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突然地变故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43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姐姐你,不要再说了……”离羽夕突然起身打断她的话,她的手狠狠打在了桌子上,很快红肿一片,她用的力道极大,那红触目惊心,无比的可怕。可是,这可怕吗?不,一点也不,这与那个禽兽所做之事相比,不值得一题。 离羽夕眼里闪过狠辣的光。离小媛却看见,她深知这一道光会引发什么。 “妹妹……” “姐姐,我在。” “姐姐求你,放过南悦瑾,他那晚大醉,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算是姐姐求你,他是真的醉了。” 离小媛在那天以后就如同僵尸一样,不会笑不会哭不会闹,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很深,同样,对他的打击,也很大。南悦瑾可能一辈子也忘不了,离小媛那样憎恶的眼神,看着他,说:“你害死了我们的孩子,你满意了吗?”她看他的目光全是恨,那恨足以把她对他的爱湮灭。 南悦瑾想,自己真是个混蛋,但同时,他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心里埋藏最深的秘密,被挖出来公众于众人面前,这当然是不可以发生的事。 好在离小媛没有什么,可她越是这样,南悦瑾就越觉得自己愧对她,越来越多的内疚让他在她面前抬不起头,他不敢直视离小媛的双眸。内心只觉得有一团火在烧啊烧。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这一切做得好,他给她关心,她接受却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也对,本来她就不应该说什么,做什么的。 南悦瑾只求问心无悔,然而在每个深夜他总是会梦见一个背影,那个背影小小的,瘦瘦的。是个男孩,他看不清他的脸。南悦瑾无数次在这个梦魇中醒来,然后是一整夜的失眠,离小媛也是。这栋大大的庭院内,说不尽道不完的悲伤事。 直到离羽夕一行人来看她,离小媛才开始发泄。她大哭着,把失去孩子的痛苦,把她这一段凄凉悲惨的一厢情愿给哭尽。 然而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否认,她心里害死人有那个人的位置,那个人的位置好重好重,重到她现在,不顾一切的为他求情。 离羽夕算是看明白了,也懂了这个伤心人的心,她怎么忍心不成全她呢。 “姐姐,我……答应你便是了,你不要再傻了,这世间大好男儿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栽倒在他身上。你修要再跟我说什么大道理,我不听,也不想听。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会果断的放手,哪怕那个人是夜沉远,如果两个人都活在痛苦之中一辈子互相折磨,这才是,最痛的事,姐姐你明白吗?” “离羽夕。”离小媛的嘴角擒笑: “你不会懂得,我爱他,可是我对他的恨,已经大过了这爱,我要他痛着,但我要陪他。” 我要陪他一起痛。 雾气涌上离羽夕的眼眶,这爱真的太过可怕。她抱上了离羽夕的身体,好大一会儿才放开,这个妹妹只是想告诉她,不管什么时候,她还有她?离小媛很是感动,两姐妹哭成了一团。直到有人来报,皇上来了。 离小媛突然紧张起来,离羽夕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不会有事的,相信我。你好好休息,我定,护他周全。”她说着,将她的被子盖好,走出了房门。 屋外阳光刺眼,和屋内的隐晦形成对比。离羽夕抬头看着天,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的眼也哭的很肿,但她有人心疼,而离小媛,有谁去心疼呢?就算夜沉远真的放过南悦瑾了,这件事他也不会算的。 她仰着头,没有察觉有人走向她。离羽夕先是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夜沉远静静的站在她身后,不喜欢到怎么了,离羽夕好不容易绷住的眼泪像开了伐一样的水一样,扑面而来。她一把扑到夜沉远的怀里,夜沉远双手环住她。 他们的爱,平淡如流水,年年岁岁。 而离小媛和南悦瑾的爱,几经波折,支离破碎。 太不好的结局,偏偏她那个姐姐还不后悔,一丝一毫都没有。 哭了一会,离羽夕抽搐着,身子渐渐软了下来。夜沉远泯着嘴唇,立体的无关,棱角分明的脸上透着寒气。他打横抱起她,逆着光走到别院。 离羽夕被轻轻放在床铺之上,她短暂的失明,就已经被男人强行按到了床上,夜沉远拉过被子盖着她的身子,用手抚上她的双眼。离羽夕知道自己的双眼通红肿胀,他顺从夜沉远的意见,闭上了眼睛。 冰寒透过眼珠传到小脑。离羽夕猛地睁眼,眼前是冰块,还有夜沉远。离小媛什么也没说

