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杀机渐起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82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在自家门口看到前三皇子,这无疑是惊讶的。如今的他已经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皇家人,只是一个通缉犯而已,将军完全可以将他抓起来,但是万一三皇子真的成功了,那死的最早的岂不是自己,古今新皇登基,局势极为不稳定,难为没有人支持三皇子,看来还是得先稳住他。 “三皇子说的事,我答应了,毕竟你才是先皇认准了的皇子,而一个异姓王突然成为皇子登基,这个事也是及其难为的。”将军摸了摸胡子,回答道。 莫北源嘴角微勾,笑意不达眼底,“将军能这样想,我相信父皇为九泉之下也是极为欣慰的,那就这样吧,事成以后必忘不了答应将军的事情。” 唉,看这莫北源离去的背影,那个将军忍不住一声叹息。 莫北源不断在外为他自己笼络势力,只留下赵静和离羽宸一起呆在屋子里。 赵静不恨离羽夕吗?怎么可能?她不只恨离羽夕,现在看着离羽宸眼里也是藏不住的恨意。 如果不是离羽夕,她会和莫北源好好的在一起,她会一直是京城里各个名家争相称赞的贵女,最后,她甚至可以成为皇后,她真的不懂,为什么,离羽夕不仅能够被大家看好,而且为什么能够和夜沉远在一起了现在也成了皇后。而自己到了她身边连陪衬都不够格。论家世,美貌,礼仪,她绝对不输离羽夕,可是这又是为什么? 离羽宸被绑着,狼狈的倒在地上,周身气场还是一副贵族公子哥的样子。看到赵静若有所思的目光,恨恨的别开了头,不想再看赵静一眼。 姐姐对赵静的无理取闹一忍再忍,可她偏偏穷追不舍,不肯放过,姐姐也本来不欠她什么。现在把自己绑来要挟姐姐,真是卑鄙无耻,根本不是世家小姐所为。 离羽宸别开头这个小小的动作却在不经意间触怒了赵静,赵静从贵妃椅上下来,走到他面前,用脚踢了下离宇宸,离宇宸不为所动,只是握紧的拳头昭示着他的愤怒。 他记得父亲说过,离家人宁死不屈。离宇宸现在低垂着头,回忆起曾经和父亲的对话。 “宸儿,为父外边疆戍守不是没有遇到过将要战败,但是为了责任和使命以及离家人的家训不能畏惧。” “父亲。” “你记住了,宁死不屈,尊严必须留住。” 那时候父亲满脸严肃,但是在他的眼里似乎也闪着信仰的光芒。 “怎么了?现在身为一个连自保都做不到的人,还不知道学乖点吗?”赵静眉眼如丝,静静地看着离羽宸。 离羽宸依旧一声不吭,头也不抬,他不屑于和赵静说话。 赵静看到自己被无视了,怒气也更加大了,她笑的更厉害了,面色也铁青了下来。“既然如此,你说我要不要派人去吧你姐姐离羽夕给抓来?当着你的面把离羽夕那张脸给毁了?如果没有那张脸,谁还会把她当做仙女一样?谁还会喜欢她呢?还有,既然离羽夕她自视清高,要是被人给玷污了?又会怎么样?”说道这里,赵静痴痴地笑了起来,仿佛真的看到了离羽夕被她凌辱的画面,在她面前生不如死一样。 “呸,”离羽宸呸了赵静一口,“你简直做梦,我姐姐现在是皇后,皇宫禁卫森严,你休想!” “是吗?那你被保护得这么好,怎么又在这里了?既然你在我手里,你说那么爱你的你姐姐,离羽夕会不会用她自己来交换你,我猜一定会!这样她到了我手里,我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赵静狂躁起来,语调陡然升高,声音也尖锐了起来。 离羽宸不知所措,心里祈祷着:姐姐,你别来啊。你对姐夫特别重要,他们就想夺姐夫的皇位,我不算什么,姐姐。 见离羽宸这个样子,赵静心里更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怕了?呵,离羽夕,你弟弟也不过如此啊。” “你到底要干什么?赵静!”离宇宸猛地抬头瞪着赵静,眼里的泛着血丝。 这张脸和离雨夕的真像,都是这样的脸啊,还有这眼睛。“不愧是姐弟啊,像,真像。” 突然,赵静猛地一下给了离羽宸一巴掌,离羽宸的右脸立马红肿了起来。虽说赵静是女子,但是这一巴掌用了赵静十足的力气,力道大到赵静的手掌也跟着疼痛。可是她的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哈哈哈,没想到吧,你们姓离的居然也会栽在我手里。离羽夕,你不是总会让我难堪吗?让我日子过得不舒坦,那你们也休想比我好过。” 赵静好

