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天牢落跑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72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自此以后,皇上的身体已经一日不如一日,不过,按照太医们的推断,应该也可以熬上一段时间的。 这一日,离羽夕和下了朝回来夜沉远坐在后园子里喝茶,一面谈些事情。 最近一阵子朝里面一片太平,只是,派出去搜寻赵静的人,一直都没有什么进展,催了几次,又加派了很多人手,竟然还是一无所获。 那个女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怎么都找不出来。 离羽夕也很担心这件事情,赵静那个人从来心狠手辣,而且又野心勃勃,不找出她来是决计不行的。 她今天就想起来这件事:“这么长时间都找不到她,是不是她已经逃到城外去了,那样的话,就更有难度了。” 夜沉远点了点头:“我也很担心这一点呢,不过话说回来,我派出去的人,也都是手下得力的干将,竟然这么久都没有个结果,就足可以说明这个女人有多狡猾了,而且,也可以肯定,她现在绝对不是一个人,身边应该还有帮手在的。” 离羽夕也想到了这一点,便点了点头:“这样的话可就更有些难度了。” 夜沉远皱着眉头:“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迟早我会把她揪出来的,就先让她自在些日子吧!” 两个人这里正说着话呢,外面就下人过来禀报,说是宫里面来人了,好像是皇上身边的大太监,催着王爷赶紧的过去呢,好像那边事态很紧急的样子。 夜沉远当即就皱起了眉头,难道说,是皇上那里出事了吗? 可是明明他早上才从宫里回来,当时皇上虽然气色不是很好,但是精神状态倒也可以,还和他说了好一会子话,并不像是病入膏肓的样子。 不敢怠慢,直接就换了衣服奔皇宫而去了。 眼见着宫里面已经一片凌乱,时不时的还有不知道哪里传过来的哭声,听得叫人无端心烦意燥。 夜沉远已经隐隐猜到了些什么。 看这样的情形,一定是皇上出事了。 他急急忙忙到了皇上的寝宫,那里边已经呼呼啦啦跪了一地的人,都在哭泣着。 见了他过来,有内侍太监哭丧着一张脸,急急忙忙的过来回话:“王爷,皇上他,皇上他就在刚刚,驾崩了。” 夜沉远虽然之前早有预感,可是在这个消息得到了落实之后,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头“嗡”的一下响,眼前一片漆黑,身体晃了两晃,直接就跪倒在地了,同时,眼睛里流出泪水来。 其实,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在心里面对自己的父亲都是有着一定的排斥的。 年幼时,他都是和母亲相依为命,那时候他们的生活过得很清苦,所以他就很恨那个把他们母子弃之不顾的父亲。 等他长大一些,进了皇宫了,事务繁忙的皇上好像也很少会对他表示出了一点的关心,父子两个人的关系,总像是隔着很远的距离。 他本来以为,他和他的感情是淡泊的。 可是在听到他与世长辞的那一刻,他就觉得一颗心像是被掏空一样的难受。 自从封了夜沉远做了储君,皇上这阵子会时不时的召他进宫,和他讲起来为君之道,可以说,他学到了很多。 也只有在这段时间里,他才觉得,自己一点点的拉近了和父亲之间的距离,可是,怎么想到这么快,他们父子之间的缘分就尽了。 皇宫里,乱成了一片。 到处都挂着白番,到处都弥漫着一种沉重的气息,时不时的就有哭声传出来。 离羽夕听到了消息,也急忙赶进宫来,帮忙处理一些后宫的事情。 后宫的女人们,此刻说是乱成一团也不为过了,三宫六院,哀声一片,昔日的养尊处优的娘娘们,都在悲叹着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她们年纪都还不大,从此以后,却只能被送去太庙,继续自己无限悲凉的下半生。 这就是历代宫廷女人的宿命,没有谁能够改变得了,而她们其中很多人,其实都未必见得过皇上的面,更不要说受到什么宠幸了。 夜沉远尽心竭力安排皇上殡葬的事情,一面又有大臣提议,国不可一日无君,他便下命令让刑部着手登基的事宜。 只有他坐上这个位置,才可以掌控大局,处理起事情来也就更能得心应手。 登基大典就在皇上过去以后第二日举行,轰轰烈烈,震惊朝野。 前面是一派鼓乐声天,热闹非凡,而后院,离羽夕就坐在椅子上,翻看着宫里人呈上来的花名

