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突然示好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441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2日 11:59


皇上立了储君,可以说几乎是普天同庆。 离羽夕倒是不意外这个消息,但是心里也是替他高兴的。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经历过了太多的尔虞我诈,你死我活,她很清楚权力的重要性。没有了权力,像是砧板上的一块肉,只能任人宰割,想要安然无恙,就一定要把对你不利的人打压下去。 这一天下朝之后,她接过夜沉远脱下来的袍服:“我见了前两日皇上送过来的那些东西,我们府上人也不多,怕是用不了那些东西。” 夜沉远就笑了笑:“你是府上的女主人,想要怎么处置都随你了,干嘛还和我说这个?” 他一面说,一面凝神望她,今天离羽夕只穿了一件家常的衣服,也没有带什么首饰,很是素净,不过饶是如此,眉目如画,肤如凝脂,便已经看的他移不开视线。 他就忍不住直接探手,把她牢牢锁在自己怀里,然后直接吻了上去。 离羽夕虽然前世是个现代人,开放的场面也见得多了,人前激吻本算不得什么,可是给他搞了这样一个突然袭击,又是当着一众下人的面,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烧的慌,试图想要挣脱开他,可是毕竟力量单薄,又不能如意。 夜沉远品尝着她的味道,好一阵子痴缠不去。 直到,外面有人回话:“王爷,六皇子派人带信过来了。” 夜沉远觉得心里好是不爽,本来还想着多纠缠上一会,偏偏就给人打扰了。 不过如果换做是别人,倒也没什么了,既然是六皇子夜北昌派过来的人,还是见一下好了。 他于是皱着眉头放开离羽夕,还没忘了在她额头上亲上一下,然后才道:“漠北昌的人,怎么样要去见一下么?” 离羽夕整理一下自己有些褶皱的衣服,想了一下才道:“好啊,我也挺有兴趣的呢,看看他都会说些什么。”两个人于是就一起到了客厅,那个传信的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见了他们过来,急忙忙得跪地行礼:“见过王爷,和夫人。” 夜沉远和离羽夕坐在了位子上,才对那人挥挥手:“起来吧,不用这样多礼,来人赐座赐茶。” 那人于是称了谢,不过并没有坐下,规规矩矩地立在一侧:“王爷,小的这次过来,是传我家六皇子的话,另外六皇子有一封书信,让我呈给王爷。” 夜沉远笑笑,点手叫人把那封信接了过来,再撕开信封,递给他看。 底下那人就又开口:“我家皇子听说皇上已经立了王爷为储君,很是高兴,觉得这举朝上下,也只有王爷您当得起这个重任,特特叫我回来给王爷道喜的。” 夜沉远在看漠北昌给他的那封信,离羽夕就笑着开口:“你家皇子也真是客气了,难得他有这份心情,你回去以后替我们转告一下,就说我和王爷谢他了。” 那信差急忙俯首称是,态度毕恭毕敬的。 夜沉远此刻已经看完了那封信,直接递过去给离羽夕,然后才望向那个信差:“六皇子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如此甚好,来人,吩咐厨房做一些好菜,你就在这里用完了餐,休息一晚,明早再回去好了。” 信差连连摆手:“不敢不敢,奴才不敢,信已经送到,就不叨扰王爷了,而且,我还要去一趟离将军府,皇子他这一次也有信带给离将军呢。” 夜沉远听他这样说,倒是有些意外的,不过,也不追问什么,只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留你了,来人,赏十两银子。 信差的了赏银,就千恩万谢地退出去了。 离羽夕正读着那封信,夜沉远就笑问她:“你觉得,漠北昌可信否?” 信上其实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内容,不过是说,他早就钦佩夜王爷有治国安邦之才,今又知两人原是亲生兄弟,就更觉得欣喜异常,所以,今后愿誓死拥护。 离羽夕看完了那封信,重新又放回到信封里去,笑了一下:“王爷信,我便信,王爷若不信,我便也不信。” 夜沉远就忍不住朗声大笑,笑完了,又想起了一件事:“那个信差刚刚说,要去你们离府,倒是猜不透是个什么意思。” 离羽夕皱了皱眉头:“我也是猜不透呢,不过也无妨,正好想带过去一些东西给离婷她们,就过去走这一遭吧,王爷要一起过去吗?!” 夜沉远点点头:“左右也没什么事情做,就走这一遭好了,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目的? 可以说,漠北昌这一次这么做是极为明智的,眼见着大局已定,他极力拉拢夜离两家当然是最聪明的抉择。 只要靠住

