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焦急心情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34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京城的郊外! 此处的院子里正是冷清极了,不过看这院子,荒凉无比,想来大概也没有什么人真的愿意到这样一个地方来住着。 毕竟此处虽然人不多,空气也不错,但到底是冷清了一些,没有京城中那样的繁华,周围能够看的景色也并不是很好,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荒凉之处吧。 不过,也就是因为这样一个原因,所以才更加容易滋生黑暗的东西。 “三殿下!”赵静躬身站在莫北源身边。 “回来了?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莫北源坐在那里,整个人看上去颇有些狼狈,哪里有曾经三皇子的风范? “事情已经办好了,我们的人将那个南悦槿打成了重伤,然后又将您提出的要求用纸笔写下了,送到了他们手中。”赵静回答道。 “是么,那就好,接下来,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莫北源听后,瞥了那边一眼,之后才微微勾起了唇角。 唔,这样一来,倒是可以看看这接下来的时间里,那边能够有什么其他的举动呢? “等到时候,咱们就可以将这个小子弄死了,再将那个离羽夕给弄死,这皇位,到底还是三殿下的。”赵静自顾自的说道,并没有看见莫北源眼中越来越冷的光芒。 “够了!”莫北源猛然间一皱眉头,低喝道,“你也不怕会被人听见?” 他们的计划进行到现在算的上是万无一失了,这个女人,虽说是这样没错,可谁知道这中间是否会出什么突然的情况。 万一真的是那样的话,到时候谁知道计划会不会变更? 他莫北源一生谨慎,哪怕是万一有了什么,那也必须做到密不透风,可现在,事情还未曾成功这个女人便叫嚷起来了,这可不行。 “三殿下,您担心什么?”赵静笑着摇摇头,也看了那个角落里一眼,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这地方就只有这个小子一个人而已,再说,咱们也没有真的打算让他回去。” 这才是她肆无忌惮的原因之一,他们本来就不打算让离羽宸活着离开这里,之所以放了那个南悦槿活着离开也不过是当初他们的计策罢了。 不过是为了让离羽夕来到这里,然后受他们的制约不敢动其他的心思而已。 要不是为了如此,又怎么会让那个南悦槿有活着离开的可能性呢? “就算是如此,也不要太过张扬了。”莫北源皱着眉,心中微微有些不快。 他又想到了离羽夕,那个女子不愧是将门之后,比起这个只知道耍小心思,不过会些家宅之争的女子根本就是天差地别,要是当初他娶了那个女子,现在这高位上坐着的,又怎么会轮到夜沉远? “是。”见莫北源面上不快,赵静也不敢太过嚣张,只得收了自己的嚣张之语。 只是她的心中却是极为不屑,不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崽子吗,在这样一个地方难道还能翻得了什么天来。 还有那个离羽夕,不要以为她没有发现莫北源是又想到她了,他那个眼神,除了那个女人之外的人,他都不会有那样的眼神流露出来。 当然,赵静也不敢真的将这样一句话说出来! 若是莫北源真的生了她的气,那到时候倒霉的不还是她么,她可不敢冒这个险。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就是因为她这般畏畏缩缩的模样,才更让莫北源感到厌恶,莫北源看多了这样的女人,比起她,他更加喜欢那个从来不把他当回事的离羽夕。 当然,有些人,性格就是如此,根本改不掉的。 然而,角落里坐着的离羽宸心里却是惊涛骇浪翻涌,眼中的光芒颤抖着,似乎藏下了什么。 “他们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南大哥危在旦夕?”离羽宸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刚才所听见的。 他们刚才所说的是什么,南悦槿现在怎么样了,难道又是因为他才会变成那样的么? “不,我要逃出去,我一定要逃出去!”离羽宸双眼蓦然间睁大,看上去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看上去并不那么淡然,只是他明白一点,那就是如果自己再不想办法的话,一定会有更多的人因为救他而被葬送在这里。 那时候,他会失去多少亲人? 绝对不能这样,他完全没有办法想象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而他,也不想让他们为了救他而死去。 这些天里,离羽

