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精心策划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76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夜沉远端坐在龙床之上,手里捧着一本书,居然还在翻页观看。 “怎么是你?”莫北源拿着剑逼近了夜沉远。 “三皇子几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夜沉远嘴角含笑,看向莫北源。 “少跟我嬉皮笑脸的,你不是在泸州城治理旱灾吗?怎么会提前回来,我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接到。”莫北源拿着剑又走近两步。 夜沉远对他的举动毫不在意,重新低下头去不再看莫北源一眼,讽刺道, “三皇子年纪轻轻的,脑子是进水了不会转了吗,泸州旱灾,我当然是治理好了才回来的呀!而你没有接到消息,哼,莫北源,你能在父皇身边安插眼线,难道我就不能在你身边安插眼线吗?” “你,”莫北源气极,目眦尽裂,“夜沉远,拿命来,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说罢,莫北源一个箭步,提剑向夜沉远刺来。 夜沉远好像早知道莫北源会出此招,把书一合,手上用力,把剑隔离在外。 莫北源剑锋一转,压在书上,那本书立时被劈成两半。 夜沉远转身堪堪躲过一击。 莫北源立马乘胜追击,提剑又是一刺。 夜沉远冷笑一声,一个漂亮的回旋转到莫北源身后,提气一掌拍在莫北源后背上,莫北源一个踉跄,向前摔去。 莫北源赶忙拿剑抵住地面,稍借点力站直了身子。 就在这个空隙,夜沉远一把扯下床上的帷帐,手一绕,扣上莫北源的手腕。 “当啷”宝剑落地,莫北源一个分神。 夜沉远右脚发力,一脚踢上莫北源的膝盖,莫北源扑通跪在地上。 夜沉远又拉起莫北源手上的帷帐,转到莫北源身后打了个死结。 “莫北源,你输了!” 夜沉远拍了拍手,斜眼看着莫北源。 莫北源却好像呆住了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护卫,躬身行礼道:“夜王爷,离将军已经从黑砂山赶了回来,刚刚已经打败了三皇子的手下,现在正在门外等候。” 莫北源呆呆的听着,在那人说道离衡轩制服了那些官兵时,莫北源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落寞的表情。 “快让离大将军进来!”夜沉远对那护卫下令道。 “是。” 果然片刻之后,离衡轩身穿铠甲,一身戎装走了进来。 离衡轩看了眼跪在地上的莫北源,当下气不打一处来,劈手就是一巴掌拍在莫北源的肩上。 “三皇子,你骗得老夫好苦啊!”离衡轩气呼呼的说道,“辛亏我接到了阿远的消息,赶了回来,不然还真是会让你得手啊!” 莫北源还是那副呆呆的样子,没什么反应。 离衡轩对莫北源的反应不以为意,转过身来问夜沉远。 “阿远啊,羽夕呢?” 话音刚落,便有一个清脆的女声从侧方传了过来,“爹爹,女儿在这里。” 只见离羽夕扶着皇上缓缓从侧室走了进来。 离衡轩快步走到皇上面前,躬身拜道, “臣救驾来迟,还请皇上责罚!” 皇上伸出手扶住离衡轩,“好了,离大将军,快起来吧!” 离衡轩这才起身,转头看向旁边的离羽夕,上下扫视着她。 离羽夕不觉有些好笑,双手搭上离衡轩的胳膊,“哎呀,爹爹,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女儿没事,你看,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吗?” 离衡轩没说什么,只宠溺的摸了摸离羽夕的头发。 这时早有太监搬了椅子来,众人纷纷落座。 皇上坐在椅子上,斜睨着莫北源,沉声开口, “老三,你可知错?” 莫北源抬头仰望着皇上,冷哼一声:“哼!认错?我何错之有?” 皇上眼皮动了一动,扬手甩了个巴掌给莫北源。 “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 “别以为朕不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你的那些兄弟们,老大,老二,老四还有老五,哪个不是你设计害死的!” 莫北源却突然笑了起来:“父皇就是想儿臣的吗?老大的药是我给他的没错,老二和老四的事,也是我让兵部统领假意降之,谁知道他们真的就信了,可真是蠢。” “可他们一个个心底都存了要置你于死地的心思,不然他们也不会轻易上我的当。归根结底还是父皇你养了一群好儿子啊!” 说完莫北源大笑不

