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新春佳节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85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今天是大年初一,外面几乎到处都是烟花和爆竹的声音,听上去真是热闹的不得了,就连皇宫这种自古以来都没有什么人情味儿的地方都显得有些人情味了。 因为是大年初一,所以今天也不需要上早朝,这就让众人拥有不少时间来做自己的事情。 “吃完早饭之后你打算做什么?”离羽夕看着旁边的夜沉远问道。 “书房吧,我要好好考虑一下如何抓莫北源归为,到现在我们对于他都没有丝毫的头绪,甚至连他往哪里逃跑的都不是很清楚。”夜沉远说道。 “也对,早点找到人就少一份担忧,不然还得想着那个家伙,实在是让人有些烦闷。”离羽夕点点头称是。 如果说现在还有什么让她担心的话,那就是莫北源到现在都不见踪影。 不说什么其他的,至少要知道那个家伙往哪里去了吧,可是现在呢,连个路线都没有,这要让人怎么办? 所以,不商量是不行了,现在是年关,别的时候还好,若是在这种时候被那个男人跑回来打扰了他们过年,那真是大大的不爽啊。 “能早电带回来就早点带回来吧,别拖延时间了。”离羽夕想了想,又说道。 “这是当然的。”夜沉远点点头。 谁都想抓他回来,那个家伙在外面现在就和一个不定时的炸弹一样,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了,所以,能提前就最好快些做到。 “好的,那我就做我自己的事情去了啊。”离羽夕说道。 “去吧,不过先把早饭吃完。”夜沉远说道。 接下来的时间很简单,两个人都静默着,继续着自己的早饭之旅,看上去两个人都显得十分专心致志的样子,好像面前是一堆很重要的事情一样。 早饭的时间显得十分的短暂,仿佛一眨眼间便过去了。 “陛下,离大将军求见。”刚要站起身,便听见外面传来太监的一声呼唤。 “叫他进来吧。”夜沉远和离羽夕对视了一眼,然后对他说道。 离衡轩这个时候来宫里的原因大概就只有一个,而这个原因,夜沉远和离羽夕都清楚,那就是莫北源的去向。 显然,离衡轩也是因为不放心让莫北源在外面逍遥太久所以才会在这种时候进宫的。 “参见陛下,参见皇后娘娘。”离衡轩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对着夜沉远和离羽夕跪下去。 夜沉远和离羽夕哪里能够让他跪下?自然是在他还没有完全跪下去的时候扶住了他,并且有些无奈地对他说道。 “父亲,您没事怎么尽喜欢下跪啊,对着女儿跪什么?”离羽夕不满地说道。 “礼不可废!”离衡轩摇摇头,说道。 “您的确无需如此。”夜沉远也点点头表示赞成离羽夕的说法。 离衡轩一直对离羽夕宠爱有加,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离羽夕都很尊敬这个父亲,对她来说,进宫了不过就是换了一个地方生活而已,离衡轩还是她的父亲,自然无需跪她。 “好了,岳丈大人接下来就和我一起去书房吧,羽夕就做自己的事情好了,不用管我们。”夜沉远对离羽夕说道。 “嗯。”离羽夕点点头。 “夕儿,你弟弟今天也过来了,你可以的话去赔陪他吧,我和陛下这边不需要担心什么的。”离衡轩想了想,还是怕离羽夕会想多,于是便将她推向了离羽宸。 “宸儿也来了?”离羽夕有一瞬间的开心,她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自己的弟弟了,这个时候能够和他在宫里相聚一下确实是难得的。 自家那个小弟,还真是,很久没有见面了啊,不知道这一次见,他是否会成长了一些呢? “是的,我想你们很久没有见面了,就让宸儿今天一起跟着来了,但是这边是御书房,我便让他去你宫里找你,他现在大概已经过去了吧。”离衡轩朝着离羽夕点了点头。 离羽夕也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她能够理解父亲的做法,的确,御书房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此举理所应当。 “既如此,那我就先回宫了,父亲您和沉远商量事情吧。”离羽夕说道。 “去吧。”夜沉远只是点点头表示自己支持她的想法,便没有多说了。 离羽夕站起身离开了御书房,后面的事情都不是她应该去了解的,属于她的能力范围之外了,所以还是让她自己做自己的事情比较好。 走回后宫的路上,毫无意外的,离羽夕遇见了离羽宸

