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南悦槿醒来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420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还没有任何消息吗?”这句话几乎已经成了她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说的第一句话。 以至于到后来,夜沉远都不知道该如何劝说她了,因为该说的话,能说的话,几乎都已经说完,剩下的能说的,也不过就是那些而已。 “没有,不过听说下面的人已经发现了些许的踪迹,我看过之后让人跟着去找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出来,不用担心。”夜沉远说道, “是吗,那就好……”离羽夕的回答也没有变,还是如之前那般的冷淡。 但是这样的回答已经不止一次了,这看上去和前面的几十天有什么区别吗? 并没有! 他们用了许许多多的方法来为她做这样的挽留,是安慰,也可以说……是欺骗。 当然,离羽夕心里知道,这样的欺骗她并没有为此而生气,反而有些感到温暖。 他们首先是因为爱她,关心她,担心她的身体才会这么做的,尽管……这着实是有些,大概就是所谓的不真实吧。 “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沉远,你说……我们真的能够找到他们吗?”离羽夕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如果说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办法的话,那大概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了。 “会的。”但是,夜沉远的声音却很冷静,他说的那么笃定,听上去仿佛真的有这么一回事一样。 “你为什么可以这么确定?”离羽夕问她。 “为什么?很简单啊,因为我相信宸儿一定活着。”夜沉远答道。 相信宸儿一定活着? 这连她都说不出口的话,为什么他就那么确定?连她这个亲姐姐都不确定的事情。 “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断,不管是谁带走了宸儿,所图的事情就只有那么几个,他们甚至连条件都还没有提,又怎么会现在就杀掉宸儿?”夜沉远说出了他的判断。 离羽夕点点头,的确是这样没错,对方甚至还没有和他们提条件,又怎么可能就此要了他的命? 人质,只有活着的时候才是最好的! “你好好照顾离将军,担心了就去看看他,相信不要多久的时间,我们就可以找到线索的。”夜沉远说道。 “我知道了!”离羽夕躁动的心思终于平静了下来,看上去身体也不再颤抖了。 夜沉远见她这个样子,一时间觉得自己身体中悬着的那颗心脏也稍微能够放松一些了。 “希望这一次她可以坚持的稍微久一些,等我找到更多的线索……”夜沉远望着离羽夕坐在床边的身影心中想到。 这件事情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不简单,甚至可以说是困难了,对方留下来的蛛丝马迹实在是谈难找到,他几乎是动用了一切能够做的,去搜寻。 即使到了现在,也不过只找到了一些皮毛而已! 他能够预感到,浓雾后面,还有更加深沉的黑暗在等待着他。 只要……她不要做傻事就好,先稳住她,然后他再去想那些都好办! 这边,夜沉远心中为了离羽夕担忧着,而那边的南悦槿,也刚刚好能够下地了。 “南少爷,您怎么伤势刚好一点点就急着下地啊,您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好呢。”零画端着药进来,结果就看见南悦槿挣扎着想要下来的身影,一下子朝着他的方向冲了过去。 “好了,这个时候还说这些做什么,你们不是正急着要人帮忙吗?”南悦槿向来都一副放肆笑容面容的脸上,今天竟然写满了担心。 “可是……”可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让他就这样胡来啊。 零画心中着急,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他,最终,只能强硬地将他扶起来,然后再来劝说他。 “不如这样吧,等下午的时候陛下和皇后娘娘过来了您再去找他们也不迟啊,都已经耽搁那么多天了,再耽搁一下也没有什么的……”零画着急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好了。 “那怎么行,谁知道对手什么时候会对离羽宸那个小子动手,再拖下去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南悦槿摇摇头坚决的说道。 他一使劲就将零画按住他的手给挥开了,虽说他现在是受了很重的伤势,但是练武之人终究是练武之人,零画这么个小小的,完全没有练过功夫的少女又怎么能够比的过他。 “但是……您这样的身体,要想走到御书房去,得走多久的时间?”零画还想劝说他。 “……”这,似乎听上去也没有错。 可是他非去不可,南悦槿心中想到,他

