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二人大婚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45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离羽夕在正式宣布婚事确定之后,也忙碌了起来。虽然皇室比起离府来有更好的条件,让离羽夕在这些细节问题上根本不需要亲历亲为,但是离羽夕还是对待此事十分认真。 毕竟,从最基本的来说,这场婚姻是自己和丈夫促成;再加上婚姻的双方,都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南悦槿是自己父亲的多年好友,又是她的亲弟弟的师父和好兄弟。而离小媛是自己的妹妹,虽然从前二人多有不和,但是与阴险狠毒的赵静不同,离小媛本身并未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即使她们曾有过那么多争斗,也无非是离小媛为了自身的利益在进行谋划罢了。 都说侯门深似海,想这京城之中,哪个高门贵女不是从小受到这样的教育呢?又有几个不是在妻妾争斗、甚至政治斗争的夹缝中,靠着自己的那一点点计谋,勉强生存下来的呢? 再加上,自己现在已经与深爱的夜沉远成为了夫妻,也并没有任何必要,对自己没有丝毫威胁的离小媛出手。 因此事到如今,离羽夕不仅根本不打算与妹妹作对,而且还是真心为她谋划,不然也不会在离小媛提出做自己替身的那次,主动出手拦阻;也不会同意为她赐下她所渴望的这一门亲事。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虽然离羽夕还是有些担心南悦槿,但转念又想到,南悦槿为人虽然性情豪放不羁,甚至有时会有些古怪,让人难以理解他的作为,但是她知道他平素所行光明磊落,一诺千金,重于泰山,虽然他对离小媛并没有爱情,但也绝不会亏待自己的妻子。更何况,这也是离小媛明知道对方对自己并没有爱情的情况下,自己所做出的选择。 南悦槿为了自己的弟弟,也做过很多很多事情,她也不知道如何报答。如今的此事,她问过南悦槿的意见,确定了他的想法,既然他最后是主动答应,那么,也应该是他所希望的结果吧? 即使是赐婚的旨意已经发了下去,即使用了这么多的理由说服自己,离羽夕仍然稍微感到了有些犹豫。她这样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毕竟她还是希望,南悦槿和离小媛最后都能得到幸福的啊。 “在想什么呢?”离羽夕回头一看,是自己的丈夫,夜沉远。 她温柔地一笑,满怀爱意地注视着自己的丈夫,如实回答了他的问题,“并没有什么,我只是在想那两人的婚事罢了。” “放心吧,”他用同样温柔的目光,回应着自己深爱的妻子,“这并不是在我们的要求之下,而是他们两人自己做出的选择,所以对他们来说,应该都是最好的结局了。你不必有任何担心,你为他们所做的足够了。” “嗯,好。”她微微点了点头,把心放下了一些。 “我们去用午膳吧。”夜沉远转了话题,“御膳房已经把所有菜肴都准备好,就在等你了。” 离羽夕下意识地回过头去,金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几乎晃了人的眼睛。 与自己深爱、也爱着自己的人相守,一生一世一双人,说来容易,可是又何等难得。 世事无常,相爱的人或者天各一方,或者天人永隔;再或者,对方并不能以同样的感情,来让你得到回应。 想到这里,夜沉远伸出手去,握住了离羽夕的手,仿佛永远不会放开一般。 这天是夜沉远令钦天监择定的成婚之日,是个上好的黄道吉日。 无论从哪个角度,这场婚礼都是无可指摘的完美。聘礼和嫁妆,都有不少御赐的财物在其中,而且不仅仅有象征性的玉器,也有实打实的金银锭子。 不仅如此,皇后离羽夕甚至亲自参与筹划其中,皇家指派人力物力,这样的一场婚礼,自然是尽善尽美完满无缺的。大概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成为京城内众人议论和羡慕的焦点吧。所有的宾客都这样想着。 当然这其中也有不少的人动了心思,自己府上将来要办婚礼,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到这样的程度。当然即使他们能做到,也绝对不敢刻意压过这场婚礼,不然,不是给皇帝没面子吗?藐视君王得是多大的罪名。 婚宴的现场,所有人喜笑颜开,大部分宾客都喝了很多的酒。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台上轻歌曼舞,低吟浅唱,台下语笑晏晏,好不热闹。 就连刚刚从严重的伤势之中恢复的新郎南悦槿,居然也似乎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一般,在宾客中间四处

