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下定决心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43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夜沉远的怒火终究是消除了,但离羽夕知道他这只不过是表面上看上去的而已,而内里,夜沉远必然是恨着什么。 离羽夕不知道该如何劝说那个男人,但她知道自己要想让他的愤怒得以平息下来的话,似乎也就只有一个方法了。 “莫北源,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娘娘你呢?”零画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不是喜欢我。”离羽夕说道。 前世的一切让她看明白了很多问题,比如说,她知道,莫北源所谓的喜欢,无非就是因为她能够给他带来其他的东西罢了。 比如说权势,比如说……更高的地位! 曾经,她是那样的爱着他,可最终换来了什么呢?他亲自动手,将她弄的家破人亡,全族惨死,就连她自己,都落了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这根本就是个没有心的男人,他不爱任何人,他眼中的,只有那所谓的权利,和那高高在上的宝座。 而这一次,也不过如此! “呵呵,莫北源,那是个没有心的男人。”离羽夕悠然叹道。 零画站在她身后,看见的是自家小姐背影中能够看出来的,异样凄惨的背影,似乎隐约能够透过她的身体看见另一种经历,那个结局太过凄惨,看上去也实在太难受。 “我到底是怎么了?”就连零画自己都不知道是出什么事情了。 她似乎产生了什么异样的幻觉,这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 “怎么了零画,为什么还不走?”她不由得问道。 “没……没什么,娘娘。”零画恍然间被她叫醒,一下子惊了一下。 “娘娘,您方才还没有说完呢,为什么您那么笃定那个人就一定不是对您爱慕已久呢?”零画连忙转移了话题,以此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因为,对于莫北源来说,就算他曾经喜欢过我一阵子,那也只是一阵子而已,他永远都不会将自己的心放在一个人身上,而这一次,也必然不会单单只是让我去找他那么简单。”离羽夕背对着她,说了一长串的话。 看似是她在为零画解答,可是,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当这段话说出来的时候,她的心中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莫名的,就有一种东西直接从她的胸口被抽走了一般,她只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轻松,似乎卸下了千斤的重担一般。 真好,说出来了的感觉真好,如果再有这样的情景,一定还能继续这样下去,有一种,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未来才是他们需要去做的。 “谢娘娘告知。”零画朝她躬了躬身。 离羽夕摇摇头,其实,她刚刚会说这么一句话,就是在告诉自己吧,毕竟有些事情,有些话,若是不说出来就会一直一直地憋闷在心底,反而是说出来了,才会感觉舒服的多。 离羽夕想到了过去之后,也不禁想到了这一次的事情。 其实莫北源之所以要将离羽宸带走的原因,不就是因为宸儿是她最大的弱点之一么,他根本就是在策划这样一个阴谋。 他知道离羽宸对她的重要性,更加明白他们之间是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如果离羽宸出了事情她一定不会只是看着,必然会去找他,而那样就必须按照他所说的去做。 而若是她执意要去,夜沉远是拦不住的,那样的话夜沉远也就会去,因为对于夜沉远来说,她离羽夕也是最大的弱点,只要自己去了,夜沉远就一定会跟着去。 “所以,还不是为了权势?”离羽夕冷哼一声,她记得那个男人永远都是这样,曾经是,现在也是。 无非就是为了用自己来要挟夜沉远罢了,只可惜,离羽夕从来都不愿意让自己以身犯险,就算之前说了要去,也必然会做好充足的准备再去。 否则的话,她也不会那么坦然的去和夜沉远说清楚。 离羽夕在夜沉远登上皇位的时候,就告诫自己,这个世界上,只有她是夜沉远面前唯一的弱点,也只有她,才能够威胁到夜沉远,所以,她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让自己成为夜沉远的弱点。 “娘娘,咱们接下来去哪里?”零画看着离羽夕的背影问道。 “这个时候……差不多也到午时了,去看看陛下在做什么,然后找陛下一起吃饭。”离羽夕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是,娘娘。”零画点了点头,知道这就是离羽夕的命令了。 她转身独自离去,而后面的轿子也在她走的那一刹