止。 皇上的眼睛直盯着莫北源的眼睛,好像要一直望到莫北源的心里去。 “老三,你知道吗?朕以前最看重的就是你,你不像你大哥那样有勇无谋,不像你二哥那般急功近利,更不像老四老五那样胆小怕事,老六的闲云野鹤你也是学不来的。你有胆识,有谋略,但是你骨子里有一股狠劲,对人对事,凡事留有三分余地,朕本来打算让你在外历练历练。可这些事情过去,朕知道,你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脱胎换骨的了。” 皇上不急不慢的说完,眼睛还是一直盯着莫北源。 莫北源楞了一下,复又抬头说道:“父皇可真会说笑,难道父皇最看重的不是那个夜沉远吗?你把权力交给他,赐他宅邸,封他为王,这在当时风头无两。让多少人艳羡。” 莫北源顿了顿,又道:“父皇口口声声说最看重的是我,可我却一点也体会不到父皇的爱,只有在你面对夜沉远时的语气,表情,那才是一个父亲该露出的神态!” 皇上低叹一声,摇头道,“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冥顽不灵。” 离羽夕在旁边听不下去了,对莫北源说道,“莫北源,世界上没有哪个父母是不爱孩子的,只是爱的方式方法不一样。不过你口口声声说皇上不是真心待你,那你呢?也是真心对待皇上的吗?你这人,最爱的难道不是权力吗,恐怕能让你真心对待的,也就只有权利了吧。” 离羽夕连珠炮似得发问,莫北源愣怔在原地,一时哑口无言。 离羽夕看着莫北源,想起他上一世英气勃发,眉眼如画,自己当时就深深的沉醉了进去,只叹自己当初让猪油蒙了心,好在一切都还有转机,老天给了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她也寻到了她的良人。至于莫北源,权当那是一场梦吧。 坐在边上的夜沉远此时悠悠说道,“莫北源,只可惜你聪明反被聪明误,父皇生病是不假,可也没严重到日日咳血,下不了床的地步。那些民间传言皇上病危的消息,其实是阿夕故意散播出去的,为的就是引你上钩。正巧这两日泸州城大旱,我正好离开让你无所顾忌,你才会贸然出手,为了皇位甘愿冒险一试。” “什么?你说什么?原来你们早就准备好了圈套,你们一步一步看着我走进你们布好的陷阱里,哈哈哈。没想到我莫北源竟然会栽在一个女人手里。哈哈哈!”莫北源状若癫狂。 离羽夕别过头去,不再看莫北源。 事到如今,她离羽夕能够心细如发到这种地步,还是要感谢上一世的莫北源。 当初她受尽屈辱,比今日的莫北源还要痛苦一万倍,那时她就发誓,这种痛,这种伤,日后她要加倍还给莫北源,让他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这一世她离羽夕确实做到了,可她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快乐,原来时过境迁,她的心境早已发生了变化,而她的心思也早已不在莫北源身上。 想到这,离羽夕抬眸望向坐在对面的夜沉远,夜沉远刚好也在看她,夜沉远向她递来了一个安定的眼神,离羽夕眨了眨眼,脸上升起了一抹笑意。 “事到如今,老三,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皇上开口问莫北源。 莫北源跪在地上不发一言,呆呆的好像痴傻了一半,良久才开口回道:“既如此,我也没什么可说的,皇位争夺,输了就是输了,我愿赌服输,要杀要剐任凭你们处置。” 说完,莫北源闭上了眼睛,不肯再多说一句话。 皇上见莫北源这副姿态,知道他是真的心如死灰,无论自己再多说什么,莫北源的内心都不会掀不起一丝波澜。 当下喊道:“来人啊!” 立时就有护卫守在殿外,急匆匆的赶了进来。 “皇上,您有什么吩咐?” 皇上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发抖,缓缓开口,“你们把三皇子押下去,关进天牢,没有我的旨意,谁也不能私自看他,听明白了吗?” 护卫立即答道:“皇上放心,属下这就照办。 几个护卫把莫北源押出了寝宫,皇上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慢慢闭上了眼睛。 “你们先退下吧,今日忙了一天,相必你们也累了,快些回去休息吧!” 离羽夕他们三人闻言,起身行礼告退。 回去的路上无人说话,每个人都心情沉重,各有所想。 不过不管怎样,三皇子莫北源还是被扳倒了。 以后的生活应该会平静一些了吧。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