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新的消息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80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离羽夕坐在轿子里,慢慢走回了自己住的地方,看上去心情似乎很好,只是,这样的好心情能够保持多久的时间呢? 没有人知道,但是,当离羽夕看见零画朝她跑过来的时候,她一瞬间便明白,自己的好心情,今天看来是不会有了。 “娘娘,娘娘!”零画这般喊道。 “什么事?上来说。”离羽夕知道,该来的事情,还是会来的,即使她不想也没有办法。 然而零画接下来的表现也刚好应征了这一点,应征了她所说的,是没有错的。 “不了娘娘,您还是快些过去吧,陛下让您到书房去呢。”零画边跑边说道。 是吗,看来她想要知道的事情终究是有结果了,不过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今天,她已经收获了一个好消息了,就算接下来的消息再差,那又如何呢? 如果一天里都是高兴的事情,那才应该说倒霉吧,因为谁都不知道下一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走吧,那就快一些赶到御书房。”于是,离羽夕对着下面的人下命令道。 他们到御书房的时候,离羽夕也刚好看见南悦槿从里面走了出来,离羽夕叫住了他。 “南悦槿,你怎么这个时候就出来了?”她以为他会等她进去之后再说的,没想到已经说完了吗? “抱歉娘娘,消息我已经告诉陛下了,他会将这件事情完完整整的说给您听,现在我有急事需要去处理,您直接进去找陛下吧。”南悦槿朝着离羽夕笑了笑,看上去脸色有些差劲。 离羽夕心中一凛,看来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料,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我知道了,你去做你的事情吧。”离羽夕对南悦槿说道。 只是这个时候,她心里有些混乱,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呢,反正看上去一直都觉得有些难受。 “好的!”南悦槿转身离去了,背影显得有些慌乱,但离羽夕知道他不是因为没有告诉她事情的真相,而是因为,真的有事情发生了。 或许,那还是他们都最不想看见的事情! “夕儿,你来了?”夜沉远看见离羽夕站在御书房的门外,久久不曾进入,便问道。 “是的,我看见南悦槿走出去了,感觉很匆忙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离羽夕疾步走了进去,然后抓着夜沉远的手问道。 “的确是有事情发生了。”夜沉远点点头。“还有,你刚才看见的那个不是南悦槿,是他让人易容成他的模样过来报告消息的。” “诶?”离羽夕瞬间明白过来。 原来如此,原来她所以为的那人走的那么匆忙是因为这样。 那么,为什么南悦槿不来,难道是…… 离羽夕有些不敢去想象了,南悦槿这个时候让人伪装成他的样子前来,只有一个可能性…… “是的,他命在旦夕,现在已经在治疗了,只是,我们不能让莫北源那边的人知道,他受伤的消息,所以,我才和南悦槿商量着让人易容成他的模样,将他从前面换过来,安心养伤。”夜沉远对离羽夕说道。 看来的确是出事了啊,谁知道会不会接下来还有什么事情出现呢,要是真的有事情的话,那么也只能冷静以对了。 “就这样吧,我也觉得可以。”离羽夕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只是……南悦槿现在的伤势怎么样了,是不是很严重?” “都命在旦夕了,能不严重么?”夜沉远摇摇头,南悦槿的伤势知道是知道了,却也不清楚那个男人究竟伤到了一种怎样的程度。 “他现在在哪里?我要去看他。”;离羽夕有些焦急地问道。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传话的人并没有将这个消息一起带回来,大概是因为害怕被人听见或者怕消息走漏了对南悦槿有什么其他的伤害吧。”夜沉远摇了摇头,露出一丝苦笑。 离羽夕沉默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倒是能够理解,只是……心中实在是很不好受。 “如果就这样的话,那么岂不是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救他?”离羽夕问道,心中有些焦虑。 夜沉远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那一瞬间,离羽夕的眼中微微有些酸涩,看上去不像是那么难受的样子。 “好了,现在难受也没有用,我们要先想想办法才行,总不能让南悦槿一直在那样的情况下继续调查。”夜沉远说道。 “嗯。”离羽夕点点头,眼神也变得坚定了些

