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九十一章 真凶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230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4日 13:40


又加上巨大的悲痛,她根本就没有去看周围的车夫,只不过记得一共有多少个人罢了,这还是反复回想才知道的结果。 既然苏家对自己这么无情,那么接下来,她就先拿苏家开刀如何? 霍小简看着徐子谦,徐徐地道:“你很听话,这样很好。”语毕,她起身,朝外面走去,丢下了一句轻飘飘的话语,“等我解决了应该解决的,再来问你要后面的人的名字。” 那语气,很轻,轻的仿佛听不见,若不是徐子谦此刻全身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恐怕也是听不到的,见她离开,他浑身一松,竟是直接晕过去了。 出了门,霍小简顿住了脚步,道:“顾二,你去找个可靠的大夫给他瞧瞧,别让他死了,还有,让丫鬟给他洗洗换一身衣服。” 语毕,她离开了梨花木园,对于徐子谦这样的小人,先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是再好不过的御下之术了。 回到陈府,她带着几个人去了原先进入阵法的地方,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一直没有出现过,而霍飞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这个消息,才假扮他欺骗了所有人,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才会被困在这里? 方才问过情报网的人,说他乃是陈府的丫鬟所生,自幼就有一双异瞳,不能见人,老夫人平日也根本就不让他出来,所以,才让他将自己封闭在那里,拒了解,他曾经是墨家人,只不过最后因为杀人太多而被墨家驱逐,最后就回到了陈府,做了个隐形人。 这个人,到底为什么会害她霍家?有何理由? 等着吧,她会第一个拿他开刀,向所有人证明,她回来了。 带着手下的人,霍小简用先前进去的方式试了好多次才成功进去,只是这次的场景与上次,却有所不同,上次,她是直接在他家门口停下的,这次,却是在一个根本不认识的地方。 “有古怪。”她感受着风声,却发现周围除了凉亭什么都没有,找了许多遍,走了很多路,一直没有发现上次来到的那个地方,最后天都黑了,她只得皱眉离开了,这个地方的阵法,在上次她离开之后就被改了,还是在她杀死王秀之后引起了霍飞的忌惮,他让人告诉他他再改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好了,因为这个地方,是他的天下,她在里面吃不到好,最佳的办法就是引他出来,而唯一能够让他出来的,就是他那死去的母亲,似乎除此之外,他就再也没有了软肋。 回到梨花园,她用了些饭,就开始练字了起来,说是练字,其实不过是假借练字去遮住老夫人安插在这边的眼线罢了。实则,她是在思考那个阵法的事情,片刻之后,她唤了婵娟十里进来,问,“上次咱们在天山被困住的那个阵法,除了杜擎,还有谁会?” 婵娟想了想,摇摇头,道:“夫人也会,不过她现在生病了,恐怕无法过来。” 那拉氏?霍小简没有想到,那个女子竟然还会这些。 十里道:“原本这个九龙阵法就是夫人所创,她一共只教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是陈府的公子,但她已经被逐出师门了,所以他肯定是找不到,至于公子,恐怕短时间也过不来。” 她虽然不知道小姐要做什么,但是还是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出来了,希望能够帮上一点忙吧。 “你下去吧,婵娟留下。”霍小简摆摆手道。 十里虽然一座,却还是听话的出去了,顺便关上了门。 她一走,婵娟便上前问,“小姐可是有什么吩咐?” “哪里有什么别的吩咐,你带我去周珏那里。”她目光灼灼,不知道为何,竟觉得周珏就是那会九龙阵法的人,毕竟连天山那样危险的地方他都知道,那么作为重生后知道她一切的他,知道传说中的九龙阵法也没什么稀奇的吧?她这样想着,竟有些迫不及待起来,巴不得现在就出现在周珏面前问清楚才好。 婵娟轻功比十里要好,她自然原因留下婵娟,陈府仙子虽然没有对自己设防,但是其实力还是不容小觑,多多注意点总归是好的。 “是。”婵娟刚要开窗户,十里的声音就从门口处传来。 “小姐,是麝香醒了,她走之前想要见您。” 霍小简思村了下,道:“你让她走吧,就说来日方长。”

