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总裁豪门 > 复仇总裁宠甜?

正文 第68章 适得其反

书名:复仇总裁宠甜? 作者:魔族红血 本章字数:3563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2日 14:19


严晓蓉也不叫齐傲威而是静静的坐在车里,视线却不自觉随着男人的身影移动。 只见他走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随意抽一支点燃。 正午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在他身上留下斑驳的影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那么不可一世的一个人,此时在她眼中,却莫名读到了一抹寂寥的味道,明明外头阳光普照,可为何她依然觉得他周遭是那般地寒气逼人…… 而且,记得以前,他是一个非常讨厌别人抽烟的人,可是现在…… 似乎这次见到他后,几乎就没有断过烟。 严晓蓉就这样痴痴地看着窗外的齐傲威,像是永远都看不够一样,想要把这个她爱得至深,同时亦是伤她至深的男人,镌刻在心里。 或许是感觉到她的注视,齐傲威突然转过头,那双宛若深潭般捉摸不清的眸子,就这样直勾勾地望了过来。 严晓蓉的呼吸陡然一滞,心跳瞬间漏了半拍,明知他看不到自己,可在这一刻,她还是赶紧转头,紧张得手心开始冒汗。 很快齐傲威就将香烟掐灭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随后习惯性拍拍袖口,这才转身翩然优雅地朝她走来。 严晓蓉见状,急忙将视线收回,状作不经意地瞥向别处。 齐傲威打开车门坐进来时,就见她眼神茫然地望着外面,白皙的脸蛋上干净得像是一尘不染的美玉,在金灿灿的阳光折射下,透出熠熠光辉。 齐傲威知道她是在故意躲避他的目光,却也没有揭穿,只是静静的望着她。 他的深眸微眯,情不自禁在她心口的位置流连几秒,之后,才从衣兜中掏出钱包,从中拿出一张黑色的银行卡递到严晓蓉的面前。 “你拿着这个先用,尤其是把吴杰出的钱都还清。” 看到严晓蓉迷茫的看着他手中的卡,眼神中带着疑惑和不解,齐傲威继续说道:“你欠我一个人就够了,不要再欠别人,不然你准备用什么还?” 严晓蓉抬眼看着面前这张曾经让自己迷恋的俊颜,那双深潭一般的眼睛,此时带着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自己,让她一瞬间的迷失。 齐傲威不知道严晓蓉是在发呆,还以为她是不想接受,于是伸手拉起她的一只手,把卡塞进她的手中。 “记住,不许花吴杰的钱,你只能欠我的!” 严晓蓉因为他的话,脑子回神,看了看他手中的卡,然后有些恼火的扔了过去,“我不要,用了你的,你又不知道让我签什么协议。” 齐傲威却是不为所动,冷声说道:“你的意思是,花吴杰的钱他就不用你回报吗!” 齐傲威知道,吴杰想要的不过是严晓蓉这个人罢了。 这女人迷惑男人的本事有多大他太清楚,万一…… 想到某个可能性,齐傲威的心情莫名烦躁起来。 严晓蓉没想到他潜在的霸道因子在这一次发挥得那么彻底,一时间气得差点吐血。 “你以为所有人都向你一样有目的吗?” “我没有说所有人,我只是说吴杰而已!” “我只是借他的,他说了,他不用我做任何回报!” “哼,他只是放长线钓大鱼而已!” 严晓蓉看到齐傲威依然步步紧逼,紧紧攥住粉拳,声音因愤怒而变得有些颤抖,“你凭什么这么说?不要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有什么目的。再说你又不是警察,我也没犯法,你也不是我的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干涉我的自由?” “吴杰我比谁都清楚,如果他对你没有什么目的,还会在学校的时候就想从我身边抢人?再说,你说我凭什么?” 说着齐傲威眯着眼睛转头看着此时一脸恼火的严晓蓉,危险的目光,让严晓蓉不由得想向后撤身子。 不等严晓蓉说话,齐傲威勾唇笑了笑,笑意却不达眼底,“不说你以前欠我的,就算现在,凭我一句话,你就是赔上全部也不够!” “你——” “我什么,我就是这样的人,再次告诉你,不要和吴杰来往过密,这是我给你的最后忠告!” 严晓蓉只觉得,齐傲威说这话时,浓眉微微蹙了一下,墨黑的瞳仁里,却透出一抹令人辨识不清的复杂。 “如果他要找我呢?我总不能赶走人家吧,毕竟人家帮过我的。” 她咬着牙,昂起小脸,澄澈的杏眸里,此时溢满了幽怨,“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而且我的父亲病重,正是需要人的时候。现在你又不能帮我,好容易有人帮我,你却让我拒绝,你让我怎么办?” “我会帮你的,你不用吴杰就是!” “你有未婚妻,为什么要干涉我的自由,你说的,我尽力在配合,就算用一

