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下达命令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90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夜沉远坐在窗边,看着外面沉沉的黑色天空,沉墨的双眸中似乎含了几分若有所思。 “主子,已经夜深了,还是先安歇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身旁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他单膝跪在他身边。 夜沉远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看着窗外,许久,他都没有回应,而跪在他身边的人也因为没有得到他的命令,一直没走起身,单膝跪地,保持着那一个姿势。 过了一会儿,夜沉远才突然起身,却是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扔在了一旁,关上浅黄色的便装,走出了房间。 站在外面的守卫,还有内侍看到他突然从房间里走出来,还换了一身便装,一时间有些错愕,毕竟现在已经夜深了,就算此刻他不想继续工作了,也不应该穿着便装去休息吧。 不过总归是在皇上身边做事的人,就算再怎么错愕,该有的姿态还是要有的。 他们立即向夜沉远行礼了之后,内侍便小心的上前轻声询问,“皇上,您这是要去哪里?需要奴才帮您带路吗?” 夜沉远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用。”说完便将所有人留下,独自一人走出了御书房。 最近几天确实很忙了,因为新皇登记,许多事都发生了改变,因此很多折子需要处理,还有先皇没来得及处理的折子,所以登基之后除了一开始他还没有坐上龙椅,上过早朝。 毕竟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他就干脆先不不上朝了,而且除了那些折子,还有很多麻烦事要处理,先晾他们一下也好。 而现在,由于他已经处理工作几天了,所以他也要先给自己放个假先。 他径直走出去,外面一片的漆黑,只是路边点着的宫灯,勉强照亮了几段小路。 而夜沉远也并不需要多么明亮的光芒,他直直的看向远处的一处宫殿,即便被夜色掩盖了许多,但是仅仅露出了一个轮廓就足够了。 那处宫殿在眼前逐渐开始放大了,似乎越来越近,想着一直在他大脑中徘徊的人即将能够见到了,他的心情也好了几分,脚步有轻松了一些。 而此刻,即便是深夜,他也会遇到个别两个宫女,她们看到夜沉远的反应都是娇羞的姿态,向他行礼,娇柔的喊着皇上,而夜沉远也没有在意那些,甚至没有看她们一眼,只是摆摆手,然后便走过她们。 所以,他也没有看到,这两名宫女看着他的背影不满的表情。 走到宫殿门口,大门紧闭着,只有门口的两盏灯点燃着,好像有几分清凉的感觉。 他嘴角轻轻一勾,他轻松的推开面前两扇铁门,走过一条径直的小路,看到守在里面的侍卫,他们惊愕一番了之后,立即想要行礼,但是却被他制止了。 走进内间,守在里面的侍女看到他之后,识趣的没有出声,只是行了一个礼,便悄悄的退了出去,关上门之后,她便站在远处,守着这个房间。 夜沉远走到床边,伸手掀开床幔,已经适应了黑夜的双眼,看到了被隐藏在黑色中的影子。 他看到一张安然的睡脸,平静的侧躺在床上,小小的缩成一团。 夜沉远的双眼慢慢柔化,眼中满满的都是柔情。 他脱下外衣,轻手轻脚的上床,自己也躺进她的被子里去了之后,便伸手将她捞进怀里。 抱着她温软的身体,他的内心感觉到一片满足。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弧度,手臂紧了紧,他也闭上了双眼。 而这个时候,被他抱住的人突然有了动静。 一下被人抱住,而她又不是睡得跟死猪一样,所以她也稍稍清醒了一点。 “夜。”她睁开一条细缝,稍微看到了一点抱住自己的人影,但不可能看得清楚的,只是这个人的气息她太熟悉了,同时也让她觉得心安,所以她开口便喊出了他的名字。 “嗯。”夜沉远轻轻的应了一声,但没有睁眼,也没有说其他的话。 沉稳的声音回应了自己的叫声,原本就没有完全清醒的离羽夕感觉更加安心了,她再次闭上双眼,身体往他怀里缩了缩,双臂也缠上他有力的腰腹,安然的脸上似乎多了一些其他的神态。 夜沉远摸摸她的头,心中好像被什么填满开始发涨了一样,“夕儿,做我的皇后好吗?” 他的声音,低而轻,好像故意一般在她耳边,又隐隐透着一种魅惑的感觉。 而原本就处于迷糊状态中的某人,对于他的话压根就没有听清楚,只是模糊的应了一声,却

