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直接逼宫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417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离衡轩去往了黑砂山。 离羽夕接到消息的时候离衡轩已经到达了黑砂山。 莫北源可真是聪明,把一切会阻挠他登上皇位的不利因素都排除在外。 这样也好,黑砂山的土匪虽然凶狠,但也成不了什么气候,爹爹还是能对付那些有头无脑的土匪的。要是留在都城里,莫北源迟早会以别的借口打击爹爹,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样最起码爹爹没有生命安全。 离羽夕嘱咐皇上身边的太监,还是暂且将这件事压下来,倘若皇上知道莫北源假传圣旨的话,恐怕又会动怒,皇上现在的身体已经经不起大喜大悲。 皇上病重的消息虽然是假的,可毕竟皇上年岁已大,又经过前些时日的中毒事件,身体虚耗的厉害,还是要小心静养的好。 离羽夕想着自己已命人将皇上病重的消息散播出去,外间都在传言皇上时日不多,马上就要宣布究竟是谁会继承皇位。但却不知道莫北源信了多少。 现在敌不动我不动,就这么僵持下去对双方都没有好处,还是要想办法逼莫北源先出手才行。 大街上,两个小贩正聚在一起。 “哎,老李头,听说了吗?皇帝老儿马上就要玩完了,据说现在日日咳血,太医们都束手无策啊!” 一个尖耳猴腮的小商贩对着对面买菜的老李头说。 “是吗?皇上前两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么快就要,就要。。。。。” 老李头看了看四周,还是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尖耳猴腮的商贩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神情,“谁说不是呢?照我说啊,皇上就是让几个皇子们气病的。可这人啊,老了就是老了,不论你是天王老子还是咱们这苦哈哈,这人啊,斗不过天啊!” 莫北源骑着马从街上穿过,正巧听到了两个小贩的谈话。 本来他今日就是要去兵部提兵攻进皇宫的,一路上莫北源听到了不少议论,再加上这些天皇宫里时常传出皇上病危的消息,莫北源心里不禁多了几分把握。 父皇你可终于要去了,放心,我会让你见我最后一面的。这辈子托生在帝王之家,从小就生活在争斗中,老了之后还被儿子们痛下杀手,下辈子就投胎做个平常人,安安静静的享受平凡人的快乐吧。 莫北源嘴角浮上一抹冷笑,拿起手中短鞭用力抽打了下马屁股,座下的黑马仰头长嘶一声,发力向前奔去。 “将士们,今日我莫北源带领众人攻打皇宫,事成之后我论功行赏!” 莫北源看着底下人头攒动,举起手中的宝剑用力喊道。 底下的将士们个个摩拳擦掌,振臂高呼:“我等誓死追随三皇子!誓死追随三皇子!” 莫北源满意的点了点头,时机已到,出发! 此时此刻,皇帝寝宫内。 离羽夕正在陪着皇上下棋,皇上今晚气色很好,精神头也很足。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皇上的传染,离羽夕今晚也毫无倦意,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盯着面前的棋盘,心思却不在下棋上,总觉得今夜会有大事发生。 莫北源的耐心应该耗光了,可能就在今夜他就会有所动作。 “皇上,三皇子提了兵部的大部分人马,现在正往皇宫方向赶来!” 一名太监步履匆匆地进来禀报,“皇上,咱们是不是要。。。。。” “好了,你下去吧。”皇上打断了太监的建议,“一会老三攻进来的时候躲起来,别让他伤着你。” 离羽夕猜的果然不错,莫北源终于行动了。 亲耳听到这个消息,离羽夕心里还是惊了一下。离羽夕抬头看着皇上,皇上应该也猜到了吧,知子莫若父啊! 可皇上听到这个消息怎么还这般平静啊! 皇上执棋子的手在棋盘上敲了敲,终是放下了手上那枚棋子。 “这局,是朕赢了。” 皇上掸了掸手上并不存在的浮尘,淡淡的瞟了一眼离羽夕,眼神中不带一丝情感,甚至暗藏了一抹杀机。 离羽夕被皇上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皇上心里哪里是平静,过于的平静反而说明皇上心里心乱如麻,可他却不表露出来,这是多大的定力在支撑着他,皇家的男人都是这样吗?无论心里多苦多难,都不肯告诉他人分担一二吗? 离羽夕试探的向皇上发问:“皇上,莫北源马上就要攻入皇宫了,您看是不是要避一下?” 皇上把棋盘上的黑白棋子重新放回到棋盒里,对离羽

