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答应赐婚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295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陛下。”离羽夕微微带了撒娇的语气:“陛下您听我说完,如今那莫北源手下也不过几个残部,如今还没有被歼灭不过是因为赵静家还有些势力以及他为人谨慎,至今没有露出马脚。” “虽然莫北源只剩下几个残部,但赵家的实力也不容小窥。” “赵家再有实力,表面上还是忠诚于当今陛下的赵家,暗中帮助莫北源是一回事,摆明了跟陛下作对又是另一回事。如今我们只要分出一部分兵力,随便找个由头将他们的家丁封在原地,再将祈福一事公告天下,虽然不免人多手杂,但是大张旗鼓的出宫,想必也没人有那个胆子公然跟陛下作对吧。” “话虽如此,但是行至城外,难保莫北源的人不会伪装成盗贼袭击卫队。” “这就要靠陛下了呀。”离羽夕微微一笑:“臣相信陛下不会放臣一个人出宫的。陛下只要派遣手下精兵交于父亲手里。臣带人先行上路,作为诱饵,父亲可带少数精锐暗中掩护,另选忠诚可靠之人带大队人马远远跟随,一旦莫北源发难,即刻将他拿下就是了。” 夜沉远沉默。 “陛下,如今这局势已经是一个死局,如果我们主动出击,成功的几率反而会比较大。况且臣身后有大军保护,即使失败也未必会损伤臣分毫,我们何妨一试?” 离羽夕平心静气,条理清晰的说着自己的理由,她希望离衡轩和夜沉远明白自己并不是一时被担忧冲昏了头,而是谨慎考虑过才出此下策。 离衡轩觉得离羽夕的计策还有些可行之处,毕竟主动出击,将计就计还可以更大的争取到翻盘的机会,趁着莫北源以为他们迫于无奈只能往圈套中跳时,可以掩人耳目的安排下几个棋子。所以这一局的输赢还未可知。毕竟如果按兵不动,自己的儿子是必然要搭进去了,而莫北源也可能继续藏匿,时不时地跳出来威胁社稷安慰。 但是一想到诱饵是自己最疼爱的女儿,离衡轩的心里便又下不定决心了。 “既然如此,为何不由朕亲自出宫?”夜沉远反问道:“朕这个诱饵,分量要比你重得多吧。” 离羽夕万没想到夜沉远会提出自己出宫,她连忙反驳:“陛下贵为九五之尊,一国之君,陛下的安全岂能轻易儿戏?” “你不是说没什么损失吗?”夜沉远玩味的看着离羽夕。 “臣只是一国之后,不问朝政。自然不能与陛下相提并论。”离羽夕明知夜沉远借此压她,有些不满道:“何况即使臣万中有一的落入莫北源之手,陛下不是还可以救臣出来不是?” 救?夜沉远看着眼前坚定从容的女人,如果她落入自己死敌之手,怎么可能还救得出来?如果从莫北源手中救人那么简单,自己早就带人杀过去了结那个这么多年的宿敌了,何苦看着自己的友人重伤不醒,自己爱的女人因担心被抓的弟弟而日渐消瘦。 “陛下,您考虑清楚了吗?” 其实夜沉远又何尝不清楚目前只有让离羽夕做诱饵才可能有机会抓住莫北源,只有除掉莫北源,那些有异心的大臣才会明白自己的可怕之处,即使不能安定一世,至少也给他换来了培养实力的时间,唯有如此,他才能安心的壮大父亲留下来的王国。 但是夜沉远知道自己付不起失败的代价,在离羽夕和江山社稷中,他永远两个都想要。 想清楚了自己所求,夜沉远心意已决。 “这件事暂时搁置,让你出宫祈福,朕是绝对不会允许的。”一旦下定了决心,夜沉远莫名的轻松了起来,“羽夕,离将军的伤也是刚好,你们有阵子没见了,这次就好好叙叙旧,再送离将军回去吧。” 考虑到离衡轩与离羽夕多日未见应该有很多体己话要说,夜沉远特意让他父女二人回去好好叙旧。 批完了奏章,夜沉远便又开始想他的双全法。然而,莫北源这个死结并没那么容易结,越想越焦躁之际,索性命人取了几样珍贵药材,带了一个御医和一队精兵出宫看望南悦槿去了。 夜沉远的到来让南府的下人拘束的紧,夜沉远毫不在意的让他们忙自己的去,自己带了御医去卧室看望南悦槿。 南悦槿还没有醒。 御医给他请过脉之后,再三保证南悦槿生命无碍,夜沉远才觉得心里某处踏实下来。如此又在床边陪了这个好友一阵子,直到入夜。夜沉远猜

