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突然的变故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32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南悦瑾进屋,见桌子上摆满了夜宵,离小媛却不见踪影。他叫来嬷嬷询问,嬷嬷只说夫人去沐浴了,别的什么也没说。 南悦瑾坐在桌前环绕着这间屋子。他竟然对这间屋子没有印象,哪怕他这几天天天在这里。如今看着这间屋子,这是他们的婚房本应该是一起住的,所以这间房子位置最好。夏天的时候背阳,避暑,冬天的时候在屋内支个火炉,很容易就热起来。这是正卧,可他一直住在别院的小卧,从大婚那日到现在。南悦瑾不自觉想起离小媛。看着这一桌子的菜,拿起一旁的酒。 一杯酒下肚,接下来是三杯,四杯。喝到第五杯的时候,门被推开,离小媛走了进来,南悦瑾看着她,不知为什身体开始发热。南悦瑾眼神迷离,看着离小媛。 离小媛穿一件薄薄的白纱衣,若隐若现的是女子的酮体,她的腰间是一根极细的红绳穿着一枚枚铜钱,寄在腰间更显的她的腰纤细无比。 他的下腹隐隐作痛,怎么会?门口那曼妙的身姿朝他走过来,南悦瑾发现,他看不清那人的脸。可他的意识还在,那人,是离小媛。 是个女人,能缓解自己身上燥、热的女人。 该死,南悦瑾已经意识到这酒里被下了药,现在药已经死了作用,而离小媛,就是在盘子里的肉。他在体内运功,却抵挡不住这药的药效。 南悦瑾的声音已经沙哑,带着些欲望:“你……别过来。” 可是,这本来就是离小媛的意思,他到这里,她去更衣,她要成为他的女人。她微笑着,一步步走向南悦瑾。 “别过来,离小媛,离……” 南悦瑾站起身来,扶着桌边一直躲闪着她,他摇晃着脑袋,突然停下,声音也戛然而止。他站起来看着离小媛,他的眼里全是情/欲,此时他的心智被药物所控制。 离小媛的步伐也顿了顿,“南……悦瑾?” 猛地,她的身子坠入一个怀抱,这个怀抱宽广,雄伟,烫的她火热。 “南……唔……” 他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来,热的滚烫。离小媛沉浸在这热吻之中,管他心里是怎么样的,南悦瑾,我离小媛只想要你。 他们一路拥吻着,南悦瑾把她压在床铺之上,手抚摸着她的身体,从脖颈到胸部再往下到她的腰间,那条极细的绳子紧绷着他的神经。南悦瑾找到接口,手指一挑。 随着那绳的落下,他脑中那条绷直的神经瞬间嘣断。 他的嘴离开她的唇继而往下,手指触及那如羊脂玉般滑润的肌肤,烈火燎原。这一夜,房内呻/吟声不断。 那药果然凶猛,第二日离小媛没有下来床,南悦瑾看着她,她的脖颈,肩膀上都是吻痕。青紫一片。看见南悦瑾的目光,离小媛娇羞一笑,拉过被褥盖住自己身上的乌青。南悦瑾叹了一口气,他本就是十分有责任的人,就算知道了这是离小媛的计谋,那他能怎么样呢? “你……你好好休息。”南悦瑾别开眸子,看着被褥。离小媛没有注意这些细节,她听到她的关心,心里就已经乐开了花,她又娇羞的“嗯”了一声。 南悦瑾离开了房间,从那以后,南悦瑾再也没有进过离小媛的房间。离小媛内心失落,多次去找南悦瑾他都以太忙拒绝见她,可他不过一个画师,天天都是忙!忙!忙! 这一日去找他,南悦瑾说了及其重的话:“离小媛,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一天的事情,你是我的妻子,但是,你用这种手段,会把我越推越远的,如果你只是想得到我的人,那我……无话可说。”然后,南悦瑾挥袖而去,甩开离小媛。 离小媛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她感觉有雨从天下落下,可是地上干干的,院子里的花朵还亭亭玉立。她抬头看了一眼,咸涩在嘴里溢开,那是她自己的眼泪,一颗一颗如雨点般落下。 回屋以后离小媛没什么反应,坐在那里,一下午都没有说一句话。府上的嬷嬷侍卫都觉得这位夫人的性子大大有了转变。 在离小媛看来,哪里有什么改变。她本该就是如此,做好自己分内的事,不该对未来抱有希望,什么新的人生,新的下半辈子,都是在自说大话。 离小媛沉默了两天,她知道南悦瑾肯定知道她的不对劲,可南悦瑾却没有出现过,下次也没有。离小媛最后的一点希望也没了。她抑郁寡欢,倒在了地上。 醒来后是一个新天地。是离

