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总裁豪门 > 复仇总裁宠甜?

正文 第28章 给了李崇明一个眼色

书名:复仇总裁宠甜? 作者:魔族红血 本章字数:3422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0日 15:30


或许她嘴里不是指的那种疼? 那齐傲威意识到这个,他不禁将眸光放到了严晓蓉的那两只胳膊上。 她的两只有胳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压在了身下,且那纱布从里面渗出了一层层红色来。 那是血,齐傲威很清楚。 眉眼深深一沉,齐傲威很清楚的意识到,哪怕自己再想要她,都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从严晓蓉的身上彻下来,齐傲威围了个浴巾便准备下楼去找拆纱布的工具。 找到拆纱布的工具以后,齐傲威重新上了楼,回到了房间里。 站在床边,齐傲威将严晓蓉重新摆了个姿势,然后开始拆纱布,拆纱布的过程可以说是艰难,因为出血的缘故,所以皮肉都和纱布粘连在了一起。 一扯纱布那皮肉便会跟着扯下来,齐傲威朝着严晓蓉看过去,只见严晓蓉似乎疼的厉害,她虽未醒,但那张原本红润的脸却变的异常苍白,额角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齐傲威原本想着她疼便疼好了,可是一看到那张皱成一团的小脸,他的心底一股不知名的情绪就那样涌了上来。 到底还是没有下得去手,齐傲威的动作不知不觉就变的小心翼翼了起来,帮着严晓蓉拆纱布。 两条手臂的纱布全部拆完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了,齐傲威看着那流脓,皮肉全部翻出来的伤口,眼眸暗的厉害。 那两条手臂已经肿的不成了样子,她到底是怎么撑过这一天的? 该死的,这女人不会喊疼向他示弱么? 齐傲威有些愤怒,他转而又将目光放在了严晓蓉的那两条腿上。 拿着工具,齐傲威又开始帮严晓蓉拆腿上的纱布。 腿上的纱布也很难拆,和手臂上的纱布一样都和皮肉粘连在了一起,纱布拆开来之后,齐傲威看着严晓蓉腿上的伤,眼睛暗沉似海,没有边际。 是他太过心狠手辣,还是她太坚强不屈? 已经到了这种程度,这个女人竟装作没事一样和他去俱乐部,还帮她挡酒。 她到底知不知道喝酒会导致手脚更肿,而且伤口会溃烂。 想要冲她吼几句,可是严晓蓉没有醒,他吼她也没有用。 齐傲威暗着眼眸,最终拿出了手机,给司机打了个电话。 司机原本刚开车没走多远,接到齐傲威的电话以后,没有办法,他只能折返回别墅。 司机不到几分钟就返回到了别墅,齐傲威则小心翼翼的抱着严晓蓉离开别墅,把她放上车,然后吩咐司机去医院。 这么一折腾,到医院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到了医院以后,值班医生看到严晓蓉伤口的模样简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是怎么弄的?”医生问齐傲威道。 “车祸。”齐傲威说。 一听到车祸两个字,医生突然想起了什么,“哦,我早上有看见一个姑娘因为车祸撞进了医院,那姑娘穿的就是和她一模一样的衣服。” “早上也是你给她看伤的?” “不是,我当时就是看到注意了一下,主要这姑娘心眼实在,一般被撞的人怎么也要讹车主几万块钱才罢休,可是这姑娘没有问那撞车的小伙子要钱,只说要赶紧回去工作,老板会生气什么的,之后跟那小伙子签了个和解文件就走了。” 原来她没有跟他说谎,原来她真的出了车祸。 齐傲威收回思绪,没有再说话,只是让那医生迅速的帮严晓蓉看伤。 原本处理好的伤口突然就变成这样了,看来是没少折腾,不过这些话医生没有跟齐傲威说,他叫来护士,让护士帮着一起处理伤口。 伤口全部处理干净已经是两个多小时后了,看了看腕上的表,齐傲威只见时针指向凌晨一点。 站在病床边,齐傲威的眼眸紧紧凝着严晓蓉,十几分钟以后,他这才转身离开了病房…… …… 第二天,严晓蓉在昏昏沉沉的状态中醒过来,她愈想抬手揉脑袋,手刚一动,却发现手背上传来一阵刺痛,转头看去,她只见自己的手背上插着针头。 这是怎么回事? 脑子里迷迷糊糊的一团,严晓蓉不禁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她发现周围全是消毒水的味道,不用说,她也知道这是医院。 她记得自己昨天喝了很多酒,难不成酒喝多了然后自己跑来的医院? 这太荒缪了,她虽不是那是酒品特别好的人,但也不至于差到自己跑来医院。 那不是自己跑来的医院,难道是谁送她来的医院么?

