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带药朝拜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34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下一世,夜沉远,你不要生在帝王家,我会找到你,做你的妻子,爹爹,姐姐,弟弟,来世再见。离羽夕看见一片白光,在然后,什么都没有了。 半个时辰后,夜沉远抱着不省人事的离羽夕,周身寒冷,眼中通红满是杀气。禁卫军跪在岸边,颤抖着身子不敢说话。 离羽夕可能不会知道,就是她最后的那次摆臂,拯救了她。禁卫军发现尸体后,立即进行了辨认以及检验,发现他们都死于刀伤,一刀致命,而这些人无一不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那么,他们死去,皇后娘娘呢? 当及禁卫军统领下令封锁整个花园,让人通报夜沉远,派更多的人进行排查。 幸而是,眼尖的将士发现了桥岸边的不对劲,那里的泥土颜色更深,明显是有人将上面一层刮下,待他走近一看,湖的中央,竟然冒着小泡泡,“是皇后,是皇后!”如果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将士大叫到,“噗通”一声跳下水,继而又是几声“噗通”的声音。 夜沉远一早就觉得内心不安,上朝时右眼皮甚至跳了几下,可自己的亲信已被派去,离羽夕必不会有事,夜沉远说不上来,只能压下心头不适去处理政事。 将士匆匆忙忙的从外面闯进来,夜沉远的思绪被打乱,大怒:“何事?” “皇上,皇,皇后娘娘她……” 闻“皇后”两字,夜沉远立刻站起,放下手中的笔,心中的不适全涌了上来,他理智全无,上前一把扣住将士的肩膀。 面目狰狞,声音也无法平静:“皇后怎么了?” “皇后落水,我们正在打捞。” “轰”的一声,夜沉远的一切天崩地裂,那是比江山还重要的东西,是他这辈子都不能失去的东西。 “废物!”夜沉远大怒,推开将士极速飞奔向湖心桥。 他到时,离羽夕刚被救上来,有那么一瞬间,夜沉远甚至不敢上去看,那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那个如此狼狈如此不堪的人是谁?是她最心爱的皇后?是他一生唯一的妻,离羽夕吗?离羽夕,你不能有事,本王要你好好的。 他冲了上去,一把抱起她,触及她冰冷的身体,夜沉远心中更是痛苦。 “传御医!传御医!”他抱着离羽夕疯了一样的狂奔着,将她放入床褥之中,脱下她的衣服擦拭着,解下自己的衣服裹住她的身体,将厚厚的被褥盖在她的身上,让离羽夕的头真在自己的腿上。而他,夜沉远,那个在外人看来冷漠霸气的君王,红着眼睛,全身只剩一件里衣,他坐在那里,一遍遍吻着离羽夕的额头,不断摩擦她冰冷的身体,嘴里不停些:“醒过来,离羽夕你给本王醒过来。” 饶是赶过来的太医,也被眼前这一幕吓了一跳,不过他们不敢耽误,立马着手诊治皇后。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床头的蜡烛换了新的一只,终于,在太医最后一针扎下去后,离羽夕的嘴里呛出一口水,连咳几下。 太医们心里的气还没有松下,下一刻,离羽夕再次陷入了昏迷,太医大惊失色,夜沉远更是愤怒不已。 “怎么回事?” “回,回皇上的话,皇后娘娘体内的水已被逼了出来,至于昏迷,皇后娘娘是被下了药才导致的。”一位尚有资质,老一点的太医抚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看着夜沉远。 被下药?夜沉远的眼中闪过狠栗:“什么药?马上医治,皇后不能有事。” 老太医突然跪下身来,“微臣只知道娘娘的情况,并无法确定这是什么药,无法医治,现下只能确保娘娘的生命没有危险,待微臣们回去查阅古籍,方可对症下药,还请皇上赎罪。” 夜沉远神色一僵,周围的气息愈发阴冷:“好,本王给你们三天时间,皇后必须活着。” 太医们擦了一把汗,确保离羽夕的生命无任何威胁,才离去。接下来的时间里,不只是他们忙碌着,夜沉远派人彻查了当日的情况,挑选出怀疑的人,严刑逼供,皇帝的狠辣一夕之间全部呈现在众人面前。 查明真相的第二日,朝堂上炸开了锅。一夕之间,后宫五位嫔妃皆被打入冷宫,丽嫔因为毒害皇后,赐予诛九族之罪,那日朝堂之上,夜沉远发怒。眼里放出的寒意让每个官员为之颤抖,正因如此,那些个和丞相一派的官员,没有一个敢站出来求情的,丞相背痛的喊叫绕梁不觉:“皇上饶命,微臣知错了,皇上饶命啊……”