像发疯了一般的吼叫让离羽宸很不舒服,“够了吗?赵静。”感觉嘴里全是血腥味,离羽宸狠狠地皱了皱眉。 “够?不可能,你就等着离羽夕来陪你吧。我现在看着你这张脸很不舒服,为了让我舒坦,你就忍忍吧。”赵静伸手看了看自己的指甲,指甲上面被凤仙花染的殷红,在屋子里的黑暗中显得骇人。 她慢慢将手指靠近离羽宸的脸,瞬间他的脸上就多了一道伤痕,在他原本白皙英俊的脸上显得格外突兀。 “嘶,”离羽宸疼得吸了口凉气,血从脸色流到了下巴,夹着着染料,沁入了皮肤里,只能用痛字来形容。 “来人,拿鞭子来!”赵静对着门口喊了一声。 “给,主人。”来人恭恭敬敬地将鞭子递给了她。 “刺啦!”鞭子在赵静手里飞舞着,第一鞭就打到了离羽宸的身上,血丝透过了衣服,看得人心里一紧。 屋子里不断传来鞭打声,却没有听到离羽宸的惨叫声。越是这样,赵静越是生气,和离羽夕一样,无论什么时候腰都挺得直直的,让人心生厌恶。 终于,赵静放弃了,她累了,她拿着鞭子的手也被勒了一次,刚才也坚持着继续鞭打离羽宸,她就是恨透了他们姐弟。 赵静看到离羽宸这个样子,冷笑了一声,离羽夕,你快来吧,我等不及了。 窗外的阳光渐渐地落了下去,当最后一丝昏黄也快要消失不见的时候,莫北源回来了。 当他在屋子门口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这是他身为练武之人的警觉,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一进去就看来和他离开时一样的场景:赵静在贵妃椅上假寐,离羽宸安静的倒在地上,除了外面的天色和他奔波一天疲惫的身躯告诉他,他确实离开过,否则平静的一切都会让他以为他根本没有离开。 看到莫北源回来了,赵静迎了上去,精致的脸上挂起来笑容,语气也不自觉的放低了,“累了吧?怎么样了?” 莫北源看到赵静这个样子,疲惫的心灵上似乎有了些安慰,“还不错,但是我总觉得有人些只是想先稳住我而已,他们只是怕万一我推翻了夜沉远不会有他们好日子过罢了。” 一听到这里,赵静脸色也不好了,和刚刚的明媚照人成了两个样子,这样的变脸也让莫北源更加清楚了赵静的为人,果然啊,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空气中的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两个人的感觉到了。 莫北源不说,静静地等着赵静的下文,只是他的眼眸中阴冷了几分。 “没事,我相信你。”赵静想了很多后只能这样说,毕竟他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而且这个时候她还不能和莫北源翻脸。 “嗯,”莫北源淡淡回了一声,空气中的血腥味一直提醒着他什么,“我不在的时间,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里,赵静的笑里染上了一丝愤恨,“没什么,你去看看离羽宸就知道了。” 看到赵静这个样子,莫北源立马走到屋里的离羽宸面前。一走进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看来就是自己之前在屋外闻到的。再看看离羽宸这副伤痕累累的样子,莫北源已经将事情猜得七七八八了,不过就是赵静对离羽宸用刑了。 莫北源转头看向赵静,扫了她一眼,就发现了她右手被白纱包着,看来就是鞭打离羽宸时不小心把自己也给弄伤了。再看白纱上还有点点猩红,看来是她即使自己受伤了,还不肯停手才加重的。 最毒妇人心啊,虽然莫北源抓来了离羽宸,但是没有想过用刑,只想用离羽宸将离羽夕换来,没想到赵静竟然直接对离羽宸用重刑,不仅打在身体上,还有脸上。她是把离羽宸当做离羽夕了吗? 这样的人不能留,待我坐稳了皇位后,便是赵静的死期了,为以防万一,赵家一个人都不能留下。赵静,你究竟有多恨离羽夕,才能这样做? 当初自己又是什么眼神,居然让赵静成了自己的三皇子妃,即使自己的皇妃不是离羽夕,那也得是个温婉如玉的女子啊,而不是如此心狠手辣。 赵静,是你自己不想要留住你自己了。 夜深人静,本来都是大家好眠的时候,太尉府的书房却灯火通明,灯光在墙上映下了两个影子。 李太尉喝了口茶提提神,然后抿了抿唇,才开始对儿子说话,“今天三皇子来找我了,希望我可以支持他,他回京城就是为了重夺皇位。三皇子不甘心失败于皇上啊,想在和皇上斗一次。”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