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情断于他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28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南悦瑾,这件事我以后再跟你说说,先处理现在的事吧。” “离羽宸,你过来,你跟……你……”离羽夕并没有让南悦瑾起身,他跪在地上的样子实在让她解气。可是看着离羽宸的样子,离羽夕内心一慌。 离羽宸躲避着她的目光,快速走出了屋子。离羽夕看着他的身影,俯下身一把抓住南悦瑾脖颈口的衣服,力道大到南悦瑾都咳了几声,足以见得,离羽夕对他有多恨,先是姐姐又是弟弟? 如果不是答应了离小媛,那南悦瑾已经被砍头了吧:“你对他做了什么?” “没什么,皇后娘娘多虑了。” “南悦瑾,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 “……” 离羽夕放开他的领子,让他站起。离羽夕背对着他,并不知道男子嗤笑的样子:“有时候死未必不是一场解脱,皇后娘娘,我与家弟情投意合,我喜欢他,我要和他在一起。” 离羽夕的脑海里闪过的是离小媛那凄惨的脸庞,不行,南悦瑾,你不可以。“南悦瑾,你这是有违天理,会遭到全天下人的唾弃。你有想过,离羽宸他还那么小,他怎么办,你有想过离小媛的感受吗?她为你做了那么多。” “我……”确实他以为人夫,任何事情都由不得他自己。提到离小媛,听离羽夕提到离小媛。南悦瑾脑海中闪着一幕幕的他与离小媛的过往。 那一日是他们大喜的日子,南悦瑾喝了不少酒,但仍保持着清醒,也只有在离羽宸面前,他才会那么的不清醒吧。 他推开房门,发现自己的新娘子端端正正的坐在床边,他进来的时候,她还抖了一下。南悦瑾自嘲的笑了笑,这是圣旨,圣旨不可以违抗。大将军之女,南悦瑾知道,这是他最好的选择。但是他在心里不认可这个妻子,她从此以后也只能是大将军之女。 他一直没有去掀盖头,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盖头下面的人。离小媛等了很久,都以为他睡着了。她先是站了起来,然后坐下,也不敢发出什么声音。南悦瑾冷冷的看着他。这时候夜已经很深,他出去后不会有人说些什么,南悦瑾站起身,房间里有他的脚步声。 “夫君……你?”离小媛听到了这脚步声,起身叫住他。 南悦瑾脚下顿了顿,道:“你早些休息,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他的声音干冷清脆,说完他出了房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没有人知道这一夜发生了什么,同样也没有人知道,红色的盖头下,是怎么伤心的一张脸。 离小媛喜爱他,自是善解人意,第二日一早就做了粥来到书房,南悦瑾一夜未睡,离小媛走近一看,发现他在做画。 “夫君,你该休息了。”她靠近他,可南悦瑾似乎很讨厌他的靠近,他订了她一会,目光在她与粥之间徘徊。 他道:“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我希望你不要干涉我的生活。” 离小媛几乎落下泪来,可她还是坚持的问他,为什么? 南悦瑾冷冷的告诉她:“我感谢你救了我,我也敬佩你的勇气,所以我不能欺骗你,圣旨不可以违抗,我不会亏待你的,你以后是南府的女主人,在外人面前是我的妻子,但是只有我们俩知道,我们只是有名无实的,好么?我不会耽误你,等到哪一天,你大可找一个理由离去,你生的漂亮而我又不毁你清白之身,我想皇后娘娘一定会替你寻一个好人家。” “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和经历,我担当不起。” 他说,离小媛便明白了。 在那之后离小媛做了许多事,比如把府内所有的丫鬟,女眷都赶出府,换成了老一些的嬷嬷,比如她听闻他喜兰花,就在院子里亲手栽种,培养,比如在他处理事物的深夜放下粥然后悄悄门离去。离小媛不断的坚持着,南悦瑾也不冷不热的,没有态度。 归宁回来后,离小媛再不会为他做那么多。在人前他对她所做的种种,夹菜,细语问候,让离小媛觉得虚假,讽刺。她停止了对他的好,却还是会在深夜陪他。直到那件事情发生,她有了身孕,再后来,他亲手杀了他的孩子。 终归是南悦瑾对不起离小媛,南悦瑾无话可说。 离羽夕让他起来,赐座,自己则坐在他身侧。 “南悦瑾,你死心吧,不久之后皇上就会宣布轩辕公主与离羽宸的婚事。” 南悦瑾的眼睛兀的睁大,“你说什么?”