宸自从被抓到这里来以后就一直处于沉睡中,他们不知道是不是对他用了什么药,刚开始那几天的时间他几乎每天都想睡觉,后来才稍微清醒了一些。 “我们要不要直接将这个小子杀掉,反正也没有真的准备留他活下来。” 彻底清醒之前,他听见有一个声音这么问道,这声音听上去十分的熟悉,好像曾经的自己在什么地方听过一样。 “不用,留着他还有用处,到时候拿来威胁离羽夕和夜沉远,正好。”另一个声音说道。 当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离羽宸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不是三皇子莫北源的声音吗,他当初可是追过自家姐姐的,不过后来还将姐姐伤了呢。 他记得这个男人已经被通缉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也对,他从天牢里逃走了,如果这样的话,也能够接受,但是……事已至此,他要怎么逃走? 这是最大的一个问题,这房子的周围是被团团围住的,再加上自己现在双手被绳子束缚,想要挣扎立刻就会被看出来,到那个时候,他就算想找机会都没有办法。 “可恶,为什么我当初就不好好和父亲学习武艺呢?”离羽宸愤恨地在心中责骂着自己,却根本做不到其他。 这个时候,有些事情他也只能看着办了,毕竟没有办法让自己逃走的话,他就必须面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不断有人死去。 这是他不愿意看见的,但不愿意又能如何,不过是自己想当然而已,而且,以这两人和自家的关系来看,自己不愿意才是他们最想看见的吧。 离羽宸郁闷着,心中没有办法,却也只能忍耐着,有谁知道他心中的苦痛呢,没有,因为那两人都是他们的仇人,而他,也不过是他们现在的阶下囚罢了。 “你要怎么做?”他冷静下来,对自己问道。 无力的感觉从心底涌上来,他不能做任何事情,所有的一切都只建设在自己有能力自保的情况下,若非如此,他贸然出去的话,说不定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而已。 “况且他们还盼着我死去吧,反正他们又不在意我的死活。”离羽宸气愤地想着。 从赵静和莫北源说话的语气来看,这两人必然是打定了主意要拿自己来威胁他的姐姐离羽夕和当今的皇上了,而且这两人绝对没有准备让他活着离开这里。 现在的自己若是真的做了什么逃走的举动,成功了也就没有什么了,但是若是失败了呢? 被抓回来也是不可能出现的,大概就是直接死了吧…… 这个莫北源,还真是狼子野心,还好当初他的姐姐没有嫁给他,否则就看现在他对赵静的态度,若是姐姐嫁给了他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离羽宸想的清楚,但是眼一转,当他想到离羽夕的时候,又不免想到了受伤的南悦槿,不知道那位怎么样了呢? 那天他为了救自己已经被人打伤一次了,可是看现在这情形以及听这两人刚才所说的话来看,南悦槿一定是尝试着来救过自己了,又被人打伤了是吗? 不知道上一次的伤势加上这一次的伤势加起来,他是否还活着? 或者……已经死了? “不,我不能再想下去了,真的不能再想下去了……否则的话……”太不吉利了。 离羽宸挣扎着想到,心中不知道是有多么的想哭,却又知道自己不能真的哭出来,万一真的等到有了什么,再来考虑那些的话,说不定只会给姐姐们添乱。 他心里是无限的感慨,以及无限的难受与无力,却也只能忍受着,默默的等待着一切的发生和到来,谁让他……没有用呢? 更不要说现在这个时候,他正和莫北源同处于同一个屋檐下,连动一动都成了问题,就更不要说其他的事情了,因此,干脆还是老老实实地呆着吧。 自己逃不出去也就算了,这要是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还给自家姐姐和姐夫添乱,那样的话岂不是会将事情弄的更加糟糕么? 于是,就这样,他很好的决定了,要等到适当的时机了再来考虑这所有的问题,毕竟现在这个时候,他完全没有办法去做其他的想法。 那些过去的一切,此刻都不过成为了过去而已。 再说了……离羽宸有些自信地想到,莫北源就算真的想要皇位,也只能慢慢的磨蹭着而已,就凭他,想要和自己那位姐夫斗,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