她这话一出,门口便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仔细一听,竟是小翠和阿佑商榷等人也在,不禁很是不悦,这些人,明明早就吩咐过让其离开,怎么还留在这?等死吗? 见小姐沉了脸色,婵娟连忙道:“小姐,奴婢出去看看?” 霍小简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道:“嗯,你去吧。” 婵娟打开门的时候,麝香只看得到霍小简纤细的背影,那身影,比她见到的任何一次都要孱弱,她没有想到,商榷他们为了自己竟然会这样逼迫小姐,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还会以下犯上,但她什么也没说,谁也可以说,唯独她,他们是为了救自己,她不能说一句半句不是,但也就是因为这样,她才觉得小姐委屈,就连自己都委屈的要死,更何况是小姐? 她情愿就这么死去,也不想小姐冒险,她们,是奴婢啊,凭什么要求小姐像对待亲人那样对待他们?这对小姐来说,是个不公平条约,她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这样是不对的! 麝香目光坚定,她绝对不会轻易离开小姐的。 婵娟出来后,见到一身里衣刚刚醒来就跑过来了的麝香有些讶异,不过下一刻,她就脱了自己的风衣给她穿上,道:“这样冷的日子,你大病初愈,如何使得?” 麝香觉得在这个时候,她给送衣服,就仿佛是肯定了自己才是留在小姐身边的人,而她,即将远去,遂伸手遮挡了下,摇头道:“不用了,谢谢你,但我想见小姐,可否劳烦姐姐通报一声?” 婵娟摇头,苦口婆心地道:“披上吧,就是不为你自己着想,你也得替小姐想想不是?你一片赤诚,可是外面的人会怎么看小姐?小姐又会怎么看你?亏的今日是我出来了,若是小姐看到你这个模样,以为你是在用自己作为筹码威胁她,你心里又能好受?她心思又待如何?”叹了口气,见她还是含着泪水穿上了衣服,便也毫不介意的推心置腹,“你我虽然之前并不相识,但是共同伺候一个主子,我也相信,你存的心思和我一样,是想小姐好,你说呢?” “什么你说你说?”小翠跳了出来,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留在小姐身边,赶走我们就刚才让你逞心如意了是不是?” “小翠!”麝香面色一变,板着脸呵斥了一句。 婵娟似笑非笑的看了小翠一眼,没有说话。 麝香扭头看到婵娟和十里的好脸色,觉得这两人的面不改色明眼人一看就比自己和小翠强,她叹了口气,道:“姐姐不要生气,她一向心直口快,不会说话。” 十里不阴不阳的接口,看也不看她们,只是看着自己新做好的指甲道:“的确不会说话,你们不会在小姐面前也是这个样子吧?主子未曾说些什么,你就开口了起来。” 一句话说的几人面色又是一白,低下头想想,似乎,真的是这样? 婵娟挺直了腰背,定定的按着眼前人,道:“你们也别多想,小姐又没有说过要放弃你们,只不过是让你们回去,别忘了,此时此刻,虽然小姐还在这边,但是她的家,永远都是在那边的,小姐的心思莫非你们还不清楚?你们若真的惹恼了她,她就是直接把你们乱棍打出去都算轻的。” 听言,麝香面色这才好了点,只是依旧有些闷闷不乐,道:“我与小姐共患难那么多次,能够重新活着,也是靠着小姐,我报了仇了了心愿,如今却要我抛下小姐,我知道小姐让我回去并不是不要我,但却是不想再与我共患难了,我终究是托了小姐的后腿,小姐要打要罚要杀,我没有任何意见,我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够好,但是我愿意留在小姐身边做个打扫丫鬟,即便是每日能够看到小姐一眼,我也心满意足了。”她这话说的诚心诚意。 原本想要和她在一起的商榷不禁急了,道:“你这样了,那我怎么办?” 麝香听言,面色不太好的看着他,道:“你如何,关我何事?商榷,我一直不想伤害你,是因为你是小姐的人,而今,你虽然是为了我才离开了小姐,但是我却不能接受,你我本来就是小姐的奴婢与仆人,而你却本末倒置,我记得你一开始不是这样的,是不是帝都的繁华迷了你的眼?让你连小姐也要舍弃了?”见他急着要解释,她板着脸扭过头,果断而绝情地道: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