那被抬了起来。 “回宫。”离羽夕对着轿夫们说道。 寝宫内,离羽夕一个人坐在桌子旁边,看着一桌子的饭菜心中微微有些着急,夜沉远到现在都没有过来,零画也不见踪迹,似乎有些奇怪了。 难道夜沉远到现在还在处理之前的事情么,看上去总感觉有些奇怪的样子,莫名的让人心里挺不舒服的。 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让他觉得荆手了呢? “零琴,你再去看看,看看是不是陛下那边出什么事情了,否则的话为什么零画到现在都不曾回来。”离羽夕对身边仅剩下的一个侍女说道。 “是……”零琴领了命令,转身就要去,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门忽然间被打开了。 “怎么现在才来?”离羽夕有些责备地说道。 “又有了新的发现,所以就先处理完了。”夜沉远揉了揉眉心,看上去显得有些疲惫的样子。 离羽夕忽然间就没有话可说了,这些天里,他一定很累吧,不仅仅是宸儿的事情,还有不少朝中大臣送上来的公务,都需要他一手处理掉,若不是这样,谁会愿意去做那些呢? “又有消息传过来了?”离羽夕有些焦急地问道。 她是真的,迫切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地,竟然让莫北源能够藏的那么好,就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被他们发现吗? “是的,莫北源传了消息过来说,如果在几日之内没有见到你的人,他们就要离羽宸的命。”夜沉远有些无奈地说道。 他是很不想让离羽夕知道这件事情的,可是就算他再不想再不愿意也没有办法,有些事情他也知道,离羽夕有知道的权利,不瞒着她,是他给她的承诺。 “有时限了?”离羽夕一惊,这莫北源还真是被他们给气疯了么,不然的话怎么会突然选择做下这样的事情。 他看上去已经快要等不及了,所以才会下这样的法子来告诉他们。 “是,所以……恐怕狐狸露出尾巴也不是什么长时间的事情了。”夜沉远一边夹着菜一边说道。 离羽夕享受着夜沉远为她夹菜的情景,一边将自己心中的那些事情都放在了心上。 “你有什么办法么?”离羽夕问道,面上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若是仔细看她的手的话,会发现,离羽夕的一双手已经拉住了夜沉远的手臂。 “我会想办法的。”夜沉远伸手覆上离羽夕的手背,不失温和道。 离羽夕看着他那双眼,目光中带着坚定,更多的还是冷静,一时间,她全没有了之前的担忧。 “放心吧,来,先把午饭吃了,然后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想办法。”夜沉远这样安慰着离羽夕。 这方法似乎起了些许的作用,让离羽夕的情绪稳定了下来。 然而,没有人知道,当夜沉远看见离羽夕着急的模样时,他自己的心中也是无比难受的。 “南悦槿伤重,卧床不起,恐危在旦夕。”那样的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夜沉远几乎暴起。 莫北源想要离羽夕的原因是什么,他能不清楚吗? 无非就是想要自己屁股底下这个位置,因为离羽夕是他如今最大的弱点,所以莫北源才会劫持离羽宸,以此来威胁离羽夕,不,准确的说,因该是威胁他。 再想想看南悦槿两次受伤,自己的好友现在还躺在床榻之上,没有办法爬起来,甚至据说连活下来再一次睁开眼都有可能做不到,夜沉远的心中更是怒火重重。 他不就是想要自己的位置么,当初做不到,现在却用一个女人来做威胁,这个莫北源,简直就是让他看不起。 曾经的自己到底是怎样将那个男人当成对手的? 夜沉远摇摇头,将那样的想法抛到了脑后,随即对自己说道,他一定要杀了莫北源,不光光只是为了当初他对自己的挑衅,更是因为他竟然敢用这样拙劣的方式来威胁自己。 “呵呵,不是觉得自己掌握了我的弱点么,那就来试试看吧,试试看我们到底是谁更加厉害一些,我倒是对此很有兴趣的呢。”夜沉远端起手中的一杯茶水,暗自思考道。 帝王,但凡是帝王,又怎么可能让自己这样被人所威胁,要是能够让自己做到,那也不可能是帝王了。 莫北源这一次,可是真真切切地,将很少发怒的夜沉远给惹火了,他心中暗自对自己下了狠心,无论怎样,一定要杀了那个男人。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