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国庆到了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72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听离羽夕说,离羽宸不吃饭的时候,轩辕月灵脸色瞬间就变了。离羽夕安慰着她,让她不要担心,说离羽宸已经没事了,轩辕月灵这才罢休,但她的魂魄早已不在离羽夕身上。 “轩辕月灵,你有没有在听本宫说话。” “啊?姐姐……有在听你说,你说国庆马上就要来了让我和你一起布置,对了,国庆来了,那离羽宸是不是也会参加,我又能见到他了吗?” 离羽夕挑了挑眉,仿佛有一口血卡在喉咙。这是你未来的弟妹,离羽夕,你要忍。她在心里这样想,眸子里带着笑意:“是的,国庆节是举国欢庆的大节日,皇亲国戚都要来,这次你和轩辕王子更是代表邻国,这次的国庆必然会比以往都盛大。” 接着,离羽夕对轩辕月灵讲了有关国庆的一些细节。轩辕月灵听的仔细,很快两人都开始着手布置。 转眼间国庆到来。为了这次国庆,夜沉远早就命人修了一座宫殿,前两个月才完工。离羽夕曾为这件事情和夜沉远发生了一些争执,他不该动用国库里的钱,那些钱明明是为了有天灾时用来救济百姓的,可现在有一半钱都用了建这所宫殿。但是踏入这座宫殿时,离羽夕心里的难过都伤心了。 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 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堪比当年潘玉儿步步金莲之奢靡。 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 离羽夕眼里藏不住的惊异,轩辕月灵也是。今日她们打扮的都很华丽。轩辕月灵一袭绯色烟水暗纹广袖曲裾罗衣,以缠枝花样压裾,袖口又添盘银月牙纹样,浅金色的绸面宽腰带,以银丝缠出芍药花纹广袖低垂,如云曳地,若朝霞明灭之光,桃枝夭夭之态,衬得那墨眸更若月射寒江,秋露含霜。离羽夕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然而就是这样的打扮,与这宫殿比起来也是黯然失色的,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不过这并不能影响众人的心情,大家一边赏着这华丽的宫殿,一边畅谈。 离羽宸等人还没有来,轩辕月灵没那么大兴致,做在一边吃着糕点。 离羽夕的目光时不时朝她望去,有些担心。突然腰上被一只手搂住,她回过头,对上一双如墨般的眸子。今天的夜沉远也和这宫殿一样,格外让她心动。 夜沉远身着玄衣交领,内衬鸦青对襟,外罩幽紫长袍,却在腰处斜斜揽了一条腰带,下坠白玉云纹玉珏,宛如当风;及肩而下一路蜿蜒皆绣了银线花纹,其形也状如幽兰,而通身仿佛流光溢彩,邪魅不可方物;深紫广袖,墨色护腕,五指皆以浅紫手套包裹,此时放于她的腰间,两个人在一起,就是一幅画。 “专心,不要去看她。”她听到夜沉远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什么不要去看她?离羽夕又偷偷瞄了一眼轩辕月灵的方向,只觉得腰间又是一紧,这个小气的皇上! 她怒视着他,但脸上的笑意不曾消失。 两人正闹着,突然有琴声从远处飘来。整个大殿一时间安静下来,离羽夕也沉浸在这醉人的琴声当中。 而宫殿外那人,坐于殿外台阶之上,和夜沉远穿衣不同,这个男人内衬墨色长衣,身着黑色长袍,腰间松散不曾带有东西,但那,那块有着精致花纹的玉佩也啊不同凡响。他玉手轻挑银弦,双手在古琴上拨动着,声音宛然动听,有节奏,宛如天籁之音,过了许久,结束了这首曲子的弹奏。离羽夕没有看清他的脸,但是那种感觉让她很

