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皇帝病危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3384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夜沉远心思细腻,论文论武,他可以和自己相抗衡,甚至在自己之上,如何对付他还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一定要好好谋划一下。 夜深人静。 离羽夕拿了件披风给伏在案上睡着的夜沉远披上,不想转身离开时脚尖踢上了桌角,离羽夕忍痛没有喊出声,书案却一震把夜沉远惊醒了。 “阿夕,”夜沉远开口唤道,“在这陪我呆一会吧!” 离羽夕闻言又转回身来,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阿夕,你还不知道吧,大皇子,二皇子和四皇子已经被皇上接连处死了。” 离羽夕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夜沉远, “是因为什么事情,能让皇上下令杀掉自己的亲生儿子必然不是小事。” “今日皇上召我进宫,特地跟我说了此事。大皇子的事是我发现的,他竟然在皇上的药里下生石灰,而二皇子和四皇子是因为控制了兵部统领,意欲举兵反事,事先被皇上得知拿下了他们。” 夜沉远慢悠悠的说完。 离羽夕越听越心惊,拧眉看向夜沉远,摇了摇头说, “这事未免过于蹊跷了些,大皇子有勇无谋,药材方面的事他应该是不懂得;四皇子胆小怕事,人人都知道四皇子依附于二皇子,二皇子虽然智谋在大皇子之上,却有些急功近利。根据我的了解,那兵部的统领不是那么好控制的,所以兵部统领身后必然有人指使,二皇子当时肯定被利益冲昏了头脑,断不会发现这一点。而三位皇子同时犯事,收益最大的人就是莫北源,他有这个能力。。。。。” 离羽夕分析的条理清晰,夜沉远觉得自己真是娶了个宝,抬手轻轻刮了下离羽夕的鼻子,“夫人啊夫人,你怎么这么聪明呢,连为夫都要惭愧一二分了。” 离羽夕扑哧一笑,拍打掉夜沉远的手,“别闹,我都能想到的,你肯定也能想到。不过说真的,”离羽夕端端正正坐好,神情认真起来,“莫北源这个人我了解,他最爱的就是权力,为了争夺权力,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如今只剩下你和六皇子是他的竞争对手,背地里还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招数对付你。。。。。” 夜沉远忽然凑上前来吻住她,怕她挣脱,又抬手扶住离羽夕的后脑勺,说话声戛然而止,一室寂静。 离羽夕忽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眼前夜沉远突然放大的脸,一时紧张的忘记了呼吸。 好半天夜沉远才放开离羽夕,离羽夕的唇瓣已然红肿,离羽夕满脸绯红,不敢抬头看他。 夜沉远看着她娇羞的动人模样,不死心的又俯身上前舔了下离羽夕的唇角,离羽夕浑身一震,伸手推开夜沉远,耳朵根都红了。 夜沉远终于心满意足的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佯装怒道:“夫人怎么会说了解莫北源呢?是不是他和我抢过你,阿夕觉得嫁给我吃亏了,又心心念念的想起了莫北源?” 离羽夕看夜沉远吃醋的样子,心里觉得暖暖的,面前这个男人在乎自己,他是真的爱自己,单这一点就是莫北源比不了的。 上一世自己瞎了眼,居然看上莫北源,最终自己落了个惨淡下场。 所幸命运让她重生,她才有机会遇见夜沉远,爱上夜沉远。 人这一生很短暂,所以一定要找到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 离羽夕用力摇了摇头,主动上前轻啄了一下夜沉远。 “这一世我心里爱的人只有你一个。” 隔日清晨,夜沉远起了个大早,今日又要进宫面圣,临行前离羽夕特地在耳边嘱咐他几句,告诉他一定要劝慰皇上,不要和莫北源撕破脸皮,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夜沉远来到皇宫,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整个皇宫都呈现一派衰败之色,青石砖上已铺了一层早秋的落叶,却没有宫人打理,远远有太监宫女见了他,却不上前行礼好似没看到一般,神色匆匆转身离去。 是因为今日宫里发生太多事的缘故吗,三个皇子被杀,整个皇宫的人都惴惴不安,生怕自己和哪个皇子扯上关系,万一皇子犯事,牵连了自己,好处没沾上不说,倒惹一身的晦气。 夜沉远见惯了人情冷暖,对这种事他一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穿过御花园的时候,夜沉远看园里的鲜花开的倒是好,不由得又想起离羽夕来,若是阿夕看见了御花园这景色,必然会欢喜。 想着,便欲抬手摘下一朵娇艳的牡丹花,在手触上花茎时手又滑下,奇怪,自

