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每况愈下

书名:相爱相杀:重生之嫡女复仇记 作者:夜墨寒星 本章字数:2349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5:36


赵静轻轻叹了口气,侧身躺在莫北源的怀里,“事到如今,也只好这样了。” 这日,莫北源换好朝服进宫上朝,宫门口正好碰上掌管吏部的史大人。史大人远远就向莫北源行礼打招呼,待走近之后又拱手作揖道:“祝贺三皇子啊!” 莫北源让他说的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的问道, “史大人说笑了,我哪来的喜事?” 史大人连连摆手,笑答:“看来三皇子还不知道呢吧,您啊,平白多出一个兄弟手足,所以说可喜可贺嘛!您这个兄弟啊,不是别人,就是夜王爷夜沉远。。。。。。” 莫北源心中大喊不好,面上却不好表现出来,故作惊讶状。 “此事当真?史大人是从何处听说的?” “现在满朝文武百官都知晓了此事,都在谈论夜王爷是皇上的亲生骨肉,时隔多年终于要认祖归宗了!”史大人面露得色,有些卖弄的回道。 “如此那还多谢史大人告知本皇子此事,本皇子在此谢过了。”说完莫北源俯身一礼。 朝堂之上,大臣们都在三三两两的小声谈论夜沉远是不是皇上亲生骨肉的事,夜沉远也在其中,旁人却不敢过去直接问夜沉远,夜沉远只静静站着,好像周围的人谈论的不是他夜沉远而是别人一样。 “皇上驾到!” 立时大堂内鸦雀无声,身穿明黄色龙袍,身上绣着飞龙图案的男人缓步走上龙椅坐下。沉声问道:“今日可有什么事要奏?” 掌管刑部的李大人从队列中站了出来,恭敬行礼道, “禀告皇上,近日刑部出现犯人逃跑一事,是卑职失职,臣甘愿领罚,可在外出逃的犯人若不及时归案,只恐会给民间造成更大的伤害。所以臣斗胆想请皇上派夜王爷协助刑部调查此事。” 皇上听李大人说完略一沉吟,“你们其他人怎么看?” 这时史大人站了出来,“臣以为,协助刑部办案,夜王爷是最合适的人选,夜王爷有勇有谋,臣相信只要夜王爷出马,在外出逃的犯人也就蹦跶不了几天了。” 莫北源看史大人明显在拍夜沉远的马屁,当即站出来,“父皇,儿臣以为夜王爷年纪尚轻,缺乏处理刑部事务的经验,此举实在欠妥。。。。。” “三皇子这话就错了,协助刑部处理事务依靠的并不是经验,臣相信以夜王爷的能力,足以捉拿出逃的犯人。” 居然连吏部的老顽固孟大人都站出来为夜沉远说话。 此言一出,大堂上一片声音表示赞同,几位大人纷纷站出来为夜沉远说话。 莫北源察言观色,知道自己是扳不回这一局了,就连自己手底下的几个大臣也纷纷倒戈,偏向了夜沉远一方。 “那好,此事就交给夜沉远就办吧,咳,咳。。。。。。” 皇上拼命压抑住咳嗽,一锤定音。 “退朝!” 众人渐渐离去,莫北源冲到夜沉远面前质问他,“夜沉远,你又想干什么?你是父皇的亲生骨肉对不对?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人知道,今日上早朝却好像全天下的人都心照

不宣知道你的身世?这个消息是你散播出去的,对不对?” 夜沉远淡淡瞥了一眼莫北源,“随你怎么想吧,我还有事,就先告退了。” 莫北源看着夜沉远消失的背影,心里恨恨的想: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从我手中抢走的再抢回来,夜沉远,咱们等着瞧吧! 皇上这几日身子越来越不好,咳嗽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太医院送来的药喝了之后也不见好。 夜沉远刚迈进皇上的寝宫,一个碗就飞了过来,夜沉远急忙闪身躲了过去。 “太医院开的这是什么药?这么多天喝了也不见好,朕留着太医院那帮蠢货还有什么用!”屋子里满地的纸张凌乱,跪倒一片人,皆低眉敛目,不敢出声。皇上立于桌案前,一只手撑在桌上,又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夜沉远上前行礼:“臣参见皇上!” 皇上看了他一眼,对一屋子人说道,“好了,你们其他人都先下去吧!”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急急退了出来。 “皇上,您还是要按时吃药的呀!不然这病越拖越严重。” “朕倒是想吃药,可你看看太医院的那些个太医,治了这么长时间还是这个样子,朕怎能不生气?咳,咳。。。。。。” 皇上刚说完,又咳了起来。夜沉远走过去拍了拍皇上的背,待皇上气顺,皇上又开口说道,“沉远啊,现在没有外人,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还是叫我父皇吧,现在朝野上下谁不知道你夜沉远是我的亲生儿子。” “是,父皇,儿臣遵命!”夜沉远恭敬答道。 夜沉远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来,走到门边拾起刚才皇上打碎的碗,凑在鼻尖下闻了闻,转身向皇上问道:“父皇可是说喝这种药身体不见好转,儿臣心中也大感疑惑,想必此中有什么曲折,父皇可以把管理药膳的太监叫过来问话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说的有理,”皇上点头应允,大声叫道,“来人啊,把给朕煎药的太监叫过来。” 不多时,一名小太监便走了进来,垂首侧立。 夜沉远走到小太监面前,沉声吩咐道:“抬起头来!看着我。” 那名小太监颤颤的抬起头,眼睛却不敢直视夜沉远。 “我来问你,这药是你煎的?这其中有无他人插手?”夜沉远厉声问道。 小太监吓得一抖,身子一软,跪在地上,颤声说道:“是奴才煎的药,中间也没有他人插手,全是奴才一手监管的。” “哦?是吗?”夜沉远忽然把那半个碎碗向地上掷去,大声喝道,“那这药碗里怎么会有生石灰的气味,我相信太医院的太医们再笨,也不会开出生石灰来治皇上的病,快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谁指使你的?” 那小太监见事情败露,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夜沉远和皇上饶过他,“奴才全说,奴才全说,是大皇子逼我这么干的,大皇子说如果奴才不按照他的说的办,他就会杀了奴才的家人,奴才也是没有办法,只好,只好照办。奴才一时糊涂,办了错事,不求皇上原谅,只希望皇上能饶过奴才的家人。”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