起不来。 轩辕夜凌皱着眉头站在一边,夜沉远也收了剑。这个时候禁卫军全数赶来,夜沉远示意他们不要动,让他们围城一个圈,拦住想要过来的离羽夕。他给了离羽夕一个我很好的眼神示意她安心,离羽夕的目光仍一动不动锁在他身上。 她刚才在准备糕点,回来的时候遇见了几个官僚家的子女,因为以前她们经常在一起玩耍,所以离羽夕便畅聊了一会儿,那个时候,正是刺客来刺杀之时。 离羽夕不急的自己听到有刺客这个消失时是什么样子的,她只知道,那一瞬间撕心裂肺的痛,是她这一生中都不想在第二次拥有的。 好在夜沉远没事,她顺着他的目

光看向地上那人,浑身一颤,这是,漠北源?! “皇上!” 漠北源的东西了夹杂着离羽夕的尖叫,可谓一绝,不过夜沉远还是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将他手里的刀夺下,反手深深插入他的左肩。 那人正是漠北源不错,此时他狼狈不堪的站在这里,左肩的血蔓延开来,他的眉宇间只剩下了恨。 “夜沉远,我恨你。” “不,漠北源,我恨你才对。你吓住了我的皇后。”说着,夜沉远眼里闪过冷峻的光,左肩上的刀又进去了许多,这一次漠北源忍受不住疼大叫了一声。 他看见夜沉远眼里的不屑与轻蔑,听他道:“漠北源,你真是,自投罗网,自从那日一别我找了你数日,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次你落在我手上,我是不会让你好过的,来人,把他带下去。” 要说这夜沉远一个私生子,为什么能当一国之军,才能他不少,然后很重要的是,他有一颗狠毒的心,对该狠心的人,夜沉远绝对不会手软。 夜终于回归了平静,禁卫军尽数散去。离羽夕能过来,她的双眼红彤彤的,刚才漠北源突然起身刺向他,她更是吓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此时离羽夕紧紧抱着夜沉远不肯松手,眼泪从眼眶里流出,“夜沉远,没了你,我该怎么办?” 离羽夕很少哭,可是这一次她却止不住,大哭了起来。 轩辕夜凌静静的看着这两个人,打量着漠北源离去的方向,不知道在思索什么。看了一会儿,他回过头,看桌子上那盘棋局,棋局以毁,终究还是没能分出胜负来…… 而漠北源,不因该,那么冲动。轩辕夜凌再不看夜沉远,离羽夕两人,转身离去 夜已经很深了,月儿高高地悬挂在了青青的夜空中央,像玉盘一样倾泻着银白色的光;星星眨巴着眼睛,嫣然地聚拢着宁静的月色,和着圆润的月亮浑然融为了一体。像是一把披星戴月般的遮阳伞静静地撑在了繁华似锦的大地上。 第二日一大早,这件事就轰动了全朝廷上下,文武百官先是指责夜沉远不听取他们的意见,孤注一掷要很轩辕夜凌下棋对弈,再是请求夜沉远尽快处理漠北源,对于这一势力,大家也都是很怕的。 对于前者,夜沉远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哪里做错了,对于后者,夜沉远随即下令,要斩杀漠北源,大臣们和他都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午膳时,夜沉远没有胃口吃饭。了解她的人莫过于离羽夕,很快便看出了他的心事重重。 而且今日的夜沉远看起来很没精神。 浓翘的长睫,柔化了原本刚棱有力的轮廓。微蹙的双眉之间好象藏有很多深沉的心事,却跟着眉心一道上了锁。离羽夕看着他有些愣神,男子锐利的双瞳宛如测透了她的想法,在优雅的俊容上漾起淡淡笑意,看得众人不禁忘情轻叹。 夜沉远的眼神变得宠溺起来:“怎么了吗?” “看皇上心事重重的,是不是在想着那漠北源。” “知我者没若离羽夕也。”夜沉远将她抱到自己的腿上,双手环住她。 离羽夕对这个姿势极为敏感,“皇上,别,你去看看漠北源吧,就当是为他送这最后一程。” “嗯?” “嗯。”离羽夕郑重其事的点头。 夜沉远叫来一些人准备了新的菜,陪离羽夕好好吃了顿饭。午时一过, 夜沉远的身后跟着几个禁卫军,来到了牢房。 这牢房味道古怪,是雨后的潮湿加上已经干涸的血的味道。整个空间十分昏暗,只有两边几盏油封闪着微弱的光。被风一吹,就灭了两盏。这里常年不见天日,连空气都是浑浊的。一个正常人待着一会儿也受不了。关在这里的人,可能一辈子也出不去了。原来,这里不光是潮湿和血的味道,还有一种死亡的气息。 夜沉远来到关押哦漠北源的这间狱室。这里住的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所以这里的一切都是自作自受。 夜沉远本想把饭盒给他,可是他的目光撇到墙角出那一个木盒,也是装饭的盒子。那盒子上的刻花十分精美。 还有人会给漠北源事物?他们是认识?夜沉远低文出声:“在这宫里有你认识的人?” “……皇上是在说你自己吗?” “漠北源,你一个将死之人,凭什么用这种语气对本王说话。” 夜沉远这话只换来漠北源的冷笑,“夜沉远,你说的对,在这宫里是有我熟识的人,但是,我不会告诉你,我一个将死之人,自是天不怕地不怕。” “很好,不旺你我,对手一场。”夜沉远转身离去,同样将饭盒至与她面前。漠北源望着那饭盒,嘴角勾起笑意,夜沉远,轩辕夜凌,怕是你不陌生吧。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