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一百六十四章:刺客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065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这一杯酒,敬我的江山,敬为我打这这片江山的人。我夜沉远当上皇上不过短短几个冬秋,我相信朝廷里有有的人认为我难当重任,那我告诉你们,这天下,是夜姓,跟我夜沉远。”他眼睛里闪着占有的光,离羽夕看着他,更加心动。 在坐的皆是一片唏嘘声。很快就有几位大臣起来表明自己对夜沉远的决心,夜沉远大笑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有微弱的女声和古筝声音在耳边响起。有两名秀女走了进来。一个身着粉红玫瑰香紧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另一个一身色的粉红烟纱裙清新典雅 绣了樱花的白色披肩一点也不张扬 却让人眼前一亮 头上梳的是双蝶髻 带的依旧是通绒草花做的簪子 垂了银丝流苏 流苏底下缀了粉红色的樱花 素雅却略带喜庆 一双杏仁眼 两弯柳叶吊梢眉 肤若凝脂 面若芙蓉 气似幽兰 巧笑倩兮 眉目间透出几分清秀。 她们不比离羽夕的美貌,但也是经过精心挑选,才选出来的。 两人怀中皆抱着乐器,一人轻盈的抱出一把琵琶,纤纤细指在琵琶上面划弄了起来,一阵清音传来,宛如一只夜莺傍晚时分的疲惫,昏昏欲睡,声音柔而委婉,半晌,节奏轻快了起来,仿佛月亮升上了天空,夜莺在月光的迷幻中沦陷,发出婉转的歌喉,渐渐的,音律有一种感染力,传遍了四周,夜莺的歌声停留在了月光中。 一人抱着古筝,听着那琵琶的声音柔柔浅笑,发辫轻扬,缓缓抬起螓首,淡淡一笑,右手轻抬,微转螓首,甩出水袖,水袖恰好遮去脸庞,颇有些尤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玉手纤长,一拨那琴弦,如缓流的溪水,清清静静,溪水潺潺,鸟语花香,绿草野花竞相开放,似风起云涌,波涛拍岸。 有了如此伴奏,这午膳吃的惬意至极。夜沉远接着又是第二杯酒,第三杯,离羽夕也不拉着他。酒过三巡之后,她派遣人将夜沉远送到侧殿休息,自己留下来主持庆典。 不只是早上和下午,国庆将持续一天,直到傍晚。 秀女还唱起了小曲,动听的歌声绕便了整个大殿。 独揽月下萤火 照亮一纸寂寞 追忆那些什么 你说的爱我 花开后花又落 轮回也没结果 苔上雪告诉我 你没归来过 花开后花又落 轮回也没结果 苔上雪告诉我 你没归来过 天色一点点暗下来,这半晌离羽夕坐在这里,时不时和轩辕月灵说话,时不时两人一起赏大臣们带来的节目,有舞剑,猜谜语等十分有趣的节目。夜沉远已经酒醒,换了身衣服就从偏殿过来,这个时候大殿的人正在欣赏压轴的歌舞。 只见秀女们扯出水袖,乐曲缓缓奏起,身影流动,风吹仙袂,身子随着节奏舞动,卖真是素肌不污天真,晓来玉立瑶池里。亭亭翠盖,盈盈素靥,时妆净洗。太液波翻,霓裳舞罢,销魂流水。甚依然、旧日浓香淡粉,花不似,人憔悴。欲唤凌波仙子。泛扁舟、浩波千里。只愁回忆,冰帘半掩,明珰乱坠。月影凄迷,露华零落,小阑谁倚。共芳盟,犹有双栖雪鹭,夜寒惊起,羞花闭月,沉鱼落雁。……乐曲缓缓激烈,旋转,甩袖,下摆,行为一气呵成。乐曲缓缓放慢,身姿也随着柔软起来,水袖翻飞,抽出五尺余长,弯腰跪地,头朝后仰去,腰肢180度弯起,乐曲停止,一切都安静了,似未曾产生过这一切般虚幻随同着乐声的消散,最后一个舞毕,微微调解了下呼吸,扬起漂亮的眼眸,含着笑意朝在场的每一个人看去。 离羽夕靠上夜沉远的肩膀,在他的怀里抱怨着,这一下午真是好生无聊,这些节目看的她眼都花了。 “我们可否去星月殿赏月,饮酒做诗可好?” 夜沉远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奇,“本王正有此意。” 于是众人便从着大殿退出,来到星月殿。星月殿自然不比那大殿华丽,不过这里