。 “对了,南悦槿还带来了什么消息么?”离羽夕问道。 “有是有一个……”夜沉远的声音不知为何变得迟疑了。 什么意思,夜沉远的神色看上去为什么显得那么……不自然? “是什么消息?”离羽夕越是见他这样就越是要问。 能够让夜沉远露出这样的表情的,只可能是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件事情和她有关系。 为什么,难道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帮忙的吗,。所以他才不愿意将事情告诉她? “……”离羽夕听见,夜沉远悠然地叹了一口气,看上去似乎是有些无奈了。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离羽夕一定会这么问,就算和她有关系,她也会这么问,但是这恰好,是这一次他不想告诉离羽夕的。 “到底是什么事情,你至少要告诉我才能确定最终这件事情要怎么做啊。”离羽夕说道,她也看出来了夜沉远这一次不过是想要保护她而已。 “莫北源送了一封信来。”夜沉远见没有办法,只得这么对她说道。 莫北源……送了一封信来? 离羽夕恍然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原来竟是这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夜沉远会做出这种举动倒也不值得惊讶了。 果然……是因为她吗? “信上写着什么?”离羽夕追问道。 她要知道究竟是什么消息竟然能让夜沉远这样犹豫,当然,离羽夕也能够隐约猜到,那信上的东西,必然是对她所不利的。 “莫北源知道我们在查离羽宸的事情了。”夜沉远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先这样对她说道。 “我猜到了。”离羽夕点点头,若是莫北源不知道那才奇怪吧。 只是离羽夕也没有想到莫北源竟然知道的那么快,这送过来的东西,是故意的拖着让她心里觉得难受吗。 “他要什么?提了什么条件?”离羽夕所幸坐到了夜沉远的身边,伸手就想要让夜沉远拿信给她看。 “别看了,信已经毁掉了。”夜沉远对离羽夕说道,并且一把拉住了离羽夕的手,“莫北源说,如果你想要离羽宸的命,就要拿你去换。” 这就是他不愿意告诉她的原因,若不是如此,他怎么会瞒着她。 莫北源这是在挑衅,挑衅离羽夕和他之间的关系,因为夜沉远是绝对不会用这样的方式去换离羽宸回来的,而且这是以牺牲离羽夕为代价。 他不愿意,也不想这么做,但是,他必须要这么做,因为直到现在来说,他们都不知道莫北源和赵静到底在哪里。 “我要去。”离羽夕果然这么对他说道。 夜沉远料定了她会这么做,但是,他又怎能放离羽夕去面对那样的人。 “哼,这个莫北源,简直是痴心妄想!”夜沉远一身威严,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气势简直可以与修罗地狱相媲美。 他知道莫北源的想法,也清楚莫北源这么做不过就是不甘心,不甘心他娶了离羽夕,不甘心离羽夕爱上的人是他罢了。 夜沉远知道莫北源那个人的野心,他得不到的就一定会想要毁掉,而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夜沉远更加不愿意让离羽夕去那里。 他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怒火,甚至让离羽夕都吃了一惊。 “沉远,你先别动气……”离羽夕想要劝说他,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事实上就连她自己心里都觉得气得要命。 她没有想到莫北源竟然会阴险至此,居然决定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让夜沉远和她听他的,如果还能说什么的话,那么就只能这样了。 去……或者不去,原本这是很容易解决的一个办法,可是现在的他们却是那样的难以做决定。 “沉远你有什么办法么?”先将目光投在他的身上,这个时候,离羽夕自知自己是没有什么方法了。 “我会想的。”夜沉远收去了一身的怒火,在离羽夕面前,他总是不那么愿意让她看见他黑暗的一面。 但是有些问题,想要避免是没有办法的,有些决定,该做的还是得做,若不是这样,夜沉远也知道,离羽宸的生命,莫北源是绝对不会放在眼里的。 “我……我们还是先找找南悦槿的下落吧,我想,如果是他的话,必然会知道的更多。”离羽夕思虑了一下,说道。 况且,那样放任南悦槿一个人受着重伤还要呆在外面实在是太过勉强了,她稍微有些不放心。 夜沉远也同意这一点,因此,没有反驳。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