严晓蓉转而就想到了齐傲威,她再看看手臂上被重新处理过的纱布,更加确定是齐傲威送她来的医院。 齐傲威为什么这么好心的送她过来医院? 莫非是她昨晚耍酒疯,跟她喊疼了? 太乱了,脑子里实在太乱了,这样胡乱的猜来猜去,根本得不到一个确定的结果。 正愈撑手从床上坐起来,恰好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而推开病房门的不是别人,而是齐傲威。 齐傲威身后跟着李崇明,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病房,严晓蓉看到李崇明手里拎着什么纸袋,纸袋里头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视线从李崇明的身上转到了齐傲威的身上,严晓蓉道:“总裁,是你昨天晚上把我送来的医院的么?” 齐傲威不说话,只是给了李崇明一个眼色,继而严晓蓉只见李崇明从纸袋里把一个个饭盒拿了出来,不用说,饭盒里头装的一定是早餐,隔着老远严晓蓉就闻到了味道了。 李崇明放下饭盒以后,便默默的从病房里头退了出去,很快病房里头只剩下了她和齐傲威。 很想知道昨天晚上到底是不是齐傲威把她送到的医院,于是严晓蓉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跟刚才相同的问题。 “没错,是我。”齐傲威说,“但你别以为我是关心你所以才把你送来的医院,我只是怕你出事责任要公司全权承担,你知道的,像这种上市公司,一般底下员工不仅会影响公司的形象,而且会让公司的股票下跌,总之,你的身体怎么样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公司的业绩。” 一段长长的话,说的冷漠而又无情,严晓蓉知道他不会关心她,可他真没有必要跟她解释这些,她很清楚自己现在是处于什么位置,有些东西她别说想了,她连奢望都不会奢望。 “我明白。”严晓蓉说。 “你明白就再好不过。”齐傲威冷漠的接过话,又说,“把这些早餐吃了,我只给你半天的休假时间,下午继续过来上班,还有,早餐的钱,住院的钱,用药的钱全部从你的工资里扣。” 又扣? 严晓蓉道:“总裁道,你已经把我的工资扣到了下个月。” “那就从下下个月的工资里扣。” 他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一直冷漠到底? 然而这种要求对他来说似乎很难。 严晓蓉心底的情绪缓缓漾开,她没有再说话。 见严晓蓉不再说话,齐傲威转身便走了,留给了她一个冷漠的背影。 …… 吊了一上午的水,手臂和双腿已经消肿了许多,也不再流血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严晓蓉便让护士把吊针拔了,然后准备出院继续回去上班。 整理好病床,严晓蓉转而就要离开,可是当她拉开病房的门,刚抬脚跨上医院的走廊,她便撞到了一个人。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严晓蓉跟人道歉道。 “严晓蓉,是你?” 一道轻浅略淡的声音从头顶传了过来,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严晓蓉怔了一下,随即她缓缓抬起了头来,看向了被她撞到的这个男人。 男人那张邪魅的脸依旧妖冶如厮,削薄的唇瓣微勾,翘起一丝淡淡的弧度,那双桃双眼里像是盛满漫天星辰,萃若明辉。 这种不分性别的美,每一次看了都让严晓蓉看了心惊肉跳,比起以前,吴杰这张邪魅的脸,似乎被岁月赋予了更加成熟的味道,令人招架不住。 严晓蓉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吴杰,她怔愣了良久,直到吴杰出声道:“怎么,这才不到几年,就认不出我来了?” 严晓蓉快速的收回思绪,眼底微动,她张了张唇道:“没有,我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 “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吴杰问她,嘴角噙着淡淡的笑。 “或许吧,但你不是在T市么,怎么跑来这里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T市,是不是一直偷偷关注着我,嗯?”吴杰反问道。 听见吴杰这么说,严晓蓉有些不自在,她摇头道:“没有,我只是从别人口中听到你在T市的。” “你还是这么的诚实,哪怕骗一骗我也好,至少会让我觉是你仍关心着我。”吴杰说。 严晓蓉这下是彻底没话了,她实在不知道怎么接口。 “好了,不说了。”吴杰眸光凝着严晓蓉脸上的情绪,转而叉开话题,“既然遇到了,那就去吃个饭,我请,正好现在也是吃饭的时间。”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