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突然的坏消息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70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昨夜睡的十分香甜,离羽夕醒来时夜沉远已经穿好朝服,准备上朝。她双眼迷离怔愣的看着夜沉远,缓缓起身。 夜沉远走过来按住她:“不急,好好休息,本王下完朝就来看你。” 离羽夕打了个哈欠,迷糊的点头,夜沉远看她这副可爱的样子,恨不得抱着她亲上几口。昨夜他睡意全无,在房间里徘徊。心头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噬,即便是有了离羽夕的保证,那轩辕夜凌呢?他会不会对他的爱妻做些什么。夜沉远不敢想,手触及门栓却又放下,这是他答应离羽夕的,让她自己去解决。不过,这深夜看着自己的妻子约见别的男子,夜沉远心里很不是滋味。 好再离羽夕回来的也快。几乎是她一进门,夜沉远就拥她入怀里,她的背贴在门上,低笑出声。 “夜沉远,你不是说好了不嫉妒的么?” “看见爱妻,我就,情不自禁。” 夜静静的,参杂着蟋蟀的叫声,没人知道宫墙外是怎样一番景色,但宫墙内,暖意包裹了这间房。 夜沉远说“情不自禁”这四个字时,将他的身子转了方向,让她置于她身前,大手环住她的腰身。温暖从背后慢慢的包围过来,耳畔传来他的声音,有点低哑的,却带着说不出魅惑,这四个字从他的薄唇中吐出,听在她的耳中,都仿佛下着大雪的十二月倚窗而坐,独自品尝一杯热气腾腾的茶,袅袅的茶香弥漫着,温热的液体体贴的从口中划入喉咙,整个人都暖和起来。 这一夜她睡的特别安稳,现下多好啊。南悦瑾与离小媛和睦,离羽宸那很快就会有好消息,两国互相交好,相爱的人在身边。 这一切都是极好的。离羽夕吻着香,进入睡梦中。 夜沉远走后离羽夕又睡了一柱香的时间才起来,轩辕月灵在偏殿侯着,有半柱香的时间。见离羽夕过来,忍不住的抱怨:“姐姐,你让我好等。” 这个“等”字一语双关,离羽夕淡笑,将下人支走,夹紧轩辕月灵垮上来的手臂,“放心,我已两将事情处理好,无碍。” “那就好,妹妹在这里谢过姐姐。”说着就要给离羽夕行大礼,离羽夕急忙拦住,道:“不只是为你,我希望看离羽宸幸福。” 假使双方开战,痛苦的是百姓,更痛苦的是轩辕月灵。不过幸好,她与离羽宸,终于不是敌对的那一方了。 轩辕月灵呵呵的笑,昨夜哥哥一夜未眠,喝了许多酒,他的心里大有不服,可这至少代表,他试着放下,那么自己呢?轩辕月灵问自己,要是离羽宸真的不和她在一起,她可以放下吗? 轩辕月灵不费神去想这种无聊的问题,也无意拉着离羽夕一同费神。离羽夕近来正在为国庆忙的不可开交,来找了离羽夕两次,离羽夕总是三句话不离国庆,所以这几日,轩辕月灵都没有去寻离羽夕。 而她一人在宫里,也不无聊,还有许多事情等着她去处理。 不知道从哪个时辰开始,风突然增加了一倍,“呼呼”的吹着。离羽夕右眼皮挑了挑,打了个喷嚏。 “皇后娘娘,要不要奴婢去请御医?” 离羽夕摆手,“不用,小事无碍,你去煮一碗姜汤。” 她核对着国庆宴上的出席大臣的名单,又开始思索节目的出场顺序,每一件事都亲力亲为。 夜沉远走至屋内,看见的就是这样专心的离羽夕。 “皇……皇上。”怎么这一次,还要搞偷袭不成? 夜沉远不语,这时丫鬟将姜汤送上来,夜沉远闻着那气味,将身上的袍子去下披与离羽夕身上,他的衣服带着淡淡的香味,温暖如春。 国庆分为三天,第一天是在宫内,与众大臣家眷赏月饮酒,第二日是在训练场,有将士之间精彩的对决,气壮山河,第三日是出宫狩猎,不减当年风姿。 “皇上,今年国庆的赛马一定很精彩,臣妾也想参与其中。” “不可。”他可不会忘记上一年,她做的那危险的事情。上一年夜沉远就是在她的苦苦哀求下,同意了她可以一同去狩猎的要求。离羽夕出身将门,骑射功夫了得,几次追逐之后从夜沉远手里抢过几次兔子。并成功甩掉夜沉远的眼线。下人来报说跟丢娘娘时,夜沉远正射中一条鹿,脑子里闪过的是离羽夕抢夺猎物时矫健卓越的身姿。 “无妨。”他说着,自己的皇后不会比任何人差。 天已近黄昏,红日慢慢地钻进薄薄的云层,变成了一个红红的圆球

