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总裁豪门 > 复仇总裁宠甜?

正文 第21章 就是胃有点不舒服

书名:复仇总裁宠甜? 作者:魔族红血 本章字数:3488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0日 15:30


中午十二点半,是员工午休和用餐时间 苏梅上楼过来找严晓蓉,想要和严晓蓉一起去员工餐厅吃饭。 严晓蓉还有一大堆的文件没有处理,根本没有时间去吃饭。 她道:“你去吃吧,我待会儿啃两块饼干就可以了。” “你确定?”苏梅道:“吃饭也就十几分钟的事,难不成总裁给你上达了什么必须完成的事,如果不完成的话,会有什么严厉的处罚什么的?” “何止是必须完成的事。”严晓蓉道:“简直就是非常完成不可,喏,你看我桌子上的这么一大堆文件,都是必须要在下午下班之前完成的。” “这么大一堆文件,下午下班之前就要完成?”苏梅看着严晓蓉桌子上的那些文件吃惊道。 “是啊,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能和你一起去午餐了吧?”严晓蓉扯扯了唇。 “太变态了真是,我之前还认为你当了总裁的秘书,从今以后就过上了逍遥自在的日子呢,看来你比底下被一层层压榨的员工差不少多少。”苏梅感叹道。 “是啊,所以别以为跟在总裁身边就是好的,你该干什么还要是干什么,反而在总裁的眼皮子底下,想偷懒比登天还难。” 盯着严晓蓉的脸,苏梅打量道:“我怎么觉得你脸色这么苍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什么,就是胃有点不舒服。” “胃不舒服就更应该下去吃饭,不吃饭话会更难受。” “不是想象的那样。”严晓蓉无奈的笑笑,“就是那会儿帮总裁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坐了一辆车,那车子开的非常快,我头晕,然后胃也有点不舒服,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 苏梅那张娃娃脸上露出一丝同情来,“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感觉你做总裁的秘书真的好辛苦,话又说回来,总裁是不是很严厉?” “何止是严厉。”严晓蓉淡淡道:“简直就是一个虐人狂,你只要让他不满意了,他就疯狂的吼你,我觉得要照这样下去,不出几天我的耳朵就会聋掉。” “真的好可怕,亏我以前还那么花痴他。”苏梅想了想,伸手三根手指,做立誓状,“我以后再也不会花痴他了,绝对不会!” “行了,你赶紧下去吃饭吧,再不下去,就没得吃了。” “那我下去了。” “嗯,去吧去吧。”严晓蓉冲有苏梅摆手。 临走之前,苏梅像是又忽然想起来什么,她道:“对了,今天郑虹在办公室跟别人在洗手间在讨论你的坏话,被我都听见了,你是不是又跟她闹矛盾了?” 应该是溅她衣服咖啡的渍的事,郑虹怒气未消,所以才会跟别人在洗手间讨论她的坏话。 严晓蓉收回思绪,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一些小事。” “那你以后小心点,郑虹她心眼可深着呢,别着了好的道……” “知道了。” “那我走了?” “嗯。” 严晓蓉话落,苏梅转身便朝着办公室门边走,然而她刚拉开办公室的门要出去,一抬头却见齐傲威一脸深不可测的站在办公室的外面,那样子,像是在外面站了许久。 不会刚才她和严晓蓉的话,齐傲威全都听见了吧? 苏梅这么一想,立即打了一个冷颤,她连忙低头道:“总裁好,总裁再见——” 说完,苏梅一阵风似的跑走了,她要是再不跑的话,齐傲威恐怕得有剥了她的皮不可。 严晓蓉有些不安,她转头看着站在办公室外面的齐傲威,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 良久,她这才开口喊了一声总裁。 “总裁,我不是虐人狂么?”齐傲威冷嗤着反问道。 严晓蓉头皮发麻,就知道不能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现在好了,被齐傲威抓住了小辫子,想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了。 “对不起总裁,是我口误……” “口误?口误会一直口误?我可是听的清清楚,你不止说我是虐人狂,你还说只要你让我不满意,我就会疯狂的吼你,不出几天你的耳朵就会聋掉。”齐傲威脸色阴沉的可以拧出水来道。 他果然什么都听见了,估计再说些什么,只会让他更生气,索性严晓蓉直接闭了嘴,干脆不说。 咬了咬下嘴唇,严晓蓉低着头,无声的沉默了下去。 其实正好和严晓蓉想的相反,如果她继续说些什么的话,齐傲威倒不至于真的发脾气,但就是现在这种严晓蓉什么也不说更让齐傲威感觉怒火一层层涌上来,灼烧着他铁墨色的眼眸。 抬起修长的腿,齐傲威走进办公室,在严晓蓉的面前