己只是一会没有见到阿夕,心里怎么就这般想她。 夜沉远站直身子,环视了下御花园,然后他大踏步的向皇上寝宫的方向行去。 “阿远,你来了。”皇上放下手里的奏章,示意他坐下。 “你也知晓朕那三个儿子做的蠢事,可最让朕心寒的还是老三啊,他居然心思阴鸷到了这种地步,对自己的亲兄弟都能下毒手,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咳,咳。。。。。” 经过这件事后,皇上明显的老了,眼窝深陷,两眼无神,咳嗽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太医们开的药已经不足以压制身体的消耗。 夜沉远一时间有些同情皇上,二十年的父子情谊比不上一个虚无缥缈的皇位,自己的儿子无时无刻不在算计自己,而自己也要时刻防备儿子们的偷袭。 虽然面前这个男人对自己没有养育之恩,可他毕竟是自己的父亲,是身上拥有同样血脉的人。 想到这,夜沉远出言劝道:“父皇不要生气,事情已经发生了。儿臣知道,父皇亲自下旨处斩自己的儿子,心里定然也不好受,我们还是要重整旗鼓,准备一下如何对付莫北源。” 皇上低头思索,点点头,用眼神示意夜沉远继续说。 夜沉远顿了一顿,复又开口道, “今日我来见父皇之前,阿夕让我转告父皇,当下最要紧的就是养好身体,沉住气,先不要和莫北源撕破脸皮,毕竟这朝廷中有将近一半的官员都是属意莫北源的,况且三位皇子已死,莫北源暗中早已蚕食了他们的势力。以目前这个局势来看,跟莫北源硬碰硬不但一点好处都捞不到,还会两败俱伤,大伤元气。到时鱼死网破,受伤害的只能是老百姓。” “恩,言之有理,阿远啊,你的眼光果然没错,这离大将军的女儿还真是才貌双全。”皇上诚心赞赏的说。 “那照离家女儿的意思,我们是要以不变应万变静观其变吗?” 夜沉远见皇上毫不吝啬的夸奖离羽夕,嘴角升起一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 “阿夕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来个将计就计!” 皇上眉一挑,疑惑的看着夜沉远,“将计就计?” “对,三位皇子所犯罪行皆是莫北源在背后推动而为,三位皇子被处死,而莫北源却安然无恙,他现在肯定以为父皇还没有查到他身上,我们却可以反其道而行之。。。。。” 夜沉远凑近皇上,低声耳语了几句,皇上听后抚掌大笑,“好,就这么办!” 日薄西山,莫北源正在用晚膳。 一名小厮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爷,大事不好了,爷。。。。。” 莫北源一记眼刀飞了过去,“鬼哭狼嚎什么?啊?没看见我正吃饭呢嘛,天大的事也等我吃完饭再说!” “这,这。。。。。。”那小厮还想说什么,被莫北源一眼瞪了回去。 莫北源慢条斯理的吃完饭,这才想起刚才跑进来的小厮,开口问道:“说吧,有什么事?” 那小厮赶忙说道:“皇子怎么这般不着急,宫中传来消息,皇上已经查到三位皇子所犯之事与您有关了!” 莫北源一惊,抬手甩出桌子上的筷子,“那你怎么不早说?” “是爷不让我说的。”小厮小声的嘟囔着,委屈的瞄了两眼莫北源。 “放屁!”莫北源甩手又赏了小厮一个爆栗,“还有什么,快说!” 小厮颤颤的开口道:“宫里人还说,皇上知道是爷在背后操作,立时暴怒,一气之下吐了好几口血,宣了整个太医院的太医去瞧,如今还不知是个什么情形。” “哦?是这样啊。”莫北源忽然就笑了。 照父皇这个病症,多半是回天乏术了,若是父皇他老人家能早日归西,倒也省了很多麻烦事。待他死后,他就可以随心所欲,光明正大的除掉夜沉远,不用像现在一样畏手畏脚。 想着,莫北源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吓的那名小厮一抖,差点坐到地上。 “你,现在立刻去兵部那,让他们加紧训练,时刻准备好迎敌。”莫北源停下来,又向小厮吩咐道。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办。” 接连几日,宫里都传来皇上病重的消息,昨日竟然连床都下不来了。 坊间流言四起,纷纷说皇上连遗嘱没立,只怕就要驾鹤西去了。 街头巷尾的人都在谈论皇上的恩德,如今就这么被活活气死,这是可怜英明一世啊!整个都城都笼罩在一片压抑的气氛中。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