册,看得有些头晕目眩。 宫里的人实在太多了,必须要按着惯例一一妥善安置,实在是一件叫人很头疼的事情。 外面有人过来回话:“回娘娘,不好了,出事了。” 离羽夕就是一惊,出了什么事了,难不成是登基大典上出事了吗? 可是明明那边都安排的妥妥的啦。 心里难免担忧:“出什么事了,还不快说。” 那人早就听说这位离府小姐是个不好惹的主儿,一时竟有些战战兢兢:“回娘娘话,天牢那边有人传话过来,说是一直关押在那里的三皇子,竟然脱逃了。” 这个消息着实让离羽夕吃惊不小。 漠北源逃了,就凭他一己之力,怎么可能呢? 天牢都是关押重犯的地方,那里的守卫一直都很森严,一般人怎么可以轻易逃脱呢,不对一定是有什么外力作用。 他那个人,阴险而又卑鄙,如果真的给他逃出去了,可以说是后患无穷。 而此时此刻,登基大典那边也实在不能掉以轻心,更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去惊动夜沉远,那样的话,就很有可能被人抓住把柄,毕竟,大典若是出了什么纰漏,总是不吉利的。 离羽夕皱着眉头,看来这件事情,也只好自己处理了。 她于是急急忙忙的发号施令,调配一切可以调配的人力,赶紧彻查这件事,势必要把漠北源找出来。 可是,所能够调配的人实在是不多的。 那边,给皇上守灵需要很多人,登基大典也自然是要注意防范,能派出去的人是有限的。 而离羽夕这个时候,也不敢掉以轻心,轻易离开皇宫。 只能心急如焚的等着结果。 盼着大典那边可以尽快的结束,等到夜沉远回来,就好了。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之久,有人过来回话,天牢里面已经搜了个遍,根本就没有看到漠北源 影子。 由此来看,他人应该已经逃出了天牢了,而且据推断,也一定不会在天牢附近逗留,不知道跑出去多远了呢,那样的话,可就更加难以找到他了。 离羽夕皱着眉头,交代下人再去继续盯着,这里心急如焚。 不过好在这时候,登基大典终于是顺利结束了。 夜沉远和南悦谨一路说笑着回来,离羽夕就急忙迎上去,把漠北源逃走的事情和他们讲了,然后又道:“我刚刚调派不出去多少人手,所以一直也没找到人,他如果真的逃出去,我们实在不利。” 夜沉远就望一望南悦谨:“已经耽误了好些时候,别的人过去我也不放心,不如你去跑一趟吧,势必要把人给我找回来。” 南悦谨急忙点头:“是,我马上去办,决不能让那家伙跑了,不然总是个麻烦。” 他出去以后,夜沉远才坐下来,似有所思。 离羽夕泡好了一杯茶给他:“你也不用太担心,有悦谨跑这一遭,一定能把他带回来的。” 夜沉远喝了一小口茶,才笑笑:“我倒是不担心这个,就算是他真的跑了,我也不信他能掀起来什么风浪。” 离羽夕点了点头:“是啊,现在皇上已经稳坐了龙椅,还有谁敢和您作对呢,他那就是活得不耐烦了—说也奇怪呢,怎么就赶得这么巧,父皇前脚驾崩,他那边就瞅准了时机越狱,应该是早就策划好了吧。” 夜沉远目光深邃,望向窗子外时不时经过的宫人们,似有所思。 他现在还不算是稳坐龙椅吧,谁知道这皇宫之内,都藏着什么人的爪牙呢,还需要处处提防才好。 而且,漠北源这一逃,也很说明问题,一定有很多人从中协助,不然,他又如何能逃得了呢! 而且他这个时机,也是在算计的很精确,若是早上那么一点,或者晚上那么一点,自己这边调得出人去追捕他,又如何能让他逃得掉呢。 南悦谨已经出去很久了,还没有消息传过来,离羽夕心里焦急,就派人过去打听,回来告知那边还没找到什么线索,已经在城门口附近,布置了很多的人盯着,只要他一那里经过,就一定插翅难逃。 夜沉远听了这样的回报,就皱了皱眉头:“看起来一时半刻,是未必能抓得到他了,不过也没关系,一切从长计议吧。” 离羽夕不言语,连南悦谨都找不到人,又有谁能够找到呢?那么,也就只有从长计议了。不过有一样,这么一个危险的男人一天不将他绳之以法,她的心就一天不落地。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