辈子都行,只是,你也要结婚,难道还想禁锢我一辈子吗?” “我有未婚妻是我的事情,你现在却不能有别的男人。将来你是否一辈子在我身边,那要看我心情,或者我那天我厌烦你了,会让你离开的,但是现在,你必须老实的呆在我的身边。” “齐傲威,你讲理不。”严晓蓉气的快要抓狂。 “我什么时候和你讲理啦?” 齐傲威冷笑,压根就不准备和她讲理。 难不成还真只允许他身边有个貌美如花的未婚妻,而她就只配当一辈子的见不得人的身份吗? 严晓蓉越想越生气,一时间所有的怨,在此刻群涌而上,几乎不经思考地,她就厉声呛他:“既然你不和我讲理,那我也不在和你说什么,我会继续和吴杰交往,如果他不介意,我会成为他的女朋友的。” “你敢!” 齐傲威猛然将俊脸凑过来,一双厉眸潋滟着冰冷的寒意。 严晓蓉虽然心里害怕,但是却被他气的不轻,于是继续赌气说道“我为什么不敢,有人对我好,我为什么要拒绝,你因为我傻到,只接受被你欺负的份吗?” “我欺负你?我怎么欺负你了?在床上吗?”齐傲威眯着眼睛逼视严晓蓉。 “你混蛋!” “如果我混蛋,那你就是下贱了!” 听到齐傲威居然用“下贱”这个词,严晓蓉气的瞪红了眼。有句话说得很对,在这个世界上,其实伤害你最深的,往往是你最在乎的那个人,因为在乎,才会痛…… 严晓蓉低头,将眼底的痛色悄悄敛去,接着抬眸朝他浅浅一笑,软绵绵的语气里,透出极为浓烈的嘲讽韵味:“那齐总再三缠着我这么个下贱的女人,又是何解?” “我缠着你?” 齐傲威像是听到极大的笑话般,不自觉提高了语调。 “你逼我留在你的身边,又不给我自由,不让我这,不让我那,请问你怎么解释?” 这一刻,她是豁出去了,正所谓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倒不如勇敢起来,不再做被他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虽然她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但人都是要有尊严的,不是吗? “……” 男人并未开口,只是目光沉沉看着她,幽黑的眸子里,似有一抹暗芒迅速掠过。 严晓蓉虽然被他盯得头皮发麻,可到这一刻,她却不允许自己退缩:“无论是留我在公司,还是留我在你家,都是你强迫我的。而且每次见到我不是抱就是亲,说我下贱的话,你岂不是更贱?” 原以为齐傲威会气得跳脚,谁知他却不怒反笑,倏地挑起她的下颌,大拇指邪恶地按在她嫣红的唇瓣上:“你有种再给我说一次!” 低沉的嗓音,潋滟着的寒气逼人,让严晓蓉咽了咽口水,用力别开脸,“说就说!你这么千方百计阻止我跟吴杰在一起,不要告诉我,你是在吃醋?” 她当然知道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她也不过是在说气话而已。 可自从重遇之后,他对她所做的一切一切,很容易就会让她误会的好么? 心头,突然掠过一抹苦涩,终究,自己还是放不下啊…… “吃醋?” 齐傲威冷哼一声,“你倒是很会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只是不想让你这样的女人,再去祸害别的男人,更加不想让舒服。没有想到,你居然说我吃你的醋,给我滚!” “滚就滚,谁怕谁呀!” 虽然心里难受的要命,但是严晓蓉依然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严晓蓉,你不要哭,就算心已经痛得快要不能呼吸,也绝不能再在这个男人面前掉一滴眼泪…… 她紧紧咬住唇瓣,下车前,由于一时气不过,还是将刚刚他刚才给的卡,往他身上狠狠砸去,甚至很孩子气地骂了一句:“拿着你的臭钱收买别人去吧!” “砰!” 车门重重甩上,严晓蓉头也不回地往回走,只是却在转身的那一刻,潸然泪下。 齐傲威没想到这女人当真敢和他生气,俊脸稍稍掠过一缕错愕和恼火,透过后视镜看她娇小的身子渐行渐远,他握拳重重击了击方向盘。又坐了一会后,才如离弦之箭,极速狂奔而去。 而在不远处的某辆豪华轿车里,后座的女人轻启薄唇,缓缓吐出一句话。 她大约五十多岁年纪,浑身散发着一股养尊处优的尊贵,那精心保养过得脸上,岁月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令人很容易就联想到,她年轻时的美丽。 “是,夫人!” 坐在旁边的助手恭敬颔首,马上拿起手机,将消息发送出去。 “开车!” 女人坐直身子,锐利的眸光中,却是掠过一抹复杂的情愫。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