夕的提议置若罔闻。 “时间还早,离家女儿,你敢不敢跟朕再比一局?” 离羽夕惊得下巴都要掉了,定了定心神,眼珠一转。 “比就比,皇上都不怕,我还怕什么,不过如果皇上输了,到时可不要耍赖皮哦!” 离羽夕俏皮的冲皇上眨了眨眼,狡黠一笑。 皇上脸上终于有了些许松动,“好,朕答应你。” 皇宫大门外,莫北源带着大批人马要冲进去。 守门的护卫惊慌失措,虚张声势的大声叫道:“三皇子这是做什么,三皇子不要让我们小的为难啊。” 莫北源跨在马上,朗声冲守城的护卫叫嚷, “废话少说,识相的话,快开宫门,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此时护卫的统领赶了过来:“三皇子可要想清楚,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劝三皇子就此住手,不然别怪属下的刀不长眼睛。” “好啊,那就放马过来,本皇子倒要见识见识你的厉害。”莫北源冷笑一声,“将士们,给我把大门撞开,本皇子重重有赏。” 一时间马蹄声,嘶鸣声,怒吼声,打斗声,乱作一团。 守卫皇宫的护卫个个都是高手,要是放在平时,莫北源定然打不过他们,这现在,今时不同往日。饶是皇宫护卫武功高强,可莫北源胜在人多势众,皇宫护卫渐渐招架不住,落了下风。 正在打斗的片刻,城门终于被士兵撞开了,莫北源见状,首当其冲,一挥马鞭,冲进了皇宫大门。 其余士兵也不在恋战,一股脑的涌进了皇宫。 “冲啊,冲啊!” 士兵们闯入皇宫,不管你是谁,见人就杀,连宫女太监都不放过。 “啊!救命啊!” 值夜的宫女慌不择路的躲避着刀剑,一个士兵一剑捅在一个宫女的心口,宫女连救命都没来得及喊出口就倒地不起了,她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突如其来的变故,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在一点点流逝,渐渐闭上了眼睛。 巡夜的护卫听到求救声和打斗声从四处聚拢过来,与莫北源的官兵缠斗在一处,一时难分胜负。 莫北源单枪匹马杀出重围,双眼血红,回头看了眼打斗的众人,一甩马鞭,直冲皇帝寝宫而去。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蛰伏,他莫北源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就算世人骂他又如何,只要他当上了皇帝,还会有谁敢站出来说个不字。 夜沉远?哼,莫北源是肯定不会放过他的,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魅力,会让离羽夕倾心于他,他跟夜沉远相比,到底差在哪了。 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夜沉远马上就要沦为他莫北源的阶下囚了。 只要一想起夜沉远曾经对自己的打击,父皇对夜沉远的宠爱,以及离羽夕对夜沉远的爱恋,莫北源就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亲手杀了夜沉远,以解心头之恨。 成败就在今晚,只要他莫北源登上了皇位,他就会押着夜沉远到离羽夕面前,一刀一刀的凌迟给她看,他要让离羽夕看看,夜沉远是怎样变成一个怪物的。 身后有越来越多的人跟上了自己,看来皇宫护卫已经支撑不住了。 想到这里,莫北源高声喊道:“将士们,他们抗不了多长时间了,咱们抓紧时间,前面就是皇帝寝宫,跟我冲啊!” 身后的将士们发足狂奔,紧紧跟随在莫北源身后。 “冲啊,冲啊。”身后喊声震天。 跨过皇帝寝宫前的最后一道防线,莫北源翻身下马,见皇上寝宫一片漆黑,宫门口也没有守夜的太监。心里一时有些疑惑,父皇这么早就睡下了?门口怎么连个人都没有?这个念头一闪而过,顾不上细想,便被即将成功的喜悦压了下去。 莫北源转身示意部下停下,他自己一个人进去。 “三皇子,万万不可,皇上寝宫内一片漆黑,诺大的寝宫,居然连一盏灯都不点,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啊?” 身后的一个副将军一把拉住莫北源。 莫北源有些不耐,稍一用力就挣开了束缚。 “猫腻?能有什么猫腻,不过就是一个快要病死的老头子在里面睡觉,本皇子是怕事的人吗?” “好了,你们在这等着,我去去就来。” 说罢,头也不回的推门走了进去。 莫北源刚一进门,突然整个寝宫灯火通明,只见里面的床上坐了一人,莫北源走近一看,来人是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夜沉远。 莫北源心中暗叫不好,中计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