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争论不休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34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羽夕?” 夜沉远连忙将跪在地上的人扶到椅子上坐稳,然后扬声问了外面的守卫一句:“你们刚刚可看到有什么可疑的人经过?” 守在门外的侍卫回报:“回陛下,属下已经遣人将大臣秘密送出宫。刚刚除大臣与巡逻队外,再无其他人经过。” “好。送大臣出宫的事一定要隐秘,千万不要走漏一丝风声。” 夜沉远确定外面平安无事后便从内部锁了书房门,转身走向离羽夕。 放下帷幔的书房阴暗一如没有月的夜。 离羽夕坐在阴影里,若有所思的呆望着虚空中的一点。仅有的两只烛火,明明暗暗的摇晃着,照在她的身上,将她映的如鬼影一般,模模糊糊的看不清脸。 现在,夜沉远也不想看见那张脸。 “沉远。”离羽夕打破了沉默。 “嗯?” “之前我现在你这里翻几本书看,一不小心就在屏风后面睡着了。”离羽夕有些抱歉的说:“你们刚刚说的事,我都听到了。” “听到了啊。”夜沉远低垂了目光苦笑。 为了掩饰内心的担忧,夜沉远下意识的把玩起腰间的玉佩。 离羽夕伸手捉住那双不肯停歇的手:“沉远,好好听我说好不好?” 夜沉远知道离羽夕想谈什么,但是对于自己心爱的女人的请求,他的回答永远是一个“不”字。 他轻轻的抽出手,温言软语:“羽夕,现在夜深了,我们都先去休息,明天再谈好不好?” “可是!” 夜沉远将食指轻轻点在离羽夕的唇上,封住她下面的话。 “没关系,不急在这一时。”夜沉远让语气变得更加温柔,“先把自己的身体熬坏了,开心的可是他们。” 夜沉远说的话离羽夕都明白,但是刀架上的是自己的亲人,纵然是她也冷静不下来。 夜沉沉安抚性的握紧了离羽夕的肩膀,将人转向自己:“明天我派人去请国丈来,等离大将军来了,我们再商讨此事,好不好?” 离羽夕明知拧不过他,只能乖顺的让他安排人将自己送回寝宫。一夜辗转难眠,好容易睡着之后再睁眼,已经过了第二天的巳时。 经过这一夜,离羽夕已经浮躁的心绪已经沉静了不少。现在大敌当前,不是她可以放纵自己被担忧和焦虑的思绪所控制的时候。 离羽夕明白,自己的人生能够得以改写,都是托了重生后的自己心思缜密的福。她谨小慎微,步步为营的苦心经营至今,无论是多么令人不安恐惧的危机,她都是咬着牙强迫自己冷静思考,小心谨慎的应对。何况,还有那个如今已经成为她夫君的人从旁协助。 想起那个男人,离羽夕不自觉从心底泛起一丝温柔。这几年来夜沉远对她的帮助,点点滴滴皆埋藏于离羽夕的心底,每每想起便不觉泛上一丝甜意。 经过那么多两人共同经历的磨难,离羽夕知道无论何时何地,夜沉远不会辜负她,所以如今她也不应为了自己的家人而危害到夜沉远的安危。 如今,弟弟离羽宸被抓,南悦槿重伤昏迷。如果这是上天对他二人的考验,有夜沉远在身边,离羽夕自己亦应该理智应对,而不是如之前那样放任自己被恐惧所困。 离羽夕又阖眼休息了一会儿,再睁开双眼时,眼中已经没有一丝惶恐与动摇。之前那个处变不惊的离羽夕又回来了。 离羽夕吩咐翠玉帮她洗漱穿衣,镇定的用完午膳才起身前往夜沉远的书房。 书房所在的院落从外面看似乎与往日无异,一旦进入院内就会立即发现四处皆有禁卫暗中守护。原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书房,竟硬生生的被防范的全无死角。 推门进去,屋内有一年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正与夜沉远低声交谈。那人听见开门声便回头一看,面上立时泛起混杂着担忧的慈爱。 离羽夕快步扑了过去:“爹。” “皇后殿下……”离衡轩迎了过去,扶住女儿的一双手臂,顺势就要跪下行礼。 夜沉远上前一步将离衡轩扶了起来:“现在没有外人,国丈何必行此大礼。你们也有日子没见了,亲近亲近,不用再多礼。” 离羽夕感谢的看了夜沉远一眼,将离衡轩让到椅子上,旋即一跪,抱住了离衡轩的双腿:“父亲,女儿不孝,最近让你担心了。” 离衡轩连忙将离羽夕拉起来搂在怀里,往昔刚毅坚