了这两棵大树,他将来的日子自然好过。 两个人到了离府,早就有人接了出来。 不过,听下人说,离将军还在客厅接待客人,他们就直接到了后院。 离羽辰当时正在习武,听说她们过来了,就急忙的迎上去,一面喜逐颜开:“姐姐姐夫,你们怎么过来了?” 离羽夕已经叫人把带来的东西给大家分下去,就坐下来在椅子上:“不过是闲来没事过来转转,你也歇一歇吧,看你这满头大汗的样子。” 离羽辰就挨着她坐了。 夜沉远就开口,听说漠北昌派人过来了,可有听说是为了什么事情? 离羽辰就笑了一笑:“我本来是不在意的,不过刚刚听下人说,什么府里又要有喜事了,就忍不住问了一下,原来是六皇子派人来和父亲给姐姐提亲了。” 离羽辰嘴里的那个“姐姐”,应该就是离小媛无疑了,算算她的年纪,半年以后应该就可以出阁了,这六皇子倒是算计好了时间呢。只要是娶了离家的女儿,自然就和离家有脱不了的干系了,换言之,也可以说就傍上离家这棵大树。 不得不承认,漠北昌这步棋走得相当之好。 夜沉远就笑着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离羽夕也笑了笑:“这样说来,可不是离府又要办喜事了怎的。” “你们怎么过来了,也不叫人知会我一声?”离衡远处理完了那边的事情,从外面进来。 两个人急忙站起身来施礼。 离衡轩就皱了皱眉头:“都是一家人这么啰里啰嗦地做什么,而且现在沉远也已经今非昔比了,你一个堂堂的储君,再给我行礼就不成样子了。” 夜沉远就笑了笑:“父亲这话说的就不好了,无论什么时候,您都是羽夕的父亲,她的父亲也就等于是我的父亲一样,这个礼我是要施的。” 几个人都落了座了,离衡轩就直入主题:“刚刚六皇子的人过来了,给小媛提亲,我就答应了他。” 离羽夕点头:“小媛作为一个庶女,能嫁给堂堂六皇子,也算是我们高攀了呢!” 其实事情都是明摆着的,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而已,如果不是因为经过这样一场变故,夜沉远摇身一变成了一国储君,离府一下子地位骤升,六皇子漠北昌打死也看不上一个将军府的小小庶女吧? 社会永远都是现实的。 只要是有利可图,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 左右都是三妻四妾的,只是把人娶回去,就等于是和离家联上了亲了,至于将来如何相待倒是不重要的了。 离衡轩端起茶杯来,慢慢喝一口茶:“这个六皇子,我倒觉得还可以,至少比起来那个漠北源,还算是好的了。” 夜沉远点点头:“应该算是吧,希望他是一个聪明人,不要做出来什么过分的事情。” 离羽辰一般时候是不插话的,此时倒也开了口:“小媛姐姐可是个聪明人,她要是顺利嫁过去了,相信大家都能够相安无事的吧!” 离衡轩以前只当他是个孩子,可是经过上一次离羽夕遇险,羽辰出手相救,他就觉得自己的儿子真的是长大了。 今天又听他如此说,就忍不住笑了笑:“说的也是,小媛倒是有心计的。 ”不知道为什么,坐在一侧的离羽夕此刻就皱了皱眉头,她身边夜沉远一直留意着她:“怎么,你觉得这庄婚事有什么不妥吗?” 他这样一说,连离衡轩都忍不住望过来。 离羽夕只是摇摇头:“哪里,郎才女貌的,哪里会有什么不妥。” 大家就也不再多想什么,转移了话题。 因为夜沉远现在摇身一变成了一国储君,最近很多官员都在明里暗里地巴结着他,王爷府里礼品倒是收了不计其数。 离衡轩对这些事早有耳闻,不过都是将信将疑的态度,就忍不住问一下是不是确有其事。 夜沉远就把目光望向离羽夕,她只是会心一笑:“事实倒是事实,不过我觉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愿送,一个愿收,把他们这些不义之财收罗了,将来用在有用的地方,不是很好?” 离衡轩就难免有些担心:“只是这样的话,万一皇上知道了,会不会降罪呢!” 离羽夕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父亲就不用担心这个了,我敢保证,不会有事的。” 离衡轩看一看自己女儿,又看一看旁边一副风轻云淡的夜王爷,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了。 都说是姜是老的辣,可是现在他就觉得自己根本就及不上女儿有心计呢。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