离衡轩应该已经回府了,才带人回宫。 “照顾好南悦槿先生。”临行前,夜沉远叮嘱南府的仆人好生照顾南悦槿,“如果需要什么,直接派人去宫里取。” 夜沉远刚准备回宫,才转出南府,突然有一人自墙边冲出,直冲到马前。 护卫唯恐是刺客行刺,立刻以身体作为盾牌,将夜沉远团团围住,手中钢刀具已出鞘。 “陛下,臣女离小媛,拜见陛下。”那人影身子一歪,径直跪在了护卫的刀口之下。 离小媛?离羽夕之妹? 夜沉远挥手让护卫让出一条路来,持了灯细看。 “离小媛。”夜沉远倒是知道这个离羽夕同父异母的妹妹,只是并没有什么交往,并不亲近,“你深夜拦驾,有什么事吗?” “陛下,臣女偶尔听闻父亲谈起陛下的心事,臣女有一计,能为陛下解忧。” “哦?说来听听?” “这里人多嘴杂,臣女不敢妄言。”离小媛抬起了头,一双乌黑的眸子在黑暗中闪烁。“而且现在这京城中危机四伏,臣女恳请陛下先回宫,再让臣女替陛下解忧。” “离将军家的女子果然多聪敏,朕准你随朕回宫。”夜沉远说完便不再看她,策马继续向宫门的方向走去。离小媛谢过恩骑上侍卫牵过来的马匹,一起走回了皇宫。。 深夜,夜沉远的书房内犹有一盏灯火入豆,隐隐约约的将屋内二人的身影映上了纸窗。 “这里的侍卫都对朕忠心耿耿,不会走漏一丝消息。你现在可以说了。”夜沉远慢悠悠的用杯盖住去拨杯内的茶。 “陛下,臣女偶然听闻皇后殿下为救胞弟,愿出宫祈福,引那逆贼莫北源出现。”离小媛跪在夜沉远的跟前,字字句句如珠玉溅落,清晰可闻。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夜沉远眼皮都不抬一下。 “臣女担心皇后殿下,故请陛下允许臣女代替皇后殿下出宫,为国祈福。” “哦?”离小媛成功地引起了夜沉远的兴趣。夜沉远终于抬起眼睛看着面前这个与离羽夕有几分相似的女子,“说说看,你有什么打算?” “回陛下,陛下至今为止没有对莫北源采取行动,想必是因为陛下也不知那逆贼踪迹,如果皇后殿下不肯出宫,那逆贼定然也不会现身。但是皇后殿下贵为一国之后,臣女知道陛下担心皇后殿下的安危,一定不会让皇后殿下以身涉险。所以……”离小媛顿了顿,“所以唯有臣女假扮皇后殿下,一来救回胞弟,让离家骨肉团圆,二来也可以将莫北源绳之以法,为陛下解忧,三来还可以保护皇后殿下安全,四……” 说到这里,离小媛犹豫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 夜沉远知道离小媛为二夫人所生,与离羽夕的姐妹情并没有多深,如今主动要求假扮离羽夕作为诱饵,显然不仅仅是为了所谓的血缘亲情。 “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四……这四是……臣女如果能够平安归来,希望陛下为臣女赐婚。” “赐婚?”夜沉远万没想到会是这么个要求。“你想要嫁给哪个亲王做正室吗?” “臣女为庶出,不敢肖想诸位王爷。” 离小媛想要赐婚的竟然不是王爷,夜沉远一时摸不清离小媛的心思了,不过他并不在意,普天之下只要他开口,哪个男人敢不娶大将军的女儿呢? 离小媛继续说道:“臣女有一个喜欢的人,但是那心上人并非朝臣,与臣女相比身份悬殊,家父是不会允许臣女下嫁与他的。” 离衡轩贵为大将军,嫡女又嫁进皇宫成为集自己所有宠爱于一身的皇后,离家身份自然是高之又高。而这离小媛虽然是庶出,但毕竟是二夫人所生,地位自然也不会太低,如今这离小媛想要嫁给一个没有俸禄的平民,确实是一桩门不当户不对的婚事。 夜沉远明白这离小媛是希望用自己来压她的父亲。 “臣女自知婚姻无望,故请陛下看在臣女以身犯险的苦劳上为臣女赐婚。臣女是皇后仅有的妹妹,稍作遮掩便没人分辨的出来。” 夜沉远接着烛光细看离小媛,这姐妹俩确实有六七分相似,如果不用她,大概也没有其他人选适合假扮皇后了。 不过是让她嫁个如意郎君而已,夜沉远咬咬牙:“好,朕答应你。无论此次成功与否,只要你平安回来,朕便为你赐婚。”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