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竟是莫北源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407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两天后,不知道是谁在离羽夕面前说了什么,但是当离羽夕走进御书房的时候,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焦虑。 “沉远,你怎么让南悦槿去调查了?”离羽夕匆匆忙忙的站在夜沉远的书桌前问道。 目光中带着些许是责备,她并不能够忍受那个男人竟然带着一身的伤去为自己找弟弟。 “是他自己要去的,我劝不住。”夜沉远朝着它摇了摇头,他尝试过,而且尝试过不止一次。 这些天里,他一直都在尝试着去做这样一件事情,尝试过了,也想过不只是一个方法来让南悦槿选择放弃。 但,他所做的那些事情,没有一个方法能够让南悦槿打消他的念头,反而还让他想着要继续去做这件事情 夜沉远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没有用,连劝说个人都做不到…… “我是没有办法了,南悦槿去之前的意思是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你,你要是有办法的话,就去试试看吧。”夜沉远叹了口气,那个男人的脾气,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固执的多。 简直就是不可能被劝服的箱子,让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离羽夕能有什么方法的话是最好,夜沉远也不愿意看着南悦槿拖着那样的身体去为自己做什么。 本来这调查一事及应该由他来做,结果这个男人身体还没有好就将他的事情都给抢去了,这让他心里面烦闷不已。 偏偏南悦槿做事情还非常有效率,他几乎是没有用多久的时间就先一步比他手底下的人还要快的找到了线索。 而那些线索他还不能够将其忽视,因为那对于他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线索,他还真不敢就此放弃了。 “沉远……南悦槿这样,让我感觉很……愧疚。”离羽夕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歉疚,他从来没有想过南悦槿竟然会为了她做出这样不顾自己性命的事情来。 而且还……那么坚决! 他太固执了,可就是这样才更加让她不放心,她从不觉得南悦槿欠自己什么,也不会因为他喜欢她就认为他一定要为了她做那些事情。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偿还他今天为他所做的一切。 “我觉得……我还是去找他商量一下吧。”离羽夕从心底里觉得他这么做实在是太让她感到愧疚了。 “好啊,你去吧。”夜沉远并没有在这一点上拦着离羽夕,事实上,他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就让离羽夕觉得自己欠了南悦槿什么。 那会让他这个正牌夫君心中生起一种挫败感的,所以,离羽夕愿意去劝说他是最好的办法了。 “嗯……那我去……”离羽夕迟疑着站了起来。 谁知道就在她刚要走到御书房外面的时候,就见前方一个人正朝着这边而来。 如此熟悉的身影,不是南悦槿还能是谁? “南悦槿,我正要去找你,你竟然自己来了?”离羽夕看见他的那一刹那,声音陡然间大了好几倍。 南悦槿老远就看见有一个人从御书房里走出来,还没来得及看是谁,离羽夕的声音已经响起来了,连逃跑的机会都不给他。 南悦槿心中顿时就是一怔,然后,心下有个声音在对自己说:完了! 离羽夕竟然看见了他,而且现在她用这么大的声音对他说话,明摆着就是告诉他,她已经知道自己去为她寻找离羽宸的事情了。 “额,娘娘,您……”他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还敢叫我?伤势还没好就敢跑出来,南悦槿你是不是不要命了?”离羽夕朝着他咆哮道。 似乎企图用这样的方式说服他回去休息,可是南悦槿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会听她的? 况且在这件事情上他本来就不打算听从她的命令,因为他早在之前就已经将这件事情归纳到了自己的责任里面。 如果不是他没有保护好离羽宸,又怎么会有今天的事情出现,如果不是因为他,又怎么会…… 南悦槿这样自责着,哪怕是离羽夕真的不让他做这些,他也会自己去做的。 “娘娘,您就别劝我了,这是我自己要做的,如果你不想我良心不安的话。”南悦槿这样告诉离羽夕。 “我……”离羽夕一下子将所有想说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能说什么,该说什么? 难道要她说,你的良心安了,我呢?我的心也会不安的,这样的话吗? 天知道这话说出来反而会让南悦槿感到尴尬吧,然后有些事情就不要想继续下去了,既然如此的

