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家弟出事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71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父亲在宫里多坐一会儿再走也不迟啊。”离羽夕得知离衡轩下午就要离开,不由得有些不愿意。 他们父女间已经有很久没有好好聊聊天了,和离羽宸更是多日不曾在一起说过话了,现在好不容易离衡轩带着离羽宸一起进了宫,结果只呆了一个上午便要离开,离羽夕哪里愿意。 “你若是想他们了可以随时回去看,我又不拦着你。”夜沉远好笑地看着离羽夕满目不舍的模样说道。 “哼!”离羽夕转过头去,并不理会他。 佯装生气的模样逗乐了离衡轩,他满怀欣慰地看着离羽夕和夜沉远之间的小动作,有感于自己的宝贝女儿终于是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尽管这所谓的归宿是皇帝。 可从这位新帝力排众议挡下百官要求扩选后妃的一点来看,他就觉得自己能够放心了。 有什么能比帝王的宫廷中只有一位皇后更有说服力的呢? “好了,夕儿,就像陛下所说的,真有什么事情的话你随时都可以出来看父亲啊,不必如此难受的。”离衡轩说道。 “是啊姐姐,我们随时都在家里呢,你就别和姐夫生气了。”离羽宸对于自家姐姐这看上去相当像个小孩子的举动也是极为好笑。 坐上宫里专门准备好的马车,两人便离开了皇宫。 “想家了自可以回去看看。”等那两人逐渐远去了,夜沉远从后面拥住了离羽夕,对她说道。 “嗯,我就是还有些……不习惯……”离羽夕迟疑道。 不习惯这样的生活,不习惯皇宫里的日子,还有,和家人分离的日子。 但是,却又不得不这样过下去,所以她才会难受。 “回去吧,中午了,后宫不是还有事情等着你去处理吗?”夜沉远摸摸她的头发说道。 “嗯……”淡淡地答应了一声,离羽夕就跟着他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总是感觉自己的心很慌乱,似乎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一般,却又说不上来…… “算了,应该是我多想了!”离羽夕摇摇头,否决了自己内心中的慌乱。 然而,她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1 “娘娘!娘娘大事不好了!” 就在这个下午,当离羽夕坐在书桌前看书的时候,翠玉从外面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什么事情啊,翠玉你慢点说!”离羽夕彼时还没有意识到是什么事情,对着翠玉招了招手示意她坐下。 “娘娘你别让我坐了,大事不好了啊!”翠玉惊慌失措地喊道。 “什么事情大事不好了?”离羽夕放下手中的书本看向她。 “是将军,将军和小少爷……”翠玉喘着气说道。 “父亲和宸儿怎么了?”离羽夕豁然间站起身,眉羽间染上了慌乱的神色。 “将军回府的路上不知遇上了什么,被人打成了重伤,小少爷……小少爷他……”翠玉似乎有些不敢说。 “我没什么撑不住的,宸儿怎么了,快说!”离羽夕的声音一下子尖利起来。 “小少爷不知所踪,发现的人说,应该是被什么人给掳走了!”翠玉边说话边看向离羽夕,生怕她一个不下心昏过去什么的。 但是,离羽夕并没有昏过去,不过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离羽夕听着翠玉的话,越听眼中的神情就越是凝重,最终终于是按耐不住,端起桌子边上的杯子喝了一口。 “别急,现在不是着急的时候,着急也救不回宸儿。”她用劝说的语气说道,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在劝说翠玉,还是在劝说她自己。 只是,这样的一句话,确实让这个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之前那种紧张慌乱的气氛被一种平静所取代。 “翠玉,你什么时候收到的消息,距离父亲他们被打伤已经多久了?”离羽夕镇定下来之后,便问道。 “奴婢也不知道……奴婢只是路过御书房的时候偶然听见陛下他们正在商量这件事情。”翠玉支支吾吾的答道。 “……算了,备轿,本宫要去御书房。”离羽夕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亲自去问一问夜沉远。 也不知道翠玉听见的到底是这整件事情的多少分之一,就这样贸然做决定的话,她只会将自己带进那个漩涡里去。 “是,奴婢这就去让人备轿!”站在一边的零画点点头,转身去了。 很快,当离羽夕上了轿子来到御书房外面的时候,夜沉远正在和南悦槿商量