,胳膊环上他的脖颈,像个幼稚的孩子。 夜沉远一字一句的哄她:“先冰敷好不好,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不好,夜沉远,你答应我,这件事交给我。” “好,我答应你,但你不可以再 像今天这样情绪失控了。”离羽夕同意了,现如今这离羽宸南悦瑾都在这里,那她也彻底看清楚,不论如何,今天一定要说清楚。 敷了一会儿眼睛之后,离羽夕好了很多。她听说离羽宸和南悦瑾被夜沉远请到了宫里,就和夜沉远一起回了宫。 夜沉远把他们叫到一起的意图很简单,就是让他们好好谈谈。 此时离羽宸看着一脸寒冰的南悦瑾,心里很憋屈。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会让南悦瑾这样对待自己,这是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过的。离羽宸想起以前自己练功不听话的时候,离羽宸也总是这样,冷着一张脸,不高兴。 可是,他不是已经有了家室,难不成还要管他是否练功不成。离羽夕瞪着那双无辜的眼睛偷瞄着南悦瑾,他以为南悦瑾不知道,殊不知南悦瑾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离羽宸,他在干什么? 只见离羽宸那出了刀,一脸正经的看着南悦瑾:“师傅,我一直没有忘记你教我的,我以为,你已经有了姐姐,就不会再顾及我了……我……” “你在乱说些什么?”南悦瑾瞪着他,突然站起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刀,速度很快,很残暴。 离羽宸怔住,南悦瑾这是怎么了?因为失去了孩子吗?他支支吾吾的,想说出一些安慰南悦瑾的话:“师傅,你不要太伤心,你和姐姐,还会再有孩子的。” “离羽宸,你知不知道?在宫里,是不允许带武器的。” “啊?” 离羽宸看他咬牙切齿的模样,就因为这个事所以才这样?露出一副要把他拆了的样子。可是,这里是她姐姐的家,也就是他的家,离羽宸一向不在意这个的,而且这里是皇后的寝宫,不会有人在意的。 可是,“师傅,为什么皇上要让我们来这里?” “不知道。”南悦瑾的心情恢复了平静坐了下来,他自然明白夜沉远让他跟离羽宸谈谈的意思。可是要怎么跟离羽宸说,我喜欢你? 这可是断袖之癖,而且,离羽宸,他似乎并没有分清,对自己的感情。这让他更加焦虑,难道离羽宸真的没有看出来。他一口一个师傅的叫,让他的心乱乱的,离羽宸,在你心里,我南悦瑾真的就只是师傅? 其实离羽宸也不知道自己对南悦瑾是什么感觉,说是师徒,但更多的,他不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麻麻的,让他心头好乱。 “师傅……” “别叫我师傅,离羽宸,我已经不是你师傅了。” “……” 他的沉默,他眼里的失落,让南悦瑾看不透离羽宸的意思,他怒火中烧。 行动终究是快了一步,他走到离羽宸身前,在他再一次唤他师傅钱对着那薄薄的唇,吻了下去?这是离羽宸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他的师傅在干什么?而他,内心那种麻麻的感觉,那种有点开心,有点不舍得是怎么回事?难道! 离羽宸不敢相信,他们真的干出这种有违天理的事? 他的舌在他嘴里纠缠着,两个人都是练过武功的人,强大的内力让他们有更长的时间加深这个吻。 他们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图,直到南悦瑾感受到一股暖流从自己脸颊上流淌而下直到唇边。那是咸咸的味道,是离羽宸的眼泪。该死的,他干了什么? 他立马放开他,离羽宸的嘴唇肿得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 南悦瑾心里一横,事到如今,他也没什么好怕的,“羽宸,我喜欢你,不是那种喜欢,是真的喜欢,你就敢说你对我南悦瑾没有感觉吗?” 他……不敢,但离羽宸摇着头,怎么会是这样,原来他在听闻南悦瑾要与离小媛结婚时那样伤心,在去参加他们婚宴时喝的那般大醉,他否认着心里的想法,以为只是突然失去一个身边人而伤心,没想到确实如此,他对南悦瑾的感情,很深很深,甚至比他的还要久。 屋内陷入了一片寂静。 从门外传来脚步声,离羽宸赶紧擦了擦眼泪,其实也没有多少,他只是眼眶红。南悦瑾看了他一眼,打开了门。 门外正是刚才南府回来的离羽夕。 “臣参见皇后娘娘……小媛她,好点了吗?”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