穿梭着拼酒,结果喝了不少酒之后,整个脸都涨得通红。 虽然是圣旨赐婚,但是皇帝本人并没有一定需要出面婚礼的规矩。不过因为是南悦槿和离小媛的婚礼,夜沉远和离羽夕二人还是亲自来到了婚礼现场,希望能够亲自向他们带来自己的祝福心意。 这对于新人而言,显然是莫大的荣耀,所有宾客看向南悦槿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羡慕甚至是嫉妒。 居然能让皇帝和皇后两人同时亲自出现在他的婚礼上,放眼全国,又有几个人能做到? 离羽夕远远地看着南悦槿,点了点头。 当日他掷地有声的承诺,仍在她的耳边,此时离羽夕倒并不担心他。但是此时她却注意到了另一个人的出现——离羽宸。 离羽宸的样子,很显然也是喝了过多的酒,几乎都有些站不稳了。 离羽夕十分担心地盯着自己的弟弟,难道他是为了南悦槿结婚的事?转念一想,他应该并不知道南悦槿内心真实的想法,都说少年不识愁滋味,如今他喝醉,大概仅仅是因为他年龄还小,在这样的场合,又没有人拘着他不让喝酒,一时间多喝了几碗而已。 她走上前去提醒弟弟,“不要喝那么多酒,喝酒太多伤身体,尤其是你还不够大呢。等过两年……不行,过两年你也不能这么喝。” 离羽宸自然很听话,他对自己的姐姐向来是尊敬有加,言听计从,即使她成为皇后之前也是一样。他赶紧放下了手上的酒杯,连声答应自己不会再喝了,要姐姐放心。 离羽夕转过头去找夜沉远,让他顺便也看着众人,酒这东西,喝多了总是会出问题的。尤其新郎若是喝醉了,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来呢。 夜沉远想想也有道理,他也不希望好好的婚礼节外生枝,虽然已经有常规的准备,但是多防范总是万无一失的。于是他便叫来一个太监,吩咐了几句。 不想,离羽宸所喝的酒是陈酿,后劲太足,即使他放下杯子不再喝了,过了半个时辰,酒劲上了头,一下子差点绊倒。 南悦槿身为新郎,自然是一直被缠住,无论如何脱不开身的。但是他的那两道目光,却几乎是一刻都没有从离羽宸的身上移开。 即使事到如今,他仍然无法抑制地想要知道,离羽宸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的感情究竟是如何?即使这一切,都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即使这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他从来没有后悔过的选择! 正因为如此,在离羽宸几乎绊倒的那一刻,他冲了上去,想要扶起他来。 但在迈出脚步之前,自己仅仅是片刻的犹豫,便已经晚了。 所幸,离羽宸并没有真的摔倒。 离羽宸的身旁,有一个穿着樱粉色长裙的少女,迅速地将他扶起。 也好。这样也好。他应该是可以放心了吧。只不过,只不过……从此以后,这就是他们最近的距离了吧。守护在他身边的,应该会有另外的人,自己既然选择了离小媛,负担起了对她的义务,就应该用全身心去履行这义务。 南悦槿闭上了双眼,强迫自己的思绪进入一片虚空之中。 当他再度睁开眼的那一刻,南悦槿惊讶地发现,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自己。 他第一反应是有些慌张,但电光火石的一刹那之间,他又迅速地冷静了下来。因为那双眼睛的主人,乃是自己的新娘——离小媛。 他换上了自己所能说出口的最温柔的语气,“天似乎有些凉了,你要不要加件衣服?不然我去叫人给你拿件披风来?” 离小媛的脸上,是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南悦槿对自己都是不假辞色的,那冷冰冰的神色,似乎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如今,有了夫妻的名分,他果然没有再这样做,而是把自己温柔的一面对她显示。 这样看来,自己当时冒着生命危险,请求离羽夕赐婚,看来确实是做对了呢。她这样想着,也不知不觉微微地笑了。 她相信,即使南悦槿是一块坚冰,她也能用自己的怀抱,将他彻底融化成水! 自己在将军府的时候没有输给任何人,如今出嫁,也不会输给任何人! 她微微低下头去,脸也有些红了,“妾身……不冷,谢夫君的关心。” 此时天色逐渐暗了下去,众多宾客之中,也有不少开始告辞归家。到最后,宴厅之中只剩下新人和至亲的几人,这其中也包括夜沉远和离羽夕。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