从此以后,后宫清净,朝堂之上无人敢造次。 离羽夕仍旧昏迷不醒,好在太医们已经研制出解药,但如此大国仍凑不齐药材,太医们束手无策。夜沉远更是派人出去贴布告,以重金来求药。 多日后扔不见有结果,夜沉远几乎崩溃。看着爱妻沉睡的模样,恨不得躺在那里的人是他自己。他终于体会到那种感觉,你感觉那人就在身前,却怎么抓都抓不住的感觉。 求不得,放不下。 离羽夕,你不可以这样。 一夜未睡,笠日上朝,夜沉远的憔悴另众大臣堪忧。 “有是禀报,无事退朝。” “臣有报。” 夜沉远撑起身子示意他汇报,那大臣说的不只是国家的大事,更是夜沉远重视的大事。 “邻国皇子轩辕夜凌及公主轩辕月灵请求拜访本国,并且……送药。” “送药?爱卿说的,可是能治与皇后之药。”夜沉远突然来了精神,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更是双眼放光,将话都抑制不住的激动:“回去告诉轩辕一族,若是医治好皇后的病,本王一定会礼待他国。” 这一消息一出,不要说夜沉远轻松了,就是太医,大臣们也都松了一口气。且不说轩辕夜凌与轩辕月灵二人来此有什么事,重要的是他们手里有重要的东西,如果离羽夕仍昏迷不醒无药可医,再这样下去,天就该塌了。 此时邻国轩辕一族的到来,让众人都大喜。夜沉远的话很快传到邻国。而轩辕一族也带给了夜沉远想要的东西,药比人先到,让夜沉远很很记住了他们的好,但是并不代表,夜沉远会丧失理智。 只是那药真的有效,离羽夕喝下去三副,身体便有所好转,那一夜她醒过来,在夜沉远怀里哭泣,夜沉远将她搂在怀中,不肯放开她,这才是他的全部,他再也不要失去她。 晏时宫人就来通报说轩辕夜凌已经入境,夜沉远吻了身侧之人,起身宽衣,却不想一只小手已攀上他的胸膛:“皇上,这是臣妾分内的事,还请皇上不要阻拦。” 他一起身,离羽夕也行了,只是她刚好,夜沉远不让他下床,此时她却下来为他宽衣,夜沉远眉头微皱,听她这么说,不免有些心疼。 “你在修养一些时日,不必心急,今日南悦锦陪我迎接轩辕一族,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 离羽夕点点头,将玉佩挂于他腰间,虽然轩辕一族送药救于离羽夕,可是两人心里都有数,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都不可因为这小小人情而答应。 夜沉远掌握的很好,迎接他们时,用的是二等朝上的礼仪,既不丢了面子又给了他们面子。 只是这轩辕夜凌,看起来着实不怎么友好。 南悦锦位于夜沉远身侧,眸子紧缩轩辕夜凌,他不是一般人,此刻他的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论气场,这个男人不比夜沉远差,只是他放浪不羁的样子,容易让人误会,可是他看夜沉远时眸中划过的野心,没能逃过他的双眼。 明显,夜沉远也看了出来,两人交谈一句,都在打哑迷。 几次自己略带目的的询问都被夜沉远不动声色的抵挡回来,轩辕夜凌心里闷着气,找着夜沉远的软肋,可这样一个人……他看不出有什么弱点。 思考之余,轩辕夜凌终于看见夜沉远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别样的柔情。 等等,那个宫人说什么? 他隐隐听见,那人汇报他说,娘娘已经睡下。夜沉远在听及这话是,温柔了许多。真是看不出来,如此冷漠的一个人,也会有柔情的时候。 为一个女人。 轩辕夜凌在心里冷哼一声,夜沉远,我要好好会会你:“微臣听闻贵国皇后娘娘身子受损不知可有大碍?” 果然,夜沉远沉下了脸,随即回复正常?“不劳轩辕王子废心,一切都好,不喜欢家父可好?” “很好,谢皇上关心。” 夜沉远点头,似乎很享受轩辕夜凌那声皇上。 此时天还未亮,一行人走在通往寝宫的路上,途经御花园,花香沁人心肺,轩辕月灵忍不住上前摘取,换来夜沉远的嗤笑。 轩辕夜凌吓止住妹妹,皮笑肉不笑:“让皇上见笑了,家妹贪玩,望皇上不要介意。” “不会,这次来这里,好好的玩。” 夜沉远呵呵笑了两声,眼神里都是轻蔑,轩辕夜凌也呵呵的笑,心里却都是恨意。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