,姐弟相见分外的热情。 “姐姐,我正要去你宫里找你呢。”离羽宸看见离羽夕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换了个人似得,满眼的欣喜。 “我也是刚得到你来此的消息。”离羽夕朝他笑笑。 “这么说姐姐见过父亲了?”离羽宸走在她的身边问道。 “嗯,刚从御书房出来,父亲已经过去了,是父亲转告我的。”离羽夕点点头。 果然是见过父亲了呢,离羽宸也笑了笑,一时间二人间默契十足,谁也没有多提什么其他的事情,只是继续朝前走去。 走进寝宫里,离羽夕挥挥手随便招呼离羽宸做下。 “上茶点。”离羽夕对着侍女说道。 “是,知道了!”侍女应了一声,便急忙走了下去。 不一会儿,便端着茶点果子走了回来,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去,又恭恭敬敬的退下。 而这个时候,离羽宸一张嘴已经和离羽夕说开了,“姐姐,前两天看见那位南悦槿先生了。” “哦,所以呢?”离羽夕知道离羽宸不会无故提起南悦槿,因此便问道。 “感觉他那个人吧,有些奇怪……”离羽宸喃喃道。 奇怪,南悦槿那个人奇怪? 离羽夕有些纳闷,那个家伙怎么了,她为什么没有觉得那个男人有哪里奇怪了? “总是感觉他似乎很不修边幅的样子,好像过的很随性,可……”离羽宸说这话的时候很是迟疑,他支支吾吾的语气叫离羽夕十分看不惯。 “说话就说完好不好,不要总是这样断断续续的。”离羽夕顿时就无法忍耐了。 “额好吧,姐姐,我就是觉得那位的性格,看上去十分的矛盾,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离羽宸说着还点了点头以示自己说话的确定性。 什么意思,南悦槿不是一个正常人? “他怎么了到底?”她听着那话心里觉得有些可笑,南悦槿要是知道宸儿这么说他,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他没有怎么,就是我有感而发而已,总是感觉他有时候很不修边幅,但有时候我又觉得,他心思缜密,反正……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离羽宸说道。 “不错,你竟然能发现他这样的性子,倒是挺让我意外的。”离羽夕点点头,面上有些赞赏的神色。 离羽宸能够看出这一点来,说明他已经有所成长,这也让她放心了不少,这样下去的话,想来未来她倒是不用太担心他了。 “不过他不修边幅的模样让人很是郁闷……”离羽宸又说道。 郁闷? 这一点好像她也有类似的想法,离羽夕点点头,并没有反驳自家小弟的话,南悦槿那个性格,有时候让人特别头疼,但有时候却又给人一种非常放心的感觉,这样的矛盾,叫人心中不舒服极了。 “说说看,他怎么让你郁闷了?”不过么,离羽夕还是很有看自己弟弟笑话的一面的。 天知道作为好友,南悦槿那个家伙让她郁闷了多少次,感觉好像就没有人能够制服的了他一样,就算是她这个做好友的,有时候在他身边,都不是那么想承认自己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总是喜欢挑衅我……”离羽宸说到这一点就觉得心里面特别的不舒服。 那个男人总是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可是他却又没有办法打得过他,偏偏每一次当他义正言辞的警告他的时候,南悦槿都会丝毫不妨在眼里。 叫人无奈! 好吧,其实这一点来说南悦槿确实是这样,就连她都不得不承认,那个家伙……有时候很欠揍! “他那个人性格就是那样的,你以后少和他呆在一起就是了。”离羽夕笑笑。 “我知道啊,所以我现在每次和他呆在一起的时候,他不管说什么我都点头,老老实实的应他的话就好,这样的话他就会自己觉得无趣然后走开了。”离羽宸乖乖的点头,一脸无奈的模样。 得了,离羽夕自己脑补了一下南悦槿当时脸上的郁闷,然后整个人差点没有笑到地上去。 就是这样,对于南悦槿那样的人,要想让他不再来找你的麻烦,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他自己觉得无聊,这样的话他就会老老实实地换一个挑衅的对象了。 你要是越反驳,他就会更加变本加厉地骑上来继续。 “你啊你啊……”离羽夕拍拍离羽宸的肩膀,真是难为自家小弟了。 不过这样的他其实也不错,就是让她有些感慨,又有些担心。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