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我看上你了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87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轩辕月灵一杯又一杯饮着酒,时不时偷瞄离羽宸。而此时,两道目光同样锁在她的身上,一道来源于离羽宸的姐姐,当今的皇后娘娘,而另一道目光,时隐时有,来源于之前与离羽宸最亲近之人,南悦瑾。 “夫君,你在看什么呢?” “没什么。”离小媛顺着南悦瑾的看去,是那个邻国公主,罢了,是谁都好,离小媛抚着自己的肚子。不是离羽宸,一切都好。 眼看轩辕月灵又一杯酒下肚,离羽夕有些想笑,这邻国的女子好生单纯,来到这里,没有打扮,相貌倒也清秀,一双眼透着灵气。她从一开始就观察她,小姑娘的情义都写在眼里,不过离羽宸与她,还须在斟酌,毕竟轩辕夜凌是个狠角色。她顺势向轩辕夜凌看去,不看还好,一看发现那人正在凝视着自己,而且他的眼神,离羽夕为之一颤。 夜沉远察觉,覆上她的手,轻声询问。 “没事。”离羽夕摇头,装作不经意的看向轩辕夜凌,还好,他没有再看着自己,难道她刚刚出现了幻觉?刚刚轩辕夜凌眼神里的东西,就和轩辕月灵看离羽宸一样。 是她多虑了,她已是夜沉远的皇后,就算轩辕夜凌野心勃勃,饥不择食,他一个皇子,会缺女人?想到这一点,离羽夕的心安定下来。 还是大事要紧,她把目光放回轩辕月灵身上,和缓缓开口:“公主,这里的饭菜可吃的习惯。” 突然被点到名字,轩辕月灵慌乱之下第一件事竟然是去看离羽宸,凭这个细节,离羽夕更加确定了。 沉寂了有两秒,回话的却是亢强有力的男声:“多谢皇后娘娘关心,家妹今日饮得贵国的佳酿,不由贪杯,已是微醉,没能及时回答娘娘,请娘娘不要介怀。” 他的声音出乎意料的清冽,似乎并不是蛮荒之人,而轩辕夜凌也对离羽夕甜美动听的声音而着迷。 “王子殿下严重了,既然公主喜欢,我会准备些许。” “谢皇后娘娘。” 果然是夜沉远身边的人,如此心计,可偏就是这样,轩辕夜凌心里更加欢喜。 夜沉远此时举杯起身,朝下所有人都站起,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接下来的歌舞,杂耍,从西域来的魔术,都给夜增添几分色彩。 欢迎宴在一片祥和之中结束。轩辕夜凌带着轩辕月灵先一步离开,接下来是南悦瑾夫妻,其他大臣也相继离开,至于离羽宸,离羽夕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看见南悦瑾给离小媛布菜,又或者给离小媛揉肩而气闷醉酒,但离羽夕知道,今晚他是出不了宫了。 那这是不是代表,他和轩辕月灵之间有一种缘分,不出他所料的话,轩辕月灵次日酒醒就会打听离羽宸。 “皇后有所思?”夜沉远一把将她拽到自己的怀里,刚才她与轩辕夜凌的对话,到不失皇后的风范。 离羽夕把头埋在他的胸膛处。今晚夜沉远喝了不少酒,所以格外温柔,离羽夕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像哄小孩一样的哄他。 自从上次落水之后,这后宫又胜下她一个人,可是离羽夕这次却一点都不觉得孤单,她死过两次,却都活了过来。上天垂怜,她和夜沉远还有很远很远的路要走,这一世,她一定要陪他游历完大好河山,赏遍美景,母仪天下,替他看好了这江山。 这一日是个晴天,轩辕月灵一大早就来到离羽夕的寝宫,离羽夕翻了个大白眼,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姑娘,一点办法都没有。 “姐姐,你这衣服可真漂亮。”她主动拿起桌上的梳子,给离羽夕绾发,并且打听着有关某个人的消息。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突然与轩辕月灵熟悉起来。离羽夕看着镜子里一脸羞意的轩辕月灵,回忆起那一天。 那是宴会后的第一天,离羽夕刚送夜沉远上朝,哈欠打了一半,丫鬟就通传说邻国轩辕公主求见。离羽夕是真的很伐,可一想到昨晚轩辕月灵对离羽宸的感情,这可是弟弟的终身大事,她义不容辞。 离羽夕让人将轩辕月灵请进来。来这里之前轩辕月灵特意换了宫里的衣服,让离羽夕眼前一亮,心里对这个姑娘多了几分好感。而在接下来的交谈中,轩辕月灵毫不遮掩,大大咧咧的性格,单纯的让她心疼。 轩辕月灵三句不离离羽宸,没有心机,离羽夕不跟她生份,让她唤自己姐姐,轩辕月灵便再也不叫她皇后娘娘了。 “姐姐,离羽宸真的没有婚娶吗?”