离羽夕很平静:“轩辕月灵,你见过的,那天的欢迎宴你也在场,她看离羽宸的眼神你也看见了,你更明白,她对离羽宸的爱不比你的少。而且,我很喜欢她,你明白吗?” “所以呢?你就要把你弟弟的幸福亲手给毁了,离小媛的悲剧,你不怕再上演一次吗?”南悦瑾的语气中夹杂砸着怒火,人只有在极度崩溃的状态下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对着身为皇后的离羽夕。 离羽夕倒是不介意这些,什么幸福?南悦瑾,跟你在一起才不会幸福。“我言尽于此,你和离羽宸不可能有什么联系,南悦瑾,你应该懂得,你这样,会害了他,趁他现在还不清楚对你到底是什么感觉,我要去扼杀他的这种感觉了,恕不奉陪。” 南悦瑾看着离羽夕远去的背影,握紧了拳头,终是没有追上去。 离羽夕在御花园的一角发愣,她走到他身后,他都没有察觉。如果这是在战场上,离羽宸真是有几条命都不够丢的。 他的眼眶红红的,看来是在离开自己的寝宫时又哭了一次。离羽夕不禁苦笑,这折磨人的东西,“离羽宸,姐姐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不可以,你们是师徒” “姐……我知道。”离羽宸侧过身子看她,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只是不敢相信自己对他的感情,我竟然,那么喜欢他,可是我知道我不能。” 在这一点,离羽夕不得不承认,离羽宸比南悦瑾要做的好。 “你只要答应我,再不与南悦瑾往来,剩下的事情我就替你解决,南悦瑾那里你不用担心,姐姐她也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好。”少年重重的点头,有些东西,生来就是不被允许的,既然他选择了放弃,那么南悦瑾,再见,这一辈子投胎,我们一定可以在一起。 夜已经深了,夜沉远看离羽夕的眼光异常温柔,今天的她很安静,很温柔,话不多,身上多了一丝成熟的魅力。 “不说话?事情解决了吗?” 离羽夕摇摇头,她只是在想在想一些事情。她今天回寝宫时那南悦锦还在,她就把离羽宸得原话跟离离羽宸说了一下。 很奇怪,南悦瑾突然没了一早的坚持,他只说了两个字,很好。离羽夕也不明白,她看着南悦瑾离去的背影,他一步一步艰难的走着,同时也把自己生命中重要的东西给丢掉,今天过后,就是新的人生。 这样也罢。离羽夕的心头的石头轻了些。夜沉远搂紧了离羽夕。听说今天南悦瑾出宫门就晕倒了,他是被人抬着回去的,不过这些离羽夕就不必要知道。 “羽夕,离羽宸怎么样了。” “嗯?他没事。”离羽夕晃了晃神,她听家里的吓人来报,说离羽宸回去后就把自己关在屋内,怎么叫都叫不应,好几顿饭都没有吃,后来离衡轩怒了,下令不许叫他让他饿死,离羽宸却突然出来,看起来和往常一样。 他是释怀了。 国庆就在不几天后。这几天离羽夕太忙,都忘了去看轩辕月灵,小公主似乎是生气了,见她出来竟然不来摆件。 离羽夕也不恼,不过她不想看着轩辕夜凌那张脸,在门前徘徊着。 轩辕夜凌抿了抿嘴,看着那个徘徊的背影,走进去不知道和轩辕月灵说了什么,轩辕月灵出来了,但还是有些别扭。 离羽夕走了过来,拉住她的手:“身体可还好?我这几日处理的事情太多,不要怪姐姐。” “皇后娘娘高看我了,不要这么说。” 轩辕夜凌咳嗽了一声,狠狠瞪了一眼轩辕月灵,什么么,轩辕月灵撅着嘴,在心里数落着轩辕夜凌,互什么短,反正都不是你的。 不过轩辕夜凌这一瞪还是很有效果的,轩辕月灵对离羽夕笑笑,那张美丽的脸颊和她心里的人有几分相像,好吧,看在某个人的面子上。 “姐姐,我在逗乐呢。” 离羽夕松了一口气,道:“这几天发生了一些事,而且又快国庆,姐姐没有闲暇的时间。姐姐会把事情给你解释清楚的。” 轩辕月灵一本正经的点头,离羽夕越发觉得着姑娘可爱。两个人牵着手往屋里走着,离羽夕给轩辕月灵讲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她的她的完全坦白,让轩辕月灵感觉不可思议。怎么可能,断袖之癖?她的脸色很难看,但是听到后来,她也就释然了,南悦瑾对离羽宸来说,什么都算不上,而她,只要她想,离羽宸就是她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