知道这个时候离羽夕一定是为此而担忧透了,那个女人,从来就很宠她的弟弟离羽宸。 谁知道这件事情传到她的口中,而且还过去了那么久,离羽夕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 她会不会就此想不开? 会不会做出什么让人意料之外的事情来? 这些都是他所不得而知的,况且时间还过去那么多天了,离羽夕……这一次的她得有多么痛苦啊。 “我一定要去!”南悦槿挣扎着说道。 “这样吧,您真的想要见陛下和娘娘的话,奴婢可以去将他们二位请到这里来见您啊,这样的话您就可以不用自己过去了。”零画说道。 他太坚持了,如果这个时候她不答应他,想来他是一定会自己前往的,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一个人过去,不然娘娘他们看见了还不知道会怎么说自己呢。 再者娘娘将他交给她看护,她不能让他出什么事情。 “不行,你家娘娘现在这个时候一定呆在自己的寝宫里,御书房必然只有陛下一个人。”南悦槿一边说一边将手按在胸口上,看来伤势并没有好多少。 “你现在去找他们两个过来,到时候娘娘在一边看着,她怎么可能同意我去帮她找人?”南悦槿说道。 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离羽夕的为人,若是让那个女子看见了他现在的这个模样,她一定不会允许他去找离羽宸的。 而他,是他当初将离羽宸弄丢还让老将军受了那样重的伤势,说起来,这里面很大一部分是有他的责任在里面的。 既然是这样,那么他又怎么能够将这样的事情交给别人来做? 所以,他必须要绕过离羽夕去完成这样一件事情! “我一定要去找陛下,你,若是现在你不愿意前面带路的话,那我就直接在这里打晕你。”这样的话,零画就不用受夜沉远和离羽夕的责骂了。 “……不了,我带您去吧。”零画摇摇头,无奈道。 就南悦槿现在这个伤势,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情,他能不能支撑到御书房都是个问题,若是让他自己一个人过去,那简直是太…… 况且,零画心中想到,她又不是那种害怕责罚的人。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零画便扶着南悦槿朝着御书房去了。 他们到御书房的时候,御书房里刚好只有夜沉远一个人,他正批着折子,刚一抬头,便见到零画搀扶着南悦槿走进来的样子。 “你怎么就下地了?”夜沉远被南悦槿吓了一跳。 “呵呵,是我自己决定要过来的,你不用怪零画。”南悦槿见他用责备的眼神看向零画,便轻轻笑道。 “但是,你这……”夜沉远话说了一半,就见南悦槿的神色,也就没有再说下去。 “算了,你还是先坐下来吧,来零画,扶着他坐下来。”夜沉远说着,亲自为南悦槿搬了一把椅子,对着零画说道。 “是,陛下!”零画答应了一声,就将南悦槿扶着走到了椅子上坐下。 看见南悦槿坐下来的样子,夜沉远也走到自己书桌后的位置前坐了下来。 “你怎么刚能走就想着下地?不要命了?”夜沉远问道。 “怎么样,找到人了吗?”南悦槿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转换了话题。 “没有,线索有一点儿了,但敌人藏的太隐秘,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夜沉远摇摇头,并将现在的情形给南悦槿介绍了一下。 果然如此,南悦槿看着夜沉远的脸色心中想到。 “让我去吧。”他说。 “这怎么可能,你想都别想。”夜沉远不等南悦槿再说什么,当场便坚定的拒绝了他。 “呵呵,其实你现在派人去找,可你派的人有几个是当初在场的?好像没有吧,他们有我熟悉现场吗,有我了解这件事情的情况吗?”南悦槿轻笑着看着他。 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夜沉远也不得不承认,他派去查找的人,没有一个是当初在现场的,既然如此,仅仅凭借着现场的蛛丝马迹,想要找出真相来,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所以,让我去吧,我会找到真凶的,而且,这件事情也只能让我去做。”南悦槿固执地说道。 “但是……你的身体……”才刚刚好那么一点,要怎么去? “啧,放心好了,这一点小伤算的了什么,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将所有的事情都查出来的,而你,你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照顾好离羽夕。”南悦槿说道。 “……好吧!”他终于还是妥协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