“姐姐,他今日……” 离羽夕强忍乏意,你这个傻公主,终于问到关键了:“他昨夜大醉,就留在了宫里,现在还未出宫,你让小李子带你过去吧。” “多谢姐姐。” 轩辕月灵的情绪全都写在脸上,大胆的就去寻了离羽宸。 结果当然不尽轩辕月灵的意,她与轩辕夜凌说了此事,轩辕夜凌见妹妹如此痴情,就要去像夜沉远请旨赐婚,轩辕月灵当时就拒绝了。 “我不要,他一定会喜欢上我的。” “这么确定?”她那个弟弟,他弟弟的感情…… “是的,姐姐你一定要帮我。” “……好。” 见她如此逐定,离羽夕定当全力帮她。她找了离羽宸谈话,说的是自己在后宫太过无聊,希望弟弟在宫中小住一些时日,离羽宸欣然答应。 接下来就是轩辕月灵制造的一次又一次偶遇,互相熟识。离羽夕苦笑不得。 夜沉远搂住爱妻,发现近来她心情很好。 “羽夕?你真的有意让离羽宸迎娶轩辕月灵。” 她在他怀里翻了个身,发丝划过他的皮肤,弄得夜沉远心里痒痒的,离羽夕道:“月灵她是有心人,而且,羽宸他……他必须面对一些事情,去接受一些事情。” 夜沉远叹了一口气,将她搂的更紧,过了一会,离羽夕又翻过身来,很严肃的对夜沉远说:“夫君,如若最后轩辕月灵没成为羽宸的妻,两国关系破财之时,可否放过她的姓名。” “你……” “答应我。”离羽夕什么都没想,只是想保护轩辕月灵。 夜沉远点点头,她在他怀里得意安然的睡去。 清晨,含苞欲放的蓓蕾上,晶莹明亮的露珠闪烁着,显得生气勃勃。 但满身生气的人却没有来,离羽夕叫来人打听,这才知道今天是离羽宸出宫的地方,这数十天的相处,离羽宸对轩辕月灵真的一点感情也没有?她这个弟弟,太过无情。 事实上,离羽宸不是无情,是崩溃。 他再次被人拦住去路,他看着面前的轩辕月灵。飘廖裙纱裹紧绸缎,显出玲珑剔透的诱人身姿。抹胸蓝蝶外衣遮挡白皙肌肤。晶莹剔透的倒坠耳环垂下,摇曳。散落肩旁的青丝用血红桔梗花的簪子挽起。斜插入流云似的乌发。薄施粉黛,秀眉如柳弯。 一方美人,也不过如此,但是这女子,太过于活泼,是离羽宸不曾见过的。 他的分身,让轩辕月灵很生气:“喂,离羽宸,你有没有听见本公主说话,我说,我看上你了,你听见了吗?” “请公主不要消遣微臣,微臣现在有事,要离宫了。” 轩辕月灵气的跳脚:“我没有消遣你……罢了,你回去好好想想,我们还会再见的。” 离羽宸赶忙离开,真的是,榆木脑袋,轩辕月灵嘟着嘴,过两天她就让姐姐再把他召进宫。 离羽宸走后,轩辕月灵便只与离羽夕交好,两人讨论完离羽宸,就开始讨论一些花花草草,首饰,国家的规律礼仪什么的。虽然离羽夕也曾与丽嫔这样说过话,但确实完全不同的,一个人若真心带你,你的身子都是暖的,从里到外。轩辕月灵答应了会给她带独一无二的头饰,离羽夕变送给轩辕月灵她喜欢的素纱婵衣。 许是水土不适合,吹了凉风之后的轩辕月灵很长时间都没能好起来,离羽夕很是担心。亲手做了糕点送予她,到了地方,门外却倚着一个人,是这些天她来看望轩辕月灵,总是遇见的人——轩辕夜凌。 “参见皇后娘娘。” “王子不必多礼,月灵她好点了吗?” 离羽夕心里明白,轩辕月灵和轩辕夜凌虽为兄妹,可一个深不可测,一个单纯善良,相差甚远。 “妹妹她得娘娘的照顾,一定不会有事的。” 离羽夕点点头,往前走着。 “啊!”眼看自己摔在地上,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她,白皙润滑,这是轩辕夜凌第一次触及她的身体,“娘娘小心。”他不动声色的移开踩在离羽夕裙摆上的脚,也并不准备道歉。 离羽夕不傻,知道是有人踩到了自己,必然不是贴身宫人,她瞪着轩辕夜凌,“你有什么目地?” 男人轻笑,将刚才抚摸住离羽夕胳膊的那只手放在鼻前嗅了嗅,嘴角微张:“好香。” 离羽夕很是愤怒,可她要颜面,夜沉远更得要:“这香粉,我自会赠予王子。” 轩辕夜凌笑意更浓。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