定的脸如今看起来竟与随便一个平民父亲无异。 “夕儿啊,为父此生唯一的心愿也不过是希望你们能好好地生活。可如今宸儿被抓,那逆贼竟又用宸儿来威胁你与陛下,”离衡轩顿了顿,“为父现在唯一不放心的就是你和宸儿而两个人啊。” 离羽夕心知弟弟是与父亲一同返家时被掳走的,父亲的所受的煎熬必然不会比她少上一分。离羽夕突然显露出难得一见的脆弱,与父亲抱作一团。 夜沉远安静的看着离家父女互诉衷肠,等他们慢慢冷静下来才出声安慰:“大将军不要太过悲痛。离羽宸是羽夕的弟弟,我一定不会让他出事。” “是的,父亲,陛下一定不会让宸儿出事的。” 吩咐下人送温水进来给二人洁面,等下人都退出去后,离羽夕深吸了一口气:“父亲你可知道今天请您来所为何事?” “陛下刚刚已经告诉给臣知道了。” “那您对此事有何看法?” “臣以为,莫北源如今羽翼被削,在皇宫内院自然是无力翻出什么花来。但是一旦出了宫,即使是尊贵如皇帝陛下,皇后殿下,恐怕也不能保证人人都会尊敬。”离衡轩沉思片刻,显露出忧虑之色,“何况宫门之外,人多手杂的,如果有宵小之徒趁乱图之,恐怕禁卫们未必能保护周全。” “离将军所言极是。”夜沉远点头表示赞同。 “但是那莫北源行踪诡秘又生性多疑,无论如何监视都不肯露出半分破绽。如今也只有引蛇出洞,才能抓到他。”离羽夕也知道自己与夜沉远出宫恐怕是凶多吉少,但是莫北源手里拿着她的弟弟,就是为了逼他们按照自己的阴谋走。 听闻此言,离衡轩捶桌长叹一声:“唉,都是臣做事不周。如果当初臣不念先帝恩情妄想留他一条生路,将他囚禁于天牢,恐怕如今也不会生出这么多事端来。” “离将军不必感觉自己有罪。”夜沉远低声道:“念在先帝之情没有将莫北源除之而后快这件事上,原也有朕的责任。离将军不必内疚,事情已经发展到如今地步,我们想办法解决就是了。” “是呀,父亲,我们解决就是了。”离羽夕撒娇的摇了摇父亲的手:“有陛下在,不会有事的。” 话虽如此,但如今确实已经陷入两难境地,一边是离羽夕的弟弟离羽宸,另一半是自己与离羽夕的生命,甚至是整个王朝,纵然是夜沉远,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两全之策。 “陛下。” 门外的一个守卫递进一张纸条,离羽夕取了过来拿给夜沉远。 纸条上只有两行字:“莫北源已买通礼部官员,恐不日即会有人借口天灾将至,奏请陛下或王后殿下出宫祭祀。” 夜沉远看完顺手将纸条丢进火盆点燃。火苗跃动着映在他的眼里,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思。 离羽夕也看到的纸条上的消息,知道再如此僵持不下,跟莫北源这一斗便是一个死局。她整了整衣裳,眼中显露出一丝刚毅。 “陛下,事已至此,与其被动迎敌,不如我们铤而走险吧。”离羽夕主动请缨:“陛下,臣愿意代替陛下出宫为国祈福,也好担当这引蛇的诱饵。” “朕不会同意的。”夜沉远斩钉截铁的拒接了离羽夕的请求,原以为昔日那个冷静自持的离羽夕又回来了,不想她竟然还在动用对他来说万般重要的自己去换弟弟的心思。 “让你出宫代朕祈福与用你直接交换离羽宸并无区别。” “陛下说的没错。”离衡轩一听离羽夕自愿出宫担当诱饵,刚刚放松的眉又紧紧的锁在了一起,“这件事,夕儿你一定要好好考虑考虑,千万不可以冲动。” 离羽夕万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也不同意,原以为离羽宸与自己皆是父亲最疼爱的子女,原以为就算是这件事,离衡轩也会看在自己与弟弟的份上帮着自己劝夜深沉,不想,连自己的父亲都不同意。 “父亲,你听我说嘛,这次并不是交换,是女儿以身为诱饵,引诱莫北源出洞。” “够了。”夜沉远出声打断离羽夕。 “这件事对于朕来说与答应莫北源直接用你去换离羽宸一样。”夜沉远“如今用你来做诱饵,当初何必拒绝莫北源的要求?” “陛下。” “羽夕,这件事我们谈过很多次了,用你去换离羽宸,这事朕永远都不会同意。”夜沉远一甩手表示不想继续争论下去。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