站定。 “抬起头来看着我。”齐傲威命令严晓蓉道。 严晓蓉快把下唇给咬破了,最终她周围寒气逼人的低压氛围之下抬起了头来,看着齐傲威。 齐傲威对上严晓蓉那双清澈的眸子,随即伸出手来,捏住了严晓蓉的下巴。 严晓蓉的下巴被捏住,一阵疼痛,齐傲威手上的力道太重,严晓蓉感觉自己的下巴快要被他卸掉了。 眉眼微拧,严晓蓉原本苍白的脸现在变的愈加苍白。 轻哼一声,严晓蓉最终还是没能扛得住下巴上传来的疼痛。 “知道疼了?”齐傲威问她,声音又涔冷似刀。 严晓蓉不说话,“……” “我在问你,你没听见么?”齐傲威铁墨色的眸紧慑着严晓蓉,耗着耐心再次开口道。 严晓蓉仍旧没有说话。 齐傲威见严晓蓉一直倔强的不肯开口,手上的力道不禁更加重了。 下巴疼的太狠,严晓蓉额头上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我再最后问你一次,知不知道疼?”齐傲威眯着眼睛,眸光一片森沉。 严晓蓉喉咙涩的厉害,像是吞了一团沙子,很是难受。 眼前这个男人她曾经那么爱过,然而现在他和她却像是仇人一般,如果这是她欠他的话,那么她也认了。 慢慢的张口,严晓蓉说,“疼。” “我是虐人狂么?”齐傲威继续追问。 “不是。” “我有疯狂的吼你么?” “没有。” “你的耳朵会聋掉么?” “不会。” “所以现在给我记住,以后这种话别再让我听见,否则就不会像今天这么简单了。”齐傲威说。 “知道了。” 齐傲威一声冷哼,终于松开严晓蓉的下巴,转身冷冷离去。 下巴得到解放,严晓蓉狠狠的喘了一口气,然而即使他彻了手,下巴上还是有一阵阵疼痛传过来。 …… 下午一点,严晓蓉一边啃着饼干一边处理文件。 处理好文件以后,她要把东西拿到楼下大厅复印。 从电脑的USC接口上抽出U盘,严晓蓉起身离开办公室,乘着电梯来到楼下大厅。 刚到楼下大厅,严晓蓉便见公司的前台工作人员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着什么。 严晓蓉走到前台边,终于听见那些那些工作人员在窃窃私语着什么了。 她转头看去,只见大厦的外面,几辆豪车停在那里,而齐傲威站在其中一辆豪车旁边,跟一个身着红色裸肩连衣裙的女人在说话。 那红色裸肩连衣裙的女人她不认识,但看齐傲威和那女人有说有笑的模样,又严晓蓉便猜测这个女人和齐傲威的关系很不一般。 然而严晓蓉的猜测很快被那些工作人员的讨论给打破了,她从那些工作人员的口中听到未婚妻这三个字。 未婚妻? 那女人是萧沁么? 严晓蓉的目光一闪,心脏不禁狠狠的揪了起来,呼吸也有些微窒,感觉喘不过气来。 齐傲威那和萧沁有说有笑的样子是严晓蓉从未见过的,哪怕是曾经,严晓蓉也从未见过。 到底,在齐傲威的心中,她不只过是他用来发泻从前积攒下怒气的对象,而萧沁,才是真正能够与他比肩而立的女人。 她算什么呢? 呵,严晓蓉,你清醒过来吧,齐傲威现在根本就是把你当成了一件发泻工具,让你替他做这做那,别指望他会对你有好脸色了,永远也别指望。 垂下眼睫,严晓蓉硬生生的迫使自己的视线拉回来,她不要再看齐傲威和萧沁有说有笑的样子了,这样只会让她心底更难受而已。 她没有受虐的习惯,所以没必要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在楼下大厅复印好文件以后,严晓蓉就迅速的上了楼,回到办公室,严晓蓉把头埋进脑袋里狠狠的吸了一口气。 严晓蓉! 你不要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你要工作,你要赚父亲治病的钱,你不是来谈恋爱的,你要坚强! 可有些东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想要忘掉一段记忆已经很难了,更别说从那段记忆中抽身。 难过,无论她怎么暗示自己坚强,她始终难过。 那种情绪毫无预兆的蔓延而来,如同藤蔓一般四处攀爬,密密麻麻的覆上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几分钟以后,当严晓蓉的情绪终于好一点,她这才重新开始处理工作,有些人,生来就是高高在上,用来配另一个而存在的,至于她,除了努力工作,别的什么选择。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