不知道自己被卖得更彻底了。 夜沉远勾在嘴边的笑容加深了一些,这一次,两人终于安然的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白日里的浅光透过床幔渗透进去了一点,照亮的是两人相拥而眠的身影,好像在他们之中谁也无法插足一般。 第二天一睁眼,离羽夕就看到一个结实的胸膛,浅黄色的衣衫有些松散,带了点深色的皮肤露了出来。 她看着这个突然多出来的胸膛,还有揽着她的手臂,很明显她身边是多了一个人。而刚刚醒过来的她大脑没办法快速转动,她眨了眨眼睛,许久才反应过来,立即松开抱着对方腰身的手,猛然间坐起来,泛起却看到一张俊美的脸,透着丝丝的慵懒,好像还没有睡醒一样。 夜沉远原本就因为工作的事,所以近几天确实没有睡好觉,因此在离羽夕醒过来的时候他还在睡,后来是被离羽夕突然的动作惊醒的。 “你什么时候来的?”离羽夕坐在他旁边,一脸困惑的看着他,同时也在回忆昨天晚上的事,但是昨天晚上的记忆很模糊,很破容易让人产生一种,她昨晚其实是做梦了的错觉。 夜沉远看着她,黑眸突然一深,一瞬间,离羽夕突然感觉有一种危险的气息侵袭进身体,而她还没来得及反应,突然被夜沉远大力拉过去,撞上了他结实的胸膛,耳垂便又立即被含进了嘴里。 突来的动作让她受到的惊吓,而夜沉远的手让她意识到为什么夜沉远突然一下变得危险了。 因为她昨天穿了一件很宽松的衣服,经过了一夜之后,那件衣服只能勉强蔽体了,但是依旧露出她大片大片白嫩的肌肤,这也屋子让深爱着她的人化身成狼。 不过她也心疼这几天一直忙碌着的夜沉远,便默认的由着她了。 而吃饱喝足了的夜沉远,看着已经累得昏睡过去的小爱人,心情极好的下达了一个命令。 距离新皇登基几天后,他终于下达了开始早朝的命令。 既然要做,那么就一起全部解决掉。 再醒来,外面的光线深沉了许多,离羽夕咬了咬牙,暗骂了一声混蛋,这才撑着依旧有些酸软的身体起床。 慢吞吞的穿了衣服下床,她感觉自己整个人好像都空了。 “来人,我要吃饭!”她想问大叫一声,但是说出来的话还是有气无力的,小到她都有些怀疑外面的人到底听不听得见。 好在夜沉远紧闭的时候,考虑到了这种事,所以他让她的丫鬟守在门口,时刻注意着里面的情况,所以离羽夕的声音她还是听到了。 “娘娘,皇上说了,如果您醒了让您先吃一点清淡的东西。” 所谓清淡的东西,粥就是其中的典范了。 离羽夕咬住下唇,不满的别过头。那个混蛋吃完就走也就算了,让她饿了一天,还不许吃好吃的,她都快要饿死了,竟然还只能喝粥! “但是皇上说,晚上他会过来一起用餐,所以请娘娘喝了粥之后耐心等待一会儿。” 离羽夕觉得无语了,什么啊这是,无聊耍她呢。 不过她现在也没有那个力气继续跟夜沉远置气了,便直接坐下来,喝了两碗粥,躺到软铺上去继续休息了。 接着,她便让人给夜沉远带了句话,“下午来得太晚就别来了。”傲娇的语气,至于奴才能不能传达到就不知道。 但是她的要求奴才还是传达到了,当天夜沉远在太阳彻底下山之前,来到了她的宫殿,并且是在她没有不耐烦之前。 晚上,离羽夕美美的吃了一餐,所以她就没有继续跟夜沉远生气了。 第二天,离羽夕在迷迷糊糊中被叫醒,睁眼看到旁边没人,这才想起昨晚夜沉远跟她说过,他今天要早朝。 “今天为什么要起这么早啊?”离羽夕被宫婢们拉起来,因为没有睡醒,身体绵软无力,任由宫婢们给她穿衣服梳头发,只是她不明白,明明这几天都是让她睡到自然醒的,今天突然一下是怎么了? “娘娘,皇上昨天就下令了,要册封您成为皇后,还有给您一家加官进爵。” 离羽夕愣了愣,反应有些激烈,“我怎么不知道?” 宫婢们停下来看着她,一副“她们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不知道这件事”的样子。 虽然觉得很惊讶,不过也没有其他的想法了,做皇后什么的,本来就是理所应当的。 不是身为皇后这个地位,而是这个身份的象征,整个后宫,只有皇后才能被称为是皇上的妻子。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