是熟悉。 琴声再次响起,但是这一次大家看的却不是那个人的方向。是在大殿的一侧。水晶珠帘逶迤倾泻,帘后,有人披纱抚琴,指尖起落间琴音流淌,或虚或实,变化无常,似幽涧滴泉清冽空灵、玲珑剔透,而后水聚成淙淙潺潺的强流,以顽强的生命力穿过层峦叠嶂、暗礁险滩,汇入波涛翻滚的江海,最终趋于平静,只余悠悠泛音,似鱼跃水面偶然溅起的浪花。 一曲终,众人愣了有好几秒,夜沉远带头鼓起了掌,然后是离羽夕随后是众大臣。 轩辕月灵起身朝离羽夕行了个礼,向门口的方向走去。离羽夕知道了那人是轩辕夜凌,心中虽有些不尽然,但还是对他的琴技深表佩服。那珠帘后的人?离羽夕探头望去。 夜沉远握了握她的手,“是轩辕夜凌带来的人。”离羽夕点点头,她想,世间弹成这样的人鲜少,刚才的琴技,天朝也只有南悦瑾才能做到,南悦瑾还在介意什么事? 离羽夕皱着眉头,离羽宸也没有来。希望轩辕月灵不要伤心才好。她看向轩辕月灵的方向,轩辕月灵挽着轩辕夜凌的胳膊,俊男靓女,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朝他们的方向看去,这是比欢迎宴那天更大的场面。 轩辕夜凌行了个大礼,夜沉远示意他们平身。两个男人眼神交汇,面上皆带着笑意。 “轩辕夜凌有幸参加天朝的国庆,今日特地献上一曲,还请笑纳。” “轩辕王子弹的一手好琴,本王很是敬佩,请上座。” 两个人说着客套话,可只有离羽夕知道,轩辕夜凌的话一点都不客套。 轩辕夜凌入座后,轩辕月灵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她四处张望着,有些急切,又发现有几道目光一直在盯着自己。轩辕月灵顺着那目光看过去,发现是一个男人,长的眉清目秀,似乎是官僚家的公子。 轩辕月灵狠狠瞪了他一眼,同样这样对另外几道目光的主人。离羽夕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让丫鬟去跟离羽夕说了些什么。轩辕月灵点点头,提了裙子离开了宴会。 离羽夕刚要起身,就被一双手扣住,“早些回来,还有午膳要吃。。” “知道了。”她微微笑着,余光看见轩辕夜凌也在看着自己。 离羽夕头也不回的从偏殿离开,轩辕月灵正等在偏殿门口,见她出来,赶紧迎了上去。 “姐姐姐姐,离羽宸什么时候来啊。” “他……不来了。” 轩辕月灵的目光瞬间黯淡无光,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那:“南悦瑾?” 离羽夕就知道她脑袋转的如此的快,但她不能对她有所期满,缓缓倒:“月灵,你要知道,没有人是可以第一天经历了劫难第二天就忘记了痛了的,圣人都不能够,更不要说南悦瑾和离羽宸了,他们认识那么多年,就算没有那层关系,他们也是师徒,是最亲密的朋友。难道你会说是,第一天跟你的姐妹生气了,你们俩打了一人一巴掌,第二天就好了吗?姐姐觉得你不会的,我希望你不要给自己找不痛快。” “姐姐,不是我在给自己找不痛快,是……” “离羽宸是吗?”离羽夕强先一步回答,她看见离羽夕点了点头。 “那你大可不必费神,因为我已经决定,国庆过后,我会跟皇上请旨,给你们俩赐婚。” “姐姐,你……” 离羽夕神色严肃了起来:“第一,你是真的爱离羽宸,本宫想要他过的好,第二,我们两国,绝对不可以开战,这是我的目地,也是我该做的,所以你不要说一些多谢的话,也不要多想。” 轩辕月灵说不出话来,又看着离羽夕换了轻松的神情。 “走吧,皇上等急了可不好呢。” 午后的暖阳中,离羽夕笑得明媚,原价这世间真的有一种女子,她们非但不还善良美丽大方得体,如果她轩辕月灵生来是男儿身,那不用说,她一定会对离羽夕动情。 国庆宫里吃的是团圆饭。桌子上有108道菜,桌子从大殿的这头延绵到那头,夜沉远坐在桌头,离羽夕则在他身侧,接下来是轩辕月灵轩辕夜凌兄妹,然后文百官及其家眷依次按位分排列。 夜沉远轻咳一声,整个大殿瞬间安静下来,没有人再发出声音。夜沉远就这样举杯站起,高举手中的杯子,先是对着地上倒了一杯,接下来离羽夕和众大臣也站起来重复他的动作。 轩辕月灵和轩辕夜凌同样至此,他听见夜沉远的声音,低沉,浑厚的可怕。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