着这件事情。 “将事情先隐瞒下来,暂时不要让皇后知道……”南悦槿刚好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御书房的门却被人推开了。 书房内的两人瞬间抬起头,只见那门外,离羽夕目光无神地站在那里。 “不用隐瞒,我已经知道了!”她淡淡的说道。 “抱歉,夕儿,你知道,我也是……”担心你会因此而出什么事情,或者撑不住。 “我很像那种一遇到事情就晕倒的女人?”离羽夕眉眼间的光芒是那么的冷厉,看上去完全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少女该有的神色。 “……”南悦槿顿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了。 见此,离羽夕也没有过多地说什么,只是慢慢坐了下来,然后问道,“事情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我要听具体的,悦槿,说来给我听听看?” “是这样的,今天晌午的时候,我们眼看着就要到将军府了,不想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一队人马,他们什么话都没有多说,直接就朝着我们这边扑了上来,然后……咳咳!”话音未落,南悦槿突然间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离羽夕听着他咳嗽的声音,一瞬间便明白,他也是受了重伤,大概是想要快些给她送消息过来吧,竟然一直都硬撑着。 “你受伤了就早些说啊,硬撑着做什么,这个时候如果连你都不在了,谁来告诉我们实情?”离羽夕近乎着急地走过去,将他扶着坐了下来。 “我已经让人去叫御医了。”夜沉远沉着声音说道。 离羽夕这才微微放心下来,但是这一次,得知了南悦槿受伤的消息后,她就没有再去问南悦槿,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夜沉远。 “我已经下令封锁了消息,暂时这消息不会传出去,现在我们可以说是第一个知道这消息的人。”夜沉远对她说道。 “那么,也就是说,其他人都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离羽夕当即便领悟了夜沉远话中的意思。 “是的,但是谁都不能保证后面会不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夜沉远的声音很凝重。 尤其是在这种莫北源还没有被他们找到的时候,更是如此,所以,这个时候,不是轻松的时候。 “你怎么之前不告诉我?”离羽夕有些责怪他,难道夜沉远还想对她有什么隐瞒? “不,我并没有想隐瞒你消息的意思。”夜沉远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完全没有这个想法。 “那你怎么……”不通知她? 离羽夕皱起眉,看上去似乎对于夜沉远的隐瞒很是不满。 “我刚刚从窗户上看见翠玉从窗边路过了,我看她走着走着突然间顿了一下,然后就匆匆忙忙的跑开了,心里想着她大概是已经去通知你了,所以我就没有再让人过去找你。”夜沉远难得的解释了这么一大堆。 离羽夕看了看他,发现他的眼睛里带着一种平静的光芒,看上去并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心中也就没有想那么多,不过也是,夜沉远向来是很尊重他的,怎么可能会选择隐瞒她消息呢? “那么,来商量一下吧,沉远,你觉得究竟是谁会这么大的胆子敢将宸儿掳走?”离羽夕放下了心中所想,干脆换了一个话题问道。 “有好几种可能性,但是我现在也不是很确定,还是需要调查。”南悦槿想了想,最终对离羽夕说道。 “这都是后面的事情,首先,南悦槿,御医应该很快就在路上了,你可以等着他来了先看看你的伤势。”离羽夕听见南悦槿说话,突然间想到了他的伤势,便说道。 “可……”南悦槿心中仍然担心着离羽宸的安危。 “不用着急,有些事情,急不得。”离羽夕的眉眼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镇定。 “来人,先带他下去,然后让御医直接到那边去诊治,朕和皇后还有些话需要说。”夜沉远比起离羽夕来说更加的冷静。 “是!”旁边有公公当即就领命去了。 待到南悦槿被带离了御书房之后,夜沉远才转过身来,看着离羽夕,“其实我没有想隐瞒你的意思,我一直都觉得你有权利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南悦槿的身体已经受了伤,我不知道他的伤势重到怎样的程度,所以就先让他说了。” 离羽夕听见他的解释,心中那种堵着的烦闷感一下子就消去了,她朝着夜沉远点了点头,用一种淡淡的声音对他说道,“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所以我从刚才翠玉来找我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你真的会有隐瞒我的想法。”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