。西边天际出现娇嫩的粉红色。日的周围最红,红得那样迷人。红色向四下蔓延着,蔓延了半个天空,一层比一层逐渐淡下去,直到变成了灰白色。天空中飘浮着柔和的、透明的、清亮的、潮乎乎的空气。 夕阳似乎在金红色的彩霞中滚动,然后沉人阴暗的地平线后面。于是远处树林暗淡的轮廓便突然浮现出连绵不断的浅蓝色线条。 随着时间的推移山峰的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 本该离开的队伍,却仍停留在山上。夜沉远为自己的轻心而自责,还是没有马蹄奔腾的声音,望着那条幽深寂静的小路,夜沉远要来马,却被离羽宸,南悦瑾二人拦下。 离羽夕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回来,她迷失在了山里,和夜沉远失去了联系。 “还请皇上以大局为重。皇后娘娘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说着,南悦瑾拿出此次出行前画的地图,十分精细,每一棵树的位置都很精准。 夜沉远垂下眸子,目光深不可测,脸色愈发冷暗。禁卫军进林扫荡无果,夜沉远大发雷霆,决定自己进寻人,离羽宸南悦瑾二人拉不住他,决定同行。 正欲出发,旁边草丛里却一阵动静。 “什么人?”离羽宸十分警惕,禁卫军立即将那片草丛围住。正当禁卫军准备拿刀试探时,一张满是灰尘的脸探了出来。 众人:“……” 离羽宸:“……姐……” “参见皇后娘娘。”环着的禁卫军全部跪下行李,夜沉远从马上下来,看着离羽夕狼狈的样子,一下子笑出声,他的眼里哪有责怪,皆是宠爱与心疼。 夜沉远想想那天离羽夕头发上,嘴里都是杂草,脸黑的跟墨一样,他很想问问离羽宸,是怎么认出她来的,想到这里,夜沉远发笑。 离羽夕掐住他腰间的一块肉,“夜沉远,不要在想了,我那时那么狼狈……” “遵命,皇后娘娘。” “……我生气了,你得答应我的条件,来哄哄我。”离羽夕见他心情大好,只需再缠他,夜沉远必回同意这次的赛马。 可是还是被夜沉远给回绝了,“离羽夕,没有什么比安全更重要,如果还发生上次的事情怎么办?”上次幸而是她找到路回来了,不然那一夜,山间的豺狼虎豹不会放过她。 离羽夕见势假装失落,“上一次是我太执着追杀,这一次不会了,而且赛马是在马场里,周围都有禁卫军,不会出什么事的,皇上,这后宫天天无聊至极,臣妾的大好年华在此,皇上总不替臣妾惋惜……” 夜沉远:“……” 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世上任何一件新生事物,有生必有克,羊与狼,猫与鼠,夜沉远与离羽夕。在这一点上,夜沉远只能认命。 原来他从来不信这些,作为见不得光的皇子。他步步为营,不信天只信自己,可事实证明,有些天注定的事,谁也逃不掉。 离羽夕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喜上眉梢,办事的效率也加快了,她找来礼部侍郎,户部侍郎,兵部侍郎,问了些相关事宜,又叫了钦天监,让他算准了天气。 “回皇后娘娘,国庆那三日不温不凉,是为极好,还请娘娘放心。” “好,你们都退下吧。” 一切置办完毕,离羽夕得空挑选礼服,国庆是个好日子,务必要盛装出席。离羽夕喜素色,这一次,她要选重色。又给轩辕月灵挑了个绸缎,离羽夕决定去看望一下小丫头,不知道这次见到离羽宸,她又是怎样一番风情。 翠玉匆匆从房门外冲进来,下来离羽夕一跳。 她皱着眉训斥:“急急忙忙的成什么样子?发生事了?” 翠玉咽了口唾沫,她刚把绸缎送到尚衣局,就听闻这个消息:“皇后娘娘……娘娘,奴婢听尚衣局的宫女说,南夫人小产……” “哪个南夫人?”离羽夕心里一惊,脑袋转的飞快,朝堂之上只有一位姓氏为南,但是她不敢去相信这是真的。 “画师,南悦瑾。” “嗡”的一声,离羽夕觉得脑子发张。怎么会,小产?这风雨欲来的架势,把她逼的连连退了好几步。 “娘娘。”玉翠赶紧扶住她,却发现离羽夕身子都是颤的。 离羽夕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离羽夕浑浑噩噩的睁眼,翠玉不停晃动着她,以为她承受不住这打击,傻翠玉啊,这个消息确实很大,但是,她怎么会晕倒呢?她还要去,看离小媛呢。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