话,她还是将那些话全都藏在心里好了。 什么都不要说,就让一切默默的继续……或许会更好一些。 “我很愧疚……宸儿的事情不是你的责任,不用多说什么……”事已至此,离羽夕也只能这样劝说他。 “我知道,但是我想去做,如果不做的话,我大概会在心中留下什么阴影吧,不想让自己留下那些东西。”南悦槿看着离羽夕的双眼,目光中所流露出来的别样的那种情绪,让离羽夕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拒绝。 算了,她是拿这个男人没有办法了,既然他想做的话,那就相信他吧。 见离羽夕收掉了想要劝说他的意思,南悦槿心中也稍微放下了一些。 “对了,我今天来御书房就是为了宸儿的事情来的,你这是要去哪里吗,不急的话也可以进来听听。”南悦槿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一样,对离羽夕说道。 “没有事情,我就是想去找你来着,既然你在这里,那我当然有时间。”离羽夕赶紧摆摆手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进去吧!”南悦槿朝着里面抬了抬下巴,示意离羽夕和他一起进去。 而看见他们一起进来个夜沉远更加的惊讶,这两人竟然碰到了一起了? “你们俩……好巧。”夜沉远笑了笑,他猜想刚才南悦槿看见离羽夕的神色一定非常的有趣。 只是可惜,自己竟然没有看见! “好了,下面就让我们切入正题吧,南悦槿,你这一次来又带来了什么消息了?”夜沉远招呼两个人坐下来,然后说道。 “是的,的确有大消息。”南悦槿点点头说道。 哦,看来是真的有什么事情了,夜沉远和离羽夕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那一抹凝重之色。 这些天里他们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消息的到来,但是到这个时候他们都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甚至消息久久没有传来,这都让他们心中很是难受。 如今,终于可以有消息了吗? “快说,是什么消息?” “你发现什么了?”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齐声喊出来,看上去默契十足。 “我发现了这件事情,可能和莫北源有着什么关系。”南悦槿说道。 “莫北源?他不是逃走了吗?”离羽夕有些疑惑道。 “逃了?逃了就不能再回来吗?”南悦槿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的离羽夕。 “这倒是……”离羽夕一下子就没有声音了。 “况且,你别弄错了呀,莫北源只是逃了而已……”他说道。 离羽夕叹了口气,她也知道南悦槿所说的,那个人只是逃走了,并不代表他就没有威胁了。 反而这样的威胁更可怕,因为离羽夕在这里,夜沉远在这里,对于莫北源来说,他们两个大概是最让他记恨的人了。 他们可以说是与他有着不共戴天只仇的,像莫北源那样一个将皇位看的那么重的男人,如果他不会来找他们才是最不可能的事情吧。 “确定了与他有关系吗?”离羽夕的眼一下子就深了。 莫北源那个人,野心实在是很重,上一世他就是那样,这一世更是如此,所以,她才会担心。 如果离羽宸真的是落在了莫北源手中,虽说生命安全不成问题,但是其他的却是让离羽夕心中不禁升起一种难受。 谁都不知道那个男人接下去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更不知道那个男人会有什么其他的打算。 “听说,不只是莫北源,还有赵静。”南悦槿想了想又说道。 “你说什么?赵静?!”离羽夕豁然间站起。 竟然还有那个女人的事情,不,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只会是更加荆手。 “我打听到的消息说,那两个人已经集结了旧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休养了三个月,竟是躲过了那样扑天盖地的追杀。”南悦槿说道。 当然,说到这一点,就连南悦槿都不得不佩服那两个人,他们竟然能够在夜沉远那样的追杀搜捕之下活下来,还能够撑到旧部集结。 这不得不从侧面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莫北源这个人的心机可怕到了一种境界。 “他们想做什么?”夜沉远沉着声音问道。 “还能做什么?”南悦槿摇摇头,感叹了一声,“除了你屁股底下现在坐的那个位置,我想不出来他们还能想要什么东西。” “呼,看来那两个人是不可能退缩的了,那我们似乎也就只有另外再想办法了吧。”离羽夕说道。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