未曾封顶,一抬头便可瞻望天上的繁星。良辰美景,蜡烛的红光照亮一整个宫殿,再抬头看天,又是一番别样的光景。 有才的官宦子弟随性做起了诗,夜沉远点点头,打赏于那人,便有更多的人抢着做诗。一时其乐融融,大家轮流做诗,不知不觉就轮到了轩辕夜凌。轩辕夜凌一向不喜欢这种场面特别是当他看见离羽夕在夜沉远怀里,心里更是一痛,不自己多酌了两杯。 “轩辕王子,见笑了。”上一个公子对他行了个礼,轩辕夜凌微笑着,像是那些句子都不用经过大脑。 “ 圣寻芳踪深宫逢, 缠绵得幸成好梦。 往昔旧情望不到, 一段白绫了残生。” “哥……”轩辕月灵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诗,在场的人的脸色皆是沉了下来,尤其是夜沉远。 离羽夕看着他,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 突然,轩辕夜凌哈哈大笑起来。夜沉远挑了眉,目光中带着杀气。 轩辕夜凌的语气听不出了醉了还是没醉:“还请皇上恕罪,天朝的能人实在是太多,众公子对诗的速度又如此之快,臣已是微醺,脑子里并没想那么多的事情,把不知从哪里看来的诗给随口念了出来,不过这诗形容的是悲惨的女子,又怎么会是,如此受宠的皇后娘娘呢?” 轩辕夜凌轻钩嘴角,看起来真的像醉了一般。静了好久,夜沉远突然也放声大笑起来,这是一场属于两个男人之间的斗争。 “既然轩辕王子如此,本王再计较就是本王的不对了,但有一点轩辕王子说对了,那诗中的情况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生的。” 既然轩辕夜凌给了他一个台阶,他也要给轩辕夜凌一个台阶下,这是夜沉远的为人处世之道。 “轩辕王子虽是微醺,但本王今日看轩辕王子弹琴琴技丝毫不输他人,不知轩辕王子可否与本王坐下切磋一把。” “哦?那臣有个不情之请。” “何事?” “一日不弹第二曲是轩辕夜凌给自己订的规矩,但臣又不能拂了皇上的好意,不如我们来下棋吧,三局两胜制。” 夜沉远对上轩辕夜凌那不惧挑战的双眸,嘴角含笑,“来人,摆棋局。” 众大臣都像轩辕夜凌的方向看去,似乎都在说,皇上,万万不可。轩辕夜凌对此嗤之以鼻,他的酒似乎也还没醒全,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会输。这时候,夜沉远感觉自己手上一热,一双纤细的手指覆在了自己手上。 是离羽夕。 她看着他,用着那种及其信任的眼神。 夜沉远的心里暖暖的,反手握住她的小手,将她的手心放在手里慢慢揉捏。这是他爱着的人,她也同样爱着他,无论在什么时候,她都信任他,给她鼓励,夜沉远可以很肯定的说,如果有一天他不是皇上而是乞丐,那么离羽夕也不会离他而去。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是他们之间的承诺。 两人脸上都带着笑。不知道这一幕在轩辕夜凌眼里看起来极为刺眼。他说那诗却是无意,但是不代表他不希望。轩辕夜凌觉得自己挺卑鄙的,竟然有那诗中的想法,可是爱就是这样,得不到的,就把她摧毁。可现在,他敬夜沉远同时也畏惧天朝的实力夜沉远的统治,今日他那话,野心是极大的。夜沉远,你最后别等到那一天。 两人自然不能在殿里下棋,星月殿的廊下,两个绝世美男静坐着,观察棋盘,离羽夕静静的站在两人身侧。天空满天星斗,像一粒粒珍珠,似一把把碎金,撒落在碧玉盘上。此刻是那么的宁静,安详,树叶在沙沙作响,星星在不停地眨着眼睛,仿佛在欣赏着这精彩的对弈。 然而他们想不到的是,一场风暴悄然而至。 安静的宫墙内,宫墙外却是另一番景色,同样也是静静的,只不过这静静的可怕,吓人。仔细看去,奇怪,这里怎么没有看宫门的侍卫?!原来不是,那宫墙上的,是那侍卫的鲜血。不只是在墙上,这看门的侍卫足足及时余人,全部被杀光。草丛在月色下发出红色的光……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