小媛怎么也不敢想的,她看见了她心心念的人——南悦瑾。而那人还离她那么近,还用关切的她至今不曾听过如此温柔的语气说:“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离小媛以为自己在梦里,迷迷糊糊又睡去,不过很快醒来。眼前还是南悦瑾那张脸,她笑着看着他。南悦瑾看看她露出这样的神情,也松了口气。 离小媛在他与御医的简短对话中,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身孕,是要做母亲的人了。 她一方面高兴一方面失落。高兴是因为她当母亲了,失落是因为,南悦瑾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才对她如此关怀备至。 不过那都不重要,她双手抚上自己的肚子,而南悦瑾也用一脸柔情看着她的肚子。这里孕育的是他们的孩子。 离羽夕听到这里算是了解了事情的大概。知道这个孩子的由来,这个孩子的是她的姐姐,赌上她的后半生。经历过爱的痛苦,才得来的,所以这个孩子离去的时候,她才会,如这般伤心吧。 离羽夕的声音也有点沙哑了:“姐姐,值得吗?” “呵。”离小媛回复了一点力气,她回忆起这些事,心都已经麻木了。“妹妹,如果那人是皇上,你会怎么办。” 离羽夕毫不犹豫的出口:“义无反顾。” 是的,她们同为姐妹,对待爱情都有着执着。这种执着是无私的,是像飞蛾扑火自取灭亡般义无反顾却不后悔的。 离小媛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说。她笑着,看着离小媛,离小媛也笑了,她又开始说,神色渐渐恢复了平静,变得严肃,然后悲伤。 那一夜出奇的冷,离小媛接过嬷嬷递过来的披风,盖在了腿上。南悦瑾还没有回来,这是怀孕以来,他第一次这么晚回来。隐隐的,离小媛感觉有些不妥。 “嬷嬷,扶我去看看。” “夫人,天凉,还是不要出去,着凉了可就不好了。” 离小媛没有理会,一意孤行。嬷嬷与她商量着,正在这时,院子里有声音传来,离小媛赶紧迎了出去。是喝的烂醉的南悦瑾,此时靠在侍卫的身上,站都站不稳。 “南悦瑾,你怎么,喝成这个样子?” 南悦瑾看着她,这个女人,真的好烦,他不喜欢,他想念一段时光,那段日子里,一直有一个人陪在他身边,“师傅”“师傅”的叫他。想到这里,南悦瑾笑得很温暖,他过来搂住离小媛,将全身的重量压在她身上。 离小媛明确的知道,南悦瑾什么都不我知道了。在嬷嬷和她的搀扶下,顺利将人送到床上。 南悦瑾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在念叨什么,离小媛凑上去偷听,发现是一些招式,估计是什么迷离。 她也没有太在意,后来离小媛总想如果她再细心一点,就会发现,这个是自己的弟弟离羽宸总练习的招式。但只可惜,她不是钦天监,无法预知未来。 离小媛将他的鞋脱掉,又给他脱衣服,擦拭身体。这个时候她已经很累了,她对自己说,擦完就结束了,就可以休息了。可是离小媛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南悦瑾会有那么大的力气,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离小媛脑子中的什么东西,突突的跳着。南悦瑾的吻落下来,和那次不一样,这一次他粗暴,蛮横,迫不及待,他的身子很烫,是刚喝完酒的缘故。 “南悦瑾,南悦瑾,南……悦瑾。”他压到她的肚子了,可是南悦瑾好像失去了机智,他不知道这是谁了! 离小媛很害怕,她挣扎着,南悦瑾却紧紧锢住她的手:“你叫我什么?” “南……南悦瑾?” “不,不对,叫我师傅,叫我师傅。”他的力气突然更大了,而,离小媛,在这一刻,瞬间清醒。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南悦瑾的徒弟,只有一个,离羽宸。 南悦瑾,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吗?离小媛“啪”一巴掌删在他的脸上,没想到,南悦瑾更加猖狂了。 直到最后,离小媛放弃了挣扎。南悦瑾疯狂的占有着他的身体,离小媛的泪从脸上留下来。她觉得下腹有什么东西,要掉下来。 她的耳边好像有了阵阵耳鸣,又没有,她听见身上的男人在叫一个人的名字:“离羽宸,离羽宸,离羽宸,一遍又一遍……” “啊啊啊啊……呜呜呜……”下腹猛地一痛,坠落感遍布全身,离小媛大叫了几声,放声大哭。 那个夜晚,无比凄